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2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82

      玉学却是比凰羽渐大好几岁。凰羽渐平时看着成熟,这时候站在梁玉学身边,脸上的稚气却掩不住了。沐泠风只觉得很好笑,也真的笑出声音了。

    “走。”凰羽渐突然拉着沐泠风的手,眼神不善的看了梁玉学一眼。

    沐泠风正心里高兴,突然被凰羽渐这么暴力对待了,还是在梁玉学的面前。突然就不高兴了,他狠狠的抽回了手,可是被凰羽渐攥的太紧了,没能抽出去。

    凰羽渐也有些生气了。现在,他简直不能忍受沐泠风站在别的男人身前,更何况是曾经他的婚约者!凰羽渐眼睛危险的眯起,拉着沐泠风的手也越握越紧。有时候,他简直想要将沐泠风紧紧的勒进身体里,让别人都看不见,完完全全的用过,仿佛这样才能安心。

    “你放开!”沐泠风恼羞成怒,“你放……”

    “泠风!”梁玉学瞪大了眼睛。沐泠风靠在他这边,突然脸就褪干净了血色,嘴唇也变得青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搂。看着还愣着死拉着沐泠风一只手的凰羽渐,更是没有好气的训斥道:“还不快去找大夫!”

    凰羽渐犹豫了几下,转身跑开。

    梁玉学只觉得抱着的身体在变冷。他倒是镇定着,几天的奔波,泠风这样的身子受不住是很正常的。他将干脆坐到地上,好让沐泠风躺的平一点。

    “快点。”看着凰羽渐带着军医回来了,他忙招呼道。

    凰羽渐看着他们两个的造型,也没说什么,默默的站在一边。这时沐泠风的脸色已经好很多了。他慢慢的冷静下来,也觉得,最近他有点太患得患失…….泠风的撕裂的耳洞还在那里没有长好,让他不能不想起那上面原来的血玛瑙。

    他心疼沐泠风,更加恨没用的自己。那耳钉所意味的事情,让他想起来就发疯。

    军医为沐泠风把过脉,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了。”凰羽渐急切的问道。

    听说,梁玉学才是沐公子最初的婚约者……

    “三皇子,沐公子……这是有身孕了。”说着,老军医疑惑的看向抱着沐泠风的梁玉学。

    听到军医的话,梁玉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蔓延愤怒的看向凰羽渐。

    他们明明还没有成婚!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梁玉学想要责骂凰羽渐,却见他也是一脸的震惊。他也不过十五岁。

    “带泠风到你的车上去。”梁玉学冷着脸对军医和随行的药童说。

    “三皇子,你是什么意思?”梁玉学沉着气对凰羽渐说。

    凰羽渐沉默不语。

    “怎么,敢做不敢当?”梁玉学简直被他气笑了。

    凰羽渐心里也是不停的翻涌着。他喜欢沐泠风,但是却没想过,他们会有孩子。至少,不是现在,现在…….不知怎么,他的眼中,有出现了那天的血玛瑙。到底是什么,让凰羽楼,给沐泠风那么重的承诺?

    “我不知道……”凰羽渐终于说了一句。

    梁玉学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跟着离不远的军医往马车走。

    “我这是…….”沐泠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满是药味儿的车厢里,气味熏得他很难过。

    “你…….”梁玉学看看他,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只是帮他盖好毯子,走了出去。

    “他醒了。”梁玉学对凰羽渐说。

    凰羽渐点点头,撩开门帘走进车厢。沐泠风瘦了很多,脸色苍白的躺着,让他心里一软。他跨坐到沐泠风身边,握住他一只手,低头不语。

    “我怎么了?”沐泠风哑着声音问道。

    “…….你怀孕了。”凰羽渐低着头,没有看他。

    “……”沐泠风有种,上了高原的缺氧的感觉,“我……”

    凰羽渐看着他刚刚有点血色的脸,一下子又变的雪白,心里也有了点不忍心的感觉。

    “没关系的,我们,我们到了地方,就成亲,好不好?”

    沐泠风目光复杂的看向凰羽渐。

    这里的人,都不会理解,他心里的感受的。他分不清是什么感觉了。他觉得自己很怪异,很恶心,但是却狠不下去心,说绝对不要这个孩子。他想,就算是孩子生下来了,他也一定不会尽他的责任的,那样的孩子岂不是很可悲。

    “乖,”凰羽渐给了沐泠风半个拥抱,仿佛之间还空着的一人距离,没有冷淡的空气一样,“我们就在军营里拜天地,整军都是我们的见证。”

    他被这种虚幻的幸福哄住了,眼神也变得迷茫起来,没有注意到沐泠风一点没有转好的神色。

    “你压到我的手了。”沐泠风轻声的说。

    凰羽渐起身,擦过他的耳垂的时候顿了一下,迅速的起身。他压下心里一丝怀疑,认真的看着沐泠风。

    “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可是我一定能好好的照顾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沐沐和渐儿成亲~~~~~~

    ☆、夜袭

    凰国的士兵对眼前的“敌人”根本毫无对策。

    因为,那跟本连人都不算。蝎子、蛇虫、莫名其妙的鸟,他们还真的不知道,南疆的人是用这些东西打仗的。

    因为南疆已经很久没有动过手了。

    对其他国家来说,南疆实在是神秘的。不管是多蛮荒的国家,总归还是有几条路能够跟他国联系着的,但是除了偶尔盛会的请帖,几乎没有人见过南疆人出入那片森林。更可怕的是,南疆从来没有跟外界断过联系。

    这说明了,南疆人有本事躲过其他国家的眼线,将自己混进他们的领土。

    但是跟没有人否认南疆的生活环境差一样,没有人不知道,南疆的富饶,他们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能够培育出稀世的草药,那是真正的有价无市。不是没有人想过,想要打开南疆的大门,但是毕竟,公认的,南疆的人少,但是个个不好惹。何况,南疆人累积的知识,那才是真正的财富,而且南疆那片难搞的,处处是沼泽瘴气的地皮,也没有人想要接手。

    如果能让南疆年年上供,那就太好了,不止是凰国这么想的。、

    沐泠风认为,凰立旬应该没有那么想当然。他给凰羽渐的军队,是好兵,但是不够多。沐泠风猜想,凰立旬只是想撬开南疆的大门,真正起上作用的,还是谈判。这就是梁玉学的存在意义了吧。

    可是…….沐泠风不禁皱起了眉头,梁玉学想怎样,他还真的不知道。

    南疆边境一向是梁家的地界,这回皇帝明令凰羽渐来带领军队,就是要削梁家的权,同时也算是给了凰羽渐竞争的机会。凤城里那个精明的凰羽楼,现在又不知道在做什么了。南疆最不少的就是飞禽猛兽,让小玉米他们来送信,指不定半路上就被南疆的人给劫走了。

    可总是这样子,也不是办法。

分卷阅读82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