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这只狐妖,本仙收了 作者:糖丝橘子

分卷阅读39

      利和义务对外来的所有人进行审核的,来确保我族的安全。”
    绿球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听着该女子说着,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
    看着面前的绿球没有再顶撞自己,女子脸上浮现出了胜利的笑容,然后蔑视了绿球一样,接着踏着碎步缓缓来到白明溪的身边,伸出纤细的手指,挑起了白明溪的下巴。
    呃。白明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怎么又一股被女人给调戏了的感觉呢?是不是应该将他们的位置换一下,让自己去挑她的下巴啊!
    还没等白明溪抱怨完,女子笑着出声了:“长得还是不错的。给我做男宠也是绰绰有余的,可是前几天我刚从一个人的手上得到了另一个珍品,比这个还要好上好几倍呢!”
    莫之轩!
    白明溪瞬间就睁大了眼睛。
    在脑海里反复念了不知道多少天的名字,他终于发现了他的一点点踪迹了。
    “是莫之轩吗?他在你这?”白明溪激动的一把抓住了还在他脸上游走的手。恨不得能在下一秒就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女子听到白明溪的问题,眸子一下子暗了下去:“恩,是他要求我找你的。”
    “他在哪了呢?”白明溪一跺脚,又急忙道:“我去找他!”
    “在他应该在的地方。”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应该在的地方?我该去哪找他?”白明溪眉头紧皱,感觉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情。
    女子看着白明溪,眼中是说不明的情绪,然后背过身去,看向了别处:“总之,现在不是你们见面的时候。这次我找你来是有事情要和你合作。”
    白明溪看着她,眼中是迷茫:“合作?什么合作?”他可不认为自己一个千年小妖能跟这个万年老妖合作什么。
    女子但笑不语,再一次来到了绿球的身边:“护法,我找他有话要说,你在这里不方便,还请您出去等候片刻。”
    绿球忙的抬起头,看着面前微笑着的女子,“为什么我要出去?有什么连我这个护法都不能知道的吗?”
    “哦,我知道您是护法,可是您也别你忘记了,这是我的宫殿,除了尊者就是我能决定事情的去留,希望您别给自己找难堪的好。”说完一拂袖就坐上了主坐。
    看着绿球一副不甘愿主动出去的样子,女子摆手招来了宫殿里的侍卫:“把护法给我好生请下去,本族长有事要和尊者的人详谈。”
    “你!”绿球话还没说完就被几个比绿球差两阶的侍卫带了下去。
    “不知族长大人特意支开了所有人,有什么要请教的?”首先说话的当然是非常紧张的白明溪了。他虽然笑着,却很有狐族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威严,即便他也就千岁,但在这个万年族长的注视下,气势却也没有减掉半分,不愧是狐族的少主。
    “我也就直说吧。”女子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是仔细听,就能感受那隐藏的比较深的悲伤,“莫之轩的毒又发作了好几次,他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得赶紧寻得解药才是最好的办法!”
    “那他现在在哪?”白明溪迫切的问,现在的他一听到有关莫之轩的事情,脑子就失去了原有的功能,不会再多考虑这,考虑那的。
    “他就在那里面。女子指着主坐的方向。
    不等女子说完,白明溪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了主坐后面的卧室里。
    莫言,莫之轩。
    他默念着这个名字,心脏“怦怦”跳着,震动着鼓膜。
    此时的莫言不在是他儿时的轩哥哥,也不是仙界的一本正经的洛水仙君,他只是他的希望,他的一切,他的生命。有了他,他才会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价值,有了他,他才会觉得自己可以得到那所谓的幸福。
    白明溪跑到主坐后面的卧室里,透过屏风,隐隐约约的看见了正躺在床上休息的莫之轩。
    心跳变得更快了,白明溪不得不用手紧紧的贴住左胸,仿佛那样就可以不让心脏蹦出心房。
    “莫言!”
    白明溪大叫一声,冲到了床边,紧紧的拥住了睡着的莫之轩。
    而原本睡着的莫之轩听到白明溪的呼唤后,羽翼般的睫毛轻颤,然后就在白明溪的惊讶之下醒了过来:“白战?!”
    莫之轩被突然出现的白明溪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他怔了怔,随即蹙起眉头:“你有没有事情?”
    埋在莫之轩怀里的白明溪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莫之轩:“嗯?”
    莫之轩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日我们分开后,你有没有出什么事情?过的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白明溪傻傻的愣了一会儿,然后咧开嘴开心的笑了,将脑袋狠狠的塞到莫之轩的怀里:“原来在莫言的心中,白战还是挺重要的哈。”
    莫之轩因为这句话,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自己以前难道没有对他露出过关心?怎么还没对他怎么样,他就这般开心了!
    莫之轩伸出手轻轻的环住了怀里的白明溪:“笨蛋!”
    不适时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我们继续我们的交易吧!”
    第56章:交易
    白明溪看着破坏自己和莫之轩两个人二人世界的女子,莫之轩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一声,真是不懂情趣,都是活了万年的人了,怎么还不懂人情世故呢?
    “莫公子,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女子温柔的朝莫之轩示意,然后转过头去。沉默片刻后,女子走到他们之间,对着一边的白明溪道:“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清脆甜美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笑意,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景色。
    “请便”白明溪毫无表情的看了女子一眼,“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知道莫之轩为什么会在您这里?他和我不都是尊者带回来的吗?他不是应该归尊者的奴仆吗?为什么会在您这里。”
    说着,白明溪就冷着一张俊脸看着那个女子。
    “呵呵”女子掩口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只是绿宗的一个奴隶而已!即使你是他的专属奴隶,但是你依旧是奴隶,没有资格这么和我说话。”
    白明溪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因为女子的这样一番话变得更加不好看了。
    就在这时,莫之轩凝视着白明溪开口说话了,缓缓道:“其实那一天我们被那个男人分开后,我就就被他手下的人带到一个专门关押奴隶的地方去了。”
    “你没有和我一起去绿宗的宫殿?!”白明溪瞪着一双大眼睛,完全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绿宗?”听到这个陌生的称谓,莫之轩的某头不自觉皱到一块儿去了,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感觉自己的东西就要给别人了的感觉。
    白明溪点头:“对啊,就是那个把我叫到轿子里面的男人,他是龟族的首领。”
    “哼,他算什么首领,他的首领之位是他耍阴谋得来的,这个位子原本就不属于他。”女子愤愤的说道。
    白明溪和莫之轩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是莫之轩开口道:“怎么这么说?难道这中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吗?”
    女子缓缓的走到二人的身边,在二人惊讶的目光下变回了原型,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子来,将后腿那里的龟壳露给他们看。
    “你的壳怎么这么破?这里有一个大窟窿!”白明溪特别坦率的评价道。
    “哎~”莫之轩立刻将没搞清楚事情就发言的白明溪扯住,然后望向已经变回人形的女子道:“不知这是如何造成的?如若方便,我们洗耳恭听。”
    女子掩住了眸子深处的悲痛,风轻云淡的说道:“这是尊者当年首领之争的时候给我造成的。”
    白明溪又像发言了,比试造成了伤害是正常的,难道她就因为这个就记恨绿宗?
    似乎知道他们疑惑什么,女子接着道:“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族吧。对,我们就是可以进化成神兽的玄武一族。”
    “其实当年我已经修炼到了神兽那一阶了,可是由于年纪轻轻并不知道神兽的状态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就轻信了绿宗的鬼话!白明溪:“他陷害你?使你走火入魔了?”
    女子笑了笑,摇摇头:“没有,要是这样,我还是可以原谅他的,毕竟还可以再一次修炼回去。可是他这人就是狠毒,下手太狠!不给人留后路。”
    “究竟发生了什么?”莫之轩顿时对其中的事情有了极大的兴趣。
    女子:“他在我进阶的最后阶段把我身上可以解毒的解药全部取走了!为了取走我身上的解药,他将我的壳打碎了!”
    女子说到自己心中的痛楚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因此我就此失去了所有法力,就是因为如此,本来属于我的首领之位也被他给夺了去!一切都是因为他!”
    “所以你这次就是让我去帮助你在他进阶的最后一刻用同样的办法以牙还牙?”白明溪问道。
    女子勾唇:“是!”回答的干脆,直接,没有任何委婉的托词。
    “我不允许。他不可以去。”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莫之轩。
    不明白的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为什么?”
    问完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虽然两个人各自的想法不同,但是他们不懂的地方却是一样的。
    为什么白明溪不可以去,而且为什么需要莫之轩的同意?这个逻辑不通啊!
    莫之轩撇过头去:“就是不许去!不允许。”
    白明溪再一次掰正了莫之轩的肩膀,对上他的眼睛,很认真的问道:“你是担心我吗?”
    莫之轩逃避着白明溪质疑的目光:“没有。只是因为这件事太危险,而且是害人的,不可以去做罢了。”
    女子:“你们说的不算,他必须去。她有三个必须去的理由。”
    “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三个必须去冒险的理由?”
    对啊,作为当事人的他怎么不知道。
    “其一,你要救莫之轩就必须去找解药!”
    “其二,原本他从我身上得的解药已经给他的那个护法了,所以这世界上现成的解药已经没有了。”
    “其三,是因为”女子若有所思的看了莫之轩一眼,“莫公子的暂时可以压抑住毒发的药丸可是在我这呢!要是想要在找到真正的解药之前保证他的安全,你也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白明溪眯了眯眼:“好,我去。”
    莫之轩惊讶的看着身旁的白明溪,不置可否的问道:“你就这么决定了?你不知道那有多么危险吗?”
    白明溪缓缓的伸出双臂,抱住了还没有彻底恢复的白明溪:“相信我啊,都救了你这么多回,不差这一回啦!”
    两天后,绿宗闭关的洞中。
    “这是怎么回事?”绿宗充满威严的看着白明溪:“谁允许你来这里的?”
    “我听绿昂说你在进行最后的冲破,所以我想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你的忙。”白明溪讨好般的看着冰冰冷冷的绿宗。
    忽然,绿宗问出了一个白明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你去了族长那里?”声音平平却又着审视的意味。
    白明溪的脊背一下子凉了,他看着脸色平淡的绿宗,佯装的笑笑:“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
    “是吗?”绿宗步步紧逼。
    白明溪放下手中的茶杯,背过身去,看着外面的天空,模模糊糊的说:“我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我是在您走的期间被一个女人叫了去。她问了我一些东西之后就让我回来了。”
    绿宗也没有追问也没有拆穿白明溪的谎话,而是伸手捏住了白明溪的下巴:“我不喜欢族长,她十

分卷阅读39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