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5

这只狐妖,本仙收了 作者:糖丝橘子

分卷阅读45

      好,等会我就直接的来疼爱他。”
    大汉们都齐声应道:“是!”
    绿经略神情委琐的看着白明溪,笑笑道:“我本来想直接杀了你的,但是嘛,你长得如此美丽,杀了你真是暴殄天物,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等会儿要是把我伺候的舒服了,我就不再和你计较以前的事,而且会让你呆在我的羽翼下的。怎么样,小美人儿?啊哈哈哈哈。”
    看了看自己被抓的紧紧的双臂,又看了看周围一个个如饥渴的恶狼般的男人,白明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今天是要在这里结束我的一生了。”
    绿经略恶狠狠的抓住白明溪的下巴:“你想干嘛?”
    白明溪鄙视的看了一眼恶心至极的男人:“不想干嘛,就是活够了,想去别的地方玩一玩,可以吧?”
    却见绿经略完全就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你不会的,难道你灵敏的鼻子没有闻到这个房间里的气味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吗?”
    白明溪刚毅的脸庞罩上了一层僵硬,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忽然面色一沉,神态中顿时显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凄厉与冷酷,绿经略居然给他用香了!可恶的男人!
    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不由自己的酥软,只能倚靠在后面的壮汉的身上才能保持稳定。
    绿经略上前笑眯眯的看着面前无能无力的白明溪,心里开心极了,感觉自己的断臂之仇已经报了的感觉:“哼,既然不能向绿宗报仇,对你报仇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很难受,很想让人帮你解决呢?”
    白明溪已经完全听不进绿经略的话了,他只是感觉到浑身的燥热难耐,很想释放,很想抱住一个人。可是壮汉的束缚,衣衫的束缚让他不能。就感觉到像是有千万只蚂蚁爬过他的心里,奇痒难耐。
    绿经略笑呵呵的捏住白明溪的下巴:“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你上次做错了呢?要不然你给我磕个头好了,我就放了你,如何?”
    白明溪怒目瞪着面前这个令人恶心的人,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那些令人羞耻的声音:“哼!就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我给你磕头!”
    “呵,告诉你,绿宗已经死了,还有你那个俊美的同伴,马上就要嫁给我们的族长了。你已经没有任何的靠山了。” 绿经略狰狞着。
    白明溪不想理睬面前这个已经完全和疯子没两样的人,他闭上眼睛,聚精会神的提起身上所有的灵力。
    因为这样或许可以抵挡这个药效一段时间,不至于让自己在这些人面前那样的难堪。
    看着白明溪这样不甘服输的样子,绿经略被气急了,直接上去揪住了白明溪的头发,开始了他的恶行。
    他要让白明溪以最低下的姿态在自己的面前求饶。
    第63章:不准碰我的专属奴隶
    就在绿经略想要做更多舒服的事情的时候,一个拳头就招呼了过来。
    本来飘飘欲仙的绿经略哪能有心思注意到有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啊!一下子就中招了!
    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呼叫道:“来人,来人啊!有人闯进来了!快来人啊!”
    只见来人掀开了面罩,笑着对绿经略道:“你知道,你在碰谁的人啊?恩?”
    看清楚来人,绿经略吓得直直往后退了好几步,他伸出了那只没有断的手臂,颤抖的指着面前的一名黑发及腰貌比潘安的俊美男子道:“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会在这?是我在做梦吗?”
    男子在他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股杀气、一股风雷:“哦?做梦啊?那我来帮你看看是不是做梦啊!”
    “啊!下一秒便从绿经略的嘴里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来人嫌恶的扔掉了手中刚从绿经略身上掰下来的手臂,掏出了手帕,漫不经心的擦着:“怎么样,是做梦吗?”
    绿经略此时彻底清醒过来了,此刻他心中的恐惧大过了身体上的疼痛,他惊呼着:“来人啊!绿宗还没有死,来人!快来把他抓起来!”
    绿经略眉凝纠结,语气里透漏了一丝烦躁:“你好吵啊!你都唤过一次了,不是没有人吗?怎么还乱叫!现在我很不开心!”
    绿经略颤抖着身体,声音打着颤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此时的绿宗微笑着上前帮白明溪将推却的衣衫又重新穿上,然后冷眼看着地上的绿经略:“我想怎么样?你刚才碰了我的东西,我讨厌碰我东西的人,碰过我的东西,解决的方法只有两个。”
    绿经略跪着爬到绿宗的脚边,扯着绿宗的裤脚,激动的问道:“哪两个办法?”
    绿宗嫌恶的抽开了自己的双腿,蔑视的看着可怜如老鼠的绿经略,冷冷的笑着:“第一个办法就是毁掉被碰过的东西。因为别人碰过的我是不会再碰的,可是我自然也不会然给别人。所以就亲手将它毁掉。”
    看着绿宗对待白明溪的态度,怎么也不可能会认为他会杀掉白明溪呀,绿经略勉强的笑笑:“可是您不会毁了他啊!”
    绿宗道:“对啊!我不会毁了他,那就只剩下另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绿经略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但是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白明溪还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他只是本能的感觉到难受,想要得到释放。而现下他正躺在一个一个舒服的怀抱里。
    热的难受的身子让白明溪控制不住的朝着冰冰凉的绿宗的怀里移了几分,手也是不由自主的急着帮绿宗推却讨人厌的衣服。他此刻想要的是更多的凉爽,可恶的布料却阻碍着他更深一步的占有着凉爽。
    绿宗说话期间感受到了怀里的人儿的不安分的蠕动,他柔和了目光低下头去,看着脸色潮红的人不自觉得咽了一口唾沫。
    这种情况下的白明溪可是相当的性感迷人。可是!
    可是他现在很痛苦!而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干的。
    绿宗眼眸里面闪过一道寒光,脸上的笑容明明很温和:“第二种方法就是毁了碰我的东西的人。这样我还可以骗骗自己我的东西其实没有呗别人碰过。”
    听到这句,绿经略脑子里轰然一响,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意,双双打了一个冷战,全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粒一粒鸡皮疙瘩。
    看来绿宗是想让自己死啊!绿经略心里暗暗的想着。
    怀里的白明溪再次不安的扭动着身躯,嘴里也溢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双手也在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好难受,好难受,帮帮我。
    绿宗分过神来安抚着怀里的人儿:“好了,等一会,就不难受了,很快的,我帮你教训了这个人后,就来帮你。”
    知道自己死路一条的绿经略可不愿意在这等死啊,他心里想着怎么样都是一死,还不如拼一把,看能不能逃的出去。
    于是看准了白明溪难受,绿宗没空管他的时候,绿经略飞快的从地上起了来,拔起双腿就往门外面跑。
    绿经略移动,绿宗就反应过来了,他的妖艳的笑,暗沉的目光愈渐凌厉,敛神垂下眼:“绿经略你居然敢逃?本来我还是不准备取你狗命的,毕竟你还差一点才碰了我的东西。但是你现在彻底激怒我了。”
    手一伸,凌空点了几下,点住了他的穴道冷声道:“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能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说明我已经进阶了吗?以你的这点功力,你认为你能逃的掉吗?”
    绿经略全身立时动弹不得,双腿还是奔跑的姿势,全身骤然一僵,那样子活脱一具玩偶的雕像。他颤颤抖抖的声音明显的宣誓着他在害怕:“不要杀我,绿宗大人,我知道错了,尊者,我知道错了,求求你,留我一条贱命吧!我发誓我再也不会逃跑了!”
    绿宗轻轻浅浅的笑着,但是说出的话却叫人全身的血液倒流:“你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吗?你说是把你的肉一片一片削下来好,还是把你做成人彘?”
    “不要,都不要,求求您了,我再也不敢了。”绿经略害怕的都湿了一片。
    绿宗看着地上黄腾腾的液体,眼里的厌恶感更是多了几分。一眼都不想再分给那个恶心的男人了。
    白明溪了极限,可能下一秒再得不到释放就要血液爆腾而死。
    绿宗就不再跟绿经略浪费时间了,便轻声唤道:“绿昂,他交给你处理了。处理的干净利落一点,我先回宫殿,等你回来。”
    窗外倏地闪出来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人背着光应道:“是。于是抱起白明溪他的春眼底带柔,直到怀中的人稍微安定了下来才施展轻功跃上屋顶,绝尘而去。
    酒楼里面的绿经略害怕得牙齿颤抖,发出咯咯的声音:“你是谁?”
    绿经略看着满脸漆黑的人,害怕的发着抖:“你到底是是谁?”
    绿昂毫无情绪的说道:“我只是送你来上路的,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
    说罢,只一刹那,酒楼的二楼便爆炸了。空中洒下血色的木屑,但是却看不到一个人影,或者换句话说看不到任何一个尸体。
    街上的新人都纷纷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心里都在暗暗猜测。极个别修炼有成的人都嗅到空中遗留下来的神兽的气息,和威压。
    “看来一场变动已经要开始了。”
    这边,绿宗抱着白明溪回到了已经被毁的差不多的宫殿内,轻柔的将怀里的人放在了宽大的床上。
    白明溪的脸色红彤彤的,嘴唇也是殷红的要滴出血来了,媚眼如丝,身上散发出狐族特有的魅惑人心的香气。
    或许是白明溪本身就为以魅术著称的狐族吧,血液里流动着的都是狐族的一切。不自觉的就表现出了狐族的妩媚,一举一动皆是勾摄人魂魄的。
    绿宗也想在此时彻彻底底的占有这个特别的奴隶。
    那一天进阶的最后一刻,他用巨大的进阶的力量将绿昂在内的其他几个还存活的手下一起带离了现场,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
    但是由于绿昂他们本来就已经消耗的灵力太多,那个时候巨大的能量他们无法承受,虽然身上的伤就此好了,可是绿昂毁了容,其他的人也都相应的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他自己一直隐藏着身份在街道上观察,因为这次伤亡这么惨重,他也必定要干些什么,不让这些代价白白的给了。他要找出来剩下的对他不忠心,或者本来就别有企图的人,一次性解决掉。
    处理了一大批人的他打算去街上的酒楼打听打听最近部落里的状况。
    可是还没走到酒楼里,就听到迎面走来的几个人议论道:“哎?刚才你有没有被一个俊美的小奴隶问那个事啊?”
    “那么俊美的奴隶应该是某个大人物的珍品吧!不过他为什么要问一个已经倒了台子的首领呢?”
    “嘘!小声点儿,现在的首领是族长大人,已经没有那个人了。”
    “哦哦哦,我疏忽了。你说那个奴隶会不会因此被抓到,而被处理掉啊!可惜了,可惜了,长得那么好的一副皮囊。”
    听到‘首领’这个词,绿宗的眼眸暗了暗,冷冷一笑:“看来行动的挺快的吗?现在都已经换了首领了呢!呵呵。不过有人在打听我?谁呢?”
    绿宗实在想不出来哪个在自己完全没有势力的情况下还这么热心的打听自己。难道是自己以前得罪过的人,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还要给自己来一剑?
    呵呵,他倒要看看是谁!
    然后他就顺着一路走来的人的消息向正在四处打听绿

分卷阅读45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