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节 李广利眼中的张越(2)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两百七十八节 李广利眼中的张越(2)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两百七十八节 李广利眼中的张越(2)

    在官衙之中,等候了大约半个时辰后,李广利就听到门外有礼官唱诺道:“长孙殿下驾到……”

    李广利眉毛一扬,感觉有些奇怪。

    皇长孙刘进的性格与喜好,素与乃父太子据相似。

    温文尔雅,恭谦平和。

    李广利曾见过这位殿下几次,但加起来说过的话却不超过十句。

    一般都是‘臣李广利拜见殿下’、‘将军言重,孤担不起……’这样的对话。

    甚至有些时候,李广利能在这位长孙眼中看到一些名为厌恶的神色。

    太子系素来是主和派。

    太子身边的人,也一直在鼓动和平。

    还别说,他们也差点促成了和平!

    那是元封年的事情,彼时李广利还在长安城中厮混,是一个纨绔子弟。

    当是时,匈奴人在战场上被打怕了。

    加之,赵信死于漠北,于是就想着与汉媾和。

    于是,趁着一次两国使节来往的机会,当时的匈奴单于乌维告诉汉使王乌:吾欲入汉见天子,面相约为兄弟。

    王乌回国,将此事禀报给天子,天子狂喜,这可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更是臣服匈奴,雄霸世界的伟业。

    于是命人在长安为单于起豪宅,等待着乌维入朝。

    结果,乌维单于又改变心意了,他告诉前去匈奴的汉使:非得汉贵人使,吾不与诚语。

    意思就是说:汉朝先拿出诚意,派一个尊贵的大人物来俺们这里意思意思,不然俺就不去长安。

    使者回报,太子系欢呼雀跃,马上就在朝堂上鼓动起来。

    选来选去,最终选了大鸿胪路充国充当使者去匈奴。

    汉朝意思意思了,匈奴也意思意思一次回来了。

    于是,乌维单于从他的兄弟里选了一个人,前往长安,面朝汉天子。

    本来,此事若继续下去,汉匈之间的和平,恐怕已经实现。

    纵然不能,两国也能建立良好的互信。

    然而……

    这注定是不可能的!

    因为,大汉帝国真正的主人不答应。

    那数十万大军,那数以千计的军功贵族不答应。

    和平?媾和?

    是在讲笑话吗?

    更别提,在事实上,所谓的议和和和亲,只是匈奴乌维系和汉家太子系一厢情愿的事情。

    汉家朝廷和匈奴的王庭里,有一堆人不肯答应!

    那位匈奴贵人,甚至没有在长安活过当年冬天!

    虽然朝廷对外宣布,匈奴贵人是得病而死。

    而且给与了等同汉室王子的葬礼礼遇进行下葬。

    但事实上,包括匈奴在内的很多人都清楚,这位匈奴的贵人的死因,十之八九就是被病死。

    于是汉匈两国距离和平最近的外交努力破灭了。

    更可怕的是——这个贵人死后不过两年,主导与汉议和的匈奴乌维单于暴卒于王庭。

    其子乌师庐立,这就是儿单于,因为其年少,国家大权落到了乌维的弟弟,右贤王句犁湖之手。

    之后的事情,李广利就比较清楚了。

    因为那时候已经到了居延,开始准备远征大宛。

    儿单于即位后,匈奴内部的乌维系和句犁湖系打的不亦乐乎。

    旁观的吃瓜群众汉室也没有闲着,派出了大量使者,前往匈奴,挑拨离间,煽风点火。

    在短短四年内,就搞得匈奴上下离心,烽火四起。

    儿单于即位不过三年,就暴卒在军中。

    句犁湖刚刚得胜,又病死在幕北。

    然后,其左大都尉、右大都尉等高级贵族轮流叛乱,单于庭血流成河,死者数以万计。

    也正是这一段时间的匈奴内乱,使得其无力顾及汉室的远征。

    以至于哪怕他第一次远征大宛受挫,匈奴人也力气来管。

    等到第二次远征大宛胜利班师回朝的时候,匈奴人都还在忙着清剿‘叛贼’。

    匈奴的此番内乱,持续了差不多七八年,直到天汉二年才开始结束。

    新即位的且鞮侯单于笑到了最后,整合了匈奴的力量,在卫律等人的辅佐下,开始励精图治,学习并且模仿汉军的制度,训练军队,并西入西域,拉拢车师、龟兹等国,又下嫁自己的亲妹妹给乌孙昆莫,拉拢这个西域强国,渐渐恢复元气。

    并成功的抵御了汉军接连发动的两次攻击。

    甚至全歼了李陵部!

    而至此,现在的匈奴内部,对汉家充满了仇视。

    汉匈外交甚至已经中断了五年了!

    但在长安,太子系却越发沉迷于所谓的‘弭兵’‘修和’,甚至喊出了‘莫如和亲便’的口号。

    妄图要终止战争!

    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异想天开!

    当年,乌维在的时候,和平尚且不可得。

    如今,汉匈旧仇未去,新恨又添!

    无论是汉家在乌维死后挑拨离间,在匈奴人的伤口撒盐的事情,还是匈奴人报复性几次入寇边塞,杀掠军民,都使得两者的仇恨越来越深。

    所以,在李广利眼里,太子据和他身边那帮儒生,完全就是在闭门造车,根本就是在拿军国之事开玩笑。

    脑中回想这些往事,李广利也不免满心狐疑:“长孙难道真的变了?”

    若真是这样,那就有些麻烦了。

    长孙的立场,倘若果真倾向了主战。

    那他几乎就能收获军方的忠心!

    刘氏施恩百年,在军队里有着庞大的影响力。

    李广利很清楚,只要在位的天子没有失德之事,哪怕是自己麾下的大军,也是一纸诏命就可以倒戈相向的。

    想着这些事情,他内心就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阴霾,但脸上的神色却没有变幻,甚至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提着剑带着部下,连忙出迎。

    “臣李广利,拜见长孙殿下!”走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一位身穿冕服,头戴冠琉的年轻人在十余名期门郎簇拥下走来,李广利立刻便恭身敬拜着。

    他身后的将校们,也都各自纷纷恭拜:“末将等拜见长孙殿下……”

    一个个纷纷抬眼,打量着那位走来的年轻长孙,想要从其身上和神色上找出一些东西,一些渴望的特质。

    “将军辛苦!”刘进微笑着上前,扶起李广利,又对其他将校说道:“诸公辛苦,快快起来吧……”

    就听着这位长孙说道:“公等于塞外,番卫国家,守卫桑梓,劳苦功高,闻公等归朝,孤本欲亲自登门求教,未想公等居然屈尊降贵,亲来新丰,实令孤汗颜……”

    第两百七十八节 李广利眼中的张越(2)

    -

第两百七十八节 李广利眼中的张越(2)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