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节 震撼(2)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六百五十一节 震撼(2)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六百五十一节 震撼(2)

    黄河是诸夏民族的母亲河,河洛文化,是直接催生出诸夏这一概念的源头之一。

    但是,自春秋以降,黄河就开始变得狂暴起来。

    这条母亲河,自从大禹治水后,在平静了两千年后,因其子民在上游对水土的破坏,而变得日益不安。

    有汉以来,黄河已经为患日久。

    太宗年间,先决于酸枣,后决于金堤,导致出现了大范围的黄泛区,汉室花费了数年之功,才让其平复。

    到了今上即位,这条母亲河又一次狂猛起来。

    特别是元光年中,黄河决于瓠子口,向南狂奔,肆虐三十六年。

    受灾百姓数以百万计,直至元封年中,当今天子封禅泰山后北归,目睹瓠子决口附近百姓的凄苦,骤然泪下,命令随行禁军,抱着柴薪,从河堤决口跳下,以肉体堵塞决口,在付出了极大牺牲后,才终于让黄河再次平复。

    尽管如此,在数年前,这条母亲河再次决堤。

    它从馆陶决堤破口,浩浩荡荡,从魏郡、信都、渤海冲入大海,制造出了一条新的黄河支流——屯氏河。

    而青州,首当其冲,也遭受了重大影响!

    因为黄河决堤馆陶,导致了它再次夺淮!

    可怜的淮河,就像一个小受,被黄河按在地上摩擦。

    由之导致了整个青徐地区,都被黄河的伟力所胁迫。

    更要命的是,青州的堤坝,哪怕维护的再好,也恐怕撑不了几年了。

    作为齐郡太守,王豫上任之初,首先就视察了境内的黄河支流和主河道。

    还曾雄心勃勃的想要重修堤坝,稳住境内的黄河河道。

    可惜……

    很快就被下面的人怼了回来。

    甚至还差点闹得下不来台。

    因为,事实告诉他,要改变齐郡的黄河问题,必须整个青州甚至整个青徐冀兖联合起来,由长安组织动员,才有可能改变现状。

    而这需要起码三十万以上的民夫和长达数年的持续投入。

    青州、徐州、冀州、兖州等深受黄河危害的州郡人民,不分贵贱,自然是都想要这么做。

    也都呼吁这么做!

    然而,这四州官吏,却没有几个人愿意做。

    因为,这样的超级工程,一旦开始,就意味着很多人将要忙碌起来。

    忙碌倒也罢了,关键是还要去负责。

    这就是大忌了!

    大家当官当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去主动找这种麻烦?

    做成了,不过是少数人受赏,万一失败了,或者自己负责的事情出了问题,板子打下来,谁hold住?

    再一个,哪来这么多钱啊?

    三十万民夫,一天光是责庸钱就要二百四十万,一年下来起码六万万!

    再加上其他开支,每年起码要支出十万万以上!

    青州一年财税收入,大约也不过是这个数字。

    所以,在听到张越开口要整修黄河堤坝时,王豫的整个人都傻了。

    “天子已经下定决心了吗?”王豫弱弱的问道。

    张越笑而不语。

    当今天子,现在自然还没有下定决心。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青徐冀兖的黄河情况,特别是青州和徐州面临的威胁!

    事实上,现在是整修黄河,加固河防堤坝的最佳时期。

    过了这个时间点,就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时机了。

    自黄河决堤馆陶,冲出一条屯氏河后,黄河积蓄很久的力量,都因为这次决堤而释放,进入到相对平稳的时期。

    但很快,它就会再次泛滥。

    甚至间接导致西汉王朝灭亡。

    元成平哀,黄河不断决口。

    仅仅有记录的决口次数,就多达二十次!

    不断决口的黄河,耗尽了西汉王朝最后一点人望和民心。

    让所有人都觉得,刘家药丸啊!

    不然,黄河为何反复决堤?

    看着张越的样子,王豫内心,却是下定了决心!

    倘若国家已经决议要整修黄河堤坝。

    那么,这意志就是不可阻拦的。

    从上到下,都将形成巨大的推动力!

    甚至,只需要明天大朝议上,天子说一句‘朕忧河决,欲重修青徐之河堤’。

    消息从长安传到青州,传到临淄。

    整个世界都将一片欢呼雀跃,每一个人都将手舞足蹈。

    大河堤坝的加固和重修工程,不止将让人民得利,也将让地方权贵豪族获利。

    光是河堤工程,就可以喂饱不知道多少人的肚子。

    这样一来,倘若自己再不识趣。

    那就是自绝于天下,是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至于张越透露出来的隧营计划?

    王豫根本没有将之放在心上,甚至嗤之以鼻。

    觉得这不过是唬人的。

    仅仅是青州,就有两百余万无地游民分散在八郡两国。

    两百万游民,老弱妇孺,占了起码一半。

    国家怎么可能安置的了?

    又如何安置的了?

    他可是经历过元封四年的关东大灾的。

    百万流民聚集函谷关下,就已经让朝堂非常吃力了。

    甚至,几乎没有搞定!

    现在,这个数字翻两倍。

    而且,还是在远离长安,长期和长安离心离德的青州地区。

    长安就算开挂,也是不可能完成这个工作的。

    最多最多,将三十万青州临时编入隧营。

    等治河工程完工,甚至等不到治安工程结束,就会因为上上下下的压力而遣散。

    所以,王豫根本没有花太多心思去想张越透露的隧营事情,而是立刻就拜道:“侍中公忧国忧民,下官安敢不附骥尾后,为牛马走?”

    “若侍中不弃,明日大朝议,下官愿亲自上表,向陛下力陈临淄商贾之弊以及黄河之害!”

    这事情,若是做成了,恐怕不止能让自己顺利洗白,说不定还能捞到一笔丰厚的政治资源。

    至于临淄的商贾们?

    现在却是顾不得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再说,商贾这东西,不就跟地里的麦子、韭菜一样吗?

    今天宰了,明天就又有新的发芽,后天就能长大了。

    元鼎中,杨可主持告缗,彼时天下八成以上的富商破家。

    但,不过数年,新的巨贾富商,不就再次出现了吗?

    为了天下,为了社稷,也为了自己的前途,这些商贾牺牲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第六百五十一节 震撼(2)

    -

第六百五十一节 震撼(2)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