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节 被激怒的金日磾(3/3)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五百八十四节 被激怒的金日磾(3/3)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五百八十四节 被激怒的金日磾(3/3)

    当夜,整个长安城差不多都被博望苑发生的事情震动。

    特别是随着与会宾客回家后,添油加醋的进行渲染、描述。

    于是,几乎大半个长安的贵戚列侯们都知道了。

    张蚩尤在博望苑毫不客气的吊着钩弋夫人最小的弟弟,同时也是敬安君最疼爱的小外甥一顿暴揍。

    尤其是八卦党们,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立场,将此事描述的神乎其神,夸大和编造了许多场面。

    什么张蚩尤暴怒而起,当场飞沙走石,电光火石的刹那就打死临武君赵良十几个护卫,将剑架到了对方的脖子上之类的版本层出不穷。

    而在所有版本中,临武君赵良被张蚩尤吓得尿裤子的事情,全部成为了描述重点。

    好事者甚至编造出了临武君跪地求饶,太子和长孙再三谢罪的桥段。

    总之,很不幸,在几乎每一个版本里,临武君赵良,这个过去在长安城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纨绔子,顶级的外戚,成为了丑角,变成了被人调侃和戏虐的对象。

    这也是这个纨绔子,得罪了太多人,让很多人不爽导致的。

    从前,没人能治得了他。

    现在,张蚩尤跳出来我,为民除害了,大家立刻就行动起来,极尽一切的贬低和丑化赵良的形象。

    几乎是将此事当成了发泄和出气筒。

    反正,这长安城里的八卦党们,什么时候被人逮到过?

    休说区区一个外戚了,八卦党们甚至曾经议论过天子的私密。

    天子也只能无可奈何,由之任之。

    毕竟,太宗皇帝的诏书,可是曾经贴满了全天下的每一个亭里。

    哪怕是不识字的农民,也在官府和士大夫和现实的教育下,将其中关键的几句背的滚瓜烂熟。

    特别是“细民无知取死,朕甚悯之,其除诽谤罪!”这一句,近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作为在汉家历史地位和高帝一般无二,是当今天子这一系源头和法统所在的太宗皇帝的诏命,脸皮再厚的君王,也不敢宣布废黜。

    毕竟,老刘家虽然虽然爱耍赖。

    但终究脸皮还没有弘历那么厚,可以刚刚登基,转头就将自己老爹的政策当成一个屁一样给废掉。

    …………………………

    “岂有此理!”金日磾猛然睁开眼睛,怒不可遏的抓着案几:“这赵家是当吾金氏无人乎!”

    此刻,他感到了深深的羞辱和打击。

    脸上黏糊糊的,难受的紧!

    “父亲大人请息怒!”金赏连忙跪下来拜道:“不值得因这竖子,气坏了自己身体!”

    金赏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位驸马都尉,因为早年宿卫天子,日夜守护着这位陛下,因而近年来身体每况日下。

    到得现在,如非必要,自己的父亲,已经很少会整夜整夜的陪宿天子了。

    金日磾却是暴怒不已。

    金少夫,虽然他已经送出去了。

    按照贵族的规则,这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已经与他没有干系。

    但这骨肉相连,家族亲情,岂能轻易中断?

    更重要的是,他若不做出反应,这别人看了,岂不会以为他金日磾好欺负?

    “赏儿……”金日磾看着金赏,轻声道:“吾听说陛下命汝明日带一个司马去护卫张侍中?”

    “然!”

    金日磾从怀中取出一块符信,交给金赏,道:“汝执此符,去调甲部司马!”

    “甲部司马?”金赏顿时感觉有些风中凌乱,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不至于吧?”

    “哼!”金日磾冷哼道:“如何不至于?”

    他微微负手,冷然道:“虎卧山林,若不发威,与大猫无异!”

    “赏!你要记住!孔子曰:吾何执?吾执射!”金日磾郑重的将手里的符信塞到金赏手里,紧紧的握住他的手道:“而君子之射,一样见血封喉!”

    金赏却依旧有些迷糊。

    握着手里的符信,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作为侍从官兼驸马都尉之子,金日磾非常清楚,当今天子身边的宿卫武装,分为哪几种?

    而羽林卫甲部司马,是所有禁卫之中最精锐、最凶悍、最可怖和最强大的一个战斗单位。

    因为,这个司马之中的每一个士兵,都是从汉军野战精锐部队之中千挑万选挑选出来的骄兵悍将!

    每一个士兵身上,都挂满了功勋。

    这些人是汉军的绝对骄傲!

    是大汉帝国的十余个野战军团,二十三万大军之中的佼佼者。

    他们是按照制度,从边塞军队里,遴选出来轮宿长安的真正勇士!

    这从他们的身体就能看出来!

    每次甲部司马沐浴,在浴室之中,一个个骄兵悍将,坦胸露体。

    他们的胸口和四肢,一道道伤口,纵横交错。

    最让他们骄傲的是——没有一个人的伤口,是在后背!

    更可怕的是,甲部司马之中,哪怕是一个小兵,也不可轻视!

    因为很可能,这个小兵在来长安前,是边塞汉军某支战功卓绝的主力骑兵部队之中的英雄,曾经在某场或者某几场战斗之中立下卓绝的功勋,才被保举和推荐,获得来到长安轮宿天子寝宫,保卫汉家社稷的荣誉。

    只要一回去,立刻就会被提拔,成为那支部队的司马、校尉甚至是都尉!

    自然,这样一支可怕的精锐,哪怕是天子,轻易也不会调动他们。

    天子抽调他们回京,是为了奖赏和鼓励军队的勇士。

    也是为了培养和培养他们的军事文化知识,以便他们未来可以成为汉军的骨干和脊梁。

    而每次,这支部队调动。

    都意味着将掀起惊涛骇浪。

    别说长安城了,整个天下,就没有几个势力,能抵挡得住羽林卫的甲部司马一个冲击波的。

    它是帝国最璀璨的明珠,最珍贵的宝物。

    将甲部司马派出去,给张子重护卫?

    金赏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冷战。

    那些骄兵悍将,哪怕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金赏都经常感觉毛骨悚然。

    调动他们去执行一次这样的任务?

    万一途中有哪个不开眼的二逼挑衅、激怒了他们,分分钟会被拆成零件的!

    就是死了,天子也不会追究。

    因为,他比谁都宝贝这支甲部司马。

    “去吧!”金日磾看着有些呆滞的儿子,挥手道:“马上将命令下达下去吧,命令甲部司马三更起夜,五更整备,天亮之前,踏出建章宫,完成战斗部署!”

    “这是将令!”

    “诺!”

    第五百八十四节 被激怒的金日磾(3/3)

    -

第五百八十四节 被激怒的金日磾(3/3)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