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11

      叔,只得恨恨的小声说出这句话来。

    “哼!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个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话!”沐泠风却是毫不客气的大声回道。这可是他美人爹爹的婚礼,怎么能让人看扁了。

    “啪啪啪~”

    “说的好!”一声稚嫩的童声。

    沐泠风顺着声音看去,不是季宇是谁?季宇的身边跟着一个大人,不是平常总是跟着他的程昱。那人穿着跟边上的人相比,显得有点朴素,但是却衬出他一身的风骨。

    季宇还是他的小书童装扮,不过今天的衣服料子是金棕色的,显得要隆重的多。

    “说得好!泠风,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书院读书?”季宇也顺着椅子爬上桌子,带着毛边的小扇子一展,包子脸上露出一个坏笑。

    怎么看他的动作觉得这么没有教养呢?沐泠风心里黑线。

    “这就是逢春兄的公子?你可以叫我世叔。”领着季宇的男子也不恼,只是敲了季宇的头一下,然后对着沐泠风说道。

    世叔?

    “泠风,这是我爹爹季文渊!”季宇声音无比的大,带着很大的炫耀成分,只不过沐泠风根本不知道他爹爹是谁。

    但是他还是乖乖的规矩的喊了一身:“世叔。”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那些八公们已经退开了,季文渊直接上手,一手一个抱起两个孩子,往前面走去。

    “爹爹!”沐泠风看见美人爹爹,眼前一亮。

    季文渊凑过去,将沐泠风递到沐逢春的手上,一边说道:“逢春,恭喜你了。”

    沐逢春看见季文渊,显然是一愣,但是很快的回礼,接过沐泠风。沐泠风在便宜爹的手里,各种不自在。他们搞错没有,他喊得可是他的美人爹爹!

    廉玉一直跟在沐逢春的身后,听到沐泠风的叫声,脚步已经踏出去了,看见被沐逢春抱着了,才停下来。他抬头看见季文渊,也是一愣,随即对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了。

    挣扎中的沐泠风倒是看见了这两个人的互动,心里澎湃中:难道他和美人爹爹有什么关系,今天是来做靠山的?

    不得不说,沐泠风真相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美人爹爹的靠山,比他想象中的更大。就像沐泠风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的婚礼还要等着某宾客到来才能开始。

    “爹爹,我饿了。”沐泠风对美人爹爹说。作为一个小孩子,他没有必要注意餐桌礼仪什么的,例子参照某个坐在自己父亲怀里大吃大喝还不时发出异声的书童cos。

    廉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儿子比较重要,偷偷让侍墨拿点点心给沐泠风。

    整个大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安静下来了,沐泠风却浑然不觉。平时并不太喜欢的中式的掉渣点心,今天是吃的格外的欢快,以至于吃的太快而呛着了,发出极大的“咳咳”的声音。

    此声一出,沐泠风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这里变得这么安静了?几乎所有的宾客都看向他,吓得他都不敢再咳嗽了。

    只见他的便宜大伯也是很惊讶的样子,不过注意力并不在沐泠风的身上,还好还好。但是很快,他就被爹爹带着,赶去迎接贵宾了。似乎这个贵宾是临时说要来的,行动还很隐蔽,而且来头不小。

    沐泠风心里突然冒出来个很有喜感的念头,该不会是皇帝吧?

    当然,他也是不信的。只是来宾却是他见过的。精致的仿佛浓墨重彩渲染的五官,不正是那天看见自己躲在花丛里的那个小孩!

    便宜大伯像是准备跟前面的小孩子行礼,但是被他边上内官样子的人制止了。

    只听见小孩子说:“廉玉是本皇子么么的族内表亲,也算是本皇子的叔叔。今天只是来贺礼的,不用多礼。”一句话说的一板一眼的,一听就是强行背下来的。

    这回,除了便宜大伯,满堂的人都惊讶了。那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又出来了。

    沐思从边上将沐泠风推出来,说道:“泠风和三皇子年纪相仿,不如让他带三皇子一起吧。”这句话,是说给小孩身后的内官听的。

    沐逢春有些犹豫,但是廉玉却没有反对。

    沐泠风的最边上,还带着点糕饼的渣,被小孩瞥了一眼,一句:“脏死了。”让他僵立在地。

    讨厌!真是不讨人喜欢的小孩!

    正在沐泠风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小书童季宇又带着他标志性的小扇子,一摆一摆的走过来,哥俩好的拍拍小孩的肩膀说:“凰羽渐,你也来了。真是,人家爹爹成亲的日子,笑一笑嘛!”

    “放开!”凰羽渐毫不犹豫的冷斥一句。

    季宇倒是无所谓,一手拉着凰羽渐,一手拉着沐泠风,表现的比主人还要主人,嘴里说着:“别在意,他就这样唉!”这句是说给沐泠风的。

    “就不能温柔的吗?”这是说给凰羽渐的。

    沐泠风看着被拖的不情不愿的凰羽渐,心里突然有了一种盟友的感觉。

    沐逢春看着相携而去的三个小人,心里有些担忧。反观沐思倒是满意的很,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不错不错之类的。”

    不过泠风才六岁,应该还没有关系…….沐逢春这样想着,跟着沐思回去了。

    冗长的婚礼在季宇的存在下,变得不那么无聊了。即使是大人,也难面走神,毕竟上面新人的也不是什么自己在乎的人。沐泠风倒是很在乎,可是他小孩子的生物钟只告诉了他两件事:饿了,困了。因此,他无比的敬佩身边两个生物无比的精力。

    季宇不用说了,一直是到处的凑热闹,叽叽喳喳的没闲过。而那个漂亮的小孩,凰羽渐,却是抿着一张漂亮的嘴边,板着脸严正严正的坐着,简直直接可以搁到教材里当标本。

    沐泠风本人是困了,偷偷的打了好几个哈切。会场里虽然一直是热闹,可是他人小,椅子也不高,什么也没能看见。不过他听着,大概也是什么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夫对拜之类的吧。

    “咕噜~”一声,沐泠风的觉都被惊醒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肚子。

    有时,小孩子真的很容易尴尬的。但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不过,那一声,好像不是自己发出来的。

    哦?好像有个原装的小孩,脸皮比自己还要薄?

    季宇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沐泠风隔着一个空位,看见了凰羽渐通红的耳朵。满场的人没有一个在动筷子,难道这是凰国的惯例?凰羽渐身后站的那个内官,也是无动于衷的,没有替自己的小主子办事的感觉。

    规矩真多。沐泠风从袖子里摸出一块刚才没吃的饼,雕的像是朵百合花,太好看的没舍得吃。然后一个凑身,将它放进凰羽渐面前的那个盘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亲求收藏~

分卷阅读11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