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节 主客(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九百八十六节 主客(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九百八十六节 主客(1)

    跟随着大军,一路向南,穿过崖原,通过狼原,绕过盐泽西部后,鶄泽湖已经不远了!

    速各紧紧的握住了自己手里的缰绳,忍不住的昂起头来,骄傲的走在了前排。

    作为一个曾经的呼奢牧民,不过是氏族之中最底层的成员。

    速各的人生前二十年,一片灰暗。

    自懂事起,他便几乎没有吃饱过。

    因为长的瘦弱,族中的人,一直就瞧不起他。

    便是父兄,也是非常嫌弃他,总觉得他在家里占了便宜,动辄就是打骂。

    要不是看在他平时比较木讷的份上,速各甚至怀疑,他早就要被人丢出氏族,放逐到荒野里去自生自灭了。

    至于什么牲畜、穹庐、女人……

    这些都是他曾做梦也不敢奢求的东西。

    然而现在……

    速各得意的回过头去,看着那两个紧紧跟在他身后的女人,以及几个脏兮兮的孩子,她们是速各这次北征的最大收获!

    是他在天使的军法官那里,仔仔细细的挑选了足足一天,才挑中的奖品!

    为此,他付出这次追随王师几近三个月,鞍前马后服务所积攒下的一半功劳!

    要知道,此行,乌恒联军,虽然几乎没有上阵杀敌。

    但是,几乎所有后勤物资和牲畜,都是他们在负责。

    此外,各种脏活、累活,也是他们在干。

    譬如,每次打扫战场、收治和照顾伤兵,放牧和看管牲畜,掩埋与焚化尸体,清点贵重物品……都是乌恒人的事情。

    速各更是一度被调去伤兵营,照顾和服务受伤的王师士兵。

    每天天还没亮就得起来,烧水做饭,熬煮药物,服侍王师士兵吃喝拉撒。

    还得为他们按时按摩、换洗丝帛做成的绑带、背着有需要的人出去晒太阳。

    整个过程里,稍有不当,被人投诉,就会被直接调离伤兵营,并清除所有的功劳。

    正是靠着,曾经在氏族和家庭里逆来顺受,吃苦耐劳的性格。

    速各在伤兵营内勤勤恳恳的工作着,听从着王师将官们的命令、指挥,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所经手的每一个王师士兵。

    因为老实、忠厚、勤奋、细心,他在伤兵营内广受好评。

    许多伤兵复原后,对他赞不绝口。

    因此,被负责伤兵营事务的一位大人物评为‘最’,特许招募成为了王师的长水校尉的一员。

    使得他有机会成为了王师精锐的一分子。

    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这次北征,数千乌恒人随行,能被王师中的大人物看重,并嘉奖和推荐加入王师的人,不足两百。

    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数千人中的前两百,可想而知,这积攒的功劳有多少了?

    旁的不说,速各仅仅是用了另外一半的三分之一,就给自己换了一套汉军的军械。

    包括了一柄铁剑,一件皮甲,一匹战马以及一把角弓和箭囊。

    这可是在从前的呼奢部族里,可以称作宝物,作为传家宝的极品!

    然而,速各毫不后悔。

    甚至非常满意自己的选择!

    他看着那两个属于自己的女人,眼中满满的都是温柔。

    这两个女人,是他认为的所有匈奴俘虏里,最有价值的!

    不止是因为她们的外貌、体型和年纪完全符合他的要求——二十五岁以上,屁股大,胸脯大,身上有肉,而且还有过三次以上生育记录。

    更重要的是——她们还各自有着三个孩子。

    年纪最大的那个,已经有八岁了。

    完全可以放牧牲畜,照看家庭,是最好的帮手。

    这在草原上,简直是完美的配偶人选。

    在过去,这样的女性,在部族内甚至会导致一场大型角斗,最终的胜利者,才有机会抱得美人归!

    如今,他只是花了点功劳,就顺利的抱回来,而且一次抱回两个!

    完全值了!

    这两个妻子,会在未来,替他生下有他血脉的孩子。

    她们带来的那几个孩子,也会在名字里冠上他的姓氏,变成他将来的帮手。

    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速各骄傲无比,满怀着激动,他相信,等他回到氏族,父兄都会大吃一惊,羡慕无比!

    族中的其他人,更是都将嫉妒他。

    不过……

    他微微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轻声道:“我可不是从前的速各了!”

    “我现在可是王师的一员,未来将要请一个中原的文人,替我取一个名字的大人物!”

    带着这种想法,速各的心情就变得更加酸爽起来。

    而在大军之中,数以千计的乌恒人,现在基本都有着类似的情绪。

    这次跟随天使与王师,一路打到了匈奴人的老巢。

    让这些乌恒人,都变得骄傲了起来。

    这一路的远行,也令他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从前,很多人心中,自家氏族的牧场与牲畜,就是一切。

    但现在,这个观念已经彻底颠覆了。

    每一个人都知道了自身的渺小,也都明白了汉朝究竟强盛何等地步?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他们都已经不再甘于,只做一个草原上愚昧懵懂可笑的牧民。

    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汉人。

    拿到那枚汉朝户籍的竹符!

    因为那不止可以让他们与他们的子孙,摆脱被人歧视和鄙夷的夷狄身份。

    更将使得自身与子孙后代,获得一个被保护的权力!

    这次远征,让他们知道了,汉人,可以为了拯救自己的臣民,而做出何等事情?

    和乌恒人相比,虚衍鞮麾下的匈奴人,就显得有些忐忑了。

    他们紧张的混在大军里,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命运?

    尤其是高层的虚衍鞮等人。

    没办法,迄今为止,他们都只得到了汉朝使者和将军们的承诺。

    然而,长安的汉天子与其大臣,到底会如何处置他们?

    依然是未知数!

    而在曾经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高阶匈奴贵族投降、归义。

    哪怕是当年,军臣单于的太子于单,也不过是被汉朝皇帝封为涉安候。

    所以,虚衍鞮内心的惶恐是可以想象的。

    其部下就更是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没有人知道,长安方面会给他们一个什么定位?

    所以,虚衍鞮这些日子来,一直紧紧的跟在张越身边,像条哈巴狗一样,每日定时问候。

    生怕被张越放弃,成为弃子。

    张越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

    于是,就故意的吊着他,让他在紧张和忐忑与不安中,惶惶不可终日!

    这是学自后世的一种技法。

    控制傀儡,除了恩威并施,恐惧是最有效的手段!

    尤其是对虚衍鞮这样的傀儡,更需如此。

    只有磨掉他的棱角与野心,才能让他明白,做一个安乐侯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

    当张越所率的大军,向着鶄泽,缓缓靠拢之时。

    万里之外的玉门关外,来了一支奇怪的使团。

    使团的首领,穿着一件哪怕在整个西域,都极为罕见的缠绕型服饰。

    看上去只是将一块布料,披挂在身上。

    但实际上,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这种服饰设计非常复杂。

    它并不是简单的将布裹在身上或者挂在身上,而是经过了一系列的裁剪、修饰,用了许多的饰针、绳结,将布料用矩阵或者圆形的方式,固定在腰部、肩部、胸部等关键位置。

    这几乎是一种可与中国的华服的复杂程度相媲美的服饰了。

    而这也意味着,这种服饰背后的文明,可能与古老的诸夏文明一样高度发达,并拥有着一系列复杂、深刻的制度、文化、哲学。

    “伟大的狄俄尼索斯啊,请您保佑我,一切顺利!”首领昂起头,回首西望,回忆起自己这一路上的艰苦。

    他祈求着自己信奉的神明,给他庇护与帮助,让他可以顺利抵达目的地——传说中的丝国。

    那个被自己的君王,认为有可能给与帮助,甚至可以发展为盟友的伟大帝国!

    他是在七年零六个月之前,被他的君王,罗马之敌,密特拉所眷顾的明君,阿契美尼德王朝之后,万王之王大流士大帝的嫡系子孙——伟大的本都王国国王,尊贵的米特拉达梯大王,被认为是酒神狄俄尼索斯之子的米特拉达梯六世派遣,前往东方,联络盟友的使者。

    最初他的使命,是与已经与整个欧罗巴都已经失去联系的巴克特里亚人取得联系。

    但当他抵达巴克特里亚时,他发现,这里已经彻底失去了亚历山大大帝的荣光,成为了一个名为‘月氏’的蛮族的乐园。

    希腊诸神的光辉,也已经从这里消失。

    奥斯匹林诸神的神殿,都被推倒了。

    取而代之的是,月氏人信奉的一个名为浮屠教的神庙。

    好在,月氏人对于他这样的远方使者,非常友好,许多贵族都很友好的接待了他。

    告诉了他很多他之前所不知道的消息。

    其中,就有东方的丝国的确切消息。

    使得他知道了,在东方,真的存在着一个巨无霸。

    一个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帝国。

    月氏人告诉他,那个帝国非常友好,而且乐于与所有人做朋友。

    他们有丝绸、香料、黄金。

    甚至曾有一位丝国的使者,抵达月氏。

    于是,这位使者返回自己的祖国,向他的君王米特拉达梯六世禀报了自己的见闻。

    当时,米特拉达梯六世并未表现出什么兴趣。

    毕竟,丝国太远了!

    而且,中间还隔着一个据说强大无比的蛮国。

    然而,四年前,卡帕多西亚王国的国王去世,他的君王为了得到卡帕多西亚,而和原来的盟友决裂,并最终引来了一个强大无比的敌人——罗马!

    罗马的亚细亚总督卡西乌斯率领三个强大的罗马军团,悍然介入卡帕多西亚,并迫使他的君王退出这一地区。

    从而彻底激化了本都王国与罗马之间的敌意。

    于是,在第二年,米特拉达梯六世与亚美尼亚的提格兰二世结盟,积极准备对卡帕多西亚的战争。

    这个时候,米特拉达梯六世想起了有关丝国的传说。

    因为,战争,特别是对罗马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战争,需要海量的金钱和资源维持。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是,资金才是决定战争胜败的关键!

    而丝国的丝绸、香料,完全可以作为一张底牌。

    于是,他被再次任命为使者,并配给了数十名随从,踏上了前往东方寻找丝国的道路。

    用了一年时间,他从本都抵达了巴特克里亚,然后在月氏人的帮助下,穿过了群山与高原,来到了充满了希腊文化色彩的大宛。

    在大宛,他得到了更多有关丝国的情报。

    知道这个强盛无比的大帝国的富庶与可怕(十几年前,他们仅仅是因为大宛的一个国王拒绝向他们出售一种良马,就发动了十几万大军,跨越了上万里的道路,攻击大宛,并迫使大宛人投降、臣服)。

    这让使者更加兴奋!

    若本都能与一个这样强大的帝国建立盟友关系。

    那么,自己君王的雄心壮志,就有了实现的基础!

    击败罗马,恢复希腊,重建大流士大帝与亚历山大大帝荣光就有了可能!

    然而,前往丝国,就不得不面对那个丝国的敌人——名为匈奴的野蛮国家的阻拦!

    他在大宛的这些年来,已经前后尝试和努力了十余次。

    可惜,每次都是半途而废。

    匈奴人牢牢的控制住了前往丝国的主要道路,并封锁了任何可能与丝国联系的陆上交通。

    所有商旅和使者,都只能通过匈奴人,才能买到那些名贵的丝绸与香料。

    当然,使者也听说过,有丝国的商人,会出现在一些国家。

    可惜,这些人商品,常常都被这些国家的贵族所买走,外人想要接触这些丝国人千难万难!

    在大宛等了两年,就在他耐心将要耗尽,打算回国之时,他得到了一个消息——前往东方的道路,已经畅通。

    蛮族内部出了问题,已经不再能有效阻止商旅东行。

    闻讯后,使者立刻就带上了自己的随从,雇佣了数十名向导,从大宛出发。

    终于,他第一次来到了传说中的丝国的边界。

    然而……

    望着关塞上飞舞的丝国旗帜,以及那正在不断靠过来的丝国武士。

    使者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并不会讲丝国话……

    第九百八十六节 主客(1)

第九百八十六节 主客(1)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