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节 宁为汉犬,不为夷王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七百二十八节 宁为汉犬,不为夷王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七百二十八节 宁为汉犬,不为夷王

    夜已经很深了。

    来自乌孙的泥靡,却在塌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来汉差不多五十天了。

    五十个日日夜夜,所见所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缠绵不绝。

    “汉,我大人也!”犹记得,这是他刚刚走出蒲类海,遇到的一个楼兰贵族说的话。

    彼时,泥靡不屑一顾,只觉得那个楼兰贵族脑子坏掉了。

    汉?

    算什么?

    匈奴又算什么?

    当时的泥靡,虽然觉得匈奴和汉,都不是现在的乌孙可以比拟的强国。

    但,两强相争,乌孙可以渔利。

    这种念头,在他从玉门关进入汉朝的河西领土时,更加强烈起来!

    河西之地,碧草悠悠,青山郁郁。

    清澈的冰河水,从高山流下,汇入黑水河之中。

    巍峨的祁连山,在天际隐隐出现。

    到处都是肥沃的草场!

    比乌孙人的牧场还要肥美、丰盛!

    哪怕彼时已是晚秋,但草原的风光依然秀丽、壮美。

    养得肥硕无比的牛羊,在牧民的驱赶下,沿着河流山川,向前迁徙。

    辉渠人、昆邪人、浑邪人、羌人,混杂在一起。

    他们按照着汉朝人的规定,彼此和平、有序的在各自的牧场中生活。

    就像他们放牧的牛羊马匹一般温顺、勤劳。

    当时,泥靡就只感觉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这些人,这些曾经的引弓之民,如今已经收起了过去粗犷、豪迈的性格,将原本的尖牙利爪,变成了满脸的笑容。

    即使是过去桀骜不驯的羌人,现在也变成了顺民。

    他们在汉朝骑兵和城塞的保护下,已经忘记了曾经的勇武,放下了过去的刀剑与弓矢,转而过上了与牛羊为伴,山川为邻的生活。

    泥靡甚至怀疑他们已经忘记了如何拿弓?更忘记了如何战斗!

    这样的孱弱之人,一个乌孙万骑,足以镇压十万、二十万!

    让他们变成奴隶,让他们乖乖献上部族的牲畜、女子和皮毛,恭敬的匍匐在伟大的狼神与乌鸦之神的子嗣脚下。

    泥靡记得,自己曾在汉朝的迎接官员的陪同下,到访过几个部族。

    记忆里的,那些部族,已经没有了引弓之民的样子。

    从部族首领,到部族牧民。

    他们已经忘记了祖先髡头辫发的荣光,而是系上了布帻,穿上了汉朝的常服。

    要不是部落中,依然牛羊成群,人民也依旧逐水草而居。

    泥靡都要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一群汉朝农夫。

    泥靡也曾经问过一个辉渠人的部落首领:“引弓之民,自古以湩乳为食,以万物为灵,天神奖赏勇士而惩罚怯懦之人!辉渠过去也是草原的勇士之族,连匈奴单于也要敬重!何故阁下屈服汉朝,敢于平庸?乃至于被一二汉朝官吏震慑,小心翼翼?”

    潜台词其实就是——你们为什么不造反?

    结果,那个辉渠首领,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仿佛在说:“你在开玩笑嘛?”

    泥靡记得,当时,那首领过了很久,才意味深长的对他说了一句话:“宁为汉犬,不为夷王!使者不知汉之伟大,所以胡言乱语,待使者从长安回来,便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为汉天子爪牙、鹰犬,是何等光荣的事情?”

    “更何况……”那个辉渠首领骄傲的声音,仿佛穿透了时光,再次在泥靡耳边轰鸣起来:“光荣的辉渠,乃是与汉骠骑将军、冠军侯订立盟约的勇者部族,伟大的冠军侯曾经亲口许诺,为汉效忠之辉渠人,可以为汉天子养马!”

    “那是多么伟大的奖赏啊!”

    “我之父亲,就曾得到这样的荣誉,为汉天子养马十余年!”

    “可恨我没有遇上好机会,若能追随一位强大的汉将军,立下功勋,就可以去长安拜谒伟大的天子,为天子养马……说不定还能娶到一位汉朝的贵女,生下几个真正的汉朝人物,带领我的部族,融入汉朝,成为汉人!”

    不止是辉渠人如此。

    昆邪人、浑邪人,甚至羌人……

    似乎都有着这样的想法。

    宁为汉犬,不为夷王!

    辉渠、昆邪、浑邪也就算了!

    那些羌人!

    那些曾经让匈奴头疼了几十年,哪怕是乌孙也闻名已久的刺头。

    河西羌、渠羌、谷羌,曾经最爱造反,有机会就破坏一切的羌人。

    也被汉朝人驯服,变成了受控制的部族。

    曾经在河西土地上‘wwaaaaaal’了数千年的三羌,放下了武器和信仰的神明。

    有些羌人,甚至开始在汉朝官吏的控制下,建立起村落,开垦土地,播种作物。

    泥靡就到过一个名为乐豢的羌人居住地。

    亲眼看到了,此地的羌人,家家户户都供奉着汉朝的兵主蚩尤神像。

    他到的时候,正好是当地羌人认为的‘兵主’圣诞,为了庆祝这位神明的生辰,整个村镇都弥漫在节日的气氛中。

    羌人的女子,穿着艳丽的服装,围着篝火堆,尽情的欢唱着他们为那位神明创作的歌曲。

    男人们,则在首领的带领下,将一头牛宰杀后,献祭给那位‘兵主’。

    而当地的羌人首领,在听说泥靡一行,是要去伟大的长安城朝觐汉天子时,激动无比的拉着他的手,向他请求,回程时务必带一捧长安未央宫的土壤给他们。

    因为,这位羌人首领打算在明年庆祝兵主圣诞的时候,将这捧‘神土’作为最神圣的祭品,供奉到兵主神像前。

    他觉得这样的话,伟大的兵主就一定会保佑全族安宁,说不定还能感动伟大的天子,降下诏命,准许他们在当地建立一个乡。

    这样,他们就可以摆脱‘羌人’的束缚,变成一个受人尊敬的汉人。

    当时,泥靡的感觉是莫名其妙,也觉得这些羌人似乎智商有问题。

    汉人?

    汉人有什么好当的!

    但在现在……

    泥靡想起了他穿过数千里的草原后,从那巍峨起伏的长城,进入汉朝的腹地后,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那些炊烟袅袅的村镇,那些道路上狭弓带剑的男人。

    就是一个小小的商队,也是全副武装。

    而那些汉朝城市,更是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繁荣。

    他又想起了,在这关中的见闻。

    那可怕的铁甲骑兵……

    那恐怖的冶铁作坊……

    那让人窒息的工坊制造……

    还有,白天刚刚目睹的神射……

    “是呢……”泥靡轻声叹息:“若我是辉渠、昆邪、浑邪和羌人,恐怕也要在这样的伟大国度面前,卑躬屈膝,争先恐后的亲吻汉朝天子的脚尖,不顾一切的向他献上忠诚……”

    这个国家太强了!

    强到超乎了所有引弓之民对世界的构想极限。

    无论是人口、财富、国力还是战力,都不是引弓之民可比的。

    这样的强国,理所应当,会征服引弓之民。

    因为,引弓之民,追随和崇拜强者。

    不崇拜才是怪事!

    就像匈奴,其与东胡是死敌吧?

    但,匈奴击败东胡后,除了东胡王室和一部分死剩种跑掉了外,其他东胡人都恭顺的跪到了匈奴的马蹄面前,成为匈奴的奴隶。

    可惜,也幸运的是,乌孙与汉朝相距遥远。

    中间又隔着匈奴和西域的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王国。

    这让乌孙无法感受到汉朝的力量,自然也谈不上崇拜和向往。

    这是乌孙的幸运,也是不幸!

    因为……

    感受不到这个超级强权的力量,很容易就会造成误判。

    误以为汉朝,只是与匈奴相当。

    误以为汉朝,没有这么强大。

    而这样的误判,很可能造成灾难!

    蝼蚁以为自己强大,就贸然挑衅人类,得到的肯定是一盆开水!

    “王叔……”泥靡想起了自己曾经敌视的那个男人。

    那个似乎总是一直在微笑的生着一张胖乎乎的圆脸的男人,他的堂叔,乌孙昆莫翁归靡。

    从前,他一直觉得,翁归靡是脑子坏掉了。

    放着近在咫尺的匈奴不去巴结,反而和汉朝交好,给乌孙带来灾祸。

    现在,泥靡知道,翁归靡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他也理解了翁归靡。

    不学汉朝,不亲汉朝,乌孙只有死路一条。

    “王叔啊,若是你在此地,你会怎么办?”泥靡低声念着,忍不住坐了起来。

    两个一直跪在他榻前的臣子立刻上前,将一件狐裘批到他身上:“伟大的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我问你们,汉朝的那位张侍中现在睡了吗?”泥靡轻声问道。

    他已经无法再忍耐内心的煎熬了。

    到现在,他也差不多明白了。

    汉朝人一直在向他展示肌肉,显露实力,意图就是要告诉他——乌孙的兴衰,其实不在乌孙人的掌握中。

    所以,泥靡想要亲自去问一问。

    汉朝,想要乌孙怎么样?

    对于乌孙,汉朝的计划是什么?

    泥靡知道,汉朝人一定有对乌孙的计划。

    也肯定有着对乌孙角色的定位。

    而握着这一切答案的人,肯定就是那位汉朝的年轻贵族,那个可怕的男人——名曰张侍中的恐怖存在,被冠以蚩尤之名的人。

    那两个臣子闻言,立刻答道:“回禀主人,奴才方才听说,那位张侍中似乎一直在卧室批阅着公文……”

    “很好……”泥靡轻叹着:“我正有事相询!”

    第七百二十八节 宁为汉犬,不为夷王

    -

第七百二十八节 宁为汉犬,不为夷王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