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节 敲打(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六百四十八节 敲打(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六百四十八节 敲打(1)

    王豫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果断拜道:“侍中公言重了!”

    “下官虽然身在齐郡,但也早有听闻侍中虎威!”

    “今日相见,便深为侍中威德折服,若侍中公不嫌弃,下官愿请为侍中牛马走!”

    说着,他便深深的低头,顿首匍匐。

    张越见着,也是惊讶不已。

    汉季士大夫们,大多数知耻,以特别有骨气,特别有节草和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喷人著称。

    苏武牧羊,万世仰慕。

    盖宽尧北阙自裁,天下垂泪。

    朱云折槛,士子楷模。

    还有敢当着皇帝的面说:如今天下已经是乱世了的京房。

    更有为了百姓和人民,而被腰斩的赵广汉。

    就是张越一直以来颇为不齿的谷梁和左传学者,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吃相也难看。

    但节草和荣耻,还是知道的。

    获罪后,自杀起来也很痛快。

    类似王豫这样的官员,他还真是第一次碰到。

    哪怕是于己衍,也是有节草的!

    没有像眼前的王豫一样,一见面就不顾廉耻的跪舔!

    看着这个王豫,张越有些恍惚。

    他心里面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才是官僚啊!”

    与此人相比,就是于己衍,都能成为道德模范与有操守的君子了。

    可悲的是,张越现在却需要和这样的人合作。

    甚至,喜欢这样的人。

    而这就是政治!

    为了解决问题,别说与小人合作了。

    真正的政治家,甚至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与魔鬼交易。

    作为穿越者,张越也没有太多的节草顾虑。

    他只是笑着将王豫扶起来,道:“明府过誉了,过誉了!”

    “晚辈可当不起明府的缪赞!”

    “倒是明府,当初治雒阳,使雒阳士民,纷纷赞许,一直让晚辈敬仰啊!”

    王豫听着,惭愧不已。

    他在河南郡任上,还算做了些事情。

    但无论如何,也当不上什么士民赞许。

    事实上,当初他卸任的时候,有些河南士大夫甚至弹冠相庆说:王乐之(他的表字)此去,河南黎庶之幸也!

    当然,这也是河南郡人民的习惯了。

    有汉以来,不过五个郡守,能让他们满意。

    其他人,在河南人民眼中,不是‘中人之姿’就是‘庸碌之辈’或者‘粗鄙之人’。

    反正,这个世界上,能满足河南人民要求的官员,屈指可数。

    因为,河南人民永不满足。

    什么事情,都想要第一。

    做不到的人,就不可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和点赞。

    所以呢,王豫明白,张越的话,纯粹是面子话,场面话。

    但,王豫却是一副深受感动和激动的样子,道:“侍中公赞誉,下官愧不敢当!不过是为陛下效命,尽忠尽责而已……”

    说着,就将张越毕恭毕敬的请进了其住所内。

    亲自将张越领到了上首,恭恭敬敬的请着张越上座,再拜奉茶,道:“侍中公星夜光临下官住所,不知道有什么训示或者指教啊?”

    说完就像个小学生一般,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一副随时受教的神色。

    张越见着,轻声道:“指教、训示,晚辈不敢当,只是有几句话想要与明府谈谈……”

    “侍中公请赐教!”王豫立刻就拜道:“下官洗耳恭听,必将侍中公的教诲牢记于心,日夜揣摩,不敢或忘!”

    “明府言重了!”张越神色一凛,严肃的道:“王明府,陛下对于齐郡的事情,很不满意啊!”

    王豫一听,眼皮子一跳,马上就匍匐下来,拜道:“侍中公救我!”

    齐郡的事情,他还不知道?

    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官商勾结,狼狈为奸。

    而且,齐郡的士大夫贵族地主们,一直就被长安视为另类。

    长安对齐郡士大夫贵族地主的不满,由来已久,就是没有问题,长安都可能要挑刺。

    更何况齐郡本来就是问题一大堆!

    而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齐郡的官员贵族士大夫地主商人,就没有几个真的听他的话的。

    在齐郡任太守五年,就有起码四年的时间,他是被齐郡的官员、贵族地主士大夫们像操线木偶一样操纵。

    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写什么就写什么。

    至于想要自己做点事情?

    他们倒是不会阻拦,甚至会帮着做。

    只是,事情通常会演变成一场灾难。

    然后,他就不得不去求着齐郡上下,为他擦屁股。

    如此反复数次,他也认命了。

    变成了齐郡士大夫地主官员的代言人和木偶。

    他也是没办法啊!

    不跟齐郡的地头蛇合作,他的命令,甚至出不了郡守衙门大门。

    如不能让齐郡地头蛇们开心,他们就会搞出种种事端。

    这些人完全的捏住他的脖子和七寸,想要安安稳稳的齐郡当官,就得听他们的。

    当然,听话的太守是有奖励的。

    王豫的个人訾产,就五年内就翻了三倍。

    家里更是多了十几个娇滴滴的美人儿。

    但这样做,最怕的就是朝廷追究!

    特别是现在,他王豫的靠山已倒,一旦朝廷决定处置和追究他。

    王豫相信,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转瞬即逝。

    那些齐郡的地头蛇,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卖了。

    所以,王豫一听到张越口里蹦出‘天子很不满意’这句话,立刻就吓得魂飞魄散。

    作为积年老吏,王豫太明白,这句话里蕴含的杀机了。

    任何官吏,只要恶了当今天子,几乎都无法再活下去!

    故而,在官场上,每一个人都拼命的想要迎合和逢迎这位陛下。

    奈何君心难测,君威不定。

    除了少数天才,很少有人能摸到这位陛下的痒痒处。

    经常有人马屁拍到马大腿上,好处没捞到,反而惹下一身骚。

    张越看着王豫的样子,在心里面摇了摇头,讲老实话,像王豫这样的官员,若在以前,张越是根本不愿意和这样的人接触的。

    甚至,只要有机会,就会下手弄死!

    因为,这样的渣渣,全死光了,对国家社会,有益无害。

    但在现在,却只能与之虚与委蛇。

    因为,张越需要他去对付一个更糟糕的群体——那些奸商!

    当然……

    用完了以后,也是可以抛弃的!

    第六百四十八节 敲打(1)

    -

第六百四十八节 敲打(1)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