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正式卸任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三百八十三章 正式卸任

      大宋超级学霸 作者:高月

    第三百八十三章 正式卸任

    “呵呵!这孩子长得还真和明礼一个模样。”范铁戈抱着孙子,笑得嘴都合不拢,之前不想见孙子的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余氏在一旁和儿媳聊天,她已经抱过孙子了,现在注意力转到儿媳妇身上,虽然只是小妾,但也是她的儿媳。

    “阿礼,你姓什么?娘家在哪里?”

    礼子一脸柔顺,微微欠身轻声道:“回婆婆的话,我娘家在伊豆,离大海不远,家里很贫穷,我没有姓,只有一个名字叫生子,明礼说这个名字不好听,他就叫我礼子。”

    余氏对这个儿媳很满意,长得娇美不说,性格很柔顺,和自己说话都是低眉顺眼,余氏很能干,年轻时和丈夫一起摆摊卖货,但能干的另一面就是强势,多少年来把丈夫和两个儿子管得服服帖帖,现在又来个听话的儿媳妇,她当然喜欢。

    余氏想了想道:“既然你嫁到范家,以后叫范礼氏,等会儿和我们一起回家。”

    “媳妇听婆婆的安排!”

    余氏满意地点点头,又走上前摸摸孙子的小脸笑道:“老头子,我刚才问了,孙子还没有起名,就等你呢?”

    范铁戈犹豫一下道:“要不让爹爹起?”

    余氏有点不高兴地撇撇嘴,“干嘛让你爹爹起名?他起的名字也未必好,你若不愿意,我让阿宁来起名。”

    范铁戈哪里肯把这个权力外放,他连忙道:“那就叫向阳,鲲州那边太冷,我觉得叫向阳更暖和一点。”

    余氏眉头一皱,“向阳这个名字不够大气,再说我大哥的孙子不就叫余阳吗?”

    范宁在一旁笑道:“那就取谐音,叫做襄阳,范襄阳,这个名字如何?”

    范铁戈顿时竖起大拇指,“不愧是童子科第一名,这个名字大气,就叫范襄阳。”

    范铁戈两老口不肯留下吃饭,便带着儿媳和孙子回家了,范宁擦一把额头上的汗,对身边朱佩笑道:“终于把这件事搞定了。”

    朱佩抿嘴一笑,“还没有呢!刚才二婶问我,明仁什么时候才安定下来?我都不敢说,你打算叫明仁做海外贸易,她听了非急眼不可。”

    “做海外贸易又不是让他跑船,他坐镇泉州就行了。”

    朱佩白了他一眼,“让他不出海,你觉得可能吗?”

    范宁挠挠头,以明仁那个大马猴的性格,让他不跑海,真的不可能。

    “走一步看一步吧!说不定哪天明仁也抱个黑皮肤的儿子回来。”

    “那二叔非跟你急不可!”

    夫妻二人说说笑笑,向内宅走去。

    .........

    次日一早,范宁来到了吏部,今天他要办理正式卸职手续,接待他的是吏部侍郎曾公亮,曾公亮年近六旬,须发皆白,资历深厚,完全有入相资格,天子赵祯对他的评价是‘方厚庄重,沈深周密’,正因为器重,赵祯才把大宋最权重的吏部侍郎交给他。

    “范知州请坐!”

    曾公亮很客气地请他坐下,又吩咐茶童上茶,范宁把几枚官印放在桌上,曾公亮呵呵一笑,“官印不急,也不是交给我,等会儿开出交印单后,你再去找专人交印,只有被免职去官,才会直接剥夺官印,性质不同,范知州请先把官印收起来。”

    范宁点点头,把几方官印收起来,这时,一名茶童上了两盏茶,范宁喝茶耐心等待着安排。

    曾公亮取过一只厚厚卷宗袋,坐下笑道:“你这么年轻,可卷宗袋和我的差不多厚了。”

    “我任的职务比较多。”

    “这倒是,你还任军职,一般文官可没有这个机会。”

    曾公亮打开卷宗袋,取出一堆诏书和牒文,他找到最新的一份诏书,又找到知政党的决议,看了看对范宁道:“很彻底,除了保留监察御史头衔,其他都免掉,有心理准备吧?”

    范宁点点头,“那爵位呢?”

    “爵位是你犯了罪才会被剥夺,你在和我玩笑?”

    范宁笑了笑,自己是有点紧张了,连最起码的规则都忘了。

    “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也好。”

    曾公亮自嘲地笑了笑,又道:“需要你的述职报告!”

    范宁取出一份述职报告放在桌上,之前他已经将另一份述职报告给了赵宗实,由赵宗实上报枢密院,再由枢密院上呈给天子,属于经略副使的述职报告。

    而这一份是由吏部提交给知政堂,是作为鲲州知州的述职报告,一般不呈报给天子,除非是要求进行知政堂问话,范宁两年前已经享受了这个待遇,所以这一次就免了。

    曾公亮把述职报告放在一旁,又从卷宗袋中取出一份内库的金引和一块玉璧,一起递给范宁,“这是两年前天子给你的赏赐,你不在京城,没有领取,这次你可以去内库领取,请别人代劳也可以,内库只认金引和玉璧。”

    范宁知道自己得赏一万两黄金,但一直没有机会来领取,他把金引和玉璧收起,曾公亮又道:“其他没有什么了,就是填一些表格、签字,然后上缴官印就结束了。”

    范宁一怔,“那我的新职务呢?”

    曾公亮歉然道:“现在还没有任命书下来,估计要麻烦你过几天再跑一趟了,好好休息几天吧!”

    范宁点点头,“多谢!”

    曾公亮给了范宁厚厚一叠退职书,便起身告退,这些退职书每一份都需要填好,并签名画押,这是每个官员上任或者退职时都填的一堆资料,包括家庭情况、住宅情况、财产情况等等。

    如果发现财产和任职收入不符,还得另外说明,不过这对官员们只是一种形式,随便找个理由便可以解决,比如妻子陪嫁,这是用得最多,也最光面堂皇的理由,御史台也无从查起。

    更何况也没有人会认认真真每一项都填报,一般都是填可以看见的店铺、不动产等等,至于窖藏财富,没有抄家,也就无从查起。

    范宁正在低头填写之时,身后却传来一阵议论声,“可惜啊!堂堂的文坛领袖居然做这种事情,他这才完蛋了。”

    范宁一怔,这是在说谁?

    他站起身,只见柱子背后站着两名手端茶盏的官员,范宁刚要询问,两名官员这才发现身后居然有人,他们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匆匆走了。

    范宁满腹狐疑,这难道是在说欧阳修吗?现在被称为大宋文坛领袖,似乎除了欧阳修没有也别人了,他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吏部大堂内,每个人都在匆匆忙碌着,没有人会给他解开这个疑问。

    .........

    从大内出来,范宁叫了一辆牛车,不多时便来到了位于朱雀门旁边的朱记钱铺总店,京城的十二家朱记钱铺已经作为陪嫁跟随朱佩进了范家,不过名字却没有改变,一方面固然是它们的主人名义上还是朱佩,另一方面范宁也不想改变店名引起朱家的反感,为这十二家钱铺,朱家内部可是吵翻了天。

    虽然店铺名字没有变,但东主已经改成了朱佩,并在官府进行了备案,和朱家已经没有关系了。

    大管事依然是从前刘大管事,范宁也没有更换,这个刘大管事在京城做了二十年大管事,对朱元甫忠心耿耿,也尽职尽责,他同样也会对朱佩忠心耿耿。

    范宁走进钱铺,正在柜台内交代事情刘大管事一眼看了东主,连忙迎了出来,微笑道:“欢迎官人前来巡视!”

    范宁摆摆手,“我不是来巡视,里面去说吧!”

    “官人请!”

    范宁跟随刘大管事走进后堂,刘大管事取出一把巴掌大的金钥匙递给范宁,“这是特别金库的钥匙,官人昨天送来的五十箱金砂已经放入库中,请官人随我去复核,这是店里的铁律,必须要客人亲自复核后才能交钥匙,官人虽然是东主,应该也不例外。”

    范宁心中也颇有点好奇,便点点头笑道:“那就去看看!”

    刘大管事叫上另外两名管事,各拿一串钥匙来到后院一座天井处,这里就是特别金库入口,有三把大锁锁住,三人各执一把钥匙,必须同时开启才能打开。

    三人打开了大锁,掀起一块厚重的铁板,迎面看见一排向下延伸的台阶,刘大管事介绍道:“下面地库是用青石砌成,然后浇灌铁汁,斧劈锤砸都没有用,官人请吧!”

    范宁跟随着大管事顺着台阶下去,下面就是特别金库,光线昏黑,刘大管事点燃了两盏油灯,只见前面是一条五尺宽,长约五丈的走道,两边各有五间屋子,被厚厚的铁门锁着。

    “怎么只有十个房间?”范宁有点不解地问道。

    刘大管事笑道:“这里面都是豪门存放黄金之地,至少要五万两以上的黄金才有资格存放在这里,另外还有一座银库和珠宝库,存放的条件也很高,当然费用也高,一年的存放费用为三千贯钱。”

    “那为什么不放在自己府中?”

    “这就涉及到一个家族财产分配问题,也涉及到一个安全问题,所以很多豪门都不愿意把金银珠宝放在家中,而是存放在大的钱铺中,京城十大钱铺都有这样的特别库房,朱记钱铺当然也不例外。”

    范宁笑着点点头,“原来如此,今天倒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刘大掌柜微微一笑,来到第六号金库前,他扬了扬手中一把钥匙道:“需要我和官人手中的钥匙同时插入孔中,同时拧动,铁门才能打开,官家请吧!”

    范宁和刘大管事同时将钥匙插入孔中,一起用力,只听‘咔!咔!咔!’连响三声,刘大管事用力拉动大门把手,只见厚重的铁门‘吱嘎嘎!地拉开了。

    第三百八十三章 正式卸任

第三百八十三章 正式卸任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