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唧唧复唧唧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195 唧唧复唧唧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195 唧唧复唧唧

    “猫?”李羡鱼反应有点大,看向祖奶奶:“我的奶,你听到猫叫声了吗。”

    祖奶奶默然点头。

    大半夜的,在荒山野岭听见猫叫绝对不是件愉悦的事,反而有点渗人。

    民间传说,猫属阴,乃极阴之物,它能行走于阳间和阴冥之间,所以天生带着阴煞之气,它如果从死人的头顶经过,就会引发尸变。

    “这要是普通人在山上,听到这声音得吓出病来吧。”李羡鱼嘀咕一声,握着手电筒,朝庙外走去。

    庙外开起起风了,卷着落叶,树枝沙沙作响,整座山好像活了过来。

    猫叫声隐藏在风声中,忽远忽近,如泣如诉。

    “野猫?”李羡鱼神色有点迟疑,“这妖风阵阵的,总不会是猫仙吧?”

    这场风突如其来,有点妖,猫叫声夹杂在风中,让李羡鱼想到了电视剧里,每逢妖怪出场,必定妖风阵阵。

    血裔界里,伴随着异象出场的异类他从未见过,可如果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猫叫声响起的瞬间,妖风就来了。

    李羡鱼身边,祖奶奶的神色颇为凝重。

    她跨前一步,眯着眼,望向树影幢幢的黑暗中:“山神?”

    猫叫声消失了,伴随着细微的分枝踏叶声,李羡鱼手电筒的光照到两颗闪亮的宝石。

    那是一只黄褐色的猫儿,有着老虎般的斑纹,身躯矫健修长,猫步走的非常优雅。

    品种上来说,这是一只中华田园猫,气势上而言,它是一只深山猛虎。

    “猫仙?!”李羡鱼回头,指着庙里的神像:“你不会是庙里供奉的那只猫仙吧。”

    “哼,不过是人类无知的信仰罢了。”中华田园猫不屑道:“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李羡鱼说。

    “人类,不要突然插嘴。”中华田园猫很不高兴。

    “呵,”李羡鱼冷笑一声:“猫的平均寿命是15年,就算你是血裔,你最多能活一甲子,可这庙是一八九一年建的,一百多年了。哪来的野猫,冒充同族圣贤,虚张声势。”

    这世上,除了蛟鲵那样天赋异禀的异类,并不存在什么千年妖兽,相反异类的寿命远远低于人类血裔。

    “无知的人类。”中华田园猫哼了一声,四十五度角仰头,骄傲的不行。

    “它是山神。”祖奶奶说。

    “怎么会。”李羡鱼惊讶的看向她。

    “你不是去过东北吗,应该知道以前的黄仙灰仙莽仙,是吃人香火的。”

    “那又怎样?”

    “在练气出现之前,血裔界有一个自古流传的修炼方式,那就是吞食愿力。”祖奶奶侃侃而谈:“愿力又叫做精神力,是成千上万人产生的精神力,它们会被“神灵”搜集,吸收,从量变达到质变。所以古时候,人也好,妖也罢,都想着成神做祖。”

    “这种愿力成神的方式,对战力提升有限,远不及后来的练气。但它有一个特点,每一尊吃香火的神灵,都能永生不死。理论上来说,只要香火不断,它们就永恒不灭。”

    “这些“神灵”吃着香火,护佑一方平安,但它们的存在对历代朝廷来说是个威胁,为了防止“神灵”越来越多,朝廷将一切不被承认的神庙斥为淫祠邪神。”

    “到了现代,不敬神不礼佛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都是拜虚无缥缈的神灵。”

    中华田园猫幽蓝的眸子凝视着祖奶奶,“哼,小姑娘见识不少嘛。”

    明明是只猫,李羡鱼却从它眼里看到了高冷和傲娇。

    祖奶奶也跟着傲娇的哼一声:“小姑娘?我年龄比你大。”

    “我是建国前的大妖。”中华田园猫不服。

    “我是清末的。”

    “.....”

    中华田园猫吃了一惊,歪着脑袋,惊奇的打量她。

    李羡鱼咳嗽一声,打断了两个年纪一大把,但看上去反而颇为幼稚的老古董们。

    “你既然是山神,那你应该知道这座镇子又闹鼠灾了吧,我们追着一只鼠精过来的,你有见到吗。”李羡鱼问它。

    中华田园猫四十五度角望天:“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猫的性格如此恶劣。

    李羡鱼道:“抓老鼠不是你们猫的本分吗。”

    “年轻人,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中华田园猫一副“本猫大发善心”的表情:“最近山下鼠灾横行,百姓民不聊生,你回去告之山下愚昧百姓,让他们修缮神庙,保证年年上香祭拜,本喵就大发善心,帮他们驱除鼠患。”

    “民不聊生?”李羡鱼连连摆手:“不存在的,不存在的,让他们来拜你,还不如我自己动手找鼠精。”

    猫仙大怒:“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除了本喵,谁还能救山下百姓?”

    “我们自己动手。”

    “哼,你们也得能找到它。”

    “这个不劳你费心。”祖奶奶说。

    感觉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祖奶奶,拉着曾孙的手,大步离开。

    李羡鱼最后回首,看见树影斑驳,神庙破落,猫仙寂然而立,望着曾经辉煌过的庙宇,背影中透着一丝苍凉与落寞。

    两人走到半山腰,祖奶奶忽然停下来,伸出手:“把那截老鼠尾给我。”

    祖奶奶在水中斩下一截老鼠尾巴,李羡鱼给放进皮夹子里了,那截尾巴可以当做是重要的证物,再就是也不好扔在田里,否则明天就上新闻了。

    “茅山有一种道法,可以用某人的生辰八字、头发、指甲等物品为媒介,操纵目标的言行,也能用来寻人寻尸。”祖奶奶说。

    她捡了根树枝,在泥土里绘画符箓,拉过曾孙,一口吻在他的脖颈。

    李羡鱼愣了愣,下一刻,脖颈里传来剧痛,颈动脉被祖奶奶咬破了,吮了一大口鲜血,喷在鼠尾和符箓上,做完这一切,祖奶奶屈指弹出一道火光。

    符箓和鼠尾熊熊燃烧起来。

    李羡鱼委屈的按着脖颈伤口,心说,我特么就知道没这么好的事。

    几分钟后,火焰渐渐熄灭,鼠尾化作灰烬,于灰烬中升起一粒血光,幽幽的飘向密林。

    两人循着血光,穿林过涧,一盏茶的功夫,血光停在一处枝叶掩盖极为隐蔽的山洞前,载沉载浮。

    “它就在里面。”祖奶奶挥了挥手,血光散去。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太特么对了。祖奶奶经验丰富,精通各种姿势,实在是一大助力。

    山洞宽两米,高三米,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也不是自然产生,应该是鼠精挖出来的。空气中有一股腐败潮湿的气味,很难闻。

    李羡鱼手电筒一照,照到一双猩红的瞳孔,那是一只水牛大小的巨鼠,油光发亮的身体有多处伤口,尾巴断了半截。

    察觉到自己领地被入侵后,它直起身子,朝两人龇牙咧嘴,模样凶恶。

    “揍它。”祖奶奶脆声道。

    祖孙俩一起扑了上去。

    山洞空间不大,极大的约束了鼠精的活动空间,祖奶奶避开鼠精气势汹汹的撕咬后,一个高踢腿把鼠精庞大的身躯踢的四仰八叉。

    一拥而上的祖孙俩对它展开惨无人道的虐待,山洞里传来鼠精凄厉的尖叫声。

    鼠精实力不强,李羡鱼估摸着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同个层次,真要单打独斗,只需避着它的利齿,李羡鱼能稳赢。更何况还有祖奶奶亲自下场动手。

    打了半天,鼠精“吱吱”叫着,眼睛里布满哀求和恐惧,两只短小的爪子合十,不停的拜,向他们求饶。

    “祖奶奶,先停一下,再打就死了。”李羡鱼喊停。

    祖奶奶茫然看他,对他的大发善心颇为意外。他们这趟游历的目的,除了增长李羡鱼见识,最关键的就是寻常强大血裔,吞噬精血气机,壮大曾孙的实力。

    “这家伙走的是血脉沸腾的路子,兽性压过了灵智,留着也就祸害,指不定哪天脑子一抽,就开始吃人。”祖奶奶告诫道。

    “可能是我多疑,但我总觉得事情有点蹊跷,咱们先拷问一下它吧。”

    “老鼠的话你能听懂?”

    “我听不懂,但有人,不,有鼠能听懂。”李羡鱼掏出手机,再次拨通灰家家主的电话。

    他把鼠精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它破坏沿途的船只,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它这么做的目的。我现在给它个机会,如果它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放过它,允许它加入东北灰家。”

    灰家家主听说鼠精有中级员工的实力,立刻升起招揽之心,拍着胸脯保证:“你看吧,就算是血脉沸腾的老鼠,也不会无缘无故伤人性命的,我们灰家最纯良了,偶尔出来光顾一下人类放久了忘记的食物,和白黄柳胡四家妖艳jian货不一样。”

    “废话少说。”李羡鱼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鼠精耳边。

    为了防止它突然转头啃掉曾孙的手,祖奶奶脚丫子踩在它头上。

    灰家家主:“你怎么肥事啊,小老弟。”

    鼠精:“???”

    灰家家主:“吱吱!”

    鼠精一愣,情绪激动起来:“吱吱吱!”

    灰家家主:“吱吱,吱吱!”

    鼠精:“吱吱吱,吱。”

    灰家家主:“吱吱吱,吱吱。”

    两只鼠唧唧复唧唧之后,灰家家主说:“那个.....李爷,其中似乎有点误会。”

    卖报小郎君说

    这章的前半段是在凌晨半夜写的,写着写着,恰好窗外的走廊里传来尖锐的猫叫声,如泣如诉,像小孩啼哭.....把我吓的够呛,我特么一个人住,连热乎乎的乃子都没有,吓的立刻滚床上缩被子里睡觉了。

    195 唧唧复唧唧

195 唧唧复唧唧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