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 你好骚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437 你好骚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437 你好骚

    向着湖边主战场支援的路上,里昂特意拉着卡路里落在后面,低声道:“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卡路里没说话,侧头看他。

    “你是不是也看上她了?”里昂又不傻,就刚刚卡路里的表现,十有八九是看上那李倩予了,打算厚颜无耻的加入竞争者行列。

    “很正常不是嘛,像她这样的女人,任何男人都会按捺不住骚动的心。”卡路里天经地义的语气。

    “好兄弟的女人你也觊觎,主怎么会有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信徒。”里昂气氛的说。

    “如果单方面的欲求,能成为既定事实,那我希望明天我就是米国总统。”卡路里不屑道。

    虽然不甘心,却是事实。

    里昂怒道:“我是真心的,你不是,你刚还说她不是个好女人。你特么就是个骗炮的。”

    “你跟我争什么,她男朋友是李佩云好不好,你顶多算.....用中国话说:备胎。”

    两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公平竞争。”

    就是不知道以后,当他们发现自己苦苦追逐的“李倩予”只是一个幻影,而本体是个女装大佬,会是怎样的心情。

    一定是个悲伤的故事。

    ......

    “嗷吼!”

    巨蛇发出凄厉的咆哮,七寸处,鳞甲崩落,血肉模糊。

    它的声音不是蛇类的“咝咝”,而是类似野兽的咆哮,低沉浑厚。光这一点,世间大多数蛇类都比不上它。

    龙吟九霄。

    类似进化返祖的过程中,比犄角和爪子更重要的其实是声音。

    湖水因为三人一兽的战斗倒灌,冲垮附近的树木,同时水温上升,薄雾弥漫。

    “希尔伯特,禺山前辈也算是你半个老师,你竟这么对它。”龙骑士额头青筋一根根舒展,他暴怒了。

    上一代戒律骑士团团长的伙伴,也就是龙骑士的老师,上任戒律骑士团团长死于一场堕落者的背叛,龙骑士接替了老师的衣钵,成为新一代的团长。

    蛇妖禺山是龙骑士的半个老师,同时也是血骑士的半个老师,在他们年少时,曾指点两人修行。

    “刚才我已经手下留情,否则,禺山老师此时已经去见主了。”血骑士淡淡道。

    边上,堕天使佩丝皱了皱眉:“龙骑士要拼命了,这场战不好打。想好怎么破局了吗?”

    血骑士摇摇头:“该打的战,就得打,生与死,看主的意思。”

    佩丝轻轻的嗔了他一眼:“看你满脸镇定,还以为有什么后手。”

    “哪有后手,你不一直待着我精神世界么。”血骑士先是苦笑一声,然后面色严肃:“身为骑士,只需要谨记冲锋就好,敌人的强大与否,不应该在骑士考虑范围内。”

    “你这个叫莽。”

    “咦,这是你教我的呀。”

    “胡说,我没有,不要冤枉我。”

    师徒间的对话不像是师徒,倒像是打情骂俏的情侣。

    另一边的龙骑士蓄势完毕,让一个半步极道巅峰的强者蓄势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尽管知道,可他们只能看着,无力阻止。

    “能挨下这一击吗?”堕天使皱眉。

    “应该可以吧。”血骑士耸耸肩。

    “挨完这一下,你就恢复半步极道了,可.....”堕天使顿了顿,低声道:“其实还有一个选择,我们速度更快。”

    她的意思简单明了,速度快,自然是逃命用,但这样一来,里昂等人等于必死。

    不跑,硬挨这一下,即便血骑士恢复半步极道,即便打退龙骑士,他本就受了伤的身体恐怕再难支撑。

    “不怕,我在宝泽有朋友。”血骑士说。

    “嗯?”佩丝茫然。

    “你刚复活,所以很多事不太清楚,知道这一代的李家传人吗。他的鲜血号称可以自愈一切伤势。”

    “你骗我。”

    “真的,他虽然已经死了,但他的血还有库存,事后我会托朋友送来。从中国到这里,不会太久,想来我能撑住。”

    血骑士其实在骗人,李家传人鲜血能治愈一切伤势,这件“机密”虽算不上人尽皆知,但关注过李家传人的顶级势力多少都了解一些。

    他的谎话并不是鲜血效果的真假,而是他在宝泽其实没有朋友,顶多和雷电法王有几面之缘,然后就是压根不知道有没有库存。

    可他必须这么说,不然佩丝不会同意他搏命。

    这时,密林里冲出一道踉跄的身影,他受了重伤,跑到湖边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力气,无力的摔在岸边。

    “克莱尔?”龙骑士暴涨的气势徒然中断。

    “铁虎死了,团长,为,为我们报仇.....”叫做克莱尔的高手声嘶力竭的喊完这句话,头低下,再没有任何气息。

    血裔终归是肉体凡胎,没有特殊的异能,或者自愈异能,要害受到重创,依然会死。

    诚然,古妖基因的活性赋予他们极强的韧性,以及伤口恢复的速度。但除非是古妖遗蜕这种东西,否则光靠细胞活性,不足以修补致命伤。

    懵了!

    双方都懵了。

    与李佩云交手的两名教廷高手不约而同的停下来。

    铁虎死了?

    本该最轻松,最快取得胜利的铁虎反而死了。

    那边发生了什么,血骑士有援兵?

    包括龙骑士在内,教廷戒律骑士团的三人同时冒出这个猜测。

    血骑士与佩丝茫然对视,但很快,心里就有数了。

    最先死的人是铁虎,铁虎追杀的是卡路里、珍妮和李倩予。

    珍妮和卡路里没那本事击杀铁虎,老下属了,根底儿一清二楚。

    那就只有她了。

    看起来,接纳她的加盟是件明智之举。

    血骑士笑了。

    俄顷,树林里传来细微的分枝踏叶声,灌木抖动,继而走出四人,正是李羡鱼等人。

    李羡鱼站在密林口,目光先落在克莱尔尸体上,确认他死后,才把注意力集中到湖中对抗的双方。

    龙骑士和血骑士踏在水面上,堕天使悬浮半空,那条巨大的,堪称蛟龙的蛇妖盘身在岸边,头颅搭在身体上,瞧着萎靡不振。

    “李佩云,没事吧!”李羡鱼遥遥喊了一句。

    “土鸡瓦狗,伤不到我。”李佩云哼了一声:“你那边反杀了?”

    “是啊,打了波漂亮的团战,反杀了,这会儿过来推水晶。”李羡鱼回应。

    他的幽默让李佩云罕见的露出笑容,和她说话总是这样,时不时会被逗笑,这姑娘的风格既大方又幽默。

    莫名的让人开心。

    “禺山老师重伤了,我和佩丝能拖住你,等他们配合杀了你两名手下,届时,凯尔你就孤掌难鸣了。”血骑士道。

    龙骑士心里正气着呢,都要抓狂了,闻言,双眼赤红:“好,好得很。唐德,你果然堕落了。”

    “但我现在还不想杀你,如果不想两名手下死在这里,就带人走吧。”血骑士说。

    仅存的两名教廷高手相视一眼,萌生退意。

    一个李佩云就够他俩纠缠了,不愧是妖道传人,一时半会竟然拿不下他。眼下两名同伴战死,对方的人腾出手来,若是联合李佩云围攻他们,必死无疑,只能逃。

    他们忍不住扭头看向龙骑士。

    龙骑士脸色铁青,难看的很,今夜完全是兴之所至,带了些人就过来了,还有一大批手下留在了城里。早知道就带足人马,也没想到这么巧,真的让他给碰上唐德·希尔伯特。

    龙骑士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走了。

    “等等,”血骑士喊住他,扭头朝里昂喊:“把库尔特带出来。”

    里昂进屋,把封印了气海和关节的库尔特拎死狗似的拎出来。

    “库尔特你带走,我说的话你不会相信,但你若还念着旧情,就亲自审一审他。”血骑士郑重道。

    里昂将人抛过去。

    龙骑士接过,踏上蛇头。

    巨蛇爬行的声音远去,抖动的树梢渐渐恢复平静。

    血骑士看向卡路里,后者点点头。

    他纵身离开湖面,往地上一躺:“好险,差点栽了。”

    里昂等人有样学样,或躺在地上,或坐在地上,珍妮低声道:“其实早该想到会有这一天了。往后,教廷的追杀只会越来越密集,阵容越来越强大。”

    几个人沉默着,颇有种前路漫漫,凶险莫测的悲凉。

    血骑士岔开话题:“对了,你们怎么做到的?”

    珍妮再次充当解说员,把之前的“经典战役”解说了一遍。

    “可以啊,你这姑娘,怎么那么厉害。”血骑士大吃一惊。

    “不错吧。”李羡鱼配合着一撩秀发。

    你好骚....里昂心里默默的念叨。

    “厉害。”血骑士竖大拇指,困惑道:“你真的只是宝泽的编外人员吗?”

    听了这话,李羡鱼心里顿时一咯噔。

    哎呀,忘记让他保密了。

    “你是宝泽的人?!”李佩云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拔高声线,反应极大。

    反应大是应该的,他和宝泽可谓深仇大恨。

    自从他名声鹊起开始,便被宝泽通缉,坐高铁要用假身份证,或者干脆偷溜进去。上高速不能自架,一定要搭别人的车。出行造成很大不便。

    就算是现在,宝泽的通缉名单上依然有他的名字。

    所幸德国没有和宝泽签订过攻守同盟,他可以大摇大摆的出现,不担心遭受抓捕。

    437 你好骚

437 你好骚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