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26

      己写的却和沐泠风先前看见的那些一样,简直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但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的。

    沐泠风往下看去,凰羽渐其中有些字写的非常的整齐,仔细辨认,正是先前两句中他手把手交教凰羽渐的字。沐泠风赶紧将纸张收起来,这些先生应该还没有注意到。

    “沐公子。”先生的语气并没有他的称呼那样子温和,“伴读的职责是陪伴皇子学习,而不是,误导他!更不是愚弄他!”

    果然。沐泠风有种恍然的感觉,没错,他看着凰羽渐的字体,即使是那些错误的,都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那不正是自己的字体吗?

    先生拿着沐泠风的作业,被胡子遮了一半的脸还是看的出来很愤怒。

    “手伸出来。”他冷声说。

    沐泠风被吓得一抖,然后不太情愿的伸出手。先生毫不客气的在上面打了一板子。

    “你的年纪小,但是更加应该懂得,什么是是非,你也一样,三皇子!”

    “啪~”的一声,沐泠风被打得很痛,但是先生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他也知道,皇子犯错,领罚的是他的伴读。何况,这个先生有些奇怪,似乎认定了自己才是罪魁祸首。不过沐泠风也不打算辩解,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事实,但是不能给别人知道。

    “你打他做什么!”凰羽渐这时大声的叫道。

    沐泠风差点就要扶额了,这个祖宗,他想要做什么?真是无知者无畏,看看其他的学员们,包括最大的太子都不敢说话的样子,他到底是有什么勇气开口的。

    “因为三皇子殿下的作业有些问题。”先生暂时停下,说的还是很委婉的。

    “如果是我的作业有问题,为什么要打他。”凰羽渐说的一点也不激动,这样平静的语气,让先生有点来火了。

    “那三皇子殿下想要如何?”

    沐泠风拉着凰羽渐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但是却被凰羽渐甩开了手。

    “既然是我犯的错误,我自己承担。”

    先生的表现一直是莫名的偏向着凰羽渐的,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下,然后用淡定多了的语气问道:“殿下这是为难老臣呢?老臣怎么敢随便对皇子殿下动手?”

    “算了。”沐泠风小声的对凰羽渐说,事情很复杂了,不要继续让它复杂化了。

    “我自己来。”

    “什么!”说这话的是沐泠风,他瞪大眼睛看着凰羽渐,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自己来。”凰羽渐专注的看着先生,一字一顿,毫不含糊。

    只见先生又沉默了一会儿,竟然将手里的竹板递给了凰羽渐,而凰羽渐淡然的接过来,一下一下的往自己的右手上打着,“啪啪~”的声音一点也不比刚刚打沐泠风的声音小。

    “够了。”沐泠风看着他的手已经被打的肿起一块,红彤彤的简直能看见里面的血丝,不顾先生就在身边的用手抢他的板子。

    “够了!”先生喝道,威严十足的往前走去,看样子是准备上课了。

    沐泠风担心的看着凰羽渐,他的右手已经拿不起书了,只是用着左手强撑着,小嘴也抿的紧紧的,一定很痛。

    沐泠风摸摸自己被打了两下的左手,不禁小声的“嘶”了一下。

    “我帮你吧。”

    在凰羽渐身边站了半天,看他没有任何的说话的意思,他接过凰羽渐手里的动作,帮他磨着墨。今天他还打算抄文章吗?

    “我出了什么问题?”凰羽渐突然闷声问道。

    “没……没什么。”沐泠风慌乱道,手上正磨着的墨溅出了一块。

    凰羽渐没有再说话,而是伸出手指,磨着那块溅出来的墨点。摸索着,先是将它划作一横,然后拐了一个弯,最后划成了一个十字。他闭上眼睛,沉默的样子有些可怕。

    沐泠风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总觉得小孩子今天有点不对劲儿。

    “我身上有问题。”凰羽渐突然说道,“我能感觉的到,有时候,明明是很简单的东西,我却不懂。明明是应该知道的。”

    说着他眼神锐利的看向沐泠风:“是不是?你有时候在哄我吧?”

    沐泠风被吓的倒退几步,凰羽渐今天是怎么了。不过他说的话让自己有种心虚的感觉,他自己不也是时常有那种感觉,但是似乎,凰羽渐被限制的过分了。

    沐泠风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宁侍君无奈的表情,还有他手里那个白净的小瓷瓶……沐泠风将这个念头撇开。

    “三皇子……你只是长大了吧。”沐泠风咽了口口水,他还不习惯和凰羽渐这样子说话,尤其是用着小孩子的身体,说着这种像是大人哄小孩的话,“经历过很多事情后,人会一下子就长大的。”

    “是吧。”凰羽渐似乎接受了这种说法,手上继续玩弄着那块没有干透的墨迹。

    沐泠风站在一边,看着他玩着,渐渐的看出一点由头。

    凰羽渐在不断的变化着图案,但是规律是:对称,不对称,对称,不对称……

    他很惊讶,今天他担心的那个问题,似乎凰羽渐自己已经发现了。

    读写障碍。阅读和书写上不能跟正常人一样轻松,尤其对不对称的东西没有办法。

    也许并不奇怪不是么,这种病人,往往智商超群。沐泠风平静了心情,走近问凰羽渐道:“三皇子……你看不懂书上的文字吗?”

    凰羽渐的手指停下来,抬头看他,眼神,非常的戒备。

    他大声的说道:“没有!”

    沐泠风一方面为他的戒备很满意,另一方面,却对他的戒备感到有些伤怀。但是他没说什么,只是那手指蘸着墨汁,在光洁的桌子上写了两个简体字:“十”,“上”。

    “请三皇子将他们再写一遍。”沐泠风说着话的时候,非常的冷静。

    凰羽渐皱着眉,但还是按照沐泠风说的照做了,他非常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写着,最后写出了一个完整的“十”和一个反着的“上”。

    沐泠风闭上眼睛,拿过一张纸胡乱的擦干净桌子。他现在明白,为什么三皇子那么不会看别人的脸色了。只是他掩藏的太好,或是宁侍君教的好,一直给了别人一个假象。如果这个事实被捅出去,他无法想象他们会怎么样。沐泠风只是向着最坏的结果想着,脸色越来越苍白。

    过了一会儿,沐泠风睁开眼睛,问他:“你昨天那几个字是怎么学会的?”

    凰羽渐歪歪头,伴着小脸回道:“你……拿着我的手写的。”

    沐泠风又把着他的手,写了一个“上”,问他:“这样?”

    凰羽渐点点头,沐泠风又多写了几个字,一边写一边看着凰羽渐的反应。他发现凰羽渐的眼神很散,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纸上或者笔上,反而是手上肌肉紧绷着……他在感觉

分卷阅读26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