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76

      有一点他不怎么意识的到,天黑以后,他总是喜欢走反方向。今天根本算不上天黑,可是沐泠风迷迷糊糊的,一点都没有在意周围的景色,对这条路也不熟悉,毫无疑问的走错了。

    他是看见了一片湖才反应过来的。

    站在湖边左右看看,沐泠风决定,还是先原路返回。

    “迷路了?”不远处传来一个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

    沐泠风心里一喜,抬头望去…….怎么会是凰羽楼!沐泠风对他完全没有什么好印象,也不想他看出自己。低着头,也不看路匆匆的离开。

    “等等。”凰羽楼声音未落,面前就多了两个拦路的宫人。沐泠风只得停下来。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凰羽渐走到沐泠风的身前,低着头打量了他几眼,“凰羽渐还没有潦倒到让你去洗衣服的地步吧?”

    他的语气不善,眼神也有点恹恹的,原本长得可以算是温润的脸,搞的阴霾无比的。

    “也是,他最近有点麻烦了。”凰羽楼的语气里,倒是听不出来有很讨厌凰羽渐,“既然碰到了,就到我那里坐坐吧?”

    他的语气是百分百的邀请,还挺有礼貌的,可是身边的两个宫人直接多了,几乎是想去驾着沐泠风走了。

    “放开,我自己走。”沐泠风甩开他们,对凰羽楼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病青年太子殿下出现了......

    ☆、凰羽楼的威胁

    东宫是个神奇的地方,尤其沐泠风知道,这里的东宫也叫东宫的时候。

    难道这个名字,有神奇的力量?

    “坐吧。”

    凰羽楼比想象中的友好,实际上,到了光线柔和的室内,他已经不觉得他像刚刚见到的那样子阴郁。他已经是成年人了,他算的上是个清隽的人,只是瘦削而苍白,很有几分病公子的样子。

    或许他是应该着急……

    沐泠风放下手里的东西,想道。这衣服病恹恹的样子,看起来的确凰羽渐更有希望。二皇子就是个自大的草包,四皇子是个哥儿,其他的皇子还小,根本不成气候。只是不知道,凰羽楼要他来,想做什么。

    “我很惊讶。”凰羽楼开口道,“对你。”

    “什么?”沐泠风也很惊讶。

    他根本没有在这上面,帮助凰羽渐任何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凰羽楼一副知道什么的样子。

    “我那个弟弟恐怕不知道你多么值钱吧。”凰羽楼说的很随意,仿佛这一切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他是说一家全?

    沐泠风有点心慌起来。一家全没有什么,但是他害怕凰羽楼发现下面的东西。

    “为什么你的手在抖?”不知什么时候,凰羽楼已经离他很近了。他苍白的有些透明的手指,按在沐泠风的手上,“难道还有什么,你不想别人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沐泠风故作镇定的问道。

    “不知道。”凰羽楼的语气略微的有些困惑,“有人将这个送给我了。”他拿出一张纸。

    普通的,甚至廉价的信纸。只是上面的字迹,根本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

    沐泠风瞳孔一缩,差点就脱口而出。

    “你认识,对不对?”凰羽楼将字条抵到沐泠风的眼前。

    汉语拼音,怎么可能不认识……除非有另一个穿越人士,否则,他就是这世上唯三的懂得这东西的人。

    “奇怪的字符……可惜只有这一张,不过我猜,这样子的字符,应该不是很多吧?他们的组合,也很有意思呢。”凰羽楼声音低低的念叨着。

    “我看不懂。”沐泠风冷淡的说道。

    凰羽楼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想要追问他的意思,只是眼睛里很有兴味。

    “不,你不懂我问的是什么。”凰羽楼笑了笑,“这张字条跟你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你认不认识这种符号而已。”

    他走上前,想要碰沐泠风似的,隔了一只手掌的距离停下来了。

    “你还真是让我惊喜。”

    凰羽楼将字条折起来,放进衣袖里。

    “上面的内容,我不知道,但是这对我没有威胁,我也不需要知道。”凰羽楼走近他,几乎用的是惊叹的眼光,“我还记得父皇第一次看见你以后的反应——惊艳。在我每次都要忘记你的时候,你又走进我的视线了。你以为凰羽渐藏得很好么?”

    凰羽楼突然伸手,扣住了沐泠风的脖子,虚虚的按着,让他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早就知道,甚至比你还前。凰羽渐他有病。”他用像是强调事实的口气,“宁侍君活着的时候,每天都给他喂药,我以为是治病的。”说道这里,他笑了一下,仿若自嘲。

    “不过他的确让我惊讶,他能过目不忘。”凰羽楼松开了手,“但是我最惊讶的是,你,教会他读、书、写、字。”

    沐泠风突地抬起头。他怎么会知道!

    “所以,我真的看你,看了很久了。”凰羽楼重新站直身体,“凰羽渐,根本配不上你。”

    什么意思!

    沐泠风身体一抖,他觉得凰羽楼的逻辑有点问题…….他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也许只是招揽?

    不不不,沐泠风摸着自己的额头,也许他自己最近的思想有点不纯洁,面对凰国的太子殿下都开始想入非非了?

    “有时候我还是真佩服三弟呢。”凰羽楼的声音就像是在他的耳边响起来的,“怎么着都有人护着。从前我还好笑他妄想呢…….谁知道,有点人,竟然想什么就有什么。”

    他突然一把抓开沐泠风的衣襟,看到他左胸接近黑色的凤凰花,眼睛一紧,似乎有点惊讶他的花色,然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竟然已经跟他做过了……”

    “你胡说什么。”沐泠风拉紧衣服,慌乱的回了一句,不用听也知道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不过我倒是很惊讶,我那个木头弟弟……”

    “别说了!”沐泠风忍无可忍的打断他,“你已经知道了,还想什么吗?”

    “哦?”凰羽楼眼里的兴味更浓,“我以为你会否认到底的。不过,如果我说,我不介意呢?”

    “我介意。”

    “那就没有办法了。”凰羽楼语气轻松,还带了点调侃,突然话锋一转,“但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

    沐泠风死死盯着他。

    “别怪我…….”凰羽楼一步步的走近他,语气像是个传教士,“我并不太在乎谁最后能赢,毕竟都是父皇的儿子……可是,这个人必须是全心全意为着凰国的,你不知道,为了现在,多少人牺牲了什么。”

    沐泠风的背后已经抵到墙了,凰羽楼才住了脚:“而你,有你在,我和凰羽渐之间的关系就不能是单纯的竞争。”他抓起沐泠风散

分卷阅读76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