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不能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153 不能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153 不能

    老吴同志开自己的车回奉天,李羡鱼坐博士蛇姐姐的警车回县城,再过几个小时,祖奶奶她们的航班会抵达奉天的桃仙国际机场,李羡鱼担心冰渣子的安危,不敢在离开她半步,拜托了吴部长派人接待。

    “我今天值班缺勤,这个月的全勤奖肯定没了,明儿还得写报告给领导解释。”柳谣嘀嘀咕咕的感慨。

    “不好意思啊。”李羡鱼歉声道。

    原本以为是一场谈判,谁知是个坑,差点害她遭遇危险。

    一路无话,李羡鱼思考着今晚遭遇的一切,对方杀死柳通,嫁祸于他,但看起来是个不怎么走心的栽赃陷害,目的是什么?杀柳通时顺手坑他一把?

    让他和柳家杀个两败俱伤,渔翁之利?

    又或者是想借此让他知难而退,离开东北。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李羡鱼隐隐觉得自己并不是事件的关键。

    原本只是妖盟内部的勾心斗角,现在连吴家也扯进来了,再加上一个s级,目的不明的熊精,感觉东北的血裔界很可能要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他烦躁的抓抓头,我只是来探望生病的老爸,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扯进这么复杂的局势里。

    快到宾馆时,柳谣忽然道:“反正旷工了,回不回警局也无所谓。”

    李羡鱼只当她是无意义的唠叨,随口附和一声。

    警车开到宾馆门口,李羡鱼打开车门,说:“谢谢,你也早点回去吧。”

    “喂!”柳谣喊住他,脸上带着嗔意:“非要我说出来吗,你不想和我交配吗。”

    “啊?”李羡鱼懵在原地。

    “我们异类不像人类女人,睡过了就要你负责,虽然宝泽禁止员工之间一夜情的行为,但只要咱们不说就没人知道。”柳谣舔了舔红唇,这回不是分叉的舌尖,而是柔软的小香舌,她指了指宾馆:“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没想到你是这么随便的蛇,李羡鱼迟疑道:“你是不是爱上我左手了。”

    柳谣一愣,抛来一个媚眼:“也行,随便你怎么玩哦。”

    “......”李羡鱼。他有点无法接受柳谣的转变,大家本来可以正经的做朋友,你偏偏要做pao友。

    似乎看穿了李羡鱼的疑惑,柳谣笑吟吟道:“你身上有股特殊的味道,很吸引我,从你坐进车里我就闻到了,在动物世界,雄性想要交配,会通过散发气味和一些独特的手段吸引异性,我当时觉得你是想和我交配,只是大家不熟,所以我忽视了,现在觉得你这个人类还不错。”

    动物之间求偶,确实花样百出,骚操作不断,但李羡鱼觉得,雄性人类求偶的过程非常简单,以直白的言语来完成求偶过程:

    “约吗。”

    “不约。”

    “到底,约不约。”

    “早说嘛,约。”

    所以气味什么的,根本是柳谣想睡他的借口吧,看着博士蛇煞有其事的表情,李羡鱼不好拆穿她。

    “要不下次吧,今晚发生这么多事,没心情。”他婉拒。

    “交配和这些事有什么关系,”作为一条蛇,柳谣不觉得今晚的事会成为交配的阻碍,反正她是这么觉得,“你们人类的孔子说过,食色性也。心情不好就不用吃饭了吗。”

    她拉开外套的衣链,毫不在意的向李羡鱼展露自己的上身:“真的不和我交配?”

    异类就是这样,哪怕是条博士蛇,她依然不在意人类的礼义廉耻,很率性。

    李羡鱼摇摇头。

    柳谣失望的拉回衣链:“那下次想约记得联系我,名片你拿我,衣服就送我吧。”

    她挥了挥小手,一踩油门,警车呼啸而去。

    李羡鱼站在路边,摘掉手套,皱眉道:“是不是你搞的鬼。”

    史莱姆不服,“你自己石更了,怪我?”

    李羡鱼脸色一窒:“不是这个,柳谣说的吸引磁性的奇怪气味。”

    史莱姆没有回答他,沉默片刻,才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什么?”

    “你的血脉啊,你的精气血肉对异类有很强烈的吸引力。”

    李羡鱼愣在路边,良久:“自愈异能的原因?”

    史莱姆回答:“不太清楚,在你小子身上待久了,发现你的身体和忘尘不一样,你的基因比他更完美,那部分古妖基因也更加复杂。我只寄生过你们两人,判断不出你这样的情况是不是普遍现象。”

    “但我可以判断出你是天生的鼎炉,精气充沛,神华内敛,再没有比你更好的双修鼎炉。你最好祈祷这是天赋异禀,不然......嘿嘿!”史莱姆怪笑两声。

    “你什么意思。”李羡鱼悚然一惊。

    “你懂的。”史莱姆说。

    默然返回房间,他冲了个凉水澡,蠢蠢欲动的李家二公子总算老实了。

    他没责怪好长时间没开荤的小老弟,而是呸了一口右手,就是不给你装逼的机会。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好,再犀利的枪放久了也会生锈啊,该找个机会磨一磨它了。

    夏小雪这个污妖王貌似是个不错的人选,可万一她是最强王者呢。可别搞的连朋友都不好做,而且对a,下一个。

    幽萌羽?

    抖m的话,可以尽情鞭挞,想想还蛮爽,但同样是朋友,不好吃窝边草。

    雷霆战姬?

    她是可以谈恋爱,但不能当管鲍之交的类型。

    好像除了率性开放的异类美人,他还真约不到靠谱的血裔美人了。

    异类的话,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我还是不够堕落啊。

    李羡鱼披上浴袍,敲开姐姐的门,她似乎已经睡了,敲半天才开门。

    冰渣子穿着睡裙,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有事?”

    知道姐姐没事,此时看见她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李羡鱼仍是松了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明天咱们去一趟奉天吧,我有几个朋友要过来。”

    “不高兴和人一起。”

    冰渣子直接把李羡鱼后面的话堵死。

    “不行,你必须跟我朋友一起。不然你就给我回沪市,或者换地方旅游。”李羡鱼态度强硬。

    “再说一遍。”冰渣子眼神平淡的看他。

    李羡鱼瞬间破功,耸拉着脑袋,恳求的语气:“姐,给我点面子呗,求求你。”

    冰渣子满意点头:“早该这么懂事。”

    “砰!”

    门关了。

    第二天凌晨五点,李羡鱼提着冰渣子的旅行箱,两人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前往奉天。

    李羡鱼打开手机,把前来奉天的总部同事拉入聊群。

    行走的打桩机:“大家醒了吗,我过来了。”

    群里静悄悄的,大家似乎没醒,到了六点半,雷霆战姬第一个回复他。

    雷霆战姬:“你和你姐姐过来了吗。”

    行走的打桩机:“在路上,快到了,看来你们也知道昨晚的事情了,战姬,我姐姐就拜托你了啊。”

    雷霆战姬发了一个“ok”的手势。

    少女杀手出声道:“你直接让你姐姐回沪市不就行了吗,战姬是很重要的战力,陪着你姐姐去旅游,浪费了。”

    行走的打桩机:“我使唤不动她,嘤嘤嘤.....”

    从小到大都是她把我安排的明明白白,我要能使唤她,我就.....就天天逼她穿百褶小短裙。

    少女杀手发来一个【墨镜冷酷】的表情:“交给我,我来搞定。”

    金刚也出来了:“对,少女杀手的异能专克一切贞洁烈女,他能把你姐忽悠的团团转,然后让她乖乖的回沪市。”

    李羡鱼精神一振,是哦,我怎么没想到,姐姐只是普通人,我制不住她,但别人可以啊,比如少女杀手的猴氏智减法,以及那个自动获取女人好感度的被动技能。

    行走的打桩机:“可以是可以,但你可别趁机占我姐便宜,否则我喊我的奶打你。”

    少女杀手:“......老弟,我会缺女人吗,我眼界很高的。我每天最苦恼的事情就是忘记昨晚翻了谁的牌,谁的牌好久没翻了,毕竟雨露均沾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应有的担当。”

    金刚:“退群了。”

    到达奉天分部,时间是早上七点,李羡鱼带着冰渣子直奔顶层旋转餐厅。宝泽的总部和各大分部大楼,结构上是一模一样的。

    “我的一个朋友是宝泽分公司的高管,我刚给他发了短信,咱们正好没吃饭,去他们公司吃,伙食非常好。”李羡鱼随口胡诌,让姐姐在大厅等一会儿,他去拿员工牌。

    其实他只是上一趟厕所而已,但总不能随手从皮夹子里掏出工作牌吧,会吓坏冰渣子的。

    他上完厕所回来,冰渣子默默的站在人潮中,像一道靓丽的风景。

    “我刚才问了,餐厅在顶层,拿着这个员工牌就可以进去胡吃海喝,据说伙食标准是五星级自助餐的标准,姐,咱们两个人,就省了上千块。”李羡鱼假装很高兴。

    冰渣子瞄了他一眼,没说话,满脸都是:我就静静的看你表演。

    顶层旋转餐厅。

    来自宝泽的高级员工们齐聚一桌,各自看着妖盟的信息。原本他们接到的任务是陪李羡鱼震慑妖盟,可能会小小开一下杀戒,但以妖盟今时今日在东北的产业,那些异类家族断然不敢真正撕破脸皮。

    人也好,妖也罢,一旦有了票子和产业,在凶残的人也会变得容易妥协。

    但根据昨天掌握到的信息,妖盟内部明显出了问题,甚至连吴家也有可能牵扯其中。按照规定,宝泽是不插手血裔界的纷争,除非事情闹的太大,影响了社会的安定。

    所以他们这支小队的任务就变成调查柳通的死,必要时候可以动用奉天分部的武装力量,镇压混乱。

    少女杀手嚼着荷包蛋,“我就说李羡鱼是事逼体质吧,他来东北,东北就要乱。”

    金刚赞同:“还把他家人给牵连进来了。”

    加藤鹰不赞同他们的说法,“只能说是凑巧吧,这个锅甩给他有点冤枉。”

    雷霆战姬看了眼手机,道:“他马上来了,别谈血裔界的事,李羡鱼的姐姐只是个普通人。”

    祖奶奶大快朵颐,时不时看向大门方向,寻思着等曾孙过来,自己就不用亲自跑来跑去换食物,曾孙会在一旁伺候。

    正这么想着,大门口就出现了曾孙的身影,祖奶奶在自己曾孙身上停了0.01秒,就被他身边的女人吸引了。

    “他,他姐姐?”少女杀手茫然道。

    “不得不承认,是一坨很赏心悦目的大便。”金刚难得对一个女人给予正面评价。

    雷霆战姬睁大美眸。

    “哎呦,不错哦。”加藤鹰是有老婆的,但这不妨碍他被外面的野花迷一下眼。

    李羡鱼走过来,把行李箱靠在桌边,介绍道:“他们.....都是我朋友,她是我姐。”

    忽然想到很尴尬的一件事,他并不知道这些家伙的名字,喊称号的话又太中二太神经病。同理,他也不好介绍冰渣子的名字。

    祖奶奶和雷霆战姬有他的微信号。

    少女杀手把李羡鱼拖一边,小声哔哔:“你有姐夫吗?没有的话介不介意有一个。有的话,介不介意再多一个。”

    “滚!”李羡鱼道。

    “你姐太漂亮了。”少女杀手感慨一句。

    “她长的随我。”

    “啊?”

    “没什么,我姐就交给你了,你要能让她离开东北,我付你三点积分。”

    “交给我。”少女杀手自信满满的走过去,伸出手臂,表示要握手:“你好,我姓侯,能交个朋友吗。”

    他长的很帅,有一双电眼,没几个女人能抗拒他的放电。身为宝泽总部头号种马,少女杀手并不止靠异能泡妞,他还靠脸。

    他笑容温暖,文质彬彬,就连同样是高级员工的雷霆战姬都觉得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冰渣子看了他半天,哦了一声,却没有要握手的意思。

    少女杀手微微一愣,笑容愈发温和:“能握个手吗。”

    “不能。”

    “?”

    少女杀手茫然了一下,又道:“能加个微信吗。”

    “不能。”

    “?”

    少女杀手用懵逼的眼神看向在座的同事,似乎想在同事身上得到一些解释,却发现大家都是懵圈的样子。他咬了咬牙,给冰山般的美人来了一发智减法:“你能离开东北吗?”

    冰渣子语气都没变:“不能。”

    众人:“???”

    153 不能

    -

153 不能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