分卷阅读10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10

      廉玉真的有种想死的心情。除了绝望,还有对沐逢春隐瞒事实的歉疚。

    沐家的人很得意,他们吧廉玉丢在沐逢春的房间里,让他们认清事实。

    沐逢春那时只有十五岁,可能还不到。他眼睛里有着好奇,摸摸他身后的桃花,说:“真好看,那是我吗?”桃花,正迎着沐逢春的名字。

    后来的事情是一片混乱。廉玉后来回想,也许是绝望。即使成为哥儿了,他也要让自己无论如何拥有沐逢春一次。于是,他引导着,让沐逢春占有了刚刚转变的自己。

    第二天一早,被发现后,他被拖到柴房,关了整整三个月,直到被发现了泠风的存在。那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震惊。比发现自己变成哥儿更加的震惊,但是,同时也很幸福。

    和凰国不同,廉玉的国家,是崇尚自然与爱的国家。他们从来不限制孩子们,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即使是婚姻也是一样的。所以,廉玉十五岁以前,也从来没有认定自己不能是哥儿。

    沐家的人,发现了这件事以后,将他放出来了,只是,再也不能见沐逢春。他们不敢对廉玉动手,也不能抹杀泠风,所以只能隐瞒。他们一直在等,一直等着沐逢春变成哥儿,明明知道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廉玉这些年来,却渐渐的看到了更多的东西。比如说,个人的力量,是挽回不了任何的。所以,他不期盼。所以,他不期待能够和沐逢春成亲,成为他身边名正言顺的人。也许是,在他的身上出现印记的那一刻,天神就告诉他了,他需要让步。

    “我很期待。”廉玉将手放上沐逢春的肩膀,他不知道,除了这样,还能怎么传达他的心情。

    沐泠风趁着他们回来之前,自己爬上椅子做好,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便宜爹他是无所谓啦,但是美人爹爹他是要哄的。

    不过他们的问题,好像已经解决了吧?

    ***************************************************************************

    沐思这回事下了本钱了,为沐逢春办的婚礼,可是不比当初他自己的婚礼差。

    当然了,排场必须要大,否则怎么能显出他弟弟对沐家的重要,堵住有的人的嘴呢?看着沐府里里外外都铺满红色,这里很久没有喜庆过了。

    沐思请了很多的人,由于沐家的姻亲很多,就连当今的圣上都送来了贺礼。沐泠风在一边不着边际的想着,一边舔舔嘴唇。

    “哎呦,我的小祖宗唉,你怎么又把口脂给舔了啊!”一边的么么痛心疾首的说道。

    沐泠风脸一红,今天他们家的情况比较的特殊,所以作为儿子的他,也要参加爹爹们的婚礼,当然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啦。他打听好了,这里的婚礼跟现代的差不多,是双方都出来应酬的,穿的婚服的款式也是差不多,不过美人爹爹的衣服上要多绣几个石榴,以示多子多孙。沐泠风也看了,就是衣袖衣摆的边边上,搞了一圈的银色的小石榴,可爱极了。

    他穿的是和美人爹爹同款的小礼服,脸上也被教导么么涂了点胭脂。这个沐泠风还是可以接受的,前世幼儿园的表演,不管男生女生都是要化妆的,也没人反对。

    只是这里的口脂是纯天然的,像是调了蜂蜜,甜甜的,不经意沐泠风就给舔了,让那个负责看着他的教导么么念了好久。

    “好了,不准再舔了,知道了吗!”么么给沐泠风重新弄好,严肃的教训道。

    化好穿好的沐泠风,乖乖的点点头,眉间添上的一个红点晃晃的可爱极了,皮肤又是白白嫩嫩的,像是个小玉童一样。那个教导么么平时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要不是沐泠风长得好,早就被他骂得臭头了,所以说人长得好,也是有好处的。

    “呦,这不是沐家老二生的小家伙嘛!今天是你爹爹大喜呢,你怎么都出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沐泠风背后传来。

    ☆、婚礼上意外来宾

    沐泠风转头去看,意外的竟然看到了一个长相不错的人。看他的打扮和说话的方式,大概就是个哥儿。沐泠风瘪瘪嘴,他对哥儿是一点意见也没有的,可是如果因为常年的生活方式,变得像这样狭隘又品位差的话,还不是不要的好。

    今天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言论了,由此他断定,担心便宜爹出轨什么的根本不必要。来挑战的,根本全部都忽略了他的美人爹爹,而是将炮火放在他的便宜爹身上——沐泠风就不明白了,何必呢?他的便宜爹已经跟他们不在一个战线上了不是么?

    除了抨击他便宜爹的,更多的是来冷嘲热讽他的。沐泠风一开始还挺生气的,到了后来就无所谓了。个个说的想他是他便宜爹的私生子似的,他便宜爹成亲了自己应该躲起来不能见人。可是问题是,他的便宜爹是跟他的亲生么么结婚!这些人说的话简直对不起他们的长相,他就等着婚宴上他们吃瘪了。

    沐泠风虽然没有见过美人爹爹凶,但是他就是知道,美人爹爹的战斗力,绝对不是这些乌合之众能比的。

    教导么么听着那话也很刺耳,好在沐泠风毫不在意。想来小孩家家的也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帮沐泠风把嘴唇涂好,招呼他进去找爹爹去。

    那个开口的人也不一定要什么回答,看着这儿就“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整个会场都是红的,沐泠风上辈子还没参加过任何人的婚宴,倒是觉得很新鲜。沐泠风的个子小小的,对着满室的大人,也看不清楚脸,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自己的爹爹,那些大人大多也只给他让个道儿,一点也不理他的。他干脆直接爬上个没有放东西的桌子,在上面张望。

    刚刚还冷淡着的人群,这回都向他看来。

    “那是谁家的孩子?沐家的吗?怎么站在桌子上。”这是阐述事实型。

    “哎呀,不是沐逢春的儿子吗!果然是没教养,这爹成亲,儿子都这么大了。”这是没事找事型。

    “沐家还真是丢脸,看样子还想光明正大的承认这孩子?果然是沐家!”这是泼脏水型。

    沐泠风人虽小,可是耳朵好的很,想停的不想听的都涌进耳朵里。这些八婆似得人物还一个一个的靠近他,像是想逼他承认他们说的话似的,甚至还有人说出来了。

    “你爹爹要没有教养过你啊?”

    沐泠风翻了一个白眼:“拜托,大叔,你挡着我看人了。”

    “大叔?”那个还化了妆的男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虎牙都露出来了,想要咬他似的。、

    “不积口德的小家伙。”周围已经有人偷偷的笑出声了,那个被沐泠风无视的大

分卷阅读10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