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节 信武君(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三百三十一节 信武君(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三百三十一节 信武君(1)

    辞别甲亭的父老,张越驱车来到了暴胜之送给他的那个庄园前。

    然后,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记得在一个多月前,此地依然只是一处荒草和断壁残垣的废墟。

    但在现在,在张越眼前,却是一个正在成形的庞大庄园。

    虽然还没有到‘栋宇森罗,院落毗邻,墙垣环绕,望楼高耸。’的夸张程度,但也相差不远了。

    整个庄园,被规划的井井有条,谷仓、兽厩、民居和主建筑,鳞次栉比。

    张越毫不怀疑,用不了多久,此地就会变成一个专业的贵族庄园。

    就和他在长安的时候,曾经见过的几个列侯庄园一般,形成一个区域自给自足的小型独立世界。

    “怎么回事?”张越沉吟着,摸不着头脑。

    他记得自己上次离开时,只吩咐了田李兄弟将庄园的土地平整,并没有让他们搞这样的大动作。

    而且,张越觉得,他们也搞不定这样专业化的庄园建设。

    “难道是袁常带人来帮忙搞定的?”张越疑问着,这倒是有可能。

    不过,老师不在,弟子自作主张?

    这又不符合汉人的行为。

    这样想着,他就挥手让人驱车,朝着庄园的入口而去。

    刚到门口,张越就见到了,有几个武士模样打扮的男子,站在庄园门口。

    他们见到有车来到,立刻起身,迎了上来,拱手问道:“尊驾何来?此地侍中领新丰令张公庄园!”

    张越掀开车帘,看着他们,皱着眉头,问道:“尔等何人?何故在我家门口?”

    那几人一听,立刻知道了,慌忙拜道:“足下可是侍中公?”

    “小人等乃是信武君的下人,受主母之命,为侍中公效命……”说着便重重顿首,看上去有些战战兢兢的样子。

    “信武君?”张越仔细想了想,才想了起来,这位是谁?

    卫长公主与五利将军栾大的女儿,也算是皇亲国戚了。

    不过在皇亲国戚里属于小透明。

    在张越所知的信息里,这位信武君长大后嫁给了梁期候任当千。

    大约在前年,太始四年任当千干了一件傻事。

    这个贪婪成性的蠢货,在自己的封国干起了强买强卖的勾当——他把几匹劣马强行卖给一个大商人,每匹要价十五万!

    于是一头撞上了廷尉的枪口!

    依照汉律,列侯‘过平五百钱以上’属于大罪。

    于是这位任当千悲剧了,被廷尉剥夺了侯爵,废为庶民……真是将他爹任破胡将军的脸给丢了一干二净。

    想当年,任破胡将军可是踩着无数敌人的尸骸,由布衣而为列侯。

    也是因此,张越才耳闻了一些这位信武君的事情。

    但也是仅此而已,其他情况一概不知,只知道,这位信武君在长安城中向来低调。

    据说只有逢年过节时,她才会去宫里面。

    其他时候一般都宅在长安城外的庄园里,养养花草什么的。

    什么时候,这位信武君不声不响的跑来南陵,而且看样子还和嫂嫂关系处的不错?

    张越满脸疑惑,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驱车从门口直入庄园之内。

    现在的这个庄园,很多设施都已经完善了。

    渠道也被重新修葺了一新,甚至,张越还能看到,有两架水车被安装在临河的一处高坡上,缓缓的吸着水,注入沟渠之中。

    这种张越拿去给太子救灾的水车,现在在长安的贵族列侯的庄园里,普及的很快。

    也只有这些要人有人,要技术有技术的顶级贵族,才有资本有那个架设水车的财力和技术能力。

    再向前看去,张越甚至看到了有男性,背负着各种工具,在庄园平整好的土地上,翻土除草,为明年的春耕做着准备。

    而且,数量还不少,粗粗的数了一下,张越发现至少有三十余人。

    从他们的衣着上来看,粗布褐衣,应该是奴婢。

    张越甚至看到了,田禾兄弟,穿着一身劲装,走在土地之中,不知道是在监工还是在干什么?

    这让张越看的眼皮子乱跳。

    毋庸置疑,眼前的这个庄园的所有一切,都在朝着一个西汉时代背景下标准的贵族庄园演化。

    若不加以干涉,再过几年,这个庄园的一切成型,它就会变成一个完全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给自足,并且可以自我维系的种植园。

    后世东汉的豪强门阀世家们,都是在这样的庄园的基础上成型的。

    “李苗!”张越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自己前方一百步左右走动,立刻停下马车,对着他喊道。

    “主公!”李苗闻声看来,立刻就一路小跑,跑到张越面前,拜道:“李苗不知主公归来,未及远迎,望主公恕罪……”

    和过去一样,这个佃农的儿子,依然质朴而老实。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嫂嫂和柔娘呢?”张越皱着眉头问道。

    “回禀主公,主母和少主母,应信武君之邀去了信武君的庄园,观摩养蚕、织丝之工坊……”李苗笑着拜道:“至于庄园中的变化,乃是主母请信武君帮忙规划好的……”

    张越听了点点头,然后他又指着那些在地里劳作的人问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回禀主公,这些人都是些可怜人,主母怜悯,故特许他们在庄园中租佃田地……”李苗恭身回答着。

    “不是奴婢?”张越有些不太相信。

    “回禀主公……彼辈倒是想成为主公的奴婢……”李苗答道:“不过,主母说了,主公在朝廷为官,侍奉天子和长孙,名声比什么都重要,不能贪图小利,更不能因为小利而败坏主公名声,故此都予以了拒绝,只是念彼辈生活无着,饥寒交迫,故许其等以佃租六成,租佃庄园土地……”

    张越听完,心里面忽然有些莫名的感动。

    但随即就感觉有些脸疼。

    六成佃租?!

    后世教科书上的周扒皮的佃租是几成来者?

    好像也就这么多吧!

    不知不觉,自己居然成为了万恶的封建大地主了?

    好在,没有成为奴隶主,这是万幸的事情。

    微微拍了拍胸口,张越旋即想到了一个事情,问道:“这些人都是逃难的流民吗?”

    关中流民一直较少,但关东地区却不同了。

    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甚至十几万的关东流民,流入关中讨生活。

    这些可怜人最终都成为了类似张越这样的大地主大贵族的盘中餐。

    关中的种植园经济规模近些年,不断膨胀和扩大。

    某些大庄园甚至拥有各种寄客、逆旅和奴婢数千,几乎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

    就听着李苗道:“回禀主公,他们并非流民,而是……奴婢……”

    “嗯?”

    “主公,月余前太学诸公曾经倡导士绅贵族释放奴婢,许多人都响应了……”李苗说道:“关中各地释放奴婢数以千计……”

    “然而……这些奴婢被释放后,却有许多人复又卖身……”

    “可惜,这些被释放的奴婢,大都都是年纪大了或者身体有残疾、病患之人……纵然想再卖身,也没有人要……许多人都饿死和冻死了……”

    张越听着,沉默了。

    事实再一次向他证明了,废奴不能只靠嘴炮。

    就像这一次废奴运动,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很多贵族和地主是释放了奴婢。

    但是……

    中国人不愧是这个地球最聪明的人。

    特别是中国的贵族和地主士绅们。

    蓄奴有原罪是吧?

    好!哥哥释放奴婢,你总不能骂我了吧?

    于是,就将那些已经被压榨的一干二净的奴婢释放了。

    让他们去自生自灭。

    这可比自己还得花钱养着他们要强多了。

    而这些被释放的人,却落入了比当奴婢时还要悲惨的命运。

    当他们是奴婢时,起码还有个主家,主家顾忌名声,也不敢将他们随便丢弃。

    现在好了,趁着舆论的喧哗,将这些累赘丢弃。

    不仅仅可以赢得一个好名声,还能甩掉一个大包袱!

    而舆论则根本不管这些,长安城里的那些喧哗和鼓噪废奴的士子和年轻的贵族们,也不会来看这些。

    他们要的只是他们想要的正义。

    至于那些一无所有,甚至满身伤患的可怜人何去何从?该怎么维生?

    谁会去关注呢?

    “没有计划和不给生产资料的废奴,就是在耍流氓!”张越在心里感慨几声。

    奴隶制是落后的腐朽制度,应该被埋葬进历史的垃圾堆,这一点张越很清楚。

    因为奴隶制不可能创造任何进步,也不可能推动生产力的发展。

    最差劲的封建制度,也比最好的奴隶制强!

    但在现行的制度和现在的生产力的情况下,张越很清楚的看到——奴隶制不会简单的消失和被埋葬。

    在历史上,两汉之后,这个腐朽制度甚至一度复辟了一段时间。

    南北朝的门阀世家们,其实就是一个改头换面的奴隶主。

    认识到这一点,张越就知道,在现在是不可能阻止汉室社会的蓄奴风气的。

    他要是敢去做这样的计划,天下的地主士绅们就能联起手撕了他!

    他唯一能有作为的地方,只剩下了——禁止或者限制以汉人为奴的行为。

    第三百三十一节 信武君(1)

    -

第三百三十一节 信武君(1)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