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初遇捉婚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初遇捉婚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初遇捉婚

    木堵镇,范氏医馆的旗幡在风中猎猎飞扬。

    范铁舟刚把一名从昆山来求医的老员外送走。

    范氏医馆就算在平江府也小有名气了,尤其在跌打损伤方面极为出名,连董知府也因不慎扭伤手而派船来接范铁舟,使他在接骨治伤方面更加名声大振。

    平江府有一个好处就是水路发达,病人不需要坐牛车一路颠簸来看病,而躺在船上,轻轻松松就来了,甚至不用下船,范铁舟直接上船疗伤。

    为此,范铁舟把他的范氏医馆开在码头正对面,以每月十五贯钱的价格租下了一栋两层店铺,‘范氏医馆’的旗幡就在医馆前高高飘扬。

    一楼治跌打损伤,二楼看内科,拿着范氏医馆开出的方子去抓药,也能得到药铺最低的优惠价格。

    范铁舟不仅是名医,也是木堵镇有名的乡绅,他家里有良田数百亩,在范氏家族内担任副族长,已经连续两年为家族主祭。

    不过他现在还是范员外的级别,还远远到不了范大官人这一步,这需要他至少获得从五品骑都尉的勋官才行。

    木堵镇能称为大官人的,只有朱元甫一人,人家可是有郡公的爵位。

    这两天,范铁舟着实有点心神不宁,他在为儿子的情况担心。

    省试科举已经结束四天了,儿子究竟考得怎么样,他却无从知晓。

    虽然妻子更关心儿子的安全,一天念叨几次,但范铁舟倒不是很关心这方面,二弟从京城回来,把儿子的近况告诉了他,让他彻底放心。

    现在他更关心儿子的省试情况,儿子既然能考中平江府第一,那么考上省试也不是没有希望。

    正是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让范铁舟这几天寝食不安,心神不宁,他已经三天没有出诊了。

    “铁舟老弟!”

    身后有人叫他,范铁舟回头,见是延英学堂的院主刘延嗣,他连忙迎上前道:“刘院主怎么来了?”

    自从朱元甫搬回吴江后,木堵镇的老大就是这位刘院主了,他是木堵镇第一大地主,拥有良田五十顷,还有不少产业,比如镇上的三家药铺就都是他的产业,和范铁舟息息相关。

    刘院主上前关切地问道:“有阿宁的消息吗?”

    范宁自从考中平江府童子解试第一后,木堵镇的延英学堂便力压余庆学堂和县属官办学堂,成为吴县第一学堂。

    去年十二月,近三千名少年学子从平江府各地赶来木堵镇考延英学堂。

    刘院主当然更关心范宁,如果范宁能考中童子科进士,那延英学堂就能和平江府著名的文书院学堂齐名了。

    考上成人进士对学堂的影响不大,主要是县学受益,但考上童子科进士,那就是学堂的功劳了。

    尽管范宁在延英学堂呆的时间不长,但谁也不能否认范宁出身延英学堂。

    范铁舟摇摇头,“我也揪心啊!”

    停一下他又道:“我听说还要考一次殿试,是不是省试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不!不!不!”

    刘院主连忙摇头,“只要考上省试,就至少能获得同进士出身了,殿试只是排名次。”

    “刘院主,我们去喝杯茶吧!”范铁舟指了指不远处的同兴茶馆笑道。

    刘院主欣然点头,“那就请吧!”

    两人刚走到茶馆门口,只见阿庆气喘吁吁奔来,“师父,京城有快信送到!”

    范铁舟精神一振,转身便向医馆跑去,刘院主也紧跟其后。

    奔到医馆门口,只见一名送信人正等在一旁,送信人上前道:“请问员外是不是范铁舟?”

    “我正是!”

    送信人取出一封信,“这是进京署名快信,需要员外亲自签收!”

    范铁舟连忙从医馆取来私人印章,在签收书上盖了印章。

    范铁舟这才看信,果然是儿子写来的。

    他连忙撕开信皮,刘院主也伸长脖子在一旁看信。

    只看了两行,范铁舟捂着脸蹲下了,激动的泪水从手指缝中涌了出来。

    刘院主没看清楚,急问道:“铁舟,情况如何?”

    范铁舟颤抖着声音道:“如您所愿,他考中了!”

    “啊!”

    刘院主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连忙抱拳,“恭喜铁舟!”

    范宁考中童子试进士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镇子,一时间,整个木堵镇都沸腾起来,敲锣打鼓声,鞭炮声大作,数百人涌到范氏医馆,向范铁舟祝贺。

    范铁舟特地拿出了一千贯钱,木堵镇和蒋湾村的每家送一贯钱,表示对父老乡亲的感谢。

    与此同时,吴县苏台镇也沸腾了,苏亮考中童子进士的消息传遍了家乡,苏亮的祖父激动万分,特地摆下一百桌酒宴,宴请家乡父老。

    .........

    按照录取通知书的日程安排,三月十五日,所有士子集中住进崇文馆,不得外出。

    这实际上也是为了士子们着想,三年一次的捉婚大潮在发榜之前便已经开始了。

    豪门权贵以及富甲天下的商贾们四处驾着马车寻找中榜的进士。

    已婚的进士纷纷躲进岳父家里,未婚的进士们也各自躲进京城的亲戚朋友家中,他们不是不想被捉婚,只是想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把自己待价而沽,挑选自己满意的妻室,获取最大的利益,他们可不想那么轻易被捉进府中拜堂成亲。

    至于童子试的士子并没有太受重视,他们毕竟年少,都未满十五岁,而且朝廷也有明文规定,不准针对童子试士子捉婚。

    三月十七日,也就是殿试前三天,礼部召集五百九十六名省试考中的士子在礼部学习礼仪。

    殿试由于是天子亲自主持考试,考场就设在大庆殿上,这就需要士子们学习必要的上朝礼仪,需要沐浴更衣,上殿时的言谈举止,怎么给天子行礼等等。

    诸多细节都一一教给士子们,还要再模拟三遍,直到一点错误都不会犯,一丝不苟的礼部官员这才结束了一天的训练。

    离开礼部时,天已经黑了。

    “范宁,你说咱们会不会被抢亲?”

    苏亮坐上牛车,有点担心地四处张望,他压低声音道:“听说孟童被晏家抢入府中,娶了晏殊的七孙女为妻。”

    范宁笑道:“孟童是欧阳修的弟子,欧阳修又是晏殊的门生,你觉得晏家看上孟童还用得着抢吗?”

    “你是说,早就预定好的?”

    “应该是!”

    这时,一辆马车忽然在他们乘坐的牛车前‘嘎!’的一声停住,只有人大喊:“这辆牛车也是从礼部出来!”

    从马车里冲出四五个健壮的妇人,挽起袖子,直奔牛车冲来,她们是抢亲的主力。

    权贵人家也要考虑进士的感受,一般用女人来抢亲,女人有两种,一种是健妇,她们是下手的主力,她们将进士抢进马车后,马车还坐着两个容颜姣好的美貌妇人,她们负责安抚进士的情绪。

    两女一左一右抱着进士的胳膊,防止他跳车逃跑,同时娇声劝慰,让进士吃点豆腐也无妨,只要能把进士送进府中,她们都会得到重赏。

    见一群虎狼般的妇人冲来,苏亮吓得大惊失色,急声道:“怎么办?我们要被抢婚了!”

    范宁神色平常,他倒并不担心,他们是童子试士子,据说很多等待成婚的大家女子都二十余岁了,难道要他这个十三岁的少年去娶一个二十余岁的妻子?

    到时候把话说清楚就是了。

    不过似乎并不用他操心,只见一片女子的惊叫声,四五名准备上牛车抢人的健妇纷纷倒在地上,一名黑影护住了牛车大门。

    “这个人是谁?”苏亮吃惊地问道。

    “你认识的!”范宁笑了笑,向牛车外走去。

    苏亮顿时醒悟,他有点酸溜溜道:“就知道朱佩会护住你!”

    范宁跳下牛车,对徐庆笑了笑,“让我来给他们讲道理!”

    范宁抱拳对坐在马车前面上的管家道:“请问是哪家的婚使?”

    管家见下来一个少年,脸上顿时有点尴尬,“我们是杨太尉家的。”

    杨太尉是杨皇后的兄弟,范宁点点头,“在下范宁,是童子试榜生,多谢杨太尉高看,恕我不能从命!”

    管家听说是童子试的上榜者,顿时暗叫一声晦气,只得让人都上马车,向范宁歉然道:“一场误会,抱歉了!”

    马车又调头向礼部方向疾奔而去。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初遇捉婚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初遇捉婚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