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节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八百节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八百节

    天子的怒意,自然每一个人都能看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事实上,这种拙劣的戏法,每一个人都知道,可以被轻易看穿!

    问题是,皇室从来都是敏感的!

    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从来都是皇帝的拿手好戏!

    尤其当今天子,最近数年疑心病越来越重!

    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等待着天子的决定!

    即使张越也只能低下头跟,等候天子发话。

    这种感觉很难受,很难受!

    终于,好像过一个实际那么漫长的时间后,天子站了起来。

    张越立刻持斧跟进。

    “呵呵…”天子看向那个官员,问道:“汝何人?”

    “臣太子洗马李阅!”那人昂起头,满脸正义,眼睛死死的看着在天子身旁的张越。

    此刻他心中回荡着孟子的教训: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此刻他觉得自己便是商之比干,吴之伍员,正义属于他,千百年后后人将为他今日的行为顶礼膜拜、歌颂!

    因他拯救了世界,避免了整个世界重回那黑暗、疯癫的旧秦,甚至滑落到更深的底层,坠入无边深渊!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为了仁义,他愿付出所有!

    于是,他顿首再拜:“微臣深以为陛下宜当立长孙为太孙,以继社稷,以承宗庙!”

    张越微微抬眼,看向了此人。

    他记起来了,这人是太子刘据身边的墨客,以诗赋闻名,据说很是忧国忧民,人品更是高洁,乃是太子身边少数不贪不拿之人!

    但是,现在他却化身为自曝步兵,意图用他的命换些东西!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有些时候越拙劣的表演越致命!

    就像现在,这个人一个人一条命,硬生生的给张越出了一个难题!

    这个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引发一个超级漩涡!

    将朝野内外的人全部卷进来,说不定还会上演一出西汉版的大礼仪之争!

    朝臣面对天子、太子、太孙,怎么抉择呢?

    这将使得原本设定好的平稳过渡,变成一场灾难!

    毕竟,权力面前无父子!

    尤其是君权!

    自古以来,围绕于此,父子相残,手足相杀的事情还少吗?

    旁的不说,临江临江哀王、河间献王怎么死的?

    谁敢忘记?

    太宗皇帝在入继之前,在代国有五个儿子,先帝只是老四,那么问题来了,太宗的前三子怎么死的?

    那可不是孩子,都是成年的男子,而且是连续死的!

    而此事一出,哪怕处理好了,父子之间还能和过去一样信任?

    即使是,他们能确定?

    刘进会不去想,这个人是他父亲派来害自己的?

    刘据不会思考,这个人是不是刘进唆使的?

    毕竟,逻辑有正反,怎么想都有可能!

    而人心隔肚皮,纵然父子、夫妻,谁能真的知道对方的想法?

    而这就是皇室的黑暗森林法则!

    当没有信任为基础,每一个人都是带枪的猎人!

    在遇到对方时,谁也不知道他会张开双臂拥抱,还是举枪射击。

    所以,就会有人先下手为强!

    李唐的太子和皇帝,就是这样!

    为了不被人玩又一次玄武门之变,所以,李唐皇帝干脆不给儿子机会!

    于是就互相砍来砍去!

    …………

    “李卿真的是忧国忧民啊!”就听着天子冷笑着:“朕怎么从前就没有发现李卿这样的‘人才’呢!”

    “臣不敢!”李阅顿首拜道:“臣不过是尽职守则而已!”

    “好一个尽职守则!”天子脸色苍白,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汝为太子臣,居然还有心思插手国家立太孙的事情!”

    李阅迅速拜道:“臣虽是太子臣,却也是陛下臣,不敢不为天下、社稷、宗庙思量!”

    他已知自己下场!

    但他毫无悔意,更无畏惧之情,因他知道自己是正义的!

    就像子路,明知道是死,毅然前往!

    也如伍员、比干,赤胆忠心!

    为了理想与信念,此身何所惜?

    李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角的余光瞥着天子身边的张越。

    “贼子!休想扭转大势!”李阅心中发誓。

    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白目的何在!

    所以,他如今爆发出来的力量,无比猛烈,连张越也感觉到了危险!

    但他想不通,这个李阅到底图什么!

    他这样做,无论结果如何,全家被诛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更将连坐三族,他的亲戚这辈子也休想出人头地!这是辈子都别想做官—哪怕只是一个佐吏官!

    说不定还要连累师兄弟们!

    这明显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押上所有的赌博,而所得却不成比例!

    但在李阅看来,这个代价非常值!

    因为,他在拯救世界!

    阻止祂继续堕落,滑向不可知的深渊!

    “百五十年前,暴秦所以能逞威,乃是以军功勋爵名田宅为本……”

    “当其鼎盛之时,百姓为其钳制,人民被其打压,文人儒生不如狗,粗鄙武夫宰朝堂!”

    “我怎么可能坐视这一切重演,坐视仁义道德为羊毛、羊绒所代?”

    李阅心里大声呐喊着,脸色更是潮红不已。

    “更有那公考!”

    “斯文扫地,令士子与粗鄙相伴,为杂学做事!”

    李阅想着此时,心绪更加激动!

    羊毛羊绒还只是可能会让暴秦借尸还魂。

    公考之制度,却是在挖士大夫的根!

    别人没看清,李阅还不知道?

    新丰公考,论才不论德。

    即使是才,文人擅长的诗赋,半点篇幅也未占!

    其余书画、乐理、驾驭这样的精英技能也是一个都无。

    主要考核的居然是汉律、数学、经世与案卷!

    是可忍孰不可忍!

    若未来天下全面普及,君子之学毁于一旦,而粗鄙之物则登堂入室!

    这是毁道!

    更是灭道!

    李阅不想看到未来变成那个暴秦一般,天下人纷纷逐利,闻战则喜,闻停则悲的世界!

    更不愿意看到,未来的君子之学,为市井小人杂学所代。

    所以他来了,并且做出了决定和行动!

    用自己的办法拯救世界,救亡图存!

    如今看来……

    “即使是张蚩尤,亦将无能为力!”李阅轻笑了起来!

    第八百节

    -

第八百节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