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这只狐妖,本仙收了 作者:糖丝橘子

分卷阅读12

      么精通了,连元神你都能把脉?”
    白明溪感觉自己头上有一群乌鸦再次飞过:“呃,我只懂点以前学的皮毛。给元神看病的这个能力我现在还没有,可是现在去哪里找这种能力的大夫呢?”
    忽然想到了什么,白明溪求助般看向紫琼:“紫琼,你的医术不是我们最高超的大夫吗?你就帮帮我蛮。”
    紫琼嫌弃的看了一眼昏睡中的莫之轩,直摇头:“我才不要,他关我什么事?而且他估计这几天天天霸着你,还得我都没狐狸给我搂着睡。我不开心。”
    “紫琼!”白明溪幽怨的瞪着大眼睛看着事不关己的那个人。
    一秒。
    两秒。
    三秒。
    终于被白明溪无敌可爱,上天下地,无人能敌,超级无敌萌萌哒的萌眼神打败了,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好了啦,我帮你可以了吧。但是我们得说好,等他醒过来,你就得和我回去。”
    白明溪现在把莫之轩放在首位,无论紫琼提出什么要求都会答应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可是看见白明溪没经过大脑认真思考就立即答应了的样子紫琼莫名感觉不开心,而且越看莫之轩越不顺眼。
    但是迫于无奈只好答应了。
    当把莫之轩送到他的身边的时候,紫琼嫌弃的拉起莫之轩的手腕,开始号脉。
    过了一会,紫琼一把将莫之轩的手甩了开来,忍不住埋怨道:“白明溪你又坑我?他哪里像是有问题了?不过就是出了魔界,他的灵力有回到了现在梦境世界里的水平了,现在他不过是累的睡着了罢了。干嘛那么紧张啊?”
    白明溪一脸惊讶与不解:“你说他又回到了梦境的世界的水平?”
    紫琼挑了挑眉:“怎地,你不相信我的医术?既然不相信干嘛让我弄?”
    知道紫琼误会了,白明溪连忙解释道:“别介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白明溪痛苦的看着睡得正香的莫之轩:“他会不会也把他是谁又给忘记了?”
    紫琼点了点头:“很有可能啊!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不错,你终于有点进步了。”
    呵呵呵,白明溪嘴角抽搐,感觉什么都不好了,为什么他周围的人,朋友都是那么的毒舌啊!还能不能好好地做朋友了?
    紫琼看着傻愣愣的白明溪很无奈:“快点将他送到他应该呆的地方,然后准备准备和我回去!”
    感觉自己无路可逃的白明溪只好妥协“反正回去了,我还能逃得出来,怕啥?!”
    如此 想着就立即抱起莫之轩屁颠屁颠的跟在紫琼身后快乐的离开了,谁让紫琼的各方面能力比他自己强,有他在一般就不会出什么乱子。
    第23章:阴谋的浮现
    同紫琼将昏睡中的莫之轩送回到那个客栈时,白明溪就看到客栈里满是焦急等待的众人。
    一见白明溪带着莫之轩回来了,众人都纷纷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询问着。
    最后还是麻婶发话,让他们先将莫之轩送回房间,再请大夫来诊断。
    城中仅剩下的四位医师从各自的躲避处赶过来,替莫之轩号脉。他们告诉麻婶,莫之轩并没有受伤,只是灵力损耗太多昏睡过去了。
    就在众人都将注意力放在莫之轩的身上的时候,白明溪正拉着紫琼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说好话,求饶:“紫琼,咋们再玩两天回去吧!你看我们狐族的领地没啥好玩的,大师傅们教给我们的东西,我不都学了吗?就不回去了呗?”
    紫琼睥睨了白明溪一眼,冷笑了声:“呵呵,你学了,你真的学了,可是每一样连一个百来岁的小妖都比不上。你学了不就等于没有学吗?”
    呃。可是比不上那些小妖的不过是什么礼仪,吃饭的做派,看东西独到的眼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已,也要学的精吗?
    看到白明溪一脸不屑的表情,紫琼忍不住的提醒他道:“你将来是要要继承狐族家主的人,也是将来很有可能坐上妖界之王的人,这些礼仪之类的你必须要学的。”
    见说好话没有用,白明溪使出了惯用的伎俩,撒泼耍皮变无赖:“不行,反正我就是不回去。我要将莫之轩带出梦境,然后和他一起出去历练。”
    紫琼貌似有点生气了:“你开始不是答应我了吗?怎滴又想反悔?白明溪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白明溪双手一摊:“我是答应你了,可是没规定我不能反悔啊!还有,我是不是男人?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水准。不过你这么聪明这个问题不用问我啊!我是个妖,怎么说也是男妖,怎么会是人呢?”
    和白明溪生活了这么多年,紫琼自然了解白明溪这种不要脸的行为,他也不打算再与白明溪多说,直接拎起白明溪就准备离开。
    白明溪被拎起来后,在空中手舞足蹈:“喂,紫琼,君子动口不动手,咋们坐下来喝杯茶,再好好的商讨商讨呗。”
    紫琼也学着白明溪的样子:“你也不笨啊,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我提醒你!我可不是不是什么君子,我是小人啊!”
    就在两个人争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麻婶甩了一张凳子就扔了过来。还好紫琼反应过来有危险,双袖一挥,将迎面飞来的凳子摔向了旁边。
    但是麻婶还是没打算停下来,而是继续出招攻击白明溪二人。
    白明溪就躲在紫琼的后面,紫琼一个人在外方接招。
    最后白明溪看了看满屋子的狼藉,从紫琼的身后钻出来道:“麻婶,大早上的肝火这么重啊!?有话难道不能好好说吗?!”
    麻婶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哼!好好说话?就是因为你,害的我家的小轩如今成了这样,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白明溪无奈的解释道:“我没害他啊!而且他如今也不是好好地吗?就是体力不支昏倒了呗?!干嘛如此的得理不饶人啊!?”
    麻婶表情一僵,从来就没人敢说她得理不饶人的,这个小鬼居然敢这样和他说话。
    实在气的不行,麻婶掀起一张桌子就向白明溪的身上砸去。
    有紫琼这个护卫在,白明溪哪里还会被这种小伎俩弄伤啊。众人只看见一道凛冽的紫光闪过,一张真材实料的木桌就变成了漫天的粉末。
    紫琼脸色冷冷的站了出来:“还望店家适可而止,不然在下也不会手软的。”
    麻婶青着一张脸,气的哆哆嗦嗦 的指着白明溪,紫琼二人:“你,你,你,你们。到底是谁?!来这里究竟有何目的?”
    白明溪找了一张还没有被损坏的桌子坐了下来,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瞪大了眼睛,翻了个白眼:“有什么目的?没什么目的!!我们就是来找人的。别把人都想的那么坏好不好?”
    麻婶还是忍不住再次问道:“那你们究竟是何人士?”
    紫琼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白明溪的对面坐了下来,一把抢过白明溪手里的杯子一饮而尽,同时还用眼光幸灾乐祸的看着白明溪,意思好像是说:“你自己说吧!我不会帮你想的!记住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梦境外的人哦!祝你好运!”
    白明溪也回给了紫琼一个大大的笑脸,像是早有准备似的看向麻婶:“麻婶,不瞒你说,我是被一些坏坏的修士骗过来的,他们说这里有很多小型的祟可以除,而且他们的灵丹还可以在当地换高价,所以我就来了。”
    白明溪这厢说完,回头向紫琼抛了个大大的媚眼:不错吧!我还是挺聪明的好不好?看,这不就轻松解决了?
    紫琼没理白明溪,只是静静的喝着茶杯里的茶水,那表情相当专注。
    白明溪嘴角抽搐,我擦,敢情这家伙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还有。他喝谁的水呢?
    白明溪一把夺过自己的茶杯:“你喝谁的水呢?”
    紫琼淡定的看着白明溪,然后再次夺回茶杯,理直气壮的说:“我渴了。”
    白明溪有些无可奈何的看着紫琼:“嘿,我说,你渴了就渴了,旁边不是有杯子吗?干嘛喝我的杯子啊!里面可是有我的口水的!”
    紫琼有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才喝的啊!因为这样比较甜。”
    白明溪的眉头止不住的跳动,这是给他在和玩什么啊?他怎么有点看不懂了。
    “咳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阵咳嗽声,拉回了白明溪的思绪。
    白明溪一回头只见众人都是一种我啥都没看见的表情眺望远方,可是这种表情不就说明你们都看见了蛮。
    白明溪一脸黑线的扑向紫琼:“紫琼,你这个混蛋,你还我清白。”
    此话一出,白明溪立即意识到说错话了,再次看向众人。没来得及装样子的众人皆是一副:原来如此,不是一厢情愿而是郎有情妾有意啊。
    不对,等会儿!
    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熟悉啊!好像他和莫之轩重逢时有些雷同的相似啊!
    可是现在呢?自己被逼着要滚回家,莫之轩却还被困在梦境中出不去,真是造化弄人啊!
    “你说什么?”紫琼不解的问。
    “啊?我说什么了?”白明溪被问得莫名其妙。
    紫琼:“你刚才说什么造化弄人。你想到什么啦?”
    吓!原来自己不小心将最后一句感慨说出来了。
    白明溪:“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这个词而已。我们还是先去看看莫之轩的情况吧。”
    走到一半,白明溪回头却看见紫琼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准备和他一起去看莫之轩的样子,就问道:“紫琼,你不去吗?”
    紫琼:“我为什么要去啊?他和我又没什么关系。不,不去。”
    “那好吧,你就在那里坐会儿,我等会回来陪你。”说完就跟着众人前去莫之轩的房间。
    紫琼看着毫不犹豫离去的身影,紫色的眼瞳暗了暗,一口气又灌了一杯。茶。
    “伙计,上酒!”紫琼恨恨的看着手里的茶。
    这边白明溪随着众人前往莫之轩房间的时候,走到麻婶身边时,麻婶一把拽住了白明溪,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的。我也感觉到你和那个紫衣公子不是修士,更不是普通人,但是我得告诉你,你们做什么我们不管,但是你们不可以伤害我们城中现在剩下的任何一个人。”
    白明溪挑眉:“我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不管他是不是你们城中的人还是其他什么,我都不会伤害。”因为不能伤害,不然梦境外的莫之轩会受伤的。
    麻婶先是愣了愣,后来才点了点头:“恩,只要你能满足这一点,我便不管你的事情了。最后我希望你不要将我们家小轩卷入你的事情中,我不想他受伤。”
    白明溪认真的对上麻婶的眼睛:“我不会伤害他的。”但是我的事情却和他有关。
    麻婶点了点头,然后就放开了白明溪的手臂,指着莫之轩的屋子:“恩,你去看他吧。记得让他好好休息。”
    ――魔界中。
    脸部,身上到处是血淋淋的伤口的面具男子跪在地上:“禀告魔主,属下无能没有拿到狐族少主白明溪的内丹。请,魔主责罚。”
    宝座上,黑色的纱幔之后,苍老的声音传来:“是无能。连魔族领主为你铺好的任务都完成不了。不过没事,我们又有新的计划了。一定会成功的。”
    “是,我们魔族一定会完成大业的。”
    纱幔后的人挥了挥手:“看在你已经受到惩罚,我也就不你罚你去魔界之渊了,你就去下面找芊芊领罚吧。”
    黑衣男子

分卷阅读12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