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节 革命(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九百零八节 革命(1)

      我要做门阀 作者:要离刺荆轲

    第九百零八节 革命(1)

    拎着手中的青铜铤,奢离带着自己的亲卫,站到了穹庐的前排。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呼揭贵族,奢离竖起耳朵,聆听着远方马匹的马蹄声。

    “很奇怪啊……”他皱着眉头,审视着远方的浓雾:“敌人好像是绕着我们的营垒,向着两翼包抄!”

    这确实很怪。

    因为,当代骑兵作战,速度很重要。

    甚至,在很大程度上,速度和冲击力,才是骑兵的杀手锏。

    尤其是对进攻方而言,这至关重要。

    所以,所有的骑兵战,都需要找一个高坡,然后借助下坡的加速度来冲击敌方阵列。

    然而……

    对面的敌人,现在却似乎主动放弃了这一优势,选择了两翼包抄。

    “难道他们的指挥官脑子坏掉了?”奢离百思不得其解。

    出于谨慎,他还是下达了命令:“所有人注意防备两翼和后侧!”

    话音刚落,猛然间,他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嗒嗒嗒!

    嗒嗒嗒!

    像是马蹄声,但奢离保证,他从未听过如此清脆的马蹄声。

    就好像……

    敌人在马蹄上,装了金铁之器?

    接着……

    篷!

    弓弦的震动声,从远方响起。

    “箭袭!”生死存亡的刹那,奢离尖叫起来,他立刻抓起一个小圆盾,举在头顶。

    但……

    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般反应这样快。

    密集的箭雨,就像雨点一般,迅速的扎进了呼揭的穹庐中。

    砰!

    强劲的弓矢,带着巨大的动能,从空中坠下。

    而呼揭人在这个时候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们的战位太密集了。

    本来,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因为,面对骑兵冲阵,防御方必须组成密集的阵列,进行狙击。

    而呼揭人更习惯了,在敌骑冲来时,将他们从马上拉下来,按在地上暴揍。

    这是他们的传统。

    但在现在……

    游戏规则改变了。

    于是,他们立刻就吃了一个巨大的亏。

    起码有五十多人,在这轮箭雨中应声倒地。

    虽然大多数人中箭的部位,都只是手臂和腹背,并不是很致命。

    不过……

    也有倒霉蛋,被强劲的箭矢,直接命中了头部,利箭穿透了头骨,鲜血立刻就流淌出来。

    奢离甚至亲眼看到了,自己的一个亲兵,被一支强劲的利箭,直接扎了一个对穿。

    更要命的是……

    嗒嗒嗒!

    嗒嗒嗒!

    穹庐之外,那清脆的马蹄声,依然在密集的响起。

    奢离听得分明,在自己的穹庐外,至少有一百骑,在重新整队。

    然后……

    篷!

    弓弦声再次响起。

    箭雨如期而至。

    这一次,敌人的箭雨更致命了。

    “熄灭火把!”举着手里的小圆盾,奢离大声下令,同时将手里的火把,直接按在地上熄灭。

    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敌人,他的敌人,能在马上开弓!

    而且是在运动中开弓!

    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自己的敌人,可以在高速运动的马背上开弓了。

    这一技术,不是素来只有最强大的骑士才能掌握的技能吗?

    整个匈奴,拥有这样的技术的人,加起来也不过两百来人。

    每一个人都是各大部族的射雕者,拥有着仅次于部族宗种的地位,是一族的最强者。

    而现在,在这浓雾里,居然有上百个射雕者?

    汉朝人将他们最精锐的神射手都派来了不成?

    更何况,哪怕是匈奴的射雕者,也未必能在马上如此迅速的开弓。

    奢离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他高喊着:“不想死的,随我上马!”

    现在,必须主动出击。

    不然,留在这,就是等死!

    不得不说,呼揭人的疯狂,在这时产生了巨大的凝聚力。

    随着奢离的命令,两百多名精锐的呼揭骑兵,立刻就拽住战马,然后翻身而上,拿起了自己的武器。

    但,就在这时,箭雨再度来袭。

    十几个刚刚上马的骑兵,立刻就被命中,惨叫着摔下马匹。

    其他人却趁着这个机会,立刻向着奢离靠拢!

    “出击!出击!出击!”奢离急促的下令。

    现在他唯一的生路,就是想办法靠近那些古怪的骑兵,与之肉搏。

    他有这个自信!

    论近战,呼揭骑兵不惧任何人。

    哪怕是汉朝最精锐的长戟重步兵方阵,呼揭人也曾勇敢的冲击。

    手中的流星锤与青铜铤就是他们最值得信赖的伙伴!

    ………………………………

    策马而走,张越审视着过去这一刻钟中的战果。

    还不错。

    连续三轮箭袭,至少重创或消灭了超过一百的敌人。

    当然,这是建立在骑射这种战术,第一次应用,敌人根本不知道如何防御和应对之上的。

    任何新战术,一旦出现,总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所以三轮箭袭,杀死或者杀伤一百人,并不夸张。

    张越甚至还觉得,可能情况要更好一些。

    不过……

    “反应还真快!”听着百步外的穹庐中的声响,张越知道,敌人在狗急跳墙了。

    “想反冲锋?”张越笑了,他对着左右下令:“后撤!”

    然后他第一个调转马头,向后而走。

    这个时候,金日磾所赠的这具鱼鳞甲就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浓雾中,汉骑们看到张越后撤,立刻纷纷跟上,然后,迅速的聚集在他左右。

    “侍中公!”郭戎兴奋的拿着角弓,策马来到张越身边:“这种骑射的战法,真是太爽了!”

    “这算什么?”张越轻笑着,回头看向那远处的呼揭穹庐,听着穹庐内响起来的马蹄声,对郭戎道:“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张越咧嘴轻笑:“回马射!”

    后世,如日中天的蒙古帝国,最强大,最为人所知的战术,莫过于曼古歹。

    其实就是回马射。

    而在两千年后,这一战术在电子竞技中发扬光大,名为风筝。

    甚至还有微操精妙之人,发明了秦王绕柱走的绝妙操作。

    绕树林,一度成为了无数人竞相学习、模仿的操作。

    当然,作为穿越者,张越其实知道,哪怕是蒙古骑兵,所谓的曼古歹,也只是他们战斗中的调剂品。

    蒙古骑兵,在对阵他的所有敌人时,都从未将回马射视为决战、破敌的绝招。

    而是一种类似于盐和酱油一样的调剂品。

    蒙古骑兵的辉煌,在事实上,是建立在其优秀的组织以及精湛的战术安排与精良的装备上。

    就像打破襄阳城的,从来不是蒙古骑兵的骑射,而是回回炮。

    灭亡花剌子模的,也不是蒙古骑兵的长弓,而是他们的各种投石机与攻城器械。

    当然,射术精湛与训练有素,同样是他们获胜的关键。

    不过,这并不妨碍,张越学习一下。

    ………………………………

    奢离带着他的骑兵,迅猛的冲出穹庐。

    然后,他看到的,却只有一片浓雾。

    以及,在浓雾中传来的马蹄声。

    嗒嗒嗒!

    嗒嗒嗒!

    就像催命符。

    “这些懦夫!”奢离愤怒的大吼着。

    然而,回应的却是一阵弓弦响动之声。

    砰砰砰!

    箭雨过后,至少二十多人,中箭落马。

    这并非汉骑射术精湛,而是这些呼揭人,用了他们惯用的战术。

    他们彼此靠的太近了!

    若是白天,这样的阵型,肯定会沦为汉骑的靶子。

    损失的人数,也不会只有这么一点。

    “冲上去,抓到他们!”奢离大吼起来。

    怒火与战意,充斥着他的大脑,让他失去了冷静。

    他现在只想追上那些该死的骑兵,用手里的青铜流星锤,砸烂他们的脑袋!

    于是,所有的呼揭骑兵,迅速的夹紧马腹,拼命的加快催促战马加速。

    然而……

    他们的敌人,却根本不与他们接触,只是不断的后撤,拉开距离。

    然后,忽然回身,来一次短促的齐射。

    半个时辰后,奢离就已经气喘吁吁。

    他胯下的战马,也同样筋疲力尽。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冷静下来。

    回首一看,他带来的骑兵,已经少的可怜了。

    最多不过六七十骑,而且,人马俱疲。

    反观他的敌人,却始终连袖子都没有碰到。

    更要命的是……

    后方的穹庐内,已经燃起了火焰。

    还传来了喊杀声。

    显然,那些最开始向两翼包抄的骑兵,趁着他出击,正在肆意的蹂躏着留守的呼揭骑兵。

    奢离咬紧嘴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明白,自己落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中。

    现在,他和他的部众,已经万劫不复了。

    而就在此时,奢离看到了远方的浓雾,忽然散去。

    上百骑出现在了他眼前。

    那些骑兵中,一个穿着显眼的黄金甲,看上去年轻无比的汉人,正将他手中的弓拉满。

    “勇士们!”奢离高举起自己手里的流星锤:“伟大的黑神与白神,正在看着我们!”

    说着,他就要策马而出。

    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部下的勇气。

    下一秒,那些平时看似疯狂,看似勇敢的呼揭人,在死亡面前,忽然翻身下马,全部跪到了地上。

    奢离这才想了起来。

    呼揭,并非一直勇敢,也并非不惧死亡。

    他们的祖先,就曾经被匈奴的老上单于征服。

    在其马蹄面前,卑躬屈膝。

    他叹了口气,正要放下手里的武器。

    然而在对面,那些骑兵却仿佛没有看到这个情况。

    他们拉满了弓,然后瞄准。

    不过三十步的距离,而且还是射击固定靶,这对射手而言,哪怕是在黑暗中,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篷!篷!篷!

    箭雨瞬息而至。

    奢离被几支利箭,直接从马上射下。

    “为什么?”他挣扎着,在地上爬行着。

    “我都明明放下武器了!”他大声嘟囔着,却发现只能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咿咿呀呀的声音。

    而前方的骑兵,却已经缓缓策马走到他身边。

    一个骑手发现了他。

    “一个还没死的呼揭人!”他兴奋的跳下马来,从腰间抽出长剑,美滋滋的上前,一脚踩住了奢离的身体,然后,毫不犹豫的挥起了剑,割下了奢离的首级。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奢离仿佛听到,那个人雀跃的声音:“居然还是一个贵族!这下子发达了!”

    直到此时,奢离才忽然想了起来。

    他……

    也从未对弃械投降的人手软过。

    就在昨天,他亲手将两个在他面前磕头求饶的乌恒人砍死在穹庐中,那两个可怜人的首级,至今都还被他腌制在自己的穹庐内。

    张越策马而走,让人点起火把,照亮眼前的战场。

    “将所有首级,全部割取,全部点验清楚!”他只是简单的下令,然后就看向了远方的另一个战场。

    “一千骑围殴区区两三百残兵败将,应该不会出问题吧?”张越心想着。

    然后,他就带着人,向着十余里外,正在厮杀的战场而去。

    等到靠近时,张越才放下心来。

    事实证明,乌恒人痛打落水狗,还是很合格的。

    :。:

    第九百零八节 革命(1)

    -

第九百零八节 革命(1)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