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49

      像是维护从小到大的朋友的孩子。

    没错,就是孩子。沐泠风从来不吝啬于利用他的外表,一味的追求成熟的,才是真正的孩子。

    “李公子,三皇子刚刚从宫外回来,什么都不知道呢。”沐泠风用着清亮亮的他原本的声音,带着点没有退去的稚嫩,就像是对哥哥撒娇的弟弟一样。

    李傕的眼里闪过一丝的疑惑,随即展开了,他想什么呢?眼前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太子殿下的身体不好,二皇子又在准备着婚事……..按照长幼有序,自然是轮到三皇子来了。”

    这个解释让人勉强能接受。

    “怎么守?”凰羽渐开口。

    沐泠风诧异的看向他,他是准备同意了吗?但是既然开了这个头,沐泠风也没有别法可想,只能闭上了嘴。

    “这个……”李傕不自觉的先看了沐泠风一眼,有点犹豫。

    “跪在皇后灵前,烧纸,哭。”一直没有开口的凰羽楼突然说道。

    他再不说话,沐泠风几乎都要忽略他了。凰羽楼跟其他的皇子一样,像是背景一样站着,衣角发丝都不带动的,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声。看着凰羽楼把一双那么可爱的杏眼瞪的那么凶狠,这已经不是皇子见的倾轧了,更像是…….他跟凰羽渐有仇。

    凰羽渐犹豫了…….跪着,皇后生前对他有恩,他可以做;烧纸,这也是应该的,可是哭……凰羽渐已经很久没哭过了,不是强忍着,他没有哭的欲望。

    沐泠风也是皱着眉头。

    即使对着皇帝,这里也不用动不动就下跪,跪,是很严重的东西了。况且哭?他怎么觉得,凰羽楼是故意的。

    在凰羽楼灼灼的目光下,凰羽渐再迟钝也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看看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沐泠风,他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自己的决定。

    他走到皇后的灵前,跪下了。直接的,跪在了没有任何的铺垫的青石地板上,即使快到夏天,这石板还是太凉了,单薄的布料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但是凰羽渐的背挺的很直。

    “哭。”凰羽楼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暖棕色的瞳孔里是有如实质的恶意。

    凰羽渐直直的跪着,眼睛正对着皇后的牌位,不说话。

    凰羽渐抿起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很生气。他依然站在他么么的棺材旁边,从刚才到现在一动也没有动。他身边的一个宫人突然窜出来,一脚狠狠的踢到凰羽渐的腿上。

    “太子说让你哭,你听见没有!”

    凰羽渐被突然的冲击踢的晃了一晃,他撇了那个宫人一眼,然后依然保持着挺立的姿势。

    那个宫人被他看了一眼,不由的后退一步,等清醒过来发现,凰羽渐根本就没动,登时恼羞成怒的上前,一脸想要动手的样子。

    “果真不是在宫里养着的,就是没有教养!”

    即使是说了这样的话,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出来阻止。那个宫人得意了,头都昂了起来。

    沐泠风微微眯着眼睛,仔细的把这个宫人记到心里了。这是个有点年纪的宫人,衣饰打扮也算是有点地位,估计是以前皇后身边的人,但绝不是什么得势的,不然也不会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识抬举。大概是看老主子去了,想讨新主子的喜欢吧。

    “刑么么说的不错,不如你去教导一下,三弟该怎么做吧?”二皇子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响起来。

    沐泠风看见凰羽楼的眉毛皱了一下,单却没有开口阻止的意思。

    “我来吧。”沐泠风深吸一口气,眨了一下眼睛,说道,“作为三皇子的伴读,我理应陪着殿下。”他眼风一转,直直的看向那个宫人,把“殿下”两字咬的很重。

    “这怎么行……”二皇子失口就说了出来。

    沐泠风忍不住冷笑了一下:“亲生的都不管了,我怎么不行?”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刚到学校,各种凌乱,网还用不起来了……最近更新都不规律了,对不起大家,不过家里的事情总算暂时完成了

    ☆、转变

    他这句话说得有点刺耳了,就连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的太子殿下都往他这里转了转。但是沐泠风已经很不爽他针对凰羽渐的态度,一点都不客气的直瞪回去。

    怎么着吧,反正我就是小孩子了!等回头出了宫门,看你奈我何!

    如沐泠风所想,凰羽楼最后也没说什么。

    沐泠风才跪下,就后悔了,硬硬的石板隔得他的膝盖疼,不一会儿就有了麻的感觉。他佩服的看了跪着半天没动一下的凰羽渐,然后探身拿了一把纸钱,顺势让膝盖休息了一下。

    所幸缸里还有未灭的火星,沐泠风直接将纸钱松松的撒在缸里。看着火苗一点一点的吞噬纸钱,沐泠风开口了。

    “皇后,您走好,什么都不用担心。你的儿子已经长大了,能独当一面,皇上也不会亏待他。您生前是这个后宫的主人,即使不在了,依然是这个后宫的主人,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说着,沐泠风又添了一把纸钱。

    “您在世的时候,对我和三皇子都多有照顾,为您守夜也是应该的,点水之恩尚涌泉相报,何况您的大恩大德。由您的庇佑,三皇子也算是快长大成人了,您就放心吧。宁……侍君在那边可好?他去的时候,也没能办个法式,不知道有没有在那里受苦……”

    说着,沐泠风的鼻子有点酸,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从开始的夹枪夹炮的,变成真的诉苦来了。

    “您一直心善,只盼我烧的这些纸钱,您看着分点给宁侍君。我们一直找不到宁侍君的墓,也不知道清明的时候,烧的纸钱他收到没有…….”

    对沐泠风来说,皇后再好也是个外人,他说着说着,话题就绕道宁侍君的头上了。这回有了真心实意,眼睛也有点模糊了。

    沐泠风低头挤了挤眼泪,为了不迷住眼睛,也为了跟边上的人交差,却看见凰羽渐的身前集了一圈的水渍。

    他受到惊吓的往他脸上看去,只见小孩还是木着一张脸,眼睛睁着,一串一串的眼泪不停的顺着脸往下滑,浓密的睫毛也被沾湿了。也许看不清他眼睛里倔强的神色,此时的凰羽渐显得格外的脆弱。

    沐泠风可算是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做“没有关紧的水龙头”,说起来很可笑的话,真实的看见了,却只能觉得心疼。新抓了一把纸钱的手被攥紧了,小孩这么多年就没哭过,宁侍君死后,凰羽渐就像是忘了上发条的娃娃,对情绪上的事情,总是慢半拍,不明白,没想法。沐泠风从没有考虑过为什么,但是现在他懂了,凰羽渐不是不懂,只是不想而已。

    沐泠风将手里的一把纸钱扔到缸里,由于扔的太快了,扑灭了本来燃着的火焰,冒了好一阵的烟灰。凰羽渐依然是默默

分卷阅读49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