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

这只狐妖,本仙收了 作者:糖丝橘子

分卷阅读65

      他高挑,挺拔,从外形上来看真的无可挑剔。

    呃。奇怪占有欲的男人,白明溪有些无奈的想着。

    离莫之轩的彻底毒发还有大概七天的时间,离绿宗最后进阶还有三天的时间。

    而白明溪这几天因为不用打扫房间,只用一直跟在绿宗身边近身伺候,所以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接近绿宗。

    白明溪在这里和绿球也不能经常见面,偶尔擦肩而过,会用眼神进行短暂的交流。他们都心领神会,二人之间的秘密协议还是别让无关人员知道的好。

    吃过晚饭后,白明溪躺在床上瞻前顾后的想着事情,真心期望上天可以保佑他,让他的莫之轩可以早日找到解药。

    这个时候,莫之轩会做些什么呢 ?

    感觉那个什么族长好像对莫之轩很感兴趣的说,不会在他不在的时间把他的莫言给吃了吧!

    白明溪每天想着这些问题,直至困倦睡去。

    绿宗一直不允许白明溪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因为担心他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收到别的修为高的妖的欺负,其实可以说这里的所有妖,除了小孩子,各个修为都要比白明溪高出一大截。

    只要在街道上一站,任何一个人都能把白明溪从头到脚好好的教训一顿!

    因此白明溪也就没有办法给外界取得联系,而绿球也没好到哪去。因为首领闭关,族长有没有灵力,所以最为目前部落里的护法,他必须肩担起绿宗所留下的的责任。

    第57章:出去玩又惹祸

    不过就在今天晚上一切似乎有了转机,因为绿宗最近看着白明溪一直很听话的遵从着他的旨意,可是又因为自己的吩咐不能离开这个小小的地方,所以他的心情很压抑。

    绿宗为了奖励他,就准备带他去这次部落里的节日会的街道上放松放松。

    绿宗主动给白明溪解开了脖子上奴隶象征的项圈,命人给白明溪换了一套暂新的衣袍,就答应他,晚上回来后,带他出去晃晃。

    “走,我们先去看看表演。”绿宗温柔的抚摸着白明溪的脑袋,就像是抚摸着珍贵的宝物。

    白明溪无奈的看着绿宗,表情那叫一个相当的不愉快啊:“喂,你也没比我大多少,你别把我当成小孩子好吧!”

    “你不是小孩子,是什么?”绿宗笑着说:“你可是不止比我小一丁点儿啊!不过呢,我并不是把你当做小孩子哦!”

    “那你是把我当成了什么?”

    绿宗放在白明溪头上的手停了下来,顿了顿道:“你是狐狸,当然是把你当做宠物啦!你是本尊的宠物。本尊一个人的!”然后收起了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明溪。

    白明溪疑惑的看着绿宗:“干嘛?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穿这身衣服更显得像个宠物!哈哈哈哈。”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你。白明溪咬牙挥拳头。可惜现在还不是他灵力散失的时候,现在的他完全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啊。

    “你看起来还想继续呆在小房间里不出去啊!”绿宗垂下眼,轻轻松松一句话就瓦解白明溪心中的那股气。

    前往表演地方的路上的时候,绿宗十分自然的将白明溪塞到自己轿子里。

    通常情况下,无论在什么时代,奴隶都不允许和主人同乘一顶轿子的。或者换一种说法,奴隶是没有任何资格坐轿子的。

    然而此刻,在所有人惊讶的眼光里,白明溪是个例外,他居然被允许和最伟大的尊者同乘一顶轿子。这是多么荣幸啊!

    可是白明溪却不这样想,他认为绿宗没安好心,他之所以这样,只是因为他自己奇怪的占有欲在作祟。

    到了表演的地方,绿宗先下了轿子,但是却没有像以往的那样直接走开。而是顿了一会,便向轿子里伸出了手:“出来吧。”

    白明溪愣愣的看着伸进轿子里的手,莫名其妙的盯着那只手了好一会儿,想明白了绿宗的意思是什么了以后,没好气的抽轿子外面吼道:“我是奴隶,修为没你们高,可我是男的啊!那又不像女子一眼娇弱!干嘛要你扶,我自己可以!”

    听到这话,绿宗呆愣了一下,但只是一下就有恢复了平时的傲气,轻轻哼哼的说道:“说一句,你抵了了三句话!这是奴隶和主人说话的态度吗?嗯?”

    “算了,懒得和你计较。”白明溪避开依然还在轿子里没有抽回的手,一个旋身就落在了平平的地上。

    漂亮的落地让白明溪忍不住回头给了绿宗一个挑衅的眼神:“喏,我这样还需要人扶吗?”

    绿宗专心的盯着自己刚刚收回来的手,没回答,只是看着前方说了一句:“走吧。”

    见到了远古时候的表演画面,白明溪心里非常钦佩远古时候生灵的智慧。这种表演完全不输于自己生活时代的程度啊!

    表演的阵势非常漂亮,宏伟,但是毫无疑问,这些都是给那些个什么高等级的生灵享受的。只有那些所谓的高等级才有那个资格拥有它们。

    看着一旁自己一个玩的不亦乐乎的白明溪,绿宗低低的和身边守着自己的绿昂说道:“派两个灵力高的人跟着他。”

    绿昂看着自己的主人,完全不理解自己的尊者究竟怎么了。要知道绿宗以前可是从没有这样对待过一个外来的奴隶。

    不仅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出来还让他解开了项圈,甚至还同乘一顶轿子!现在还要排专门的人保护他。他的尊者是不是做的有点多了啊!对一个奴隶没必要这样吧,即使他很特别,才一千岁就可以幻化成人形了。

    这不,得到了绿宗的首肯,白明溪可以自由自在的依照自己的意愿去观看了。于是这一离开绿宗的身边,白明溪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而绿宗却是看了一眼白明溪离开的方向后就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绿昂跟在绿宗的后面想问但是又不敢问。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尊者会对一个奴隶如此。他可是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啊!

    “想问什么你就问吧。”绿宗忽然冒出这句话把后面想不通的绿昂吓了一跳。

    绿昂不知所措的道:“啊?问什么?没有想问的啊!”

    绿宗停下来,回头看着满脸疑惑的绿昂说:“下次说谎把自己的表情掩饰好,你的疑惑全写在脸上了!刚才我让你派人你就一副有东西想和我说的样子样子。说吧,有什么想问的。”

    绿昂佩服的看着绿宗,果然他家的尊主永远掌握着一切的人和事。

    绿昂点点头:“恩,我是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

    “你问吧!”说完就转过身子继续向今天要去的地方走去。

    绿昂快步跟在了绿宗的后面:“尊者,我不懂你为什么对待那个新来的外来的奴隶那么特别。难道您有什么要利用他的吗?”

    绿宗反问道:“为什么觉得我要利用他?”

    绿昂理所当然的道:“因为您从来不会做吃亏的事情!再说你没有你有理由对待那个人那么好。除了听他,您从来没有对待一个奴隶这么好

分卷阅读65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