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龙骑士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434 龙骑士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434 龙骑士

    有些时候,连李羡鱼都憎恶自己的事逼体质,它和三无的精准打击是一个特性:莫得队友。

    而比精准打击更坑的是,事逼体质连他自己本人都坑。

    龙骑士是半步极道,很可能是巅峰级的半步极道,冰渣子那个层次的高手。或许双方有强有弱,但总归是那个级别的。

    李羡鱼最辉煌的战绩是一掌拍飞半步极道巅峰的圣婴,可那次是他在万神宫吞噬了海量的气机,一鼓作气爆发出来。

    现在他是很普通的顶尖s级,身上唯一的杀手锏只有卖弄风骚的魅惑,连气之剑都不能用。除非遇到生死危机。

    可就算施展气之剑,遇到龙骑士这个级别的高手,好像也没啥卵用。

    血骑士联手堕天使,应该能抗衡龙骑士,即便不是对手,逃走是没问题的。但龙骑士身边有四个顶尖s级助阵。

    单挑的话,李佩云应该不输任何一个,勉强能挡住两个,三个绝对不可能。里昂能暂时拖住一个,但对面还剩一个。一个顶尖s级,一只手就能把珍妮和卡路里两个辅助按在地上摩擦。

    辅助就是如此的没有尊严,还得任劳任怨。

    所以另外一个s级,估计得由我来对付了。

    改怎么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解决一个顶尖s级,李羡鱼暂时还没想好,只有见鸡行事....呸,见机行事。

    血骑士迅速判断完局势,知道这场遭遇战,关键点可能就在身边的李倩予身上,他直视着踩在蛇头,悬在湖中心的龙骑士,嘴里小声道:“珍妮和卡路里协助你,能搞定一个吗?”

    “没问题!”李羡鱼道。

    “真的没问题?”血骑士满脸不信。

    虽然这么问,但其实不怎么看好李羡鱼。

    “不行也得行,该打的战,一定要去打。”李羡鱼笑了笑。

    血骑士的眼神一下子变的很欣赏。

    对于一个久经战场,冲锋陷阵惯了的骑士来说,再妩媚妖娆的女人都能不加颜色,但若是个妩媚妖娆,又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豪杰,那就是王八看绿豆,正对口味。

    龙骑士打量着场上的敌人,敏锐的察觉到了两个抓捕名单之外的人。

    他首先注意到李佩云,不管是气之剑犀利浑厚的剑气,还是李佩云散发出的恐怖气机,都值得他侧目。

    “李佩云?你竟然也与血骑士勾结。”龙骑士语气意外。

    与李羡鱼这位战魂传人相似,身为妖道传人,李佩云的名声在欧洲血裔界高层眼中,同样值得关注。龙骑士一眼便认出他的身份。

    李佩云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出言解释,在他看来这是一场毫无必要的战斗,犯不着被血骑士当枪使。

    “不过无所谓了,你这个所谓的妖道传人,再来十个,与我而言,亦不过是土鸡瓦狗。”

    晚风拂过龙骑士的金发,搭配那身银灿灿的铠甲,宛如天神,高贵优雅,又气势逼人。

    这是个皮囊和气质都极佳的男人。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李佩云握紧气之剑,冷哼道:“要战便战!”

    看到这一幕,血骑士和李羡鱼不约而同的嘴角微挑,都是那样老谋深算,心很脏的笑容。

    同类的气息!

    相视一眼,血骑士低声道:“龙骑士向来骄傲,目中无人。”

    李羡鱼低声道:“李佩云一样,吃软不吃硬。”

    所以,其实龙骑士和李佩云这样性格的,其实很容易对付和针对。

    李羡鱼不由想到了樱井雪奈子传授给他的经验。

    那个女人.....不知道有没有死在万神宫。

    希望她已经死了,一了百了。

    龙骑士和李佩云要是听到,得气死。

    从李佩云身上移开目光,龙骑士再打量第二个外人,吃了一惊。

    心说好出彩的女人,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光芒夺目。

    “你又是什么人。”

    李羡鱼刚刚在联赛崭露头角,而这段时间龙骑士在追踪教廷叛徒,没精力关注联赛,不知道李倩予这号人物。

    “中国,李倩予。”李羡鱼回答的干脆利索。

    龙骑士点点头,又惋惜的摇摇头:“你们中国有句话: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你是基佬吧。”李羡鱼突然问。

    “什么?”龙骑士皱眉。

    李羡鱼却不说话,满脸郁闷。

    这个龙骑士不一般啊,自从女装以来,他见过无数被他美貌诱惑的男人,即便是血骑士,也对他的姿色颇为欣赏。

    但龙骑士只是多看了他几眼,便不再受他美色影响。

    你怕不是个菊花朵朵开的男淫?

    要不来一发主动魅惑试试?

    “唐德,记得我们入教廷时,发过的誓言吗?”龙骑士在蓄势,没有第一时间发起进攻。他的双眼在黑暗中灼灼明亮。

    血骑士迎上他的目光,坦然道:“效忠主,效忠教廷,效忠教皇。”

    一皇双骑士!

    这是外界对教廷的评价,何等的殊荣,教皇之下,龙骑士与血骑士是并列的最强者,搁在中国的武侠小说里,就是教主的左右护法。

    血骑士主外,执掌圣殿骑士团,为教廷冲锋陷阵,整个欧洲都在他的雷瓦汀锋芒下战战兢兢。

    龙骑士主内,负责教廷的纪律和戒律,麾下的戒律骑士团是悬在教廷成员头上的一把刀。负责调查、追杀堕落分子。

    而在私底下,龙骑士和血骑士是至交好友,他们是同一届的骑士学员,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虽然没有一起嫖过娼.....但不妨碍他们是同道中人。

    “可你看看,自己都干了什么。”龙骑士怒吼。

    伴随着这句话,龙骑士整个人的气势节节攀升,展露出了半步极道的巅峰。

    整片密林上空刮起狂风。

    血骑士望着傲立蛇头的金发帅哥,身姿在狂风中昂然挺立,不受影响:“但到最后,我们效忠的始终是主,是心里的信仰。而不是某个人。”

    “就为了这个女人,你要背叛教廷,背叛教皇,背叛我?”龙骑士额头青筋一根根舒展,红瞳亮起。

    原来你们俩是有故事的人啊.....

    李羡鱼心想。

    “我一直希望找机会和你细谈,”血骑士跨前一步,沉声道:“凯尔,佩丝被卡舒布家族的人炼成了堕天使,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已经从库尔特·卡舒布嘴里拷问出来了,当初联络他们的是红衣大主教没错。”

    龙骑士凝视着他。

    “但你想过没有,如果罪魁祸首已死,为什么还有人会在接手佩丝,依然有人在定期的关注堕天使的进度,为什么佩丝刚找到我,教皇就来了?”血骑士的这些话,正是他选择与教皇硬钢的原因。

    “所以,你意指教皇?”

    “事情没查清楚前,我不会污蔑教皇。”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龙骑士狞笑道:“想要真相大白,简单,随我回教廷走一趟,与教皇当面对质。”

    话音方落,李羡鱼眼前一花,已没了血骑士的身影,扭头看去,他腾空而起,扑向龙骑士。

    滚滚气机在巨剑凝聚,一剑劈出,长达数十米的刀气。

    “血饮狂刀。”李羡鱼赞叹一声。

    他见过的高手数不胜数,但像血骑士这样打架如此勇猛的,屈指可数,且不说气机浑厚,单是这一刀,其他人就不敢这么消耗气机。

    哦,他们宝泽的大老板除外,犹记得山谷中那从天而降的一掌,气机简直不要钱。

    狂风吹的金发乱舞,龙骑士在磅礴气机中巍然不动,双手捏印:“禁!”

    肉眼可见的,血骑士斩出的血饮狂刀般的特效,瞬间缩减了一半。

    “哼!”堕天使佩丝出手,屈指轻弹,虚空中仿佛有两股精神力碰撞。

    禁咒失效,剑气恢复,劈至龙骑士头顶。

    这是,龙骑士脚下的巨蛇,竖瞳收缩成缝,红芒涌现,湖里冲出一道水柱,由下而上,击中劈来的气机。

    水浪与气机双双溃散,那些与剑气接触的湖面,嗤嗤蒸腾,稠密的浓雾一下子笼罩了湖面。

    “该死,忘记还有这条蛇。”李羡鱼暗骂一声。

    ****总是藏的很好,一不小心便忽略了。

    若再加一条顶尖s级的蛇妖,血骑士和堕天使恐怕撑不了多少。

    眼下,唯一的出路,他们这边速战速决,搞定四个顶尖s级,然后与腾出手的李佩云一起围攻龙骑士。

    这样,局面就活了,但很难,至少在珍妮和卡路里等人看来,难于上青天。

    “fuck,老子会尽快解决对手,豁出命也要干掉他,否则老大和佩丝很危险。”里昂边说着,边观察四周的动静。

    “你行吗?”卡路里:“不用看了,就四个,其他人没来。”

    “我....”里昂语塞。

    他在顶尖s级里偏弱的,异能也不适合正面硬刚,稳妥的战斗方式是躲在密林里打游击,操纵飞刀骚扰,磨死对方,或者伺机绝杀。

    但这注定是持久战,没办法速战速决,救援血骑士和佩丝。

    珍妮沉声道:“李佩云暂时能拖住两个,想来没问题的,我怕的是咱们这边.....”

    若是没有李佩云和李倩予的加入,就这阵容,他们或许只有弃车保帅才能逃命。可即便现在团队实力大涨,珍妮卡路里再加个李倩予,仍然不足以抗衡一个顶尖s级。

    “你别小瞧她,”里昂为自己的“准媳妇”解释着:“她实力或许不强,但魅惑能力很客观。你们三人联手.....保重吧。”

    “......”

    保重你个头!

    李羡鱼跑过来,劈头就问:“有趁手的兵器吗?”

    三人一愣:“你没武器吗?”

    “散修,穷。”

    穷的如此理直气壮。

    李羡鱼肯定是有法器的,但都是宝泽制造的法器,很贵的。一来舍不得消耗,二来那些法器不是她一个编外员工能“买”的起。

    “老大的猎刀,刚修好的。”珍妮递过来一把宽刃猎刀。

    李羡鱼拿在手里掂了掂,好东西啊,在宝泽,起码要买600点积分。s级都会心疼那种,血骑士不愧是教廷的重要人员,富的流油,即便逃亡都带着这么多好东西。

    他对兵器不怎么渴求,皮夹子里那些法器很久没用了,祖奶奶说这些东西花里胡哨,没啥卵用。还怂恿他把法器卖了换钱,给她败家。

    每次这么要求,就被李羡鱼啐走。

    他不渴求法器,那是因为自从学会气之剑后,世上再没有兵器能入他法眼。

    当场,除了耿直死心眼的李佩云原地不动,非要现场与对手死磕,其他四人各自散开,假装要逃跑。

    树梢上的四个人纷纷出手,留下两个人应付李佩云,其他两人,一人追里昂,一人追李羡鱼三人。

    他们当然知道这是对方的分兵战术,可你要不追,没准人家真跑了。

    其实最好的方式是留下一个人截住李佩云,倘若李佩云是普通的顶尖s级,可人家不是,他是妖道传人,教廷的高手们不敢托大。

    卖报小郎君说

    哈哈,今天的考试又过关了,我真是天才,三天时间啃完1500道题。

    434 龙骑士

434 龙骑士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