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站在背后看人心!

天道天骄 作者:拈花一叶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站在背后看人心!

      天道天骄 作者:拈花一叶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站在背后看人心!

    一片绵延的山脉之上,黄髯璟带着万峰岭的众人正在休息,在他肩头的梼杌缩小了一号,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这一趟的拍卖会,对于万峰岭的人来说没有多大的损失,至于黄髯璟自己,他也只出手了一次!

    “你真的认为哪个小子说的是对的?”梼杌趴在黄髯璟的肩膀上小声的说道:“这个家伙势力是不错,身上的气息也很古怪,气运也旺盛...”

    黄髯璟一阵无语,我和你这么多年,你貌似都没有这么表扬过我把?

    梼杌犹自的说道:“这家伙的推断可不一定是真的,要知道那些家伙...”

    任由谁也没有想到这梼杌居然是一只话唠?就在梼杌喋喋不休之时,远处山峰之上一道道神芒闪烁,一名名武者凭空出现在了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人影悄然间出现,在一瞬间便将整片虚空给封锁了起来!

    呃?梼杌脸上变得复杂,然后一双眸子瞬间变得狠戾,一双眸子之中杀意凌厉,猩红的神芒一闪而过,似乎就要将整片苍穹给撕碎开来!

    远处人群之中一名老者脸色微微一变,不愧是上古四大地凶之首,这般的气息果然恐怖,不过他们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这黄髯璟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不然为何在那拍卖会上只出过一次手?

    不过实力保存的越全,接下来对于他们要做的事情也就要有力!

    “既然来了都来了,那么就全部都出来吧!”黄髯璟望着虚空平静的说道,居然让他等了这么长时间?若不是相信那个林铮那个家伙说的话,怕是他早就回到万峰岭了,不过既然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他倒是很想看看对方究竟要做些什么?

    是图谋整个遗忘之地么?黄髯璟的目光落到对面一名强者身上!这人很强!最起码比他强大很多,或许反手之间就可以将他彻底的掌控!

    “老朽看到黄小友在这里停留了这么久,想必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所以老朽特意前来请小友前去一叙!”一名老者面带红光,一脸和善√style_;的从虚空走了出来!

    “哎!这世道变了!”梼杌很是感慨的说道,然后从黄髯璟的肩膀之上跳了下来!

    “是啊!世道变了!”黄髯璟也很是感慨的说道:“原本只有我们一个人做坏人!”

    “现在每个人都是坏人,在这样下去,我都觉得我要变的善良了!”梼杌一脸忧郁的望着苍穹,怎么就让那个家伙猜到了呢?他是怎么猜到的呢?能够随手拿出一名这般境界的强者作为打手,那人背后的势力就没有擅于动脑子的么?

    当然,如果这话让某人听到了,或许会直接冲上来和这梼杌拼了吧?世事难料,他也没有想到他这惊醒准备的杀局,居然早已经在对方的预料之众!

    “诛仙阵!陷仙阵!为了我你们费了多大的心思啊!”梼杌望着那远处的众人,无数森然的宝剑,密密麻麻的浮现在苍穹之上,似乎随时都要坠落下来,将众人绞杀!

    “面对梼杌,我想应该没有人有所侥幸吧?”那老者笑呵呵的望着那梼杌,似乎对这梼杌的犹豫很是开心!

    “如果真的没有侥幸的话...”梼杌忽然间抬头笑眯眯的望着那对面聚集的几名强者,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那你们应该将戮仙阵和绝仙阵一同带过来!”

    “嗯?”那对面的老者眼中历芒蓦然间一闪而过,不等四周众人反应过来,一声巨大的咆哮从苍穹直接炸裂开来,两道巨大无比的身影刹那间崩碎了虚空浮现在众人的面前!

    两只森然无比的巨兽,可是等众人看清楚了那坠落的巨兽容貌之时,无数人头皮发麻,全身的血液仿若被冻住了一般!

    梼杌!大的!两只!尼玛!这是什么情况啊!

    “其实我还只是一个孩子!”那梼杌缩回到了黄髯璟的肩膀上,然后继续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吼!一方虚空彻底的被震碎开来,黄髯璟一群人沿着那崩碎的大地继续向前走去,四周无数血芒遮蔽了天日!

    这年头还有人会比梼杌更凶狠的么?应该没有了吧?起码现在没有吧?

    轰!狂暴的血芒绞碎了所有一切,两只巨大无比的梼杌绞碎了整片天际,所有的一切都在消融崩碎,随后淹没了所有一切!

    黄髯璟踏在虚空向前一步步走去,四周无尽的血色淹没所有一切,这一切似乎都要改变了,既然这家伙猜对了,那么万峰岭可以出手了!

    ......

    一片沃野之上,群兽奔袭而过,青弘毅站在一只硕大的藏狐之上,细细看去,那一只硕大的臧虎竟然有七尾,不过在那青弘毅一人一狐的远处却是密密麻麻数以百万的武者!

    “一二三四五!”青弘毅平静的点着手指然后将目光落到远处一名强者的身上:“五家叛变,同时叛变了虎贝尔!你们生长!生存!生活的地方!”

    青弘毅的脸色冰冷,声音低沉,可是他一点都不希望林铮这个家伙猜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或许这都是命!”一名老者望着青弘毅平静的说道,他们并不后悔,在这片遗忘之地被放逐了如此之久,有什么是可以后悔的呢?

    “这不是命,只是因为你们贪婪,不要给所有的事情都按上一个那么好听的借口!”青弘毅安静站在藏狐之上,目光落到远处!

    “不管是不是我们太过贪婪,青少,一切都结束了,就从这里开始!”一名强者缓缓走出虚空,双手握紧两把重锤,脸上带着冰冷的杀意!

    “青少把所有人送走,自己留下当诱饵,这点很让我们敬佩,那些人我们并没有对他们出手,只不过他们想要回到虎贝尔还需要一些时间,如果青少可以自我了断,我们保证把青少的遗体送回去!”一名面色阴鹫的老者盯着青弘毅,如同秃鹫盯紧了一块腐肉!

    “为什么你们现在都还不明白?”青弘毅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他们离开可不是因为我要留下当诱饵,而是实在是不需要!”

    不需要?众人的目光微微有些寒烈,不等青弘毅再开口,远处两名强者起起出手向着那青弘毅身下的藏狐轰杀而去!

    嗡!虚空微微褶皱开来,大地消融,神芒卷错之间琉璃崩碎...

    人呢?出手的两名强者,和四周众人都有些呆滞,那青弘毅人呢?

    “我所说的不需要,因为你们根本没有让我当诱饵的资格!”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大片的虚空骤然间落下,一道巨大的身影之上,青弘毅脸色带着一丝嘲讽望着面前众人,看到众人的惊诧目光,他更生气了,为什么这帮没有脑子的人会被人当做枪使用?而且还一副心甘情愿的表情?

    嗡!无尽的虚空被密密麻麻的符文包裹,一道道身影悄然间从那虚空之中走来,青家的弟子!包括之前离开青弘毅的青家弟子,无数人将他们包围在了中央!

    呼呼呼!似乎在回答着众人的疑惑,那青弘毅脚下七尾藏狐的背后神芒闪烁,两根尾巴如同顽皮的稻草压倒了众人心中最后的侥幸!

    ......

    乌托巴兰城之上,林铮一群人的目光盯紧了面前的战场,他们并没有出手,而是在帮乌托巴兰城的士兵掠阵,这些武者组成的部队,在这群将领手中发挥出来的威力是巨大,更何况这般的战场,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左右!

    “准备出手!拉开那些人的距离!”林铮望着远处正在游走的禁忌一族和盛世堂的弟子平静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按道理这些家伙怎么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同时对我们所有人出手,他们就这么有把握将所有人都击败么?”幕观雪望着虚空平静的说道!

    “我现在担心的是,那些家伙如果没有遇到那些人的话,岂不是说我们所有的猜测都是错的了么?到时候咱们面对的对手可就不是只有杀破狼那一群人了!”胖子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会的!那个家伙太自负了,他一定会出手,而且他一定会在一个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推算着人心!他总觉得把握住了人心,就会赢得胜利,可是他忘记了一些事情!”林铮摇着头,将目光继续落到下方战场不再开口!

    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亦云宗在平静的等待,整个遗忘之地烽火遍燃,有的是狼烟滚滚,有的是烽火连城,可是也有的地方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火星碰撞,不过如他所要的那般,如今的遗忘之地已经彻底的乱了!

    不管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是不是已经看透了他布下的棋子,可是更多人会因为这一场没有燃烧到他们的大火而陷入慌乱!

    “真是又让我感到了意外,只不过一切刚刚开始,我想知道你究竟还看到了多少?”亦云宗将手中的酒坛微微的捏碎,浓郁的酒香轻轻的飘动,看来那些家伙也失败了,这一次连你们也要站在林铮那些家伙旁边了么?

    一片绵延的山脉之上,黄髯璟带着万峰岭的众人正在休息,在他肩头的梼杌缩小了一号,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这一趟的拍卖会,对于万峰岭的人来说没有多大的损失,至于黄髯璟自己,他也只出手了一次!

    “你真的认为哪个小子说的是对的?”梼杌趴在黄髯璟的肩膀上小声的说道:“这个家伙势力是不错,身上的气息也很古怪,气运也旺盛...”

    黄髯璟一阵无语,我和你这么多年,你貌似都没有这么表扬过我把?

    梼杌犹自的说道:“这家伙的推断可不一定是真的,要知道那些家伙...”

    任由谁也没有想到这梼杌居然是一只话唠?就在梼杌喋喋不休之时,远处山峰之上一道道神芒闪烁,一名名武者凭空出现在了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人影悄然间出现,在一瞬间便将整片虚空给封锁了起来!

    呃?梼杌脸上变得复杂,然后一双眸子瞬间变得狠戾,一双眸子之中杀意凌厉,猩红的神芒一闪而过,似乎就要将整片苍穹给撕碎开来!

    远处人群之中一名老者脸色微微一变,不愧是上古四大地凶之首,这般的气息果然恐怖,不过他们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这黄髯璟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不然为何在那拍卖会上只出过一次手?

    不过实力保存的越全,接下来对于他们要做的事情也就要有力!

    “既然来了都来了,那么就全部都出来吧!”黄髯璟望着虚空平静的说道,居然让他等了这么长时间?若不是相信那个林铮那个家伙说的话,怕是他早就回到万峰岭了,不过既然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他倒是很想看看对方究竟要做些什么?

    是图谋整个遗忘之地么?黄髯璟的目光落到对面一名强者身上!这人很强!最起码比他强大很多,或许反手之间就可以将他彻底的掌控!

    “老朽看到黄小友在这里停留了这么久,想必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所以老朽特意前来请小友前去一叙!”一名老者面带红光,一脸和善的从虚空走了出来!

    “哎!这世道变了!”梼杌很是感慨的说道,然后从黄髯璟的肩膀之上跳了下来!

    “是啊!世道变了!”黄髯璟也很是感慨的说道:“原本只有我们一个人做坏人!”

    “现在每个人都是坏人,在这样下去,我都觉得我要变的善良了!”梼杌一脸忧郁的望着苍穹,怎么就让那个家伙猜到了呢?他是怎么猜到的呢?能够随手拿出一名这般境界的强者作为打手,那人背后的势力就没有擅于动脑子的么?

    当然,如果这话让某人听到了,或许会直接冲上来和这梼杌拼了吧?世事难料,他也没有想到他这惊醒准备的杀局,居然早已经在对方的预料之众!

    “诛仙阵!陷仙阵!为了我你们费了多大的心思啊!”梼杌望着那远处的众人,无数森然的宝剑,密密麻麻的浮现在苍穹之上,似乎随时都要坠落下来,将众人绞杀!

    “面对梼杌,我想应该没有人有所侥幸吧?”那老者笑呵呵的望着那梼杌,似乎对这梼杌的犹豫很是开心!

    “如果真的没有侥幸的话...”梼杌忽然间抬头笑眯眯的望着那对面聚集的几名强者,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那你们应该将戮仙阵和绝仙阵一同带过来!”

    “嗯?”那对面的老者眼中历芒蓦然间一闪而过,不等四周众人反应过来,一声巨大的咆哮从苍穹直接炸裂开来,两道巨大无比的身影刹那间崩碎了虚空浮现在众人的面前!

    两只森然无比的巨兽,可是等众人看清楚了那坠落的巨兽容貌之时,无数人头皮发麻,全身的血液仿若被冻住了一般!

    梼杌!大的!两只!尼玛!这是什么情况啊!

    “其实我还只是一个孩子!”那梼杌缩回到了黄髯璟的肩膀上,然后继续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吼!一方虚空彻底的被震碎开来,黄髯璟一群人沿着那崩碎的大地继续向前走去,四周无数血芒遮蔽了天日!

    这年头还有人会比梼杌更凶狠的么?应该没有了吧?起码现在没有吧?

    轰!狂暴的血芒绞碎了所有一切,两只巨大无比的梼杌绞碎了整片天际,所有的一切都在消融崩碎,随后淹没了所有一切!

    黄髯璟踏在虚空向前一步步走去,四周无尽的血色淹没所有一切,这一切似乎都要改变了,既然这家伙猜对了,那么万峰岭可以出手了!

    ......

    一片沃野之上,群兽奔袭而过,青弘毅站在一只硕大的藏狐之上,细细看去,那一只硕大的臧虎竟然有七尾,不过在那青弘毅一人一狐的远处却是密密麻麻数以百万的武者!

    “一二三四五!”青弘毅平静的点着手指然后将目光落到远处一名强者的身上:“五家叛变,同时叛变了虎贝尔!你们生长!生存!生活的地方!”

    青弘毅的脸色冰冷,声音低沉,可是他一点都不希望林铮这个家伙猜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或许这都是命!”一名老者望着青弘毅平静的说道,他们并不后悔,在这片遗忘之地被放逐了如此之久,有什么是可以后悔的呢?

    “这不是命,只是因为你们贪婪,不要给所有的事情都按上一个那么好听的借口!”青弘毅安静站在藏狐之上,目光落到远处!

    “不管是不是我们太过贪婪,青少,一切都结束了,就从这里开始!”一名强者缓缓走出虚空,双手握紧两把重锤,脸上带着冰冷的杀意!

    “青少把所有人送走,自己留下当诱饵,这点很让我们敬佩,那些人我们并没有对他们出手,只不过他们想要回到虎贝尔还需要一些时间,如果青少可以自我了断,我们保证把青少的遗体送回去!”一名面色阴鹫的老者盯着青弘毅,如同秃鹫盯紧了一块腐肉!

    “为什么你们现在都还不明白?”青弘毅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他们离开可不是因为我要留下当诱饵,而是实在是不需要!”

    不需要?众人的目光微微有些寒烈,不等青弘毅再开口,远处两名强者起起出手向着那青弘毅身下的藏狐轰杀而去!

    嗡!虚空微微褶皱开来,大地消融,神芒卷错之间琉璃崩碎...

    人呢?出手的两名强者,和四周众人都有些呆滞,那青弘毅人呢?

    “我所说的不需要,因为你们根本没有让我当诱饵的资格!”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大片的虚空骤然间落下,一道巨大的身影之上,青弘毅脸色带着一丝嘲讽望着面前众人,看到众人的惊诧目光,他更生气了,为什么这帮没有脑子的人会被人当做枪使用?而且还一副心甘情愿的表情?

    嗡!无尽的虚空被密密麻麻的符文包裹,一道道身影悄然间从那虚空之中走来,青家的弟子!包括之前离开青弘毅的青家弟子,无数人将他们包围在了中央!

    呼呼呼!似乎在回答着众人的疑惑,那青弘毅脚下七尾藏狐的背后神芒闪烁,两根尾巴如同顽皮的稻草压倒了众人心中最后的侥幸!

    ......

    乌托巴兰城之上,林铮一群人的目光盯紧了面前的战场,他们并没有出手,而是在帮乌托巴兰城的士兵掠阵,这些武者组成的部队,在这群将领手中发挥出来的威力是巨大,更何况这般的战场,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左右!

    “准备出手!拉开那些人的距离!”林铮望着远处正在游走的禁忌一族和盛世堂的弟子平静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按道理这些家伙怎么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同时对我们所有人出手,他们就这么有把握将所有人都击败么?”幕观雪望着虚空平静的说道!

    “我现在担心的是,那些家伙如果没有遇到那些人的话,岂不是说我们所有的猜测都是错的了么?到时候咱们面对的对手可就不是只有杀破狼那一群人了!”胖子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会的!那个家伙太自负了,他一定会出手,而且他一定会在一个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推算着人心!他总觉得把握住了人心,就会赢得胜利,可是他忘记了一些事情!”林铮摇着头,将目光继续落到下方战场不再开口!

    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亦云宗在平静的等待,整个遗忘之地烽火遍燃,有的是狼烟滚滚,有的是烽火连城,可是也有的地方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火星碰撞,不过如他所要的那般,如今的遗忘之地已经彻底的乱了!

    不管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是不是已经看透了他布下的棋子,可是更多人会因为这一场没有燃烧到他们的大火而陷入慌乱!

    “真是又让我感到了意外,只不过一切刚刚开始,我想知道你究竟还看到了多少?”亦云宗将手中的酒坛微微的捏碎,浓郁的酒香轻轻的飘动,看来那些家伙也失败了,这一次连你们也要站在林铮那些家伙旁边了么?

    ps:第一更奉上!诸位童鞋,拈花去继续休息了!

    ...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站在背后看人心!

    - 肉肉屋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站在背后看人心!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