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65

      有什么好的,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不用吃干粮。梁将军跟他们吃的一样,都是煮的粥。沐泠风看着这清淡的饭菜,想着,大概军粮已经不够用了。

    “说吧,手谕里到底写了什么。”梁将军还是沉得住气,近乎温柔的问着他的二儿子,但是里面已经有了逼迫的意思。

    梁玉学刚刚喝完了他碗里的粥,正贴心的往沐泠风的碗里夹着酱菜,听到他亲爹的问话,嘴角勾着,有了真的高兴的意思。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沐泠风这时候也放下了筷子,这一顿吃的,食不知味。

    “我说……..这附近应该有南疆人的寨子吧?”

    “最近的寨子,也不是轻易能到的。”梁将军反驳道。

    “那容易去的地方呢?”

    沐泠风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梁将军显然听懂了,他脸色突然大变,站起身子,举起手像是要揍梁玉学一样,又狠狠的放下了。他用一种不知道什么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儿子,然后走出了军营。

    “你刚刚说的什么?”沐泠风皱眉问他。

    “南疆人口不多,”梁玉学突然身板子靠后坐着,样子却不惬意,“但是人人都善于驯养毒物……那些东西,可是抵得上一整个军队呢。”

    “所以?”沐泠风不明所以。

    “你知道上面的手谕是什么吗?”梁玉学轻笑着问他,但是不等沐泠风回答又接着说道,“圣上希望,南疆能跟凰国继续的和平下去,说实在的,对南疆的要求也松了不少呢。”

    沐泠风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梁玉学,竹叶青是谁?”

    梁玉学看了沐泠风半晌,然后开口:“你总是问让我没想到的问题…….”

    沐泠风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梁玉学说道:“你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你想挑起这边的战争。但是我很好奇,竹叶青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梁玉学低了下头,似乎为自己的演讲被打断感到叹息,但还是好心情的回答了沐泠风的问题:“小青,我只是请他帮个忙而已。”

    “早上的东西是他弄来的?”

    “这样讲也没错,”梁玉学不知怎么捏着自己的手指头,“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是南疆人豢养蛊兽的丛林——没什么奇怪的,就像是我们这里扎的营,今天早上那一出,应该有人忍不住去找麻烦了吧。”

    平淡的话,让沐泠风感觉不到什么。他能想象那种场面,和接下来的将会引发的后果,但是的确是没什么感觉。

    只是他奇怪,明明梁玉学已经明摆着告诉他爹自己干了什么,也不怕他爹大义灭亲?

    作者有话要说:  黄包子和沐包子明天见面,第二代包子正式走上流程

    作者猥琐笑中^v^

    ☆、血梦

    不远的前面就是凤城的大门了,沐泠风坐在马车的前面,撩着门帘。

    熟悉的气息,让他紧绷的心情有些放松了。这里是凤城了,空气里有尘土,有水汽,还有树叶的味道,远远的听见人热闹的声息,他离开南疆了。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去到南疆,只是在后方远远的看着。和南疆的战役,让他很震惊。虽然他早就明白,战争,根本不可能是他上辈子看过的电视剧里那么凄美让人热血沸腾的,但是他却没料到,即使躲得远远的,那边传来的不甚清楚的惨叫,还有空气里本来就有点的腐烂的味道,混着新鲜的血腥,到底有多震撼。

    他不想再见一回了。

    梁家军损失惨重。敌方不但有见血封喉的毒物,更多的是牙齿尖利的猛兽,它们身体灵活,士兵们根本就伤不到他们。还有神出鬼没的蟒蛇,泛着冷光的鳞片绞杀时毫不留情。

    梁玉学告诉他,操控这些蛊兽的,可能仅仅是一个南疆人。如果可以的话,梁将军并不想跟他们交锋,但是现在战争已经被挑起来了。

    他们去的时候,带着一个密令,回去的时候,带着的却是战乱的消息。也许这个消息早已传进了凤城。

    沐泠风本来不用进宫的,但是他没有主动提出,梁玉学也默认了他跟着。也许梁玉学的底气,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的足吧。

    沐泠风并没有跟着梁玉学去面圣,宫人也识相的带他去了后宫。

    三皇子住的兆溪殿,离皇帝办公的地方很近。沐泠风,现在离兆溪殿也很近。

    他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沉不住气的往外走了,还很心虚的用了点轻功,生怕别人发现。

    赶来凤城的路上,他时常梦见凰羽渐。不是他小时候,也不是他长大以后,自己不常见到的时候。沐泠风并不能清楚的分辨他的长相,但是他确定是凰羽渐。

    他梦里的凰羽渐一身的血,手里拿着一个陌生的匕首,上面镌刻着藤蔓般的黑色纹路,凹下去的地方,也全部是血。

    “别怕,”梦里的人总是说,“这不是我的血。”

    可是下一刻,凰羽渐的胸口就被穿过了一把剑。更多的血喷出来,凰羽渐向他伸着手,可是梦里的自己动也动不了。

    沐泠风不知道,这个梦是不是单纯的,因为他见过的而梦见的。但是他心慌了,他比任何的时间,都迫切的想要见凰羽渐。每一回想到梦中的情景,沐泠风都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似的,心脏有种被抓住的感觉,仿佛那已经成为的现实。

    他也明白,自己应该低调一点的,最起码不应该这么心急,但是他还是做了,不过做的隐蔽一点而已。

    穿过院子,兆溪殿直走就要到了。

    沐泠风正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看见远远的地方,像是有很多的人。那种心脏停住的感觉又像是来了。他悄悄的走近一点看,却看见了宫里本不应该出现的,大批的带刀侍卫。

    来不及奇怪,沐泠风往兆溪殿狂奔去。他刚刚好像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可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只知道,他必须快点赶到凰羽渐的身边。

    凰羽渐正在屋子里读书。虽然现在已经看不出什么异样,可是他读书的速度还是很慢,加上他在想别的东西,半天都没能翻过一页。

    今天没什么功课。

    前几天是他十五岁的生日,实际按照凰国的说法,他应该已经十六岁了才对。可是一直只有沐泠风每年帮他数一次,那个人坚持着用固定的日子算,根本不管凰国的风俗。

    不管怎么样,他十五岁了,他还不是哥儿。这宫里有些人,快要沉不住气了。

    正发着呆,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

    只见穿着月白的长衣,头发走的有点乱的沐泠风,也不看他,开始疯狂的翻找他房里的东西起来。

    “泠风!”凰羽渐一下子站起来,语气既激动又有点疑惑。

    听到他的话,沐泠风没有回答。他满脑子都是“哪里,在

分卷阅读65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