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80

      沐泠风一边嚼着,一边漫无边际的想着。

    等等,两个人!

    刚刚剥完的一颗花生还留在手里,沐泠风呆呆的看着那白胖的样子。

    恭喜的后面是什么,有喜了!

    他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沐泠风吓得嘴里的花生都嚼不下去了,一想到他最近那么想吃东西,可能是肚子里有另一个人想吃…….他就快疯了。

    这也太不是时候了,他被凰羽楼囚着,这样岂不是又多了一个人质?

    不不不,他在想什么!沐泠风无语的放下手里的零食。他竟然想着,自己会有孩子……..虽然这里的哥儿的确是有这个功能,但是沐泠风从来没有把自己往这个套子里面塞过。

    纠结了半天,沐泠风的手不由的摸向最近是长了点肉的肚皮——该不会是真的有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纠正一下,作者看得见结局了,但是貌似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小雨也不想拖得太长,决定接下来的情节尽量的紧凑(啰嗦是小雨的一大劫难啊%>_<%)

    最近去自己的专栏看了看.......还是木有几个人收。小雨知道自己的文也就那样儿,可是也希望多一点,好看也行啊(自我安慰的啊q飘过~~~~~)好心读者大大,帮小雨收藏个呗~~~:>小雨寥落的专栏

    ☆、血玛瑙

    不是没想过,他可能会有孩子。但是沐泠风都是在空虚的基础上想着的,也就是,完全没有想过,孩子他另一个双亲会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他肚子里疑似有了一个,沐泠风的脑子简直变成浆糊了。一方面,他心里已经越想越有可能,另一方面,他压根儿就不想接受。他怎么会有孩子?他是男的!

    虽然…….虽然他跟凰羽渐的那次,是在下面的,但是沐泠风一直解释为,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他从来是个豁得出去的人,但是不代表,什么都能豁得出去。

    沐泠风一直觉得,电视上演的,主人公焦急的时候转来转去简直是作秀。可是他自己也忍不住站起身,转来转去…….焦急到一定的程度,不找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他就要撑不住了。

    凰羽楼一进门,看见的就是沐泠风转来转去的样子。

    “你开干什么?”沐泠风看见凰羽楼,立刻警觉的停下脚步,语气全是火药味儿。

    “我来看看你。”凰羽楼看见他那个防备的样子,心里不怎么高兴,但是想到他现在的情况,还是忍着沉着语气说道。

    “看什么,”沐泠风眼睛一瞪,自己也不知道,见前面转着侧对凰羽楼,“我现在的样子,不是全是你想要的吗?”

    这句话里不知道什么让凰羽楼听进去了。他心里一松,刚才自己觉得可笑的想法竟又涌进脑海。

    也许,也许真的能够……

    凰羽楼看着眼前的人,他不待见自己。可是父皇后宫里不待见他的也不是没有,还不是一样的守着他一辈子?自己如果待他好一点,以后……以后未必没有可能。

    “这是什么?”沐泠风警惕的看着凰羽楼放在桌子上的东西,一个锦盒,看着里面就不像有什么好东西。

    见沐泠风没有打开的意思,凰羽楼主动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耳坠?不,耳钉?”沐泠风心里一阵的莫名其妙,但是也忍不住好奇走近了几步。

    里面是一对红玛瑙耳钉,剥面圆滑,红颜色漂亮。只是,这人拿给他做什么?

    大概是刚才他的想的东西让他的思维暂时往这个世界靠了靠,靠!凰羽楼不是想让他戴着吧?

    沐泠风不排斥耳钉,反而觉得,有的人戴着挺帅气的。可是这盒子里两个圆溜溜的东西,这么大,这么柔和,看着就像是女人喜欢的。让他自己戴着,沐泠风光想着就要作呕了。

    “要戴你自己戴去。”沐泠风没有兴趣,扭过头不看。

    刚才沐泠风好奇的样子取悦了凰羽楼,让他有点幻想了。现在又看着沐泠风冷淡的样子,像是一盆冰水浇到他的头上——他都忘了,这个人早就对着他的三弟许下终身了。

    这幅耳钉不是什么名贵的材料,但是做工确实极为讲究的。那是他么么留给他的。么么一生也没有穿过耳洞,因为凰国哥儿的耳洞,只有夫君才能亲手穿。他么么和父皇,根本就没有夫妻之情。

    凰羽楼的眼神冷了下来。每当他对沐泠风心生怜惜的时候,这个人总是毫不留情的打破,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来人。”凰羽楼喊道。

    “你要干什么!”沐泠风惊叫,他看着凰羽楼的神情不太对劲儿,也不知怎么,下意识的就护着腹部。

    凰羽楼更气,沐泠风这样护着的,绝对不会是他的孩子。

    他的语气不由的更急了:“快点来人!”

    守在门口的侍卫听到凰羽楼的呼唤,很快就出现了。

    “你们,按住他。”凰羽楼冷冰冰的下令。

    “你到底要干什么!”沐泠风真的慌了,早知道他就顺着凰羽楼,至少不该让他发疯。让两个侍卫按住他,到底是要做什么!

    两个侍卫动作干脆利落,按住沐泠风坐在椅子上,一动都不能动。

    凰羽楼看着沐泠风,他现在坐在椅子上,连胳膊都不好动,如果脸上的表情再好一点,那就完美了。

    他拿起锦盒里其中一个耳钉。背后是银子做的针,很细很韧,头却不尖,并不是什么好的穿耳的工具。他走近沐泠风,一下子捏住他左耳的耳垂。

    “疯子,疯子,你想干什么!”沐泠风拼命的摇着头,想把自己从凰羽楼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是凰羽楼手指一用力,沐泠风只觉得耳朵都快要被撕下来了,只等停下来,恨恨的瞪着他。

    手里耳垂很白净,肉肉的,凰羽楼几乎都能想象出来,这红玛瑙的耳钉戴在他的耳朵上该有多么的美丽。

    沐泠风心里已经料到凰羽楼想要做什么了,他犟着不肯求饶,又害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银白色的耳针靠近了沐泠风的耳垂,凰羽楼用了的捏着中间的地方,那里的血色都被挤掉了,看着又白又薄。凰羽楼眼睛一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手下动作迅速,银针已经穿过了沐泠风的耳垂,他只来得及连着肌肉颤动了一下。

    “你这个疯子……”一瞬间的疼痛像是打败了他一样,沐泠风身上的力气一下子跑光了。

    凰羽楼将耳钉拿开,着迷的看着那个新出现的空洞里溢出了一滴鲜红的血。他眼睛里有痴迷,觉得那红色的血简直比玛瑙的颜色还要好看…..

    “你?”沐泠风只感觉一股湿漉漉的热气舐过他的耳朵,浑身的鸡皮都立起来了。

    凰羽楼看着手下终于干净了的耳垂,满意的将手上的耳钉传

分卷阅读80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