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曹府祝寿(上)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二百六十章 曹府祝寿(上)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二百六十章 曹府祝寿(上)

    次日是旬休,是朝官们难得的假日,对范宁而言,今天也是一个应酬较多的日子,今天是曹府老主人曹琮的七十大寿,曹琮是大宋开国名将曹彬的幼子,是功勋家族第二代为数不多的几位老人之一。

    曹家三代百余人,基本上都在军队为官,加上曹彬自身的威望,使曹家在军队中势力和影响力都很大。

    也正是这个缘故,天子赵祯在废除郭皇后之后,为了稳住军方,平息军方不满,当然也是为了拉拢军队对自己的支持,他便立曹彬的孙女为皇后。

    曹氏为皇后,不仅赵祯的皇位得以巩固,同时曹家也凭借皇后之贵,一举坐上功勋世家的头把交椅。

    这次曹琮过七十大寿,光请柬就发出去六百余份,遍请功勋世家、朝廷百官和外戚权贵等等,天子赵祯也特地赏银一万两,恭贺曹琮的七十大寿,但天子和曹皇后会不会前来拜寿,目前还不清楚。

    范宁吃罢午饭,又睡了个午觉,大约下午三点左右才从住处出发,一般的重头戏都是在晚上,上午去的客人大都是亲朋好友,普通客人大多是下午前往。

    范宁是坐一辆牛车前往,这几天范宁一直在考虑自己能不能买一匹马代步,以前不太现实,现在他买的新宅有了牲口棚,买代步的驴马就成为可能了。

    用畜力代步也是很正常之事,京城大部分人家都有毛驴,骑驴代步在京城很普遍,并不是每个人上街都需要坐牛车。

    当然,如果家里条件好,还可以买一匹马代步,虽然在小地方马比较少见,但在京城却不然,只要有钱,还是可以买到马匹。

    在街上也能常常看到骑马之人,尤其大多数中低层官员也都是选择骑马,主要是因为上朝太早,那个时候牛车还没有出街,骑驴又不成体统,坐马车更不可能,所以骑马就成了大多数官员的选择。

    只是一旦买了马,家里就需要一个马夫,有了马夫就得请厨娘,还要请别的下人,增加丫鬟,最后还要请个管家。

    这就像换了一条名牌领带,就得买配套的西装,又得买裤子、买皮带、买鞋子一样,所以范宁一直很犹豫,到底要不要买一匹马?

    牛车走得很慢,车夫是一个三十余岁的健壮男子,蔡州人,家住在城外,所以范宁给他说起交通不便时,他倒没有毛遂自荐,他住在城外确实不便,但他却给范宁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

    “小官人其实也不必买马,可以考虑租,你在住处附近找一找有没有骡马行,这种骡马行天不亮开门,天黑尽后才关门,晚上可以把马或者毛驴交给它们,他们会喂养,然后第二天又去骡马行把脚力牵出来,这样就省去了请马夫、骡夫的烦恼。

    据我所知,很多人家都是这样做的,毕竟有牲畜棚的人家不多,每个月花两贯钱就能租一头毛驴,花五贯钱可以租一匹马,这是目前的行价。”

    这个建议让范宁颇为心动,仔细想一想,还真有不少骡马行,旧曹门一带就有两家,飞云桥另一头好像也有一家,距离他新宅不到百步,因为平时用不着,所以也不放在心上,现在想起来,租一头脚力确实是一个好办法,过两天就去看一看。

    “多谢这位大哥了!”

    “不必客气,小官人,前面就是横街西段!”

    横街西段就是曹府的所在地,靠近西水门,曹府是一座占地近二百亩的府宅,由于曹彬在大宋的地位很高,屡屡被追封,所以他的后人住二百亩巨府也能被朝廷皇室容忍。

    此时曹府门前停满了马车,正好是大量宾客涌来之时,几乎都携带家人,妻子儿女等等。

    男的衣着都比较简单,而且很相似,大多穿一件白色或者青色襕袍,要束革带,头戴纱帽,手中几乎都拿一把折扇。

    范宁就是这个打扮,他穿的是青缎襕衫,手执一柄金丝折扇。

    但女人却个个花枝招展,头梳高髻或者云鬓,发上抹了油,在阳光下乌黑闪亮,秀发上插着步摇金钗,步履轻盈,金钗臂环珊珊作响。

    俏颜敷了薄粉,更显得粉腮红润,秀眸惺忪,长长的脖颈和一抹胸脯裸露在外,雪白的肌肤更是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尤其年轻的女子们更是个个风姿绰约,楚楚动人,仿佛不是来参加什么寿宴,而是来参加一场相亲大会。

    还别说,这样的聚会还是真是不少父母为子女挑选终身伴侣的机会,毕竟能来参加曹府寿宴的宾客都是比较有地位的家庭。

    范宁早早下了牛车,步行走过来,他有点犹豫,自己是不是来早了一点?

    “小官人也是来参加寿宴?”一名管家模样的男子迎上前客气问道。

    他见范宁怀中抱木匣子,另一只手拿着请柬,气质儒雅,举止不俗,倒也不敢随便呵斥。

    范宁将请柬递给他,管家眼皮猛地一跳,居然是十七号,这可不是一般的客人,就算不是皇亲国戚,但至少也是老主人极为看重的客人。

    管家连忙抱拳行礼,“官人这边请!”

    他看出范宁不是跟随父母而来,这张请柬就是他的,所以管家很自然地将‘小’字去掉了,直接称呼他官人。

    ‘官人’这种称呼是很有玄妙的,不考虑妻子称呼丈夫为官人外,其他人称呼官人,这里面就有一种对对方地位的肯定,和年纪并没有直接关系,关键是要有地位,那么再年少也能称为官人。

    如果已经成年,但本身却不争气,整天游手好闲,只能靠着有地位的父母啃老,这种年轻人就不能随便赋予官人的称呼,而是另一种称呼:衙内,表示他爸是李刚,不要去随便招惹。

    范宁虽然看似年少,但人家有一张独立的请柬,还是十七号,这样的人不该称为官人,该称呼什么呢?

    管家一直将范宁领到大门前,大门口站着两支曹家的迎宾队伍,

    一队由曹牷率领,曹牷是今天寿星曹琮的长子,官任上将军,他带着四名曹家子弟站在大门左侧,另一队由曹傅率领,曹傅是曹皇后之弟,堂堂的国舅爷,官任青徐节度使。

    曹皇后还有一个兄弟叫做曹佾,此人淡泊名利,崇尚道家,喜欢去天下各处寻仙访道,他便是传说中的八仙之一曹国舅。

    曹国舅目前就住在曹府,不过这种场合他一般不会露面。

    这时,范宁一眼看见曹诗,便向他挥挥手,曹诗眼睛一亮,立刻笑着跑了过来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由于苏亮有时也称范宁为师兄,大家都觉得这个称呼比较好,既亲切,也不看轻范宁,大家都跟着叫了起来。

    毕竟范宁是他们这批童子科进士中第一个出任京官的前辈,叫一声师兄也理所当然。

    范宁晃了晃手中请柬,得意洋洋道:“我可是有正式请柬,怎么不能来?”

    曹诗挠挠头,“我怎么不知道还请了师兄?宾客名单还是我抄的。”

    范宁一怔,他随即笑道:“或许我是临时加塞的,我要问你两件事?”

    范宁把曹诗拉到一边,问道:“给你祖父送寿礼有没什么忌讳?”

    “和一般人家差不多吧!”

    曹诗想了想,似乎祖父没有什么特殊忌讳,范宁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座田黄石的观音像,大约一尺长,朱哲的作品,雕刻得非常精细生动。

    “这个寿礼不错,我祖母信佛,她肯定喜欢。”

    曹诗仔细看了看又笑道:“这就是最近很出名的田黄石吧!”

    “就是它,上等的冻石田黄,名家雕刻,皇后也非常喜欢。”

    “那就过去吧!”

    “等一等!”

    范宁摆摆手道:“我还有一个疑问,估计你不知道,但最好你帮我打听一下。”

    “什么疑问?”

    范宁把请柬递给他,“为什么我的请柬是十七号?”

    “啊!”曹诗一声惊呼,竟然是十七号,这可是极为尊贵的客人才能编到这个号,为什么范宁会是十七号?

    他忽然觉得不对,自己在抄名单时,十七号好像有人了,但肯定不是范宁。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要不我帮你打听一下。”

    范宁点点头,“那就拜托了!”

    范宁当然知道曹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给自己十七号请柬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而且直觉告诉范宁,或许还不是一般的原因,并不是朱元丰所说,自己获得一面免召金牌那么简单。

    第二百六十章 曹府祝寿(上)

第二百六十章 曹府祝寿(上)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