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4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84

      呵,有意思…….今晚就放过你们。”一个声音,像是响在所有人的耳边,随着那个声音的消失不见,蛇虫果然退了。

    “泠风,你怎么样!”凰羽渐扶住沐泠风,把他的衣服裹紧。凰羽渐忍着疑问,先让军医帮他检查。

    “你为什么…….脱衣服?”凰羽渐还是问了。他是亲眼看见,那些蛇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沐泠风身上了。

    “……”沐泠风不知道怎么说,实际上,他也只是试试看,“我在想,这么黑,为什么那些蛇这么清楚的知道我在那里,为什么它们不看石头,看书,只是看着我。”他顿了一下,“可能是…….我比那些热。”

    凰羽渐的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下去。是啊,即使沐泠风是正确的,体温过低,还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想起最后那个人的声音,凰羽渐又是一阵的心事。原来搅得他们一团乱的,不过一个人,而且这个人,看见泠风了。

    “那个人,或许会来找你。”凰羽渐担忧的说。

    沐泠风想了想,点了点头:“也许吧。但是我觉得他不会伤我。那些蛇并没有攻击我,更像是,不让我乱走。”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更了,惭愧惭愧,计划十一月完结,当然日期是越早越好啦~~~~

    ☆、蝙蝠战术

    凰羽渐直觉沐泠风说的不错,但是更不想让泠风冒险,依然严肃着脸。沐泠风经过刚才那一出,现在也是心有余悸,态度不由的乖顺了不少,就连前来的军医也乖乖的让他看了。

    “孩子很好。”军医对凰羽渐说。

    沐泠风眼神放空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刚才那种担忧紧张的感觉,不是骗的。沐泠风不去想是为了什么,但是感情也不用用语言来组织。他,对这个孩子担心。

    凰羽渐看着沐泠风完全失去了圆润的脸,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担忧。尽管军医说他们很好,但是……

    沐泠风太年轻了。

    凰羽渐已经完全的忽略了,自己更加的年轻,这个事实。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他私底下跟军医了解的一些情况。沐泠风现在甚至还没有停止长高,孩子…….他会很危险。

    “泠风,”凰羽渐揽过沐泠风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靠近他的脸颊,“你要好好的。”

    沐泠风看着凰羽渐突然脆弱下去的脸,心里沉沉叹息一声。明明他还年轻,怎么就有种,为这个人耗了一辈子的感觉呢。

    他伸出手,握住凰羽渐垂着的手。

    “三皇子,你愿意跟我一辈子吗?”

    凰羽渐握住沐泠风的手一抖,他抬起头,看见的是沐泠风显得坚定地眼睛,他的心里有点沸腾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

    沐泠风垂下眼睛,心里角落生出一点诱拐的歉疚,但是一瞬间就没有了。

    “你说过的……”

    “我早就告诉你了。”凰羽渐突然松开了沐泠风的手,让他一阵的失落。

    在沐泠风眼前,凰羽渐拉出了沐泠风衣襟里随身带着的挂饰:“你收下这个东西的时候,就已经是我的人了。”

    什么?沐泠风抬起头,看着凰羽渐带着笑意的脸。“我怎么不知道?”

    凰羽渐趁沐泠风趁沐泠风不注意,捏上他的耳垂。其实他那时候也不太清楚,只是本能的,想要在沐泠风身上留下痕迹。这样想着,沐泠风耳垂上那个不属于他的伤疤,显得格外的碍眼了。

    沐泠风被突然的捏疼了,他回过神,拍开凰羽渐的手。

    “你的承诺呢?”沐泠风正色的对凰羽渐说。

    “什么?”凰羽渐这回是不太明白了。

    “你要是真的……”羞于说出那几个字,沐泠风脸一红,“我们成亲吧!”

    “现在?”凰羽渐语气里有了犹疑,这个地方,这个时间?而且,没有任何的准备。

    “现在。”沐泠风的语气里带上了一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绝望。为了这个人,他真的是什么都放弃了,他就想在这里,回去凤城,他们就再不能这样子纯粹的看待他们之间的事情了。

    “……好。”凰羽渐想要解释反驳的,可是最后却答应了,虽然没有那么肯定。

    半夜被惊醒的士兵们,参加了他们见过的,最另类的婚礼。军医送上了他消过毒的银针,就着月光,协助沐泠风在凰羽渐的手腕上刺上一朵凤凰花。条件简陋,只能用酒染了一朵黑色的。没有人反对,震惊,疲倦让这些士兵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有的只是本能,本能的觉得,他们应该是一对。

    这本是最简陋的婚礼,却用上了古老的,最庄严的宣誓。沐泠风不清楚,以为这里的习俗如此,却不知道,一个男子在身上刺上爱人身上的福印,是永远不能消退的承诺。

    ***************************

    沐泠风独自一人呆在凰羽渐的营帐,身边是守着他寸步不离的军医。外面的厮杀声不是很明显,大部分的时候,士兵们的心都累了,根本没有力气去嘶吼振奋士气,何况,对上的都是那些,要小心再小心的东西。

    “你去照顾伤兵吧。”沐泠风对身边的军医说。

    军医显得也很挣扎,每次外面传来惨叫,军医的身子都要抖上一抖。

    但是他还是说:“属下守着公子。”

    他虽然担心外面,但是更加的担心沐泠风。他腆着沉重的身子,看着摇摇欲坠,不论是保护弱小的职责,还是凰羽渐的命令,他都选择了留下。

    沐泠风不再说话了。虽然他觉得还好,可是他的确心里不安稳。

    “外面怎么样了?”不能出去的沐泠风,只靠着听觉,完全不能判断。

    时刻关注着外面情境的军医深深皱着眉头。这几个月,他是除了凰羽渐跟沐泠风相处最多的人,也了解,这个人的才智,并不只是凰羽渐的情人,所以他没有说谎。

    “……不好,今天的蛊兽很多,将军他们都伤了。”

    如果伤了还在继续,那就代表蛊兽没有毒了。沐泠风稍稍有些放心。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梁玉学,凰羽渐对这讳莫如深,他也不好问。他只是觉得,南疆每次都没有尽力,有时候凰羽渐他们逼得紧了,也会出现一些致命的毒兽,看起来更像是警告。沐泠风低下头,心里想着这种余地到底是什么作用。

    不知过了多久,营帐里面都能听见一阵“嗡嗡”的声音。没一会儿,外面突然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惨叫。

    “怎么回事!”沐泠风急不可耐的想走出营帐看个究竟,却被军医拉住了手。

    “别出去,将军他们应该快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沐泠风想甩开军医的手臂。

    “那是毒虫,很多毒虫,他们一定会撤回来的!”

    外面的惨叫声变得越来越多,沐泠

分卷阅读84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