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试牛刀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试牛刀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试牛刀

    目前交引市场行情很不错,交易量比较少,价格偏高,若到年底年初,官府开始和外界结算,那时会有天量的交引抛出来,交引的价格都会十分低迷,而到四五月份时,年初的交引差不多都消耗光了,量少了,价格自然就上去。

    朱元丰选择这个时候来交易,就是因为现在的价格在高点上。

    范宁的量不大,只有一千担茶饼,下家很容易找到,片刻,一名伙计将一个中年男子领进了大堂。

    “这位是范官人,手中有一千担上茶茶引,我们已经核对过,真实无误。”

    伙计又给范宁介绍:“这位是罗员外,愿意以白银交易,两位请坐吧!”

    伙计十分专业,简单而又准确地介绍了两人的特点,又不泄露双方隐私,这还是愿意出面的,如果对方身份特殊,不愿出面,还可以全权委托交引铺交易。

    因为茶引认单不认人,就有伪造的风险,所以买卖一般都要通过交引铺来交易,交引铺会负责核对交引的真伪。

    另外,交引铺也会负责核对买家钱铺存票的真伪,如果图便宜,在外面找私人小贩买卖交引,很容易买到伪造的交引。

    因为交易量大,牙金收入也十分丰厚,像范宁这次交易,谈不成也要给交引铺货值的一分作为牙金,也就是三百贯钱,谈成了那就是九百贯钱的牙金,同时买方也要付一分的牙金。

    当然,朱家的交易铺给了老爷子面子,这次交易牙金全免。

    两人也不多寒暄,直接在桌前坐下,朱佩也想过去,却被朱元丰一把抓住,笑道:“你不要参与,让他去谈,他不会吃亏的。”

    朱佩只得悻悻地坐在一旁等候。

    交易也有规矩,一般是无声交易,常用方法是搭个布口袋,双方在布口袋中用手势交易,或者直接在宽大的袖子里交易。

    范宁不懂手势,只得用另一种办法,桌子上有一道槽,正好可以嵌入一块木板,双方都委托伙计报价还价,好处就是不用看对方的脸色和眼色,也不用交谈,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走人。

    伙计将木板嵌入槽中,他坐在中间笑道:“咱们按照规矩来,交引是以金银交易,卖者报价最高不能超过原值,买者还价不能低于原值的四成,范官人一千担上茶,价值三万两白银,范官人的报价不能超过这个价,罗员外的还价不能低于一万两千两白银,这是行规,望两位理解,如果没有异议,咱们就开始。”

    范宁点点头,他没有异议,对方也点了点头,伙计便笑道:“桌上都有纸笔,如果不想写字,也可以用手势,一般卖者先报价,请吧!”

    范宁想了想,提笔写了‘九折’两个字,这是朱元丰告诉他的,卖不封顶,买不探底,这是双方的诚意,一般都是以九折开价,对方则以五折还价。

    伙计点点头,在木板另一边做了个手势,对方是茶商,常年以手势交易,不喜欢写字。

    很快伙计又在范宁这一边写一个五折五,范宁暗喜,看来对方很想要自己的茶引,没有用五折还价,他随即回了一个八折五,很快对方回了一个六折,这就意味着,范宁不用把茶引卖给交引铺了。

    范宁随即写了一个八折二,他这是告诉对方,他不会太便宜出售,对方用手势回了一个七折。

    范宁再次写下八折二,对方回了七折五。

    下面交易就比较精细了,范宁再出价八折一,对方回价七折六。

    接下来,范宁还是出价八折一,对方也同样回七折六,到这个价格点上,双方都不肯让步了。

    这时候,就需要交引铺来打破僵局,伙计笑道:“我写一个折中价,如果双方同意,就以这个折中价成交,如果不同意,我们再谈。”

    伙计写了一个七成九,范宁让两点,对方让三点,这倒不是伙计偏袒范宁,而是根据双方的讨价还价的幅度来定,很显然买家让价幅度比较大,所以伙计便略略偏向于卖家。

    双方沉默了片刻,范宁写下了‘同意’二字,对方也作出了同意的手势,伙计笑道:“那就七折九,以白银交割,罗员外把白银给我,范官人请内堂喝茶稍候。”

    伙计和罗员外匆匆走了,交易市场内就有京城的十大钱铺,很快就能银引交割完毕,范宁和罗员外也只见了一面,对方是哪里人,做什么行当,他一概不知,对方也是一样,这样的交易就很轻松舒服,连话都不用说一句。

    范宁回到内堂,朱佩立刻迎上来问道:“多少价格成交?”

    范宁微微一笑,“七折九!”

    朱佩顿时惊喜道:“这个价格不错,几乎就是八折了,现在的行情很好啊!”

    朱元丰也笑道:“现在行情确实不错,但也是阿宁运气好,对方应该是茶商,急于去进货,他去盐茶司要三万贯钱原价,买阿宁的茶引可以省下六千贯钱,他再把茶饼加价卖出,一来一去,他至少要赚一万贯钱,所以他也一点不亏。”

    范宁在短短半个时辰内,本钱就翻了一倍,这可不是什么本事,而是朱家让利给他,他当然心知肚明。

    范宁连忙深施一礼,“谢谢老爷子让我赚钱!”

    朱元丰笑而不语,他能理解大哥的良苦用心,这次科举结束,范宁高中第四名,不知多少宗室权贵想和他联姻,定下亲事,却被范宁统统回拒,依旧保持自由之身,而朱家又因为柳家的关系,不能立刻表态把朱佩许配给他,只能向后推。

    这种情况下,朱家就要适当笼络住范宁,一方面使他在回绝其他权贵宗室的联姻时有底气,另一方面,也算是给范宁的一种补偿。

    “老爷子,我有点不懂,茶商赚钱,我也赚钱,那谁吃亏了?”

    朱元丰笑道:“这说明盐茶的利益太大,朝廷让了一部分利益出来,鼓励百姓运粮去支边,实际上,朝廷也还是赚钱,如果说谁吃亏了,那只能是老百姓吃亏,最后他们都要掏钱买盐茶。”

    “每个人都能运粮支边?”范宁又问道。

    朱元丰犹豫一下道:“太宗时是这样,百姓很踊跃运粮赚交引,但从先帝开始,这个运粮生意就被军方垄断了,这些交引都被边军将领的家人和亲戚赚去了,他们开出的差价从最初的三倍涨到五倍,亏的却是朝廷,也算是朝廷给边军将领的一种补贴,朱家和军方有关系,所以也得到了运粮资格。”

    范宁明白了,朝廷将大量财政补贴在军粮上面,最后却肥了军队高官,这也算是大宋冗兵的一种形式。

    这时,陈大掌柜走了进来,将一份朱氏钱铺的存票交给范宁,又把半块玉佩还给了他,“银子已经存入朱氏钱铺,取银还是凭这半块玉佩,范官人可以去确认一下。”

    “不用了,多谢大掌柜费心!”

    范宁接过存票,见上面金额是两万四千两白银,他不由一怔,“怎么多了三百两?”

    大掌柜笑道:“这是对方的一分牙金,既然这次交易我们不收牙金,所以这分牙金就补给范官人。”

    “这怎么好意思?”

    “这是东主的决定,与我们无关!”

    范宁再次向朱元丰表示感谢。

    朱元丰笑着点点头,“感谢的话以后再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陈大掌柜对朱元丰道:“请三老爷放心,我会严格按照计划出售交引,尽量卖在高点上。”

    “在卖最后一批时,再放出话去,说我还有一百万贯的交引要出售,把价格打下来。”

    “属下明白!”

    范宁听得清楚,朱元丰和陈大掌柜的对话,实际上就是在操纵交引价格,让范宁暗暗摇头,难怪朱元丰说交引交易十分血腥,根子就在这里,相信操纵价格的也绝不止朱元丰一人。

    范宁本来对这种大宋的证券交易颇有兴趣,但听了朱元丰这几句话,他顿时索然无味了,一个被控制的证券市场还有什么投资的价值。

    又想到这种交易其实是在吸朝廷和百姓的血,他更加没有兴趣了。

    ........

    朱元丰下午还有事情,他在潘楼街的朱楼下了车,朱佩便对范宁笑道:“时间还早,去石破天看看?”

    范宁笑着点点头,还是田黄石的买卖让他感到踏实,朱佩随即吩咐,“去书苑街奇石馆!”

    马车调头,向奇石馆疾速驶去。

    马车从北面驶入书苑街,距离石破天奇石馆还有百余步,便看见前面围了不少人,这让范宁顿时有一种不详之感,他立刻喊道:“停车!”

    马车缓缓停下,范宁跳下马车,快步向前面走去,朱佩也连忙下了马车,后面紧跟着她的贴身护卫剑梅子。

    ======

    【注:大宋的交引市场因对朝廷财政损害太大,加上边境战事平息,最后还是被宋仁宗取消了,由于涉及太多人的利益,在官场上引发了一场腥风血雨。】

    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试牛刀

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试牛刀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