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无趣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408 无趣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408 无趣

    离开掌教真人的静室,怀揣着师门长辈们的殷殷期盼,丹云子沿着台阶向上,不多时,台阶变斜坡,建筑越来越少,渐渐僻静。

    穿过一片小树林,前面就是山顶。

    顶上有一块奇石,石边有颗青松,站在石上,可以眺望到很美很美的景色。

    以前,上清的老道士们隔三岔五就跑来观景,手谈。

    或者搬来茶几,煮一壶茶,坐而论道。

    美滋滋。

    现在这地儿被无双战魂霸占了,老道士们不敢再来手谈喝茶。

    每天,这里都能看到那位女子战魂风华绝代的背影。

    丹云子每天都会过来陪一段时间,尽管这位老祖宗并不待见他,甚至不愿与他说话。

    就当是磨合期了。

    他知道祖奶奶是无法融入上清,所以宁愿一个人坐在山顶发呆,也不愿意待在观里。

    ……

    山顶,石边。

    烧烤架里炭火熊熊,铁架上摆着鸡翅、里脊肉、羊肉串、烤鱼、以及生蚝扇贝等海鲜。

    祖奶奶坐在石头上,盘着腿,左手一瓶啤酒,右手一串烤羊肉。烧烤配啤酒,这是李羡鱼教她的吃法。吃起来确实很带感。

    李羡鱼还教她很多东西,比如性感蕾丝才是成熟女人的标配。高跟鞋搭配丝袜可以让祖奶奶瞬间从18岁的小御姐变成28的大美人。

    没有哪个曾孙敢这么教导祖奶奶,鬼畜传人叫的并不冤枉。

    教她玩手机,教她用电脑,带着她流连在一家又一家的美食餐厅,吃遍沪市美味。

    一眨眼,三个月匆匆而过,再回首,恍如隔世。

    人没了。

    三个月的时光,在她成为无双战魂的一百二十年里,短暂的可以忽略,却是她从未有过的日子。分不清是时代太好了,还是这个曾孙不一样。

    清徽子翻着食物,涂油,撒辣粉,柔声道:“祖奶奶,您身体好多了吗?”

    她蹲着,道袍下凸显出圆滚滚的翘臀,身段发育的丰满曼妙。人也美,性格温柔恬静。祖奶奶从她的眉眼间看到了当年那个女子的轮廓。

    清徽子,美人榜排名第四,超级大美人。

    她美的很含蓄,不妖艳不张扬,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与当年那个女子是一样的,所以杀伐果断,性格有点凉薄的第四代传人才会对她动心,险些酿成大错。

    “好多了。”祖奶奶笑了笑。

    与对丹云子的冷漠态度不同,祖奶奶对她明显友好很多,也允许她喊自己祖奶奶。

    “那就好。”清徽子嫣然一笑:“哥哥这两月,每天打坐吐纳到三更。把师父教给他的养生都忘的一干二净啦。我与他说,欲速则不达,多注意休息,可他性子倔,说只要祖奶奶能早点恢复,他再累也没事儿。”

    沉默片刻,祖奶奶低声道:“辛苦他了。”

    清徽子悄悄观察她的神色,嘴上这么说,心里大概是没什么感触。祖奶奶似乎对哥哥很不满意。

    大哥自己也知道,认为是身份和异能的原因。某次,清徽子大着胆子问她,为什么对她和哥哥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态度。祖奶奶的回答却让她意外,她说:你不争不抢。

    跟谁争?

    哥哥也没争啊,传男不传女是你自己定的规矩,哥哥是李家血脉里唯一的男丁,他需要争吗?

    清徽子想不明白,就没跟哥哥说这事。

    “你呢,背地里没少说我坏话吧。明明需要你哥哥温养龙珠,却端着架子,摆一张臭脸。”祖奶奶淡淡道。

    “没有没有,我和哥哥是听着您的故事长大的,从小就崇拜您。”清徽子摆着手,急忙解释。

    “即便知道我当初并不待见你们这一脉?”祖奶奶似笑非笑道。

    清徽子想了想,摇头:“小时候觉得委屈的,长大后想了想,祖奶奶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否则李家说不得名存实亡啦。反而是以前的师门做错了事,动了杂念,违背了出家人的宗旨。”

    说完,她补充道:“哥哥也是这么想的。”

    “祖奶奶您在尝尝生蚝,是哥哥今早特意塞给我的,说新鲜,让我烤给祖奶奶你吃。本来是用来给他....”清徽子噗嗤一笑:“补肾的。”

    “清徽子,你又在取笑我。”爽朗的声音传来,穿着道袍,挺拔昂扬的丹云子过来了。

    看着妹妹和老祖宗相谈甚欢,还多次提到自己,尤其祖奶奶提到他时,没有如往常般皱眉,让他心情不错。

    “老祖宗。”

    丹云子恭恭敬敬的行礼。

    祖奶奶不咸不淡的“嗯”一声,自顾自的吃东西。

    心思玲珑的清徽子敏锐的捕捉到祖奶奶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喜。

    哥哥并没有做错什么,不管语气还是礼节,都好的无可挑剔。

    可为什么祖奶奶就是不喜欢他。

    “我烤的生蚝不好吃,哥哥你来吧,”清徽子嫣然道:“祖奶奶,哥哥的厨艺很棒的,您尝尝他的手艺?”

    祖奶奶不置可否。

    兄妹俩相视一笑,丹云子便坐下,认认真真的烤生蚝。

    清徽子则爬上石头,坐在祖奶奶身边,向来滴酒不沾的她破戒陪祖奶奶喝酒,几口啤酒下肚,脸色红彤彤的,妩媚又漂亮。

    祖奶奶瞄着她苹果般娇媚的脸蛋,笑道:“你这孩子,我一见着就喜欢,要生在我那个年代,就是顶好的大家闺秀。”

    清徽子抿着嘴,笑容喜悦。

    “他要还在,我就让他把你娶过门。”祖奶奶又说。

    这倒是心里话,清徽子是她见过的女人里,最适合做李家媳妇的。李羡鱼身边的女人里,翠花是异类,三无太凉薄,雷霆战姬血统不纯。

    清徽子是李家血脉,很好。

    美人榜排第四的年轻女冠笑容僵在脸上。

    丹云子烤肉的手一顿,低着头,看不见表情,手背凸起青筋。

    兄妹俩自然知道祖奶奶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清徽子管理着情绪,强笑道:“祖奶奶您别开玩笑,我和他是还没过五服呢。”

    “表兄妹成亲的多了去了,几千年下来,宗族还不一样繁衍壮大。”

    “那是古代呀。”

    祖奶奶笑了笑,不再说话,默然的望着远方。

    清徽子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缓和气氛。李羡鱼的名声她也是听说过的,血裔界都叫他鬼畜传人!行事风格比登徒子还要登徒子,稍稍矜持点的姑娘,但凡了解过他的事迹,基本都会划入黑名单。

    好在哥哥正好烤了生蚝,垫着脚尖递上来,为清徽子缓解了尴尬。

    正如清徽子说的那样,丹云子厨艺很不错,生蚝烤出了一番风味,比路边烧烤摊那种量产的“作品”更用心。

    祖奶奶来了上清派,除了发呆就是吃,兄妹俩这段时间变着法子给她准备美食。倒是让她品尝到了不少美味的山货。

    见她一脸满意的表情,丹云子鼓起勇气:“祖奶奶,过段时间,我,我可能要出国一趟,参加欧美联赛。”

    说着,小心翼翼打量她的脸色:“掌教真人希望我带您一起去。”

    祖奶奶看着他,沉默半天。

    “您要觉得不乐意,我这就回复掌教真人。”他低声说。

    “你这点修为,去参加欧美联赛,不嫌丢人吗?”祖奶奶皱眉道。

    丹云子一脸黯然。

    清徽子也跟着低头。

    这句话无疑说到丹云子的痛处了,也把最近门外那些眼红嫉妒的流言蜚语摆在了明面上。

    上清派大抵是欢喜开心的,眼红者当然也会有,常在暗地里嘀咕:丹云子真的走了狗屎运啊。生生的熬到李家嫡脉绝后,否则天大的便宜,能落到他头上?

    人家李羡鱼虽然名声奇差无比,但不可否认那是个绝世天才。

    “你那师父自己便资质平庸,误人子弟。掌教清虚子也就是个顶尖s级,但跟宝泽十神比,差了一筹。放眼整个上清,除了丹尘子天赋异禀,尽是些庸庸碌碌之辈。”

    “从明天开始,我亲自教你道术,传你练气之术。”她说。

    前两句让人黯然,后一句则把人拎起来,拎到天堂。

    丹云子惊喜的抬起头,因为过于激动,脸色涨的通红。拢在袖子里的手更是微微发抖。

    “谢,谢谢祖奶奶.....不是,谢谢老祖宗。”

    “算了,祖奶奶便祖奶奶吧。”

    又是一个泼天的幸福。

    丹云子差点站不稳脚跟。

    清徽子由衷的笑起来,悄悄给哥哥竖了个大拇指。

    已经改口叫祖奶奶了,战魂传人的身份等于稳了。苦熬两个月,苦尽甘来。

    “我这就去回复掌教真人。”

    丹云子脚底打飘的走了,感觉自己漫步在云端。

    其实不是回复掌教,而是心情过于激动,他想找个地方想静静,或者去没人的地方发泄一样狂喜的心情。

    远远的,听见丹云子的长啸声。

    清徽子啐道:“真是的.....”看了眼祖奶奶,“一定是太高兴了,十几年的养气功夫都压不住那股喜悦呢,他从小就最崇拜祖奶奶了。您看您一句话就让他这么失态。”

    妹妹果然是哥哥最贴心的小棉袄。

    祖奶奶喝了口酒,望着远处苍茫的群山,渐渐放空眼神。

    这人真无趣啊....

    与历代传人一样无趣。

    丹云子是个谨守礼仪,端正温良的晚辈,除了天赋稍差,其实也不算差了,只是跟最顶尖的比起来,不如而已。

    可就是太守礼,太战战兢兢,就显得这人很无趣。

    以前怎么没觉得前几代传人无聊呢?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当他还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觉得他讨厌,他放肆,他不把你当祖奶奶尊敬。

    可当他没了你才发现,除了他,任何人都成了一种将就。

    她不让丹云子叫她祖奶奶,因为会感觉有人取代了他。

    丹云子对她有着狂热的执着,同样让她不舒服,觉得他在和李羡鱼争。

    她从来没把丹云子当传人看待,这些流落在外的李家血脉,她是不会承认的,当年不承认,现在也不会承认。

    李羡鱼死后,在她眼里,李家已经绝后。

    她本该在杀光仇人后,任由龙珠慢慢崩碎,从此魂归天地。

    祖奶奶一点都不惜命,漫长的生命对她来说只是负担。一代又一代的守护李家子嗣,那是她对父亲的承诺。

    但宝泽大老板的一句话改变了她的注意。

    “你杀的那些人只是兵器,真正的仇人还没有出现,如果你想报仇,就活下来。”

    这就是雷帝转述给她的话。

    丹云子在她眼里不过是续命的工具,工具就要有工具的自觉,不要贪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但这些话实在懒得说,因为没有意义。

    他已经死了。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工具尚且要时时保养。她不会凭白占一个小辈的便宜,借他精元温养龙珠,自然会给予回报。

    不过看起来他似乎误会了,祖奶奶懒得解释,因为还是没有意义。

    “对了,你父亲呢?”思绪慢慢回归,她想起了这么一号人物。

    当年李无相与这对兄妹的生父感情不错,李无相是很重情义的人,上一代恩怨早已是前尘往事,上清派遗留的一脉,就成了他最后的亲戚。

    毕竟是表兄弟嘛。

    祖奶奶为此大发雷霆,揍的李无相差点叫妈妈。让他在院子里跪了一晚,并承诺断绝与上清派孽种的来往。

    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死了。”清徽子黯然道。

    “死了?”祖奶奶一愣。

    那小子天赋还算不错,正常修炼,这会儿差不多是s级了,基本可以排除病死。

    “怎么死的。”她问。

    408 无趣

408 无趣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