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节 说服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七百五十二节 说服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七百五十二节 说服

    很显然,刘进失算了。

    因为,在他乘坐这辆马车,在新丰城中转悠几圈后。

    卖主们就登门了。

    关中三大富豪,袁家、田家、杨家,挥舞着黄金,急吼吼的登门。

    一千万五铢钱?

    没问题!

    尽快交货就好!

    特别是,当他们的代表试乘了这种马车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

    没办法!

    如今汉室的顶层富豪与贵族们,早就已经过了追求温饱和享受的阶段。

    空虚寂寞冷的漫漫人生旅途中,除了装x,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满足他们日益空虚的心灵。

    而工坊园制造的这种马车,完美的满足了他们的一切诉求。

    昂贵的价格、奢靡的设计、安全的车体、舒适的空间与良好的乘车体验。

    再找不到比这种豪华马车,更能彰显他们身份与逼格的东西了。

    只要乘着它出门,所有人都会知道,乘车人的身份是何等高贵,他的财富是何等惊人!

    这让刘进看着,真的是瞠目结舌!

    “卿这买卖,真的是做的……”送走这三家后,刘进看着张越许久,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

    张越听着,嘿嘿的笑了起来。

    他要感谢这个时代!

    西汉王朝是自认为礼崩乐坏的王朝!

    这可不仅仅是儒生们瞎说的。

    连皇帝都是承认这一点的。

    因汉代的大部分东西都是新的,所有的旧制度、旧规矩、旧礼仪,都已经崩坏。

    譬如,汉代的陵邑和宗庙制度,不是宗周传统的昭穆制度。

    高帝的长陵、惠帝的安陵、太宗的霸陵、先帝的阳陵、当今的茂陵,都没有按照宗周制度排列。

    而是根据当政天子本人的喜好来选址。

    礼法系统更是彻底混乱。

    列侯、诸侯王、皇子、天子,所穿的冕服,在形制上相差无几。

    最大的特征,不过是天子的琉珠要多一些。

    文法上,也只需要避讳历代天子的名字。

    譬如邦、盈、恒、启、彻。

    剩下的就没了。

    在交通工具上,就更简单了。

    除了黄屋左纛外,其他东西,并无避讳的要求。

    民间的狗大户们,出行比拟王侯的比比皆是。

    官府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

    建筑上就更是彻底放羊了。

    袁广国修的袁林就在茂陵的旁边,天子每次去茂陵都能看到。

    也并没有人能拿此事,找袁家麻烦。

    所以,在礼乐崩坏的西汉王朝,张越拿出来的这种奢华马车,别人能批评的也就是奢侈浪费而已。

    只能从道德层面攻击,而无法在现实中产生影响。

    特别是在张越每辆都卖了一千万钱的时候。

    五铢钱大神的万丈光芒下,这个事情连上朝堂讨论的资格也没有。

    儒生们嚷嚷着要烹桑弘羊,都快二十年了。

    桑弘羊掉了一根寒毛了吗?

    天大地大,还能大的过五铢钱?

    当然了,天子那边,确实需要孝敬几辆。

    所以,张越将商用需求,排在后面。

    优先生产出,朝贡天子、皇后、太子的用具。

    反正,只要商业订单源源不断。

    给皇室供应的这些马车,就当成给刘氏的代言费用好了。

    不过呢,刘进的观念,还是需要改造的。

    “殿下可知……”张越稍微想了想,就道:“臣之所以要造这种奢侈马车,除了赚钱外,最大的度量所在?”

    “正要向爱卿请教……”刘进依然沉浸在震撼中。

    他之前从未想到过,汉室的超级富豪们,居然如此有钱!

    一辆车而已,就愿意花费千万之巨。

    太可怕了!

    他这个皇长孙,自成年以来,所有的开销和花费加起来,怕也没有超过这个数目……

    他的父亲的博望苑,一岁开销,大约也就三千万左右。

    而现在,商人们为了三辆马车,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他接受的教育里,有公休仪拔葵去织,有太宗皇帝勤俭节约,甚至带着妃嫔种菜养蚕。

    他也曾立志,要做一个勤俭节约的君子。

    “殿下……”张越长身拜道:“臣的先师,子夏先生曾经说过:百工居其肆以成其言,君子学以致道,又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

    “故百工之术虽小,先王却不能离之!”

    “殿下如今,应该已经看到了新丰工坊园对于新丰士民的重要性了……”

    刘进点点头,他又不瞎不聋。

    自然清楚的看到了工坊园的作用。

    可以这么说,现在新丰之所以能如此繁荣,工坊园的功劳起码占七成。

    “那殿下可能不知道,工坊园所制的这种马车,有两个关键零件……”张越介绍道:“其一曰齿轮,其二曰轴承……”

    “齿轮,可以带动物体运转,乃是未来工坊园中最重要的器物……”

    “而轴承……则是控制和掌握器械运转的关键……”

    “只是此两物,如今应用范围较小、拥有生产、制造它们能力的匠人太少,故鲜为人知!”

    “臣造此马车,乃是为了培养相关工艺人才,为未来做准备……”

    轴承还好,因为马车的存在,所以在未来会持续存在。

    甚至在元明之间,得到一次改进和进化。

    齿轮就惨了,和很多黑科技一般,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两汉后再不复闻,直到西方人的坚船利炮与机械到来。

    而彼时,满清治下的中国,居然连火柴、铁钉也无法生产。

    我大清抵御西方殖民者的武器,竟然是明朝的爷爷炮!

    领先了地球两千年的诸夏文明,在满清的两百年统治中,跌落谷底。

    要不是英国人在三哥那里吃饱喝足,还有些撑着了。

    鸦片战争,恐怕就不是简单的割地赔款了。

    说不定,西方人会把他们在美洲印第安人身上用过的一套用到中国身上。

    只是,刘进哪里知道这些?

    他眨着眼睛,有些狐疑。

    错非张越在他这里的信用度极高,恐怕已经出言质疑了。

    张越当然也清楚,诸夏民族,其实自古就是一个实用主义民族。

    讲的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就连宗教上也是这样。

    任你佛祖三清耶稣,能保人平安,显灵有信的寺庙/道观/教堂,才有香火和信客。

    不然……

    就得被人砸了招牌,打烂塑像。

    好在,马上就能有一个最佳的证据!

    张越看着刘进,轻声道:“殿下,再过数月,殿下必能看到,这两样器物是如何改变世界的!”

    “即使现在,殿下也能看到,这两物的作用……”

    “譬如,将之用于水车、磨坊……”

    若给目前的木制水车、磨坊,更换上金属齿轮和轴承。

    其工作效率和能力,怕是能翻倍。

    不过,成本也是同样的要突破天际。

    基本上没有什么农民、地主用得起。

    第七百五十二节 说服

    -

第七百五十二节 说服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