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这些都是真的吗?”王进喃喃自语着,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吕温长声叹道。

    他的父辈,就是出生在匈奴骑兵的威胁与恐吓的时代。

    小时候,他常常听到自己的父亲讲起那些曾经屈辱的历史。

    自太宗至先帝,四十余年间,匈奴骑兵几乎无年不寇。

    烽火从长城直抵甘泉宫,整个关中都处在匈奴铁骑的威胁下。

    彼时,自云中、上郡、北地直至右北平、辽东,数百万边民无时无刻不处于危险之中。

    多少桑梓为匈奴骑兵的铁蹄所蹂躏,多少手足同袍,死在了匈奴人的箭矢之下,又有多少妇孺,为匈奴人所掳?

    没有人说的清楚。

    自贾谊到晁错,几乎所有的当时名臣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保卫边塞,怎么保护人民?

    对策想了一万个,方法研究了三千次。

    最终,所有的疑问,都随着元光元年当今天子在朝堂上的那一句宣言而得到了解答:寇可往,吾亦可往!

    于是,大将军长平烈候卫青七出长城,斩杀捕虏匈奴五万余人。

    大司马冠军侯骠骑将军霍去病六击匈奴,斩杀捕虏十一万余人,受降匈奴自浑邪王以下七万余部众。

    两位天之骄子合力,在十余年间,共计歼灭、俘虏、摧毁和纳降二三十万之众。

    收复河套,夺取河西走廊,兵锋直指西域与漠北。

    匈奴人因此哀叹: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曾经的侵略者,终于尝到了侵略的苦果。

    曾经嚣张跋扈,视中国人为猪狗的夷狄,不得不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屈服于中国的兵锋下。

    世人皆以为天汉年间,王师劳师远征,耗费钱粮,顿足于大宛城下,得不偿失。

    但几人知道,如无当年贰师之征,西域诸国,谁瞧得起汉人?谁会正视汉人?

    在贰师将军伐大宛以前,汉家使者、商旅,常常为西域诸国所杀。

    但现在呢?

    汉人在西域是特权阶级!

    无人敢惹,无人敢得罪。

    因为人人都知道——汉国强盛,汉人团结,汉人不可辱,辱则必有大罚!

    而这些事情,却是国人所不知,天下人所不谈的。

    谷梁学派的大儒,只是天天喊着什么: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兵凶战危,非仁者之政……

    但他们怎么就不想一下,这场战争,打到现在,是汉室想停就停的吗?

    数十年间,匈奴人死伤以百万计。

    汉家夺取了他们祭祖的金人,在大司马的指挥下,乌恒人在龙城将匈奴历代单于的棺椁挖了出来,先鞭尸,然后挫骨扬灰。

    汉军更深入匈奴腹地,将数百个部族的牧场化作白地。

    血仇早已经结下。

    一旦汉军放松对匈奴人的限制,得到喘息之机的匈奴人,只要修养十余年,就可以卷土重来。

    到时候,长城边塞有警,士民百姓的生命财产处于危急之中。

    谷梁学派的大能们,可以靠自己的嘴巴去说服匈奴人退兵吗?

    有些时候,吕温真想去博望苑,看着那一个个高坐于高堂之上,张口天下,闭口万民的谷梁君子们,问一下他们:你们真的为天下,为万民考虑过吗?

    你们就真的像你们嘴上说的那样正义吗?

    只是,他终究不敢,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如今,耳中听着张越的申斥,再看着王进的脸色,他心里面别提多开心了。

    “骂!骂的更狠一下,骂醒这位公子!”吕温在心里给张越加油鼓劲。

    王进此刻已是心神惧乱。

    他是一个年轻人,一个十八九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而且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立志为天下做些什么的年轻人。

    他曾以为,自己所坚持的,所信奉的都是对的。

    他曾认为,老师们讲的都是对这个天下真正有益的事情。

    家里面,不会有人来告诉他这些事情。

    老师们,也从来都闭口不谈这些故事。

    他曾天真的以为,只要消除了战争,汉匈握手言和,世界就会安宁。

    最多就是花点钱,送几个女人给匈奴人嘛。

    但现在,他却混乱了起来。

    假如,这个张毅所说的是真的。

    那么,自己以前岂不是活在谎言之中?

    老师们会骗自己吗?

    应该……不会吧?

    他的老师,都是君子,人品高洁,品行端正,胸怀天下万民,以苍生福祉为己念。

    他们怎么可能会骗自己?

    他们不可能骗自己的!

    一定是这个张毅在撒谎!

    对的!

    他在撒谎!

    一定是这样的!

    但是……

    王进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些事情,怎么可能骗人呢?

    石渠阁的太史令,每天都会记录国家事务。

    自高帝以来,历代太史令都忠心耿耿的将这些事情记录在竹简之上。

    他只需要去翻阅这些太史令衙门的记录,不就可以知道一切了吗?

    也就是说……

    他说的是真的???

    张越看着已经失魂落魄的王进,嘴角溢出一丝笑容,总算,这个年轻人还不算无药可救。

    其实,他就怕对方已经被人洗脑洗到固执。

    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相信。

    既然,对方还可以抢救一下,张越就当做好事了。

    当然,也是出于想要拉拢或者说影响这个年轻人的考虑。

    毕竟,对方的家族很可能在国家朝堂上拥有莫大的影响力!

    所以,张越走到对方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王兄,兄虽儒生,吾为黄老,但有些事情上,还是有着共同点的……”

    “吾等皆为士人……”

    “什么叫士?数始于一,终于十,从一而十,推十合一者为士!”

    “士者,皆以能事事为要!”

    “故吾辈皆上尊君父,下孝父母,中爱邻里……”

    “吾听说,当今天下有些人,宁愿去爱万里之外的夷狄,也不肯爱身边的邻里,甚至吝啬到不肯正视自己的乡邻悲喜……这样的人,算什么士?”

    “不过是伪君子,不过是一群高谈阔论的小人罢了!”

    “真正的士人,乃以天下兴亡为己任,以社稷利益为己任!”

    “真正的士人,皆立誓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于是奔走相告,务实于脚下,鞠躬于田野之间……”

    “处庙堂之上,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国……”

    王进听得心潮澎湃,难以自已,脸色涨红,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的心情,矛盾的很。

    张越却是微笑着看着王进,再看看已经傻了一般的吕温。

    论起刷声望和嘴炮的本事。

    穿越者,还真不怕任何人!

    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

第四十一章 嘴炮无双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