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2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62

      听见隔着墙的脚步声。但是今天的经历让他有点神经过敏,所以他宁可相信,外面有人在偷看,做的还不甚高明。

    沐泠风想了想,走进蜡烛,眼角撇着窗户那边,一口气吹熄了烛火。短暂的黑暗,眼睛很快适应了黑暗。月光照着一个纤细的人影,贴在窗户纸上。

    沐泠风踮着脚尖,飞快的走近窗户,伸手扣住外面那人的手。他才握紧手就觉得不对了,那细长的、滑腻冰凉的,分明就是。

    “蛇?”沐泠风又气又急,松开了手。好在那蛇也没有攻击沐泠风,只是很快的滑走了。

    “竹叶青!你给我站住!”沐泠风急道。

    怪不得他觉得那个影子眼熟,怪不得他感觉不到杀气,怪不得…….这人这么无聊!

    竹叶青听见被沐泠风认出来了,也不躲了,慢腾腾的又转回窗子那边。沐泠风甚至还看见,一跳手腕粗细的蛇尾巴钻进他的袖子里。

    他还是独爱绿色,沐泠风估计他应该穿的是翠绿色的衣服,只是在夜里,看着更像是墨绿色的,衬得竹叶青的皮肤非常的白,但又是冷冷的薄。

    竹叶青很不情愿的看着沐泠风,单薄的嘴唇还小孩子的撅着。

    沐泠风忍住扶额的冲动,他就不明白了,不是谁相由心生的,怎么竹叶青这里就差这么多。

    他知道竹叶青和梁玉学是有关系的,虽然他们谁也没有承认。那时竹叶青的酒卖的很好,竹叶青也玩腻了开酒馆,干脆的关门大吉,然后不知所踪。沐泠风偶尔在梁玉学家里见过竹叶青,看着像是个大哥待弟弟的态度,虽然两人谈论的内容都有点诡异。

    “你怎么在这里?”沐泠风头疼的看着眼前这个蛇蝎美人。他也是才知道的,竹叶青是个标准的男人,而且年纪也不小了,已经十七八岁了。只是配着他小小的个子,这个数字很没有说服性。

    “大……哥让我来的。”竹叶青中途改口,眼珠子转着到了沐泠风的脸上。

    他是想说大师兄吧?

    沐泠风心里不屑的一撇,他早就猜到了。从看见梁玉学的第一眼开始,他就知道,梁玉学一定会摄魂术,而且估计也用了不少。

    倒是竹叶青,沐泠风看不出摄魂术对他有任何的用处。

    “说吧,他让你来干什么。”沐泠风忍得很辛苦才让自己的不屑没摆到脸上。

    “嗯…….”竹叶青眼神闪烁着,连身子都开始扭。

    “站好。”沐泠风不耐烦了,一个两个,全不把他当人看了是吧,“你好好看看现在的情势,你的‘大哥’三天内也醒不来,而且,这些事情,也没瞒着我。”

    他说的是“瞒着”而不是“瞒住”,就是为了向竹叶青套话。

    竹叶青脸色难看的打量着沐泠风身上没换下的血迹,让沐泠风觉得,他好像在埋怨什么……竹叶青埋怨梁玉学?

    沐泠风好像闻到了一点不一样的气息。他目光转向竹叶青的孩子气的脸,随即甩掉那个可笑的想法。

    竹叶青脸色变了又变,慢慢镇静下来,对他说:“不可能。现在我本来应该启程去南边了,你一点都不知道。”

    沐泠风笑笑:“现在我知道了。”

    他走回房间,摸索着将蜡烛点燃,瞥了一眼梁玉学。简单的计划,简单的不像是梁玉学喜欢用的,但是想想也很缜密。

    梁玉学不能动弹,那么皇帝的命令自然也实现不了。虽然不知道皇帝又没有派别的人,但是毕竟是暗处的,悄悄处理了也找不到错处。然后到了离南边三天路程的这里,连着夜里一天就能到了。竹叶青先去办事情,然后三天后梁玉学醒来,赶过去。

    既然用到竹叶青,那么是用南疆人的手段喽…….用毒吗?

    沐泠风眼神复杂的看向还站在窗边的竹叶青,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可能挑起南疆和凰国的战争?

    “你不要这样子的看着我。”竹叶青突然说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只有师傅和大哥是我的亲人。倒是你……..哼!”

    竹叶青昂着头鄙视了一下沐泠风,倏地走开了,沐泠风再去的时候,窗边已经没有人了,只留着竹叶青身上,长年带着的酒味儿。

    沐泠风扶着窗台,竹叶青好像没有搞清楚状况……虽然梁玉学不怎么看重他,但是不算上面的人,他们都是为自己办事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不说别的了,支持作者的妹子谢谢你们^o^

    ☆、玩火(4)

    竹叶青并不买沐泠风的账,沐泠风自然也没有自讨没趣的要求什么。尽管他的好奇心很盛,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呆了几天。

    唯一的好处是,既然那个老大夫是梁玉学找来的,他也不忌讳的不需要装模作样了。本来,凭他的身份,在这个镇子里应该要低调一些,对梁玉学殷勤照料的。可是朋友间的照顾,沐泠风还是可以的,但是再多的,他根本就不想往那边想象。

    当然,这几天的表现,已经将他刚开始出场赢得的印象分,在村民的眼里扣了个精光。因为他将自己跟梁玉学的官方身份说出来了。刚开始,他觉得这些村民们有些大惊小怪的,可是渐渐的,也看出有什么不同来了。

    既然是小镇子,里面的居民们,也是一家一家的。他们之间那种相互的扶持,爱护,每次让沐泠风看见,就会觉得鸡皮疙瘩满身的。

    这辈子除了他爹爹们,他见过的夫夫们就是季宇,还有凰羽渐父皇的后宫,总而言之,没有一个正常的。况且他平日里看到的么么哥儿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打扮或是举止,最多是行为多一点温柔。再加上他算是沐家清出去的人了,也没有人来规定他的行为。沐泠风是知道自己现在的性别莫名其妙的有个“哥儿”的烙印,但是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的感觉。

    但是这个小镇子不同。这里远离凤城,没有什么家族利益。这里的村民们淳朴老实,大多都是自由的恋爱,视婚姻为神圣的东西。

    沐泠风上辈子也有过仇富的心理,他记得有一次,他被辆缓慢行驶的轿车给擦了一下。本来就想算了的,可是一抬眼就看见上面蓝白格子的标志。他对这方面不感兴趣,唯一知道的就是bmw了,登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在那车子上面踹了一脚,后来想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说,仇富心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也许看着是家世好的,就会对对方的要求更高。以此类推,沐泠风现在的处境也没什么奇怪。

    他不就是没有衣不解带的陪在梁玉学的身边吗,不就是没有端茶送水的伺候这个人吗?他这不是还没有醒呢!

    另一个理由是,沐泠风实在受不了这些人对待他的鲜明的态度,拜托,他不抓狂已经不错了好吧?还想他平易近人?沐泠风算

分卷阅读62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