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

这只狐妖,本仙收了 作者:糖丝橘子

分卷阅读30

      股。”
    莫之轩将流云剑收回后,便上前扶起了柳清秋:“怎么样?还好吗?”
    柳清秋拍拍屁股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没事,没事,我们走吧!”
    他们先是走过了十里桃花路,然后又是跨过了一篇肥沃的草地,最后来到了一座傲凌与天地的雪峰山下。
    一只小狐上前:“二位公子请出示邀请函。”
    接过两张邀请函,验明了身份,小狐神色谦卑的看着二人:“我们在这等候二位多时了。少主让我们带您前去冰雪殿。请随我来吧。”
    狐族的雪峰是离仙界最近的一座高峰,这里修炼的小妖长年吸收仙气的滋润,几乎已经没有了妖的野性,有的更多的是仙人一样的超世脱俗。
    而这冰雪殿则是身为狐族少主的寝殿,建在雪峰之上。
    “少主,人已经带到了。”小妖说完不需要吩咐就已经出去了。
    一袭冰蓝色贵服的白明溪慢慢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微笑着看着莫之轩:“莫言,欢迎来到冰雪殿!我的寝宫!”
    柳清秋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这什么情况,面前的这个这么美丽的狐妖难道是白明溪?!
    莫之轩则完全相反,只扫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正观察莫之轩一举一动的白明溪一下子就没了心情:“喂!好不好你总要吱一声吧!”
    闻言,莫之轩才仔细的看了白明溪一眼,然后摇了摇头:“穿这么繁琐,行动起来不难吗?”
    听到这样的独具特色的点评,白明溪不禁哑然失色:“额,可是过两天是我爹的寿辰,总不能就穿个便服前去吧!?”这也太寒酸了吧?!
    莫之轩:“给老人家祝寿表达的是自己的心意,衣服什么的只不过是表面功夫罢了。不要也罢。”
    白明溪:“那你不会就穿着这一身参加过几天的宴会吧?”
    莫之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不解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白明溪咂嘴:“其实吧,你穿什么都好看,真的,这一身已经很不错了,可就是,你穿这一身,别人不会说吗?!”
    “谁会说?”
    “那些来参加的仙家啊!人家可都是有备而来的。”就你穿这身,还不给人给比下去!不过这后面一句白明溪没敢说。
    莫之轩摇了摇头:“他们喜欢这样就这样吧!与我何干?我就觉得这一身挺好的。”
    看到莫之轩有一点不高兴了,白明溪很识相的选择了闭口不谈了。
    “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行离开了。”说着不等白明溪答话就退了出去。身后的柳清秋也跟着走了。
    白明溪连忙追到门口,一边追一边喊道:“莫言,你等会儿,咋们再好好说点话行不?”
    “莫言!可是再怎么叫,人家已经走了。
    一个小婢上前:“少主,花族的人已经来啦!家主让您更衣后去大殿接待。”
    白明溪此时心里正窝火呢,听见自家老头子这样命令的话,更加怒火中烧:“花族的人与我何干?爱谁谁,谁接去,甭找我!我没空接待不相干的人和事!
    小婢被从来都不会大声对女子说话的白明溪吓得眼泪都要蹦出来了,谁知道她家少主今天火气这么大!?她不过就是来送个话的而已。早知道说什么也不揽下这个活了。
    终于待怒火消退一点后,白明溪看着身后的小婢,问道:“花族的?”哎~?这个怎么好像听过!
    第45章:未来的少夫人
    白明溪又念了一遍:“花族的?”
    小婢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回少主的话,是花族的千金,花月慈小姐。”
    花月慈。是的,他真的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不过是在哪里呢?
    白明溪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就回头问着小婢女:“哎~,这个小姐以前来过我们狐族的领地吗?我怎么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问完白明溪一转身便看见小婢女挂着两行清泪的看着自己:“哎~?这是怎么弄得?谁欺负你啦!告诉本少主,本少主帮你揍他去!”
    小婢女吸吸鼻子,然后一边抽泣一边特别委屈的说:“奴婢不敢说,怕说了您就会生气,然后就会责罚奴婢。”
    我的天啦?这该是个多坏的人啊,都欺负成这样子了,白明溪默默地在心里对那个人发出鄙夷的评论。
    白明溪邪邪的问道:“真不说?真不说我就将你的等级贬一级!你说不说!
    ?”
    女婢吓得花容失色,“我说,我说,还望少主不要降我级别!而且我还有个要求,就是等我说出来,还望少主不要责罚。”
    白明溪心里乐了:果然还是威胁的效果显著啊!
    白明溪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嗯呐,你说吧!我不会怪罪你的。”
    “其实。其实。就是少主您啊!”小女婢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少主的惩罚!
    白明溪睁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用手指着自己,完全一副不可能的样子:“我?我可是最舍不得女孩子哭的人了,我怎么会干那种蠢事呢?我什么时候做的?”
    小女婢睁开眼睛,擦了擦眼泪:“就是您刚才啊!你吼我的!”
    刚才?刚才他不是追莫之轩去了蛮,然后自己听见了老头子的消息后就很不开心,然后就。难道那个时候把她吓着了??
    白明溪递给了小女婢一块手绢:“喏,擦擦吧!都是我不好,不过,我可不是吼你的,我只是有点不开心。”
    小女婢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然后眨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问:“是因为和洛水仙君闹矛盾了吗?”
    白明溪惊愕的盯着小女婢:“哎,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小女婢特骄傲的说!
    白明溪:“不对吧!你怎么知道他是洛水仙君啊?你见过他?”
    “没有啊!”
    白明溪奇了怪了:“那你怎么刚才那个人是他!?”
    小女婢想了一会儿,然后羞答答的说:“因为他是四美男之首啊!”
    “可是四美男那么多,你怎么就能知道他是四美男之首啊?!”
    小女婢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因为他站在您的身边把您给比下去啦!所以我就猜他是洛水仙君――莫之轩咯!”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为什么要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呢!?太伤人的心了!还能不能好好地一起玩耍啦!
    在心里默哀了几分钟,白明溪忽然想起自己要问的事情来:“对了,我问你的话呢?花月慈她以前来过狐族的领地吗?”
    小女婢疑惑的看着白明溪,不回答,反问道:“少主,你不知道吗?他是你未来的少夫人啊!”
    想起来了,他自己就是为了逃婚才碰上莫之轩的,然后在茶馆中听别人一轮的时候才知道他那个未来的少夫人名字叫――花月慈。
    她来了,他为什么要去招待啊!?
    白明溪做出一副喜出望外的神情,然后忽然板下脸来:“哦~不去!”
    本来看见白明溪一副开心的不要不要的样子,以为他会马上答应去,可谁知道后面突然给她来了一个――不去?!这是玩她呢?她可是奉命而来,不去的话,他怎么交差啊?!
    小婢女也很不客气的道:“不去不行!!!去得去,不去也得去!”
    哎,这小丫头咋这么快就换了一中气质啊,刚才还跟个小白兔似的,嘤嘤的在那哭泣,现在呢?可不就是一个汉子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女汉子?
    不过,就算她是女汉子又怎么样?他白明溪说不去就不去!难道他还能把他扛去不成?
    白明溪没事人一样往宫殿的深处走去:“你等会儿去帮我把紫琼叫过来,我头疼,先睡一觉!老家主那边你去回一声吧!”说完就打了几个哈欠。
    小女婢一咬牙直接冲了上去,但是白明溪却早有准备似的,一个翻转便将小女婢制服了起来。
    白明溪拉了拉小女婢的头发,“我说你咋那么笨呢!本少主的灵力难道还没你强啊!你还居然想偷袭?好啦,本少主等会就放开你,你呢,就乖乖的去回话,知道不!”
    小女婢挣扎着想要再次起来,白明溪立刻又将她禁锢的紧了一点:“嘿,你还想不想起来啦!别再耍花招啊!你玩不过我的!乖,快去回复家主去,你的少主我还得休息一会儿。我现在的身体可还是没恢复过来呢!”
    小女婢刚想说什么,就听见一声冷冰冰的声音,从殿外传来:“你这是身体没恢复好吗?看来你的精力还是挺旺盛的啊!”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去布置完宴会事宜的紫琼。
    他听说白明溪急着找他,他刚忙完还没来得及休息,就立刻赶了过来,生怕是白明溪身体哪里不舒服。
    可谁曾料想到,一进殿门便看见白明溪将一个女婢扑到在地上,任谁也会想歪的吧!?
    知道紫琼误会了,白明溪赶紧从小女婢的身上爬了起来,追上了要离开的紫琼:“紫琼,你误会啦!我没有干那种事!”
    紫琼背过身去不想理会白明溪。
    白明溪立刻转到另一边去解释:“紫琼别生气啦!我真的没有干坏事!”
    紫琼还是一副不想理白明溪的样子,最后白明溪也不开心了,直接调转屁股就跑路:“呵呵,还说有什么需要就找你!全都是放屁!不愿意帮我就算了,发什么脾气啊!劳资堂堂少主有的是人哭着求着想帮助我!劳资一点儿也不稀罕你!哼!”
    不知道是听到哪一句,紫琼的脸上有一丝动容,耳后他靠在外面走量的栏杆上,低着头,有意的说话很大声,让那个气呼呼跑走的人听到。
    “是吗?还有人哭着求着给自己找事啊!?还都是烂摊子的!”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白明溪立马再次奔向了紫琼,这次比离开时的步子更加快了:“紫琼!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有种咋们单挑啊!耍口舌算什么英雄好汉!小人动手不动口!”
    “君子动口不动手!”紫琼耐心的纠正着他的错误!
    白明溪鼻子里面哼了一声:“你不是说你是小人吗?”
    是吗?他有说过吗?那一定是被他气的不行了!但是现在:“你要我帮你干什么事?”
    “啊?什么什么事?”紫琼的思维跳跃太快,以至于白明溪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
    紫琼没说话,只是瞪了白明溪一眼。他这一眼好如当头棒喝,白明溪一惊道:“对,恩,是有件事,需要你去帮我办一下!”
    紫琼:“什么事?”
    白明溪四下瞅了瞅,然后神秘兮兮的站在紫琼的身后说道:“此地不宜谈话,咋们换个地方方接着聊?”
    冰雪殿里面,紫琼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你却定真要这样?!”
    白明溪点头:“当然,一定得这样,必须得这样!”
    紫琼最后问道:“不会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这是我做梦都会笑醒的!”说完就直接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疲惫的眼睛道:“你先去办吧!我想睡一会儿!晚点再叫我起来哈!”
    紫琼临走之前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经睡着了的白明溪,眼里流动着别人看不懂的流光暗影。
    待紫琼走后,这厢睡着了的白明溪缓缓睁开了假寐的眼睛,迅速的换上了一身简洁的衣服,悄悄的从窗户飞走了。
    ――大殿内。
    “花小姐,感谢你前来为我这个老头子捧场啊!奔波了这么久,可是乏了?待房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屋内的布置都是犬子明溪亲自操办的,还望小姐不要嫌弃啊!”老家主坐在主位上,满意的看着下面那位亭亭

分卷阅读30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