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 李羡鱼的霸道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527 李羡鱼的霸道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527 李羡鱼的霸道

    “对了,我听说你最近的动作了,不怕得罪李羡鱼吗。”蔡伦弹了弹烟灰,手指在范思哲水晶烟灰缸点了点:“李羡鱼不会喜欢看到你这样处理万妖盟的人。”

    “得罪自然是有的。”张嘉伟喝了口酒,啧啧两声:“万妖盟至今为止,都是宝泽官方定义的邪教,抓捕邪教组织非但无过,还有功。所以我在查找万妖盟之主的过程中抓捕邪教人员,是一笔新的功劳。”

    “话是这么说,但咱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蔡伦摇头,若是以前,他自然是肯定张嘉伟的做法,在他们这群人的理念里,任何人,任何事都有它的价值,能把某件事或人的价值敲骨吸髓榨干净,才是一个合格的谋略家和猎食者。

    利用李羡鱼提供的信息,在询问万妖盟内幕、上级等信息时,抓捕这些被定义为邪教的异类,是一笔不错的功绩。

    张嘉伟正需要这样的功绩来稳固他执法部副部长的位置。

    但接触到李羡鱼后,他对这个产生了忌惮,所以在他看来,为这点功绩得罪李羡鱼是不划算的。

    只是,蔡伦不会把话说的太明。

    无他,利益纠葛。

    “到时候只要拿万妖盟异类激烈反抗,让宝泽员工造成伤亡的理由就可以了。就算李羡鱼有意见,他也得认。”张嘉伟说。

    宝泽是血裔界的执法者,宝泽员工就是血裔界的警察,袭警是大罪。

    张嘉伟很擅长玩这一套。

    “怎么说也是半步极道,得罪他不好。”蔡伦“苦口婆心”的劝,事情已经做了,他劝与不劝,没任何意义。但场面话得说。

    政斗也好,办公室斗争也好,其实大部分都是这些不见烽烟的刀光剑影,便是人们常说的细节处理。也是直接夺权这种操作的地基。

    “他不是我们一派的,礼让三分可以,敬着怕着没必要。”张嘉伟摇头:“再说,我的指令有错吗?他挑不出我的错,就不能把我怎么样。半步极道又怎样,难不成还能杀我?这里是宝泽,可不是打打杀杀的战场。不说把我怎样,就算他敢打我,我都能让董事会处罚他。宝泽十神之一的任命还没下来呢,他现在只是个初级员工。”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至理名言!

    这句话可以套用在古今中外的所有势力里,属于任何势力都无法逃脱的窠臼。大到掌握国家的政党,小到办公室里的派系。

    这句话都是适用的。

    战场厮杀有战场厮杀的一套,内部斗争有内部斗争的一套。

    刀光剑影和不见硝烟,各有各的诡橘狠辣之处,无分高下。驱逐金人的一代名将老岳为什么会被秦桧和宋高宗联手干掉,不就是输在“办公室斗争”段位差距上吗。

    智谋无双的韩信同样在办公室斗争和战场厮杀段位相差悬殊,才被吕雉和刘邦夫妻俩嫩死了。

    毕竟政斗不是战场,没有一二技能给你反复横跳,切完c位就走?呸,想的美。

    李羡鱼即便是半步极道,但张嘉伟又不是和他在战场厮杀,这场斗争是在张嘉伟最擅长的领域里,即便被坑了,也得忍气吞声。正如岳飞不敢带着大军杀回临安干掉秦桧和宋高宗。

    这都不算斗争,在张嘉伟眼里,这仅仅只是一次借不同派系同事的信息,为自己谋求利益。李羡鱼也没蒙受损失,这算什么斗争?

    再说,他堂堂执法部副部长,做事需要一个初级员工指手画脚?

    副部长就不要面子的吗,十神都没资格好吧。

    “铃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张嘉伟拖着就被接通,那边传来前台柔美的声线:“部长,李羡鱼刚打电话过来,说让你过去一趟。”

    张嘉伟皱了皱眉:“有什么事吗。”

    “他没说,但语气很不好。”妹子低声道。

    “那你就帮我回复他,有事让他过来说。”张嘉伟说完挂断电话。

    “兴师问罪来了。”蔡伦耸耸肩,心里偷笑,但表情很平静,我才不让你知道我很开心呢。

    “他居然让我过去见他,”张嘉伟摇摇头:“年少轻狂,总觉得世间事,我不能吃任何亏。”

    “历经沧桑,便知这天下事,需谨慎小心。”蔡伦似笑非笑。

    他刚说完没多久,副部长办公室的门推开,李羡鱼面无表情的走进来,身后跟着雷电法王。

    张嘉伟人到中年,方脸,大肚腩,整体给人“圆润”的感觉,立刻便笑道:“两位怎么来了,刚好开了瓶好酒。”

    李羡鱼懒得跟他废话,摆摆手,直言了当:“万妖盟的事,你给我个说法。”

    张嘉伟故作不知:“万妖盟怎么了?”

    “我告诉宝泽的六处据点,被你的人悉数捣毁,击毙异类四十名,抓捕一百六十八名。你问我怎么了?”

    “这件事我很遗憾,但万妖盟的那群小妖孽对人类充满了敌意,无法沟通,试图攻击宝泽员工,无奈之下,只好强行逮捕。难免造成伤亡。”张嘉伟惋惜的表情。

    私底下怎么说是一回事,当着李羡鱼的面,他得把话说的明白,让自己占着大义,又不失圆润。

    “张部长,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我把万妖盟据点的信息告诉宝泽,是让宝泽好好与万妖门沟通,问清那些护法的位置,再顺藤摸瓜找到我姐姐。”李羡鱼揉了揉眉心:“可你倒好,为了捞功绩,直接把据点捣毁,还杀了那么多万妖盟的兄弟。你让我怎么做人?”

    “很遗憾,这不是我本意。”张嘉伟耸耸肩。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击毙万妖盟异类四十名,按照每个异类五十万赔偿给万妖盟,再把抓捕的人放回去。万妖盟那边我会去沟通,这件事就此揭过。”

    “你在教我做事?”张嘉伟看来这无疑触犯了他的底线:“你没权利命令我,更没权利替我做决定,而且也不合规矩。”

    “董事会要与我姐结盟,你就是这样对待万妖盟的?若是因此搞砸了董事会的命令,你背的起责?”

    “我这样做,同样是在逼万妖盟的皇现身,据资料显示,她很在乎自己经营的势力。就算在董事会面前,我的这套说辞也是正确有效的。而你要做的事仅仅是代表宝泽与她沟通,至于其他的事情,你没权插手。另外,不还有你在吗。难道区区几个据点,四十个小妖,还比不上你这个弟弟?”

    又在榨取我的价值,李羡鱼凝视着他:“按照我说的做,不然你会后悔。”

    “这里是宝泽,不是你的一言堂,不要觉得自己成了半步极道,就可以左右宝泽。”张嘉伟不吃他的威胁,并针锋相对:“年轻人!”

    办公室的气氛忽然一窒,雷电法王和蔡伦都感觉到一阵心悸的威压,然后就看见张嘉伟被李羡鱼拎着领口砸在黑晶茶几上,硬度极高的黑晶茶几崩裂出蛛网般的裂缝。

    张嘉伟脸上是难以置信和惊恐万分的表情,这个男人很多年没有被暴力对待了,很多年没有情绪失态了。

    “李羡鱼你冷静啊,千万不要冲动.....”蔡伦刚说完,便被李羡鱼用阴冷凶狠的眼神逼退。

    “榨取我的价值,你也配?你算什么东西,我在血裔界东征西战的时候,你在办公室里吹空调。我在欧洲杀教皇的时候,你还是在办公室里吹空调。”

    李羡鱼把他压在茶几上,唾沫横飞:“你特么是不是在办公室坐久了,脑子给坐傻了?忘记血裔界的本质了吗,这从来都是肉弱强食的世界,你办公室学来的那一套,在我面前一文不值。”

    张嘉伟强忍着恐惧,硬气的说:“你最好现在就放开我,不然,你自己跟董事会交代去。”

    还要跟我来那一套,于是李羡鱼撕下了他的双臂,拎着他的脖子提起来,走出副部长办公室:“我就让你看看,你有多一文不值。雷电法王,帮我联系董事会。”

    雷电法王兴冲冲的跑出办公室的门。

    蔡伦惊呆了,坐姿像一个即将遭受强暴的柔弱女孩,目光空洞的看着茶几边两条刚被撕下来的手臂。

    他没见过这一幕,从来都没有,在职位上与人明争暗斗,甭管大家内心里多么想干死对方,表面上依然保持和和气气。

    在办公室里撕人手臂这种事,他从没见过。

    李羡鱼他竟然敢这么做。

    张嘉伟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副部长办公区,员工们纷纷探头出来张望,看见长长的走廊尽头,新官上任的副部长被李羡鱼拎着走出来,走过长长的走廊,走向电梯,沿途流淌着鲜血。

    惊叫声四起。

    虽然是执法部的员工,但这会儿坐在电脑前的基本都是文员,一线的员工通常不会坐办公室,要么在训练室,要么凑在一起打牌,要么组队去大宝剑。

    他们很少见到血腥的场面,不过惊叫原因更多的是震惊,李羡鱼手撕副部长,而且是在宝泽总部,画面冲击太强烈了。

    前台妹子惊的站起身,背靠着墙,像是被逼到角落里的小白鼠那般惊恐。

    等李羡鱼拎着副部长走进电梯,她才颤抖着拿起手机,一边咽口水,一边在公司内部交流群里发信息:“我的天,李羡鱼手撕副部长。”

    “怎么?吵架了么,有没有打起来。”

    “在哪里撕逼啊,我们去围观一下。”

    “是在生活区,还是在雷电法王办公室,或者副部长办公室?”

    “肯定是因为那个任务吧。”连一线的执法员工都炸出来了。

    群里的气氛一下子因为前台发的消息热切起来,没有什么比围观高层撕逼更有意思的事情了,有种凡人围观神仙打架的刺激感,还不用担心被殃及池鱼。

    宝泽最近一系列的人事变动,成了内部员工津津乐道的事,有人看热闹,有人不忿,有人得意,众生百相。现在,董事会安排过来的副部长和地位特殊的李家传人撕逼起来,这个瓜注定很精彩。

    “不是吵架,是李羡鱼把副部长的手臂给撕了。”目睹刚才那一幕的员工也在群里爆料。并且拍了张走廊照片,满地的血迹。

    群里顿时安静了,但几秒后,重新炸锅。

    “卧槽,闹的太大了吧。”

    “李羡鱼要和董事会翻脸吗。”

    “这个瓜你们帮我吃吧,吃完告诉我味道,我只是个小员工,安分上班就好了。”

    “副部长会死吗?”

    员工们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派系间的斗争都是不见刀光剑影的,因此若是发生几起摆在明面上的吵架,甚至打架,便是很有意思可以让中低层员工兴奋的面红耳赤的事件。

    可打架就是极限了,生撕手臂这种事,已经差不多升级成严重的流血冲突,绝不是简单的调解就能摆平的事端。

    如此激烈的冲突发生在多事之秋的宝泽,一下子让很多胆小谨慎的员工打消了吃瓜念头,同时在思考着这件事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后续发展肯定非常严重吧。

    李羡鱼做事太莽了。

    莽?

    雷电法王看来,李羡鱼的应对的确不妥,按照他的想法,李羡鱼应该找董事会投诉,让董事会来处理这件事,想来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董事们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没准会把砸张嘉伟撤回去,最不济也要敲打一下,这样雷电法王的压力会减轻些。

    尽管觉得他做事冲动了些,但雷电法王知道李羡鱼是个不容小觑的心机boy,不需要自己来教他做事。

    一号会议室,三位董事接到雷电法王电话后,很快就上线接通了会议请求。

    三位董事里,李羡鱼只对其中一个有印象,姓杨,是宝泽最大股东之一。

    “有万神宫之主的消息了?”杨董事刚说完,然后看见了被李羡鱼丢在桌上的副部长张嘉伟,愣了愣。

    张嘉伟被李羡鱼敲了一记脑壳,现在处于半昏迷状态,神智迷迷糊糊,所以没有告状,没有惨叫。他脸色惨白的躺在巨大长条会议桌上,黏稠的鲜血在身下晕染开。

    李羡鱼判断这货有血脂偏高。

    “这是怎么回事。”杨董事沉声道,其余两位董事脸色微变。

    李羡鱼把事情经过告之。

    “所以你就出手撕了他的双臂?”一位董事拍着桌子,语气愤怒。

    “小小惩戒而已。”李羡鱼道。

    “你把这说成是小小的惩戒?”董事怒道。

    “万妖盟的据点来自于我,榨取我的价值,踩着我上位,可以理解,只能说他选错了对象。排除一线的员工,公司很多同事都不知道半步极道真正的强大,就像他们尊敬大老板,仅仅是因为他的名声,他的地位,对他真正实力,其实并没有什么概念。”

    坐办公室的血裔,很难理解半步极道是怎么样的强大,就像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永远不知道刀林弹雨的可怕,反而会觉得热血沸腾,觉得男儿就应该上战场杀敌。

    “李羡鱼,你太过分了。张嘉伟是我们董事会派遣过去的副部长,是我们在宝泽的代表,你这个下马威给谁看?”刚才拍桌子的董事愤怒指责。

    “愚蠢的下属只会办坏事,换一个聪明的上位吧,至少不要选这种喜欢打官腔,一门心思扎在办公室争斗里的家伙,我知道你们圈子里这种人其实挺吃香。”

    “我需要宝泽上下对我的尊敬,不管是谁,哪怕是副部长,如果把勾心斗角的破事强加给我,那我也可以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他。秦泽为什么能当宝泽的创始人,最本质的原因就是他的强大。但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个本质。”李羡鱼说着,锐利的目光扫过三位董事:“同样,我也需要董事会对我的尊敬。我们是合作者,但不是上下级关系。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有没有问题?”

    杀鸡儆猴,他说的很坦诚。

    董事们看人的目光很准,这个新晋的半步极道是锋芒毕露的人,与秦泽截然不同的性格,秦泽可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我需要你们对我尊重。

    他只会说:哎呀,佛头那个家伙真是徒有虚名,我跟他打了三天三夜才输给他半招而已。

    于是,董事会们就知道他的强大了。

    那家伙很擅长不动声色的人前显圣,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董事们偏偏就喜欢这种无形装逼,因为该get的意思,大家都get到了,也没让哪一方难堪,大家都和和气气,脸上有面子。

    李羡鱼这样的态度,就让他们很不舒服,甚至反感。

    “你....”杨董事刚要说话,李羡鱼摆了摆手,目光愈发锐利:“有没有问题?”

    迎着他锐利的目光,三位懂事竟罕见的沉默了,最后,杨董事淡淡道:“好,我们会召回张嘉伟,换个人接替他的位置。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我们的合作。”

    李羡鱼立刻绽放笑容:“合作愉快。”

    雷电法王沉默的站在一边,看着李羡鱼从容不迫的表情,犀利的谈吐,他产生了错觉,好像眼前坐着的年轻人,并不是半年前初入血裔界的萌新,而是早已成名已久的大佬。

    董事们的身影消失,头顶的全息投影设备缓缓缩回天花板。

    李羡鱼从皮夹子里取出一次性针筒,扎入手臂静脉抽了一管血,给张嘉伟注射了一支。

    他已经失血很严重,但血裔的强悍体魄延迟了他失血过多身亡的速度。李羡鱼点了根烟,吮亮,烟头按在他脸上,800度高温烫穿了他的皮肤,让他浑身一抖,意识清晰了起来。

    他战战兢兢的看着李羡鱼。

    “副部长的位置,终究是保住了你一命。”李羡鱼拍了拍他的脸:“记住,所谓强者的尊严,便是生与力量,死于力量。而不是你那些花花肠子。”

    他和雷电法王并肩离开会议室,“我本来可以把副部长这个位置抹掉,但想想还是算了。”

    雷电法王有些失望:“理解,不过你这样做,肯定要得罪董事会。”

    李羡鱼沉默片刻:“我就是忽然觉得,我已经不需要忌惮任何人。包括董事会。”

    他做的这些事,莽?

    其实不是,莽是形容不经思考就去做超越自己能力之上的事。

    但他没有。

    他已经是半步极道了,祖奶奶是极道,这样的组合,已经站在血裔界的顶端。如果把他和宝泽放在对立面,那双方应该是相互忌惮。

    个体的实力再强大,也很难和国家级乃至世界级组织抗衡。

    但再强大的势力,也得忌惮某些巅峰级的个体,因为势力终归是势力,它的优点很直白浅显:人多力量大。

    缺点也很明显,害怕被巅峰级个体针对。

    所以李羡鱼和三位董事说,他们是合作关系,而非上下级关系。

    这个道理,既然能坐上董事的位置,他们自然能想通。

    李羡鱼和秦泽是不一样的,后者在组织里身居高位,屁股底下的位置既赋予了他权力,也成了一种束缚,他必须考虑组织内部的规则,就像佛头当年被规矩束缚。

    “我需要敲打的不止是区区一个副部长,我真正要敲打的是董事会。我敲打的越狠,他们越忌惮,我姐姐才安全。”李羡鱼说:“万妖盟的那些异类,你帮我放了,赔偿按照我说的做。”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短信提示。

    李羡鱼掏出看了看,是一条垃圾短信:性感刑天,在线发牌。日入百万,一本万利,ao洲东星,期待您今夜驾临。

    李羡鱼默不作声的收了手机:“法王,战姬身体没大碍了,我也该离开宝泽,去找一找我姐姐了。”

    卖报小郎君说

    感谢“熿裘”的五万赏,很久没看后台了,刚看到。

    527 李羡鱼的霸道

527 李羡鱼的霸道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