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

养成反被噬 作者:小雨如酥

分卷阅读86

      渐心疼的不行。他上前握住沐泠风的手。沐泠风转过头,看着他,眼睛里全是哀求。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没事……”凰羽渐机械的说着,也不知道是安慰沐泠风,还是安慰自己了。

    “三皇子…….”军医想要说什么。

    “不要说!你只要顾好泠风就好!”凰羽渐粗鲁的打断军医的话,看着他的脸色,凰羽渐不该猜测他想说什么,只能提前打断军医。

    军医咽下嘴边的话,低下头继续努力。

    “三皇子。”

    “滚!”凰羽渐头也不抬,说道。

    可惜门外的声音不依不饶:“三皇子。”那声音熟悉,冷静,波澜不惊。

    凰羽渐强忍着怒火,走到帐外。

    “……梁玉学?”凰羽渐急躁的问,“怎么是你!”

    营帐周围的士兵们个个如临大敌,看着梁玉学的身后。

    “让小青进去。”梁玉学冷静的说。

    凰羽渐注意到身后的那个人,那是一个绿色的人,细条条的,一身翠绿鲜艳的过分,肩膀上缠着一条拇指粗细的小蛇。这一切都暴露了他的身份。无怪士兵们是这个态度。

    “竹叶青?”凰羽渐记得他。

    “三皇子,泠风快不行了。”梁玉学提醒他。

    凰羽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撩开帐门。

    良久,直到天空从暗到明,营帐中终于传出了一声细弱的,婴儿的啼哭。

    **************************

    “你真的不看一眼吗?”

    “果然是你。”沐泠风背着身子,对身后的人说。

    “真可怜。”竹叶青摸摸襁褓里孩子的小脸,他的嘴角还微微拱着,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这不就是你来的目的。”沐泠风的语气很冷淡,但是被子底下的手指,已经恨不得把床单扯破了。

    “我们都得认清情势。”竹叶青一点也不否认他的目的,“谈和……就算你跟凰羽渐不肯把孩子送来,传到皇帝的耳朵边上,还不是一样的后果。”

    “我明白。”

    “是,”竹叶青赏脸的点着头,“你是太明白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把你儿子送回蓟国,尽量。不过…….这真是是你们的孩子吗?”

    沐泠风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的表现太差了,说没有感情是假的,可是他还是不能接受孩子。也许别的时候,他能慢慢的做好一个父亲,但是现在来不及了。他不敢看孩子一眼,生怕自己舍不得。至于凰羽渐的态度他也清楚,他怕是怀疑孩子了。

    自己的态度,让凰羽渐怀疑孩子的出身了。虽然对不起孩子,但是他不想解释,一个人痛苦,总比两个人一起痛苦来的好。

    梁玉学的消失果然不是无缘无故的,凰羽渐跟他私下里达成了协议,梁玉学利用自己的身份,跟南疆谈判成功了。令他惊讶的是,竹叶青竟然是南疆的贵族,是这次谈判重要的筹码。

    对此竹叶青很看得开,按他的话说就是,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古董早就该换换了,不是光光会御蛊术就可以的,有更好的生活,为什么不要。

    最后那次袭击是保守派的反扑。无论是梁玉学还是竹叶青,对沐泠风的作为都非常的惊讶,也是因此,那些保守的人物认为是真神降临,让他们改变了。

    沐泠风跟他们无法解释,但看竹叶青跃跃欲试的样子,他们也很快就能明白他做了什么了。

    “既然你不想看,我就走了。”竹叶青叹了口气,对还躺在床上的人说。他是无所谓的,可是凰羽渐他们要班师回朝了,沐泠风这下真的是想看也不行了。

    “嗯。”

    帐里的对话完全被站在不远处的凰羽渐听得清楚。孩子降生的喜悦一开始就被奄奄一息的沐泠风打断了,更加上他对新生儿的态度,更是让他的心凉了。他甚至直接问过,孩子是不是他的,沐泠风却没有回答,他一直以来对自己身体的态度仿佛都有了答案。谈和的结果,其实不是没有余地的,但是凰羽渐想要试探一下沐泠风,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但是没关系,以后他们的时间还很长。

    如果没有发生以后的事情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逆转

    沐泠风坐在镜子前面,他现在已经没有姓氏了。“沐”家,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取缔了,他更是被下成了贱籍。

    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的。因为,这个地方,是凰羽渐亲手送他进来的。

    青莲苑,凤城唯一的,官妓聚集地。

    他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留在这里。永远亲眼目睹过了,才知道什么事最肮脏的事情。以前的沐泠风不去想,不去看,就以为不存在了,可是这些怎么可能不在。

    那年他跟凰羽渐回凤城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凰羽楼,可笑的是,他上来就质问自己,那个被送去当质子的还是是不是他的。

    怎么可能,直到现在,沐泠风想起来都想笑。没想到,凰羽楼堂堂凰国的太子殿下,竟然连那种谎言都相信。他不过是顺应形势,送走了孩子,凰羽渐和凰羽楼两个人都误会了,偏偏他还一点都不想解释。

    跟凰羽楼的谈话很不愉快,最后他威胁自己,要让自己受到报应。他看见了,凰羽楼所谓的报应,就是毁了沐家。

    沐家这么多年了,真的想动,其实谁都能找到证据。他不在乎,真的。何况他的爹爹们早就被秘密的保护起来了,为了保险,连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就是这个被凰羽楼利用了。爹爹们没有回祖宅,沐家的族长更替也没有办法进行,他还是沐家的大公子,沐家倒了,他首当其冲。

    其实这也没什么的。他对凰羽渐有着奇异的信任,就是因为太相信了,凰羽渐那天骗他出去,他竟然信了,完全没有在意小玉米他们让自己离开的忠告。

    等待他的是凰立旬的旨意,让他永远都不能跟皇家有牵扯。

    凰羽渐亲手将他送到这里,甚至摘下了他说过的,信物。那个桃木雕饰。

    他只能留在这里了。那个雕饰,是自己最隐秘的信物,可以探到凰国每一个跟他有联系的人。作为雕饰的作者,凰羽渐怎么不知道?他断了自己的后路。

    现在沐泠风真的有点后悔了。南疆边境的时候,梁玉学让他跟他走。没错,蓟国让他做的他全部做完了,还有什么放不下呢?谁让他还记得,这一切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凰羽渐。

    沐泠风冷淡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

    长成的身量,已经完全没有柔软的姿态了。他长得一点也不像是哥儿。他的眉毛太利,眼睛太尖锐,里面的锋芒太薄。唯一鲜艳的,是眉心正中一朵桃花。凰羽渐是怎么说来

分卷阅读86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