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34

      写的?”

    沐泠风一抬头,看见书桌上放着几份字纸,像是凤凰书院的入试卷子。没有听说过,皇帝会审批这种东西啊?难道这是季文渊计划中的一部分?

    季文渊虽然不慌,但是对于今年的皇帝要看书院的试卷也很意外。其实在他提出的那一瞬间,季文渊就知道了,沐泠风做的事,没有能瞒过皇帝的眼睛。

    但是同时,他对自己的计划又多了几分的把握。

    可是当他翻到三皇子的卷子的时候,简直是大吃一惊。题目很简单“养育”,可是季文渊只想要去质问,到底是谁出的这么没有水准的题目。

    因为凰羽渐的卷子上首先写了:养育,养为先,育为后,是为养恩大于育恩。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晚了,小雨陪母上上街做饭来着.......以后有事的话,小雨会挂公告的

    另外文中的古文是小雨胡诌的,那啥,不好的话可以改.......至于题目什么的,真的搞个科考的玩意儿真的没什么意思,请大家表考据喽~~~~

    ☆、与皇帝斗嘴

    “今年凤凰书院的题目,倒是出的新颖。”皇帝很淡然的说出这么一句。

    站在他身边的季文渊明显的脸色一变,沐泠风这时大概看出了,凰国应该不像是上辈子的清朝,动不动就要下跪,因此身板子也站的直了一点。

    “渐儿,你的论调,父皇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呢。”只见皇帝几乎是用指尖挑起一张卷子,上面工整的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唔!”沐泠风忍不住惊呼了一下,手也下意识的握住凰羽渐的手臂,往后用了些力气。

    “皇上!”季文渊拱着手上前,想要说什么,但是被皇帝摆摆手示意闭嘴,他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凰羽渐看,就连离凰羽渐很近的沐泠风,都没能感觉道他分了一丝的视线给自己。

    撒娇啊,卖萌啊!明明知道凰羽渐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的,但是沐泠风几乎已经是在心里咆哮着,你这个父皇,明明小时候还挺喜欢你的样子,至少给他个台阶下啊!

    可惜凰羽渐只是低着头,对皇帝有如实质的目光浑然不在意的样子,似乎咬定自己的观念绝不改变似的。古时候好像是百字孝为先吧?凰羽渐说的这话,简直是大逆不道的呀,无怪这个皇帝这么快就把他们找来了。

    “皇上叔叔,”沐泠风情急之下走向前,挡住他对着凰羽渐的目光,脸上浮起一贯讨好的微笑,“这都是我的错。”

    “哦?”皇帝刚刚好像定住的目光缓了缓,稍稍歪了头,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怎么又是你的错了?”

    废话,这样下去,你也一定会去追究我的责任的…….

    这是心里想的,沐泠风当然不会说出来。他嘴上还是像抹了蜜一样,用非常甜的语调,勇敢的用带星星的眼神看那个皇帝冷的要死的眼睛。

    “我小时候……是和么么一起住的,爹爹根本不知道在哪里。那时候,我和么么都很辛苦,没有东西吃,没有衣服穿。可是么么就算是剩下一个馒头,也不忘了分给我大半个,宁可自己穿着破旧的衣服,每年都给我做一件新衣裳……”说到这里,沐泠风有些真情流露,眼眶红了。他不是真正的小婴儿,他的美人爹爹从挣扎着生下自己,到他们找到便宜爹,沐泠风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么么能给我的很少,可是他给了我全部。后来我们找到爹爹了,爹爹对我也很好,但是我还是觉得,么么更重要。”

    桌子后面的皇帝并没有被他的小故事感动,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一只手却在桌子上敲阿敲的,沐泠风看出来,他不耐烦了。

    “所以呢?”

    沐泠风挺直身板,直视他的眼睛:“所以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感情,恩情都是有来有回的,如若生下来就抛弃他,这个人与他的恩情,不如将他捡回去养大的乞丐!”

    说完了沐泠风就后悔了。他刚刚只觉得脑袋一热,不知道什么就说出来了。这个皇帝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是阴阳怪气的,千万不要恼羞成怒啊!

    “啪啪啪!”

    沐泠风抬头,却看见那人坐着,却在给他鼓着掌。再看他身边的季文渊,脸上的担忧已经快溢出来了。沐泠风不由的退了一步,感觉到了凰羽渐的呼吸才稍微的定了定心。

    “说的好,朕倒是不知道,原来沐家也有这样口才的孩子。”说着,他微笑着低着头,神情中有了几分的认真,拣出另一张的卷子,“这是你写的?倒还真是跟渐儿一起读书来着。”

    这句话不是夸奖。

    沐泠风站在,脑袋又开始飞速的转动着,但是不知道想些什么。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字体?因为凰羽渐的字,是他手把手练出来的,所以凰羽渐平常写字的时候,字体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内容?是了!内容!

    沐泠风没料到自己的卷子,不但被重视了,还被这最不该重视的人给重视了。他自认上面的话时绝对的正确,那可是他上辈子历史上有名的明君总结出来了啊!可是问题就在这里了,这些话,由一个皇帝来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他只是个草民……身份还是某位皇子的伴读,他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他和凰羽渐的共同点就是,全部没有把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这样想着,沐泠风腿脚一软。他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到底多严重,万一这皇帝跟清朝那些弄文字狱的皇帝一样的小心眼怎么办?他可以说,他一直就觉得这个皇帝的心眼一点都不大吗?

    季文渊的注意力一直在皇帝的身上。说实在话,他一点也不期望三皇子和沐泠风能有什么表现。两个从小被关着的孩子,能有什么表现,只要不被吓哭就不错了。不过看到他们的文章,他倒是有些期待了。

    凰羽渐也罢,冷冷的不说话,倔强的不得了,十足十的像皇帝小时候。倒是那个沐泠风更加的需要审度。感挡在凰羽渐前面,说出那样的话……

    季文渊看的出来,沐泠风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很害怕。但是那种害怕有很奇怪,他的眼珠子转个不停的,似乎在想东西,而那种畏惧,并不是对着皇帝本身的,一如他的文章…….并没有将皇帝当成多大的事儿啊。

    沐泠风的卷子,他也没有仔细的看。开头一堆大道理的堆砌,还有很多的引用纶典的内容。总的来说,嗯,字虽然缺了一点风骨,但是满漂亮的,内容也端正,他就想这样过去的。

    直到皇帝指出,他才发现,沐泠风在最后写了这么一堆话。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小孩好大的胆子。接下来又觉得他说的倒是很有道理,但是究竟是谁教他的?或者说,他小小的孩子,没事思考这些做什么?

    即使是皇帝,也对着

分卷阅读34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