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节 天子的下马威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六百五十七节 天子的下马威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六百五十七节 天子的下马威

    时至平明,天色渐渐微亮,启明星的光芒开始闪烁在天际。

    此时的未央宫,所有的宫门全部洞开。

    数千名甲士,持戟站立在宫阙走廊两侧。

    一面面黑龙旗,迎风招展。

    象征汉家火德的赤色,成为未央宫的主色调。

    就连宫墙的墙壁,也被重新粉刷上了红色的涂料。

    而在宣室殿之中,此刻,已经有着丝竹琴瑟钟鸣之声传出。

    古老的吟诵之声,回响在宫阙的走廊中。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煇,君子至止,言观其旂!”

    而数以千计的贵族将军宗室官吏,人人肃穆不已,手持玉芴,静立在宣室殿下的回廊两侧。

    以文武分野,排成了两个密密麻麻的纵队。

    一眼望过去,几乎让人看不到尽头。

    作为侍中官,张越自然跟着宗正卿刘屈氂、太常卿商丘成站在左侧,位居于稍微靠前的位置。

    而光禄勋韩说、执金吾王莽等人则站到了右侧,与将军列侯们在一起。

    当然,现在汉室,文武之间界限并不明显。

    文官可以为将,武将也可以牧民。

    当世世人推崇的大丈夫,就是那种上马打匈奴,下马抚万民的文武全才!

    所以,其实站在那边,只是一个象征性的。

    就像现在的文官首领之一的商丘成,在历史上就多次领兵出征,还打的有声有色。

    而武将首领的王莽,在内政方面的造诣也不错。

    历史上,其在李广利全军覆没后,靠着屯田和种田,硬是在抵御匈奴的侵扰同时,在轮台和居延,屯田三十万亩,底定了宣帝对匈奴的战略大反攻的物质基础。

    “天子临朝了……”张越听着从宣室殿内传出来的吟诵声,做出判断。

    果不其然,须臾之后,宫中的乐声就变幻了曲调。

    从《庭燎》之乐,换成了大气磅礴的《大明》。

    吟诵者也由原先低沉婉转的士大夫,变成了嗓音洪亮的武官。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恢弘的腔调,让人精神一振,肃立多时的文武百官们,也直起了腰杆,等候着来自天子的召唤。

    在充满了王者威势的《大明》乐中,悬挂在宣室殿前的编钟,连响三十六声。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尚书令张安世,持着节旄,身穿盛装,站到了台阶前,清声唱诺道:“唯汉延和元年冬亥月甲子(十月是亥月),岁在已丑,群臣陛见,请大鸿胪导之以礼,太常卿教之以仪,勿有失礼失仪!”

    大鸿胪戴仁出列拜道:“唯,臣不敢失职!”

    太常卿商丘成也拜道:“唯,臣不敢失职!”

    张安世持节向南,拜道:“群臣请次第趋见!”

    张越与其他大臣,连忙出列,拜道:“唯!”

    然后起身,持着玉芴,亦步亦趋的跟上自己前面的九卿列侯们,小心翼翼的拾阶而上。

    这可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寻常人若没有经过训练,根本掌握不了。

    按照贾谊贾长沙当年所作的《容经》之中的说法,大臣入朝,朝见天子,进必趋,退必趋。

    尤其是在大朝议上,趋礼要求相当之严格。

    所谓行则‘趋以微磬之容,飘然翼然,肩状若流,足如射箭’,而其转向更是要求‘旋以微磬之容,其始动也,穆如惊倏,其固复也,旄如濯丝’。

    后世有部不错的电视剧《军师联盟》里,就有着何驸马教曹芳走路和转身的剧情。

    但剧中何驸马的姿态和行容,要是按照贾长沙的标准来看,肯定不合格!

    反正,就是张越,也为了今天,练了差不多两个月,才勉勉强强,将将及格。

    但不要紧,在场的群臣之中,驸马都尉金日磾和奉车都尉霍光,都是汉家有名的趋礼专家。

    特别是霍光,曾有人特地观察他上朝,连续数了十几次他的步数,结果发现,他每次所用的步数,都是一模一样。

    更夸张的还是,霍光的脚步,每一步都分毫不差。

    上一次,他用十步走了多远,这一次也是一模一样!

    简直是恐怖!

    所以,张越就盯着霍光的举止,他的头怎么低,低多少,自己也怎么低,他的手抬多高,自己也抬多高。

    还别说,这样一来,张越轻松过关。

    跟着人群,趋进到宣室殿之中。

    张越立刻就被眼前的壮观宫殿,所深深震撼。

    宣室殿,大!

    非常大!

    天子的御座,高居于殿堂之上,御座之下,五十五级台阶,让人咋舌不已。

    后世电视剧中,取景的所谓皇宫、朝堂,与之一比,就像乡下土财主的客厅一样寒酸。

    而大殿之中,一根根雕龙飞凤的柱梁,节比林立。

    粗略的数了数,至少有上百根柱梁。

    柱梁左右,一盏盏连枝灯,已被点燃。

    滋滋燃烧的灯油,将这殿堂照耀的恍如白昼。

    一排排持戟的卫士,肃立在这些柱梁两侧。

    人人神色严肃,甲胄鲜明,将这汉家殿堂衬托的分外肃穆、庄严。

    “侍中公……”太常卿商丘成,轻轻的拉了拉有些出神的张越的衣袖,道:“请借一步说话……”

    张越点点头,跟上前去。

    两人走到殿中的一个柱梁下,商丘成拱手道:“侍中公,今日大朝议,请侍中戎装持钺,为陛下壮威!”

    这也是侍中官的本职工作。

    每临朝会,侍中持斧钺,宿卫天子两侧。

    目的就是要借助侍中官和其他内侍的勇武,来衬托汉天子的威严。

    汉书《叔孙通传》就有记载:殿下郎中侠陛,陛数百人。

    意思就是说,朝会大殿的御座台阶上,通常会陈列数百名武士。

    而这些武士,可不是一般人。

    《续汉书。礼仪志》中清楚的描述了这些人的来历:侍中、尚书、谒者、虎贲、羽林郎将执事,皆赤帻陛卫。

    本来,在宗周时期,是没有这一套的。

    那时候,周天子的陛阶上是用屏风纹饰斧钺。

    但是,荆轲刺秦王,改变了这个传统。

    屏风纹饰斧钺,换成了真正的卫兵。

    而且是全副武装,手持斧钺的天子近臣们。

    这样,就算再有荆轲,哪怕开挂,也休想伤到天子一根寒毛。

    荆轲刺秦王,秦王绕柱走,成为了千古绝唱。

    张越当然不会拒绝,连忙拜道:“请太常卿带路……”

    此时,天子的圣驾,还未到来。

    在事实上来说,起码还有一个时辰,这位陛下才会临朝。

    毕竟,仅仅是在京列侯、两千石和宗室趋进宣室殿,可能也要花一个时辰的时间。

    而大臣们没有来齐,天子先至?

    那就是君等臣了!

    恐怕当今汉室,还没有人有这么大面子和这么大的胆子。

    于是,在商丘成的引领下,张越来到了宣室殿正殿一侧的一个偏殿之中。

    早有等候在此的礼仪官,将张越带到了一个静室。

    然后,侍女们一拥而上,将张越身上的朝服解下来,换上了戎装。

    张越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身着甲胄,赤袍在后,貂蝉冠下的容颜,颇为英武。

    “侍中公,此乃您用的玄钺!”一个礼官,将一柄硕大的铁制兵器,送到了张越手上。

    这是一种巨大的斧状兵器!

    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张越感觉起码有个三十来公斤!

    刀刃宽大而锋利,拿在手里,矗立起来,看上去也是威武不凡,卖相十足。

    这也是这种兵器,自商周以来,就被统治者用为仪仗兵器的缘故。

    这么一柄大斧,光是立在那里,视觉冲击力就已经很强了。

    很容易就慑服朝臣!

    更何况,持有这种兵器的武士,足有数百人!

    当你面对几百个拿着大斧的壮汉,气势汹汹的狠狠的盯着你的时候,哪怕胆子再大,恐怕心里也会发毛了。

    拿着这柄玄钺,张越微微笑了笑,感觉这柄兵器很配自己!

    商周的时候,妇好就曾持斧钺,板荡天下,维护商王朝的威严与统一。

    今天,自己也拿上了斧钺。

    这说明了什么?

    这是天意啊!

    天让自己以斧钺,鞭笞青徐扬的渣渣们。

    顺便,再给天下群臣们演绎一下,什么叫ppt的正确用法。

    ………………………………

    一个时辰之后,在京两千石、列侯、宗室,基本都在太常卿和大鸿胪的有司引导下,步入了宣室殿中,并且各自在礼官的引导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数百文武大臣,临襟正坐。

    等候着天子御驾驾临。

    而张越,则被安排着,站到了御座之下的台阶一侧,正好和背着高帝斩白蛇剑的上官桀相对而视。

    这也是上官桀,最后背负此剑,参与朝会了。

    今天之后,这个保管高帝斩白蛇剑的任务,就要交给赵充国了。

    而在张越的上方,是奉车都尉霍光与驸马都尉金日磾组成的御前侍卫二人组。

    霍光、金日磾之上,就是御座所在了。

    尚书令张安世,持着一部七尺《律书》站在御座一侧,表情肃穆。

    平明五刻(大约是五点左右),天子撵车被数十名卫士,抬着从宣室殿东侧回廊进入大殿。

    大鸿胪戴仁立刻唱诺:“天子驾临,百官恭迎!”

    而张越等戎装侍卫,则纷纷举起自己手里的兵器,怒目圆睁,看向群臣,一副‘哥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的神色,口中更是大声呐喊了起来:“警!”

    群臣立刻起身,来到殿中,分成两列,朝着天子撵车恭身拜道:“臣等恭迎吾皇,愿吾皇万寿无疆!”

    于是,宣室殿之中的乐官轻轻挥手,编钟、鼓瑟之声,顿时大响。

    神圣的《天保》之乐响了起来。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殿中两侧的博士们,首先吟诵。

    “俾尔单厚,何福不除?……”站立在陛阶两侧的尚书、侍中们,也跟着唱诺起来。

    在齐声的赞美之中,天子撵车,缓缓走上御阶。

    然后,在御座之前,停了下来。

    伴随着《天保》之乐的结尾,大汉天子盛装衮服,轻轻走下撵车。

    此时,天保之声,也到了结尾。

    不止博士和侍卫,群臣也都纷纷恭身,面朝天子,一边顿首匍匐,一边长声而赞:“神之吊矣,诒尔多福。民之质矣,日用饮食。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愿太一之灵,五帝之神,列祖列宗,永保我君!”

    天子提起绶带,端坐到御座上,然后面朝群臣,微微挥手,道:“朕自承先帝遗命,获保宗庙,迄今四十有七年,四十七年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夙兴夜寐,恐朕之不德,以羞先帝遗德也!”

    “赖宗庙之灵,群臣辅佐,将士用命,四十七年来,虽屡有灾异、兵戈之事,然天下大体安康,百姓大体安居,此群臣用力,将士用命也!”

    “然……”天子冠琉无风自动,琉珠后的神色,无人能看清,但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位陛下,要发飙了。

    于是,群臣纷纷俯首,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今夏旱灾,关中百姓或有不躬耕之念,而贵戚之流,残虐人民,盘剥百姓,致使万年太庙神灵受惊,此朕之不德,不能佐百姓,无以奉宗庙也!”

    群臣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这位陛下,字字诛心啊!

    什么‘此朕之不德,不能佐百姓,无以奉宗庙’?

    这是把大家,这数百位两千石、九卿、列侯和宗室诸侯架在火上烤啊!

    但这又是就发生在不久前的事实,谁也不能说什么不对。

    万年县衙被焚,太庙受惊是肯定的。

    万一太上皇他老人家觉得不爽了,去找高帝唠叨唠叨,高帝神灵一发怒,让高庙的瓦被风吹落几块下来。

    这满朝文武,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没有办法,大家只好群体恭身再拜,道:“臣等万死!”

    天子扫着群臣,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再敲打下去,说不定就要死人,于是适可而止,朗声道:“谚曰:前车之鉴,后车之覆,佐百姓,安天下,此太宗之所以盛德也;轻田税,除肉刑,泽被苍生,此先帝之所以治安天下也!”

    “朕今欲上参尧舜,下配三王,而朕之不敏、不德,此天下士大夫公卿之所共见,卿等皆明于古今之事,必有能教朕者!”

    “其令九卿、列侯、诸博士,咸以书对,著之于篇,朕必将亲览之!”

    第六百五十七节 天子的下马威

    -

第六百五十七节 天子的下马威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