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三节 蛇蝎(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一千两百零三节 蛇蝎(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孟氏住在长安城城南的五槐街。

    这是一条小街巷,拢共就那么十七八户人家,大都是那种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居住在其中的人们,起早贪黑的忙碌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归则歇息。

    所以,若是外人来此,所见的只是一个冷清而孤寂的小巷子。

    与长安城其他贫民所居并无差别。

    但,若是走到这巷子的尽头,那么,一片高墙便会映入眼帘。

    高墙之后,五铢巨大的槐树,拔地而起。

    此时,正值盛夏,槐花开满了树冠,引来无数蜜蜂、蝴蝶与昆虫争相来此觅食。

    而在这些巨大的树冠下,一间间屋舍,环绕着这五颗巨大的槐树,层层叠叠的形成了一个院落群。

    有些奇怪的是,住在这样一个贫民区。

    但这些院落群和其中的槐树,却从未受到过附近熊孩子们的骚扰。

    五槐街的孩子,即使再调皮,也没有人靠近这附近。

    这不止是大人们教育的缘故,更是因为那些院子里,养着许多恶犬!

    每每有人靠近,凶恶的恶犬,便疯狂咆哮。

    而这些恶犬,通常都没有拴紧锁链。

    常常有恶犬挣脱锁链,跑出来伤人,甚至曾有人被它们咬死过。

    所以,在这五槐街甚至附近十余个闾里、街巷的百姓,都视这些槐树下的院落为禁地。

    所幸,除了恶犬伤人外,这些院落里住着的人,并不屑与周围邻居打交道,也懒得理会附近百姓。

    他们总是乘着高大的马车,往来街巷,来去匆匆。

    只要不靠近他们住的院落,见到那些游荡在其院落附近的恶犬赶快避开,倒不需要担心为其所欺。

    蔡奇乘着马车,在一位孟家派来的人的引领下,进入这条僻静的小巷。

    “贵主倒是挑了一个好地方!”看着车帘外,那一间间破破烂烂的茅草屋,蔡奇赞道:“颇有些隐士的风范!”

    “足下缪赞!”那孟家人道:“不过是祖宗起家之所,子孙不敢擅弃!”

    蔡奇听着,也只是笑了一声。

    因他清楚,此人纯粹是在放屁!

    孟家敢搬出此地吗?

    他们是不敢的!

    他们只能蜷缩在这种地方,这种被大众目光与视线忽略之所。

    只有如此,他们才能借助有心人的庇护与遮掩,逃脱官府的制裁。

    不然的话……有死无生。

    孟家人看着蔡奇的神色,自知他的想法,不过他无所谓。

    孟家已经习惯了,他们也享受这样的外界看法。

    想了想,这孟家人对蔡奇拜道:“明公,在入府见我家主母之前,有些事情,在下不得不与明公讲清楚……”

    “足下请说!”蔡奇笑着道。

    “我家主母,国色天香,即使当年倾国倾城之李夫人,亦远远不能比……”孟家人道:“故,明公若见主母,切不可直视,更不可私下议论我家主母容貌……不然的话……主母震怒,即便明公乃是赵国太傅,怕也难以承受……”

    蔡奇听着,顿时好奇了起来,问道:“何以如此?”

    在他看来,即使那孟家主母真的如此人所言一般,国色天香,有闭月羞花之容,能倾国倾城。

    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孔子尚且言:食色性也!

    那孟家人见此,叹了口气,道:“这就是您所不知的事情了……”

    “我家主母,艳盖长安,才识广博,在吾孟氏诸子所看,这天下还没有能配得上她的男人!既然如此,我等自是不能让任何人亵渎!”

    蔡奇听着,更加好奇起来。

    不过他是做大事的人,所以点点头道:“足下放心,吾必不敢有亵渎之意!”

    孟家人听着,满意极了!对蔡奇再拜道:“多谢明公谅解!”

    说话间,他们所乘的马车,便从孟府大门驶入。

    奇怪的是,孟家院子里养的恶犬,如今乖巧的和猫咪一样安静。

    它们静静的趴在院子里的狗窝中,啃着主人们丢来的骨头,不时发出满足的呜咽声。

    而在狗窝旁,喂着恶犬的孟家下人们,人人神采飞扬,脸色兴奋不已。

    “家人们,好起来了!”他们看着蔡奇从马车中走下来:“今天来的可是赵国太傅,代表的是赵王等大王!”

    “此事若成,主母必定成为当年许负一般的人物,可操国家权柄于幕后!”

    鸣雌亭侯许负,是汉家的传奇人物!

    以女子之身,而受高帝、太宗之厚遇,封亭侯而享公卿之禄。

    便是其子孙,也很是不凡。

    著名的大游侠郭解,便是其外孙。

    蔡奇却不知这些事情,只是,这些孟府下人看他的眼神,让他总觉得很奇怪,浑身有些不自在。

    好在,很快他就被那孟家人领着进了内宅。

    一入内宅,蔡奇就见到了在宅门口,挂着一副牌匾。

    牌匾上写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蔡奇自知这句话的出处与含义。

    只是……

    这孟家在长安城里,素以操纵舆论,造谣传谣闻名。

    但他们堂而皇之的将之象征着儒家广开言路,倡导言论自由的名言挂在内宅门口……作为儒生,蔡奇感觉很不舒服。

    但孟家人却是骄傲无比,指着那牌匾,对蔡奇道:“明公,吾孟氏家人,素以圣人之法而行之……这百姓愚昧,士民无知,合该由吾等引导,使其为天下,为国家,为社稷出力!”

    蔡奇打了个哈哈,迎合了几句。

    孟家人听着,满意无比,于是领着蔡奇,走入内宅,来到一间雅室前。

    他推开门,然后转身对蔡奇道:“明公,我家主母已恭候多时!”

    蔡奇连忙道:“烦请足下引荐!”

    “明公请!”这孟家人于是带着蔡奇,走入室中。

    一入室内,蔡奇便闻到了一股让他鼻子有些难受的浓郁脂粉香味。

    他抬头一看,却见一个穿着大红锦袍的妇人,横卧于屏风之后,在这妇人身周,几个娇俏少女,端着蔬果,伺候在左右,不时与之嬉戏。

    见到蔡奇来到,这妇人却没有和想象中一样起身迎接,反而依旧横卧于榻上,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而周围之人,包括那带蔡奇进来的孟家人却都是一副‘非常合理’的神色。

    这让蔡奇难免有些动怒了。

    他是什么人?

    赵王太傅!

    如今更身负赵王王命而来!

    而那孟氏是什么人?

    不过一个藏匿于这僻静之所,苟延残喘的妇人而已!

    讲道理,便是亲自出府十里相迎,都不为过。

    如今,他堂堂赵国太傅,屈尊降贵,甚至不计较孟氏失礼,来到其面前,她竟大咧咧的躺在塌上!

    这简直就是……

    蔡奇咬着嘴唇,错非还要借助这孟家,他此刻已拂袖而去,然后将亲自带人来此,将这阖府上下,尽数抓去赵国,好叫他们知道什么叫王法森严,何为上下尊卑!

    此刻,他却只能捏着鼻子,深深一拜:“赵国太傅蔡奇,奉我王之命,拜见夫人!”

    这时,那横卧于榻上的妇人,方才终于起身,命人撤去屏风:“太傅远来辛苦,只是妾身妇人之身,不便亲迎,还望太傅恕罪!”

    这妇人的声音,蔡奇听得有些耳朵疼。

    主要是她的声音,沙哑而略带粗重,不似女子,反倒有些类似男子。

    再抬头直视此女,蔡奇顿时感觉自己的眼睛火辣辣的,就和进了茱萸的汁液一样难受!

    什么国色天香,什么倾国倾城……

    蔡奇赶忙低下头来,强行按捺住内心欲要作呕的冲动。

    实在是那妇人太辣眼睛了!

    便是传说中的无盐氏,恐怕也不及其现在模样的一半辣眼。

    丑这个词,已经无法形容此女。

    一般丑女,只是面容丑陋而已。

    不过是颜色不好,或者五官不协。

    而这妇人虽然五官端正,肤色也算白皙。

    可是,她的妆容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妆容。

    她穿着大红的裙袍,嘴唇用着一种鲜艳到刺目的胭脂,看上去起码有三四十岁的样子,偏偏她却做着一副如同少女一般的‘娇羞’模样,但她根本不知道,当她如少女一样‘娇羞’起来的时候,脸颊左右两侧的肌肉凸起来,使得她的脸上仿佛凭空出现了两块显眼的肌肉。

    更关键的是,她的身体很胖。

    起码有个两三百汉斤,都快赶上一般男子的体重了!

    这让蔡奇根本无法评价!

    若是有后世网友在此,恐怕立即就要呼叫反坦克部队,并惊呼‘乔碧萝!’。

    但偏偏,除了蔡奇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副如痴如醉的神情,看着那孟氏主母。

    “夫人之美,天下无出其右者!”那领着蔡奇进来的孟家人惊叹道:“果然,便是闻名天下的鸿儒,赵国太尉,亦见而惭愧,竟不敢直视!”

    那孟氏主母听着,娇嗔的横了此人一眼,让其浑身战栗,如蒙神恩,激动的手舞足蹈起来:“夫人看我了,夫人看我了!”

    看他的样子,仿佛哪怕下一刻,那孟氏夫人叫他去死,他都会甘之如饴。

    蔡奇见着,听着,感受着,心中的怪异与不安,越发浓厚,有种踏入了一个怪圈,陷入了一个此生都无法逃脱的梦魇的感觉。

    但他哪知,这正是孟氏的家风与门风。

    孟氏名言:不会造谣就不要当官。紧接着的就是——连自己都骗不了,怎么骗天下人?

    故而,对孟氏而言,他们会将他们编织的每一个谣言,哪怕再荒诞,也当成真的去传播去宣扬。

    别人信不信无所谓,他们信了就行。

    而只要十个人里有一个人相信了,那么他们编织的这个谣言便会达到目的。

    更可怕的是,这些孟家人会自我洗脑,不断循环。

    所以,即使他们编织的谣言没有达到目的,他们也不气馁。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世人无知愚昧,正需要他们去唤醒,于是他们会变本加厉的更加疯狂的编造更加荒唐与无稽的谣言。

    而对他们来说,编织与加工的谣言,一百个里只要有一个奏效就足可达到目的。

    因为,实践已告诉他们,只要有一个产生效果,其他的都会有人帮他们演绎成真的。

    而且,其实这些他们所编织和传播的谣言,只是为了掩护他们真正的目的。

    不过是一种为了扰乱对手视听的做法。

    一旦对手被他们所编织的谣言动摇军心,陷入泥沼。

    那么,他们的杀手锏便会悄悄的递到其致命之处!

    就像当年,他们帮助武强候庄青翟对付张汤,所用的就是先广撒网,编织无数谣言,等着张汤反击。

    然后,从张汤的反击之中,他们果然抓住了张汤的一个致命弱点,一击致命!

    一个区区小吏之弟的供词,成为了扳倒一位三公的铁证!

    孟氏之阴毒狡诈狠辣,由此可见一斑!我要做门阀

第(一千两百零三节 蛇蝎(1)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