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大喜之日(五)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三百五十章 大喜之日(五)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三百五十章 大喜之日(五)

    大门开启,里面涌出数十个年轻男女,都是朱佩的兄弟姐妹,他们个个伸长手,脸上笑得开了花。

    “花红利市在哪里?”

    “有!有!”

    下面是张平出场了,他背着一个沉重的大包,里面有上百个红纸封包,每个封包内是一锭五两重的银子。

    这一步是最关键的,张平喊道:“每人两个,好事成双!”

    沉甸甸的银子发出去,每个人都笑逐颜开,朱家家教很严,未成年的族人,无论男女,每人每月也就二十贯例钱,所以得了十两银子,大家都心花怒放,一起大喊:“姑爷进门喽!”

    实际上现在还是准姑爷,但银子到手,‘准’字就去掉了,这个马屁拍得响。

    众人一哄而散,范宁也翻身下马,朱孝云和王氏迎了出来,范宁跪下行大礼参拜,“小婿参见岳父岳母大人!”

    两人笑得嘴都合不拢,连忙搀扶起范宁,“好孩子,快点起来!我们去里面坐。”

    范宁跟随岳父岳母进门,朱孝霖连忙出来招呼随从们进门吃一碗桂花园子汤,这却是平江府的风俗,京城进门是喝几杯好酒,但吃什么喝什么不重要,在随从们心中,给多少利市钱才是关键。

    很快,每人便得了一个小红包,里面竟然是一张五贯钱的会子。

    这绝对是大手笔了,平常人家一般都只有十几文二十文钱,大户人家最多也只有几百文,而朱家出手就每人五贯钱,欢喜得众人嘴都合不拢,陆有为和张平两人更是瞪大了眼睛,他们每人得了五十贯钱的会子,他们不是下人,他们是新郎最好的朋友和舅舅,朱家当然要给他们厚利。

    范宁进了大堂,又跪下给朱元甫行了大礼,“孙婿给祖父叩头,祝祖父身体康健,福泽后世!”

    按照平江府的规矩,男女双方改口都要给改口费,而女婿改口钱一般是丈人给,但现在却是朱元甫给。

    朱元甫笑眯眯取出一张存银单,这类似于后世的大额取款单,凭这张单子可以在朱氏钱铺取定额的钱,当然,这笔钱已经存在范宁的帐上,只有范宁本人才能取,或者他再设一个取钱凭符,朱氏钱铺的取钱凭符是半块玉佩。

    “当年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和你有缘,尤其阿佩的曾祖母很喜欢你,还说以后给阿佩当女婿,没想到她老人家真的说对了,这也是老人家在上天的眷顾,按照咱们家乡的规矩,今天你叫我祖父,我也不能让你白叫,这是我自己给你的改口钱,一点心意,收下吧!”

    “谢祖父赐钱!”

    范宁接过存银单,迅速瞥了一眼,惊得他差点单子落地,一般人家也就给十几贯钱的改口费,有钱人家会多一点,大约百贯钱,巨商大贾人家则是千贯钱,至于豪门权贵则没有定数,看情况给。

    朱元甫给范宁的改口费居然是黄金一万两,传出去不知吓呆多少人,豪门出手果然不是贫寒人家能想象的。

    不过范宁知道,朱元甫从明仁明礼手中兑换了五万多两黄金,他真拿得出这么多黄金。

    “谢祖父赐钱!”

    朱元甫笑眯眯摆手道:“坐下来吧!我们聊一聊。”

    范宁在下首坐下,他岳父则坐在对面。

    朱元甫问道:“几时返回鲲州?”

    “还二十天假期,不过要提前一天赶到扬州,实际上还有十几天。”

    “打算让佩儿和你一起去鲲州吗?”

    范宁想了想道:“前两天我发了一份鸽信去鲲州,要求那边留守官员建几座五亩的官宅,我本人是希望朱佩跟我一起回去,不过还要看她本人的意愿。”

    旁边朱孝云笑了起来,“她本人当然是想跟你一起走,其实之前我和你父母都希望她能留在平江府,主要是考虑鲲州那边条件艰苦,怕她不习惯,但朱佩母亲却认为,只要两人情投意合,就算住在破房子里也会感到甜蜜,这话说得不错,所以我们决定让她跟你回鲲州!”

    “谢岳父大人成全!”

    朱孝云点点头,又对父亲道:“父亲还有什么对阿宁要说的吗?”

    朱元甫淡淡道:“我想说的话,不是现在说,而是回门时再说,阿宁,高遵甫找过你了吗?”

    范宁点点头,“中午和明仁一起来找我了。”

    “那你怎么决定的?”

    范宁微微一笑道:“我让他也开采朱家的金田,但条件是由他儿子高士林来主持采金!”

    “好!看来你是明白我的心意了,我估计明仁那小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给他说了赵宗实的关系,他已经明白了,本来是应该是他来做傧相,结果他和高士林喝醉了。”

    “这小子还不算太笨!”

    朱元甫又道:“其实采不采金,对朱家并没有什么意义,我也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和高曹两家拉近关系,既然烧了赵宗实这注香,那就一定要烧头香,否则我们朱家分裂就没有价值了。”

    范宁见岳父赵孝云目光有些黯然,便岔开话题道:“祖父准备让谁去鲲州负责采金?”

    “我打算让佩儿二叔的次子朱晟去鲲州,他以前负责福州茶场,和明仁明礼的关系都很好,以后你要多多照顾他。”

    “祖父放心,我会照顾好他!”

    就在这时,一名家丁匆匆跑来急声道:“老爷,大衙内发脾气了,又哭又喊,大家都劝不住他。”

    “怎么回事?”

    朱孝云站起身厉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好像是不让佩姑娘离家!”

    “荒唐!我去看看。”

    朱孝云着实恼火,关键时刻,他的傻儿子居然闹事了。

    范宁笑道:“岳父大人,让我去吧!他会听我的劝。”

    朱孝云犹豫地回头看了一眼父亲,朱元甫点点头,“就让阿宁去吧!”

    ..........

    朱家后宅内,朱哲满脸泪水,哭嚎着抓住门框,拼命要向前院奔去,他的力气大得吓人,四个妇人都快要拉不住他。

    下午,朱佩来向兄长告别,告别时朱哲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在低头雕刻,可当大门外鞭炮和鼓乐声响起时,他忽然大哭起来,丢下刻刀和石头,爬着要去前院,他虽然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他内心却能感受到妹妹要离开自己了,这次和妹妹回老家不一样。

    “阿哲,你冷静一点,妹妹明天会回来看你的。”

    照顾他近二十年的乳娘拼命给他解释,但没有任何效果,‘嗤啦!’一声,他的衣服撕裂了。

    眼看朱哲要奔出房门,就在这时,范宁却挡住了他的去路,“阿哲!”范宁低低喊了一声,朱哲一下子停住脚步,惊讶地望着范宁。

    范宁走上前握住他的手,柔声道:“阿佩和我在一起,也会和你在一起。”

    朱哲呆呆地望着范宁,泪水再次汹涌而出,呜呜地哭了起来。

    范宁能感受到他心中无助和恐惧,心中不由一阵怜惜,也没有劝他,让他哭泣。

    这时,朱孝云也奔过来,朱哲的乳娘连忙拦住他,指了指范宁,朱孝云见长子像个孩子一样站在范宁面前哭泣,心中十分惊讶,低声问道:“他怎么了?”

    “老爷,刚才大衙内拼命哭喊,谁也拉不住他,姑爷来了,他就安静下来了,他好像认识姑爷。”

    朱孝云当然知道乳娘所说的‘认识’是什么意义,他心中叹息一声,“这就是缘分啊!”

    “阿哥!”

    朱佩和母亲也跑来了,朱孝云一把没有抓住女儿,朱佩一下子跑了进去,拉住哥哥的手急道:“阿哥,你别哭了!”

    “他已经安静下来,我告诉他了。”

    朱佩这才发现范宁也在旁边,她愣了一下,“阿呆,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我来劝劝你哥哥。”

    范宁心中苦笑,她还居然问自己怎么在这里?

    门口朱孝云气得一跺脚,他们两个现在能见面吗?简直荒唐。

    “佩儿,你来干什么,还不快回去?”

    朱佩的脸蓦地通红,转身要走,朱哲却拉住她的手,哭着道:“不让你走!”

    范宁发现自己也被朱哲拉住了,这小子力气真大,捏住自己的手腕,像铁钳一样,挣也挣不开。

    范宁无奈,只得对朱孝云道:“岳父大人,我和佩儿先把阿哲劝回去,情况特殊,只能从权!”

    朱佩听到范宁喊自己父亲为岳父大人,她心中又是甜蜜,又是含羞,眼波流转,偷偷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死阿呆,你乱喊什么?”

    范宁也忍不住笑嘻嘻道:“若喊伯父,会被乱棍打出门去的。”

    这时,王氏也匆匆赶来,她忽然发现女儿和范宁在一起,顿时惊得目瞪口呆,颤声问道:“官人,他们怎么都在这里?”

    朱孝云只得苦笑着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他又对妻子道:“你去告诉佩儿,让她赶紧去化妆,别让人家久等,这里有阿宁就行了。”

    王氏看了良久,却展颜笑了起来:“官人,让他们呆一会儿吧!没关系的。”

    她当然希望自己女婿从内心接受傻儿子阿哲,这对她才是最重要之事,至于迎亲队伍,只要不耽误拜堂,让他们多等一会儿也无妨。

    王氏摆摆手,众人都知趣地退下去,王氏笑了笑,把丈夫也拉走了。

    第三百五十章 大喜之日(五)

第三百五十章 大喜之日(五)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