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再次回溯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280 再次回溯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280 再次回溯

    “你确定是龙么,这世上真的有龙?”佛头微微瞪眼,大德高僧的平淡沉稳气息险些无法维持。

    听到龙这个词,就算是佛头这样一个佛法无鞭的人,也无法保持蛋定了,非常的震精。

    从古自今,龙都属于传说中的生物,是不存在的,虚构出来的生物。而在血裔界,虽说流传着角鲵五百年化山蛟,千年化龙的传说。但实际上,谁都没见过真正的龙。

    “你确定不是蛟?”佛头深吸一口气,所有的惊愕情绪消失,心境恢复古井无波的状态。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哪怕这家伙是宝泽的幕后老板,一跺脚血裔界要震一震的大人物,可他仍然是个年轻人,年轻人就有眼光局限,偶尔受到见识不足的影响,做出失误的判断也有可能。

    “当然不是蛟,蛟哪有这么强无敌的气息,我打一条蛟,就跟打我儿子一样。”秦泽说。

    可你并没有儿子啊,你不是只有一个女儿么。佛头心想。

    “你和它交手了?”佛头眼睛一亮。

    “那倒没有,我察觉到那股强大气息后,委实吓了一跳,还以为国外的极道跑沪市来了,立刻赶去查看,在长江入海口遭遇了它。”秦泽喝了口茶,不疾不徐的语气:“我朝它大吼一声:有种你上来啊。它没理我,在水底不断盘旋,仿佛在说:有种你下来啊。”

    “我们就这样以强者的姿势对峙了一个小时,谁都不能奈何谁,它游入大海,消失不见。”

    “......”

    佛头陷入沉思,秦泽在半步极道中是顶尖的存在,有极道的气象,能让他忌惮不敢下水,的确不是蛟龙之属能做到。

    “能描述一下它的外观吗。”还是有点难以置信,龙这种东西,除了史料记载,根本没有人亲眼见过。

    蛟头生犄角,身覆鳞片,腹部探出畸形四肢,尾巴还是蛇尾,而不是鱼尾。是蛟龙还是龙,佛头一听就能判断出来。

    “它长的很奇怪,并不是我们理解中的龙。”秦泽想了想,一时难以描述,伸手一招,书架上的一本佛经摄入手中,在桌上摊开,又招来一支油性笔,“我画给你看吧。”

    他在佛经背面“唰唰”画起来,笔触如飞,几秒钟画好。

    佛头一看,好一条神俊非凡的神龙,s线条为躯,丫为犄角,i为四肢。龙版火柴人!

    佛头:(▼へ▼メ)

    秦泽解释道:“画的有点抽象,主要靠意会。”

    我没点绘画精通!

    “但不管它是不是龙,总之,我能断定它不是血裔界的异类,那么它是什么呢?自从万神宫即将开启,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万神宫是什么?它在过去的几百几千年里从未开启,但从妖道之后,一个世纪里,他开启了两次,马上是第三次,为什么?”

    “古妖真的毁灭了么,我遇到的那条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古妖?”

    “如果它们已经毁灭,那还会不会复苏?如果它们还没彻底毁灭,那么几万年来,它们始终隐藏着?目的呢?它们想干什么?它们会不会做出威胁到人类的事?”

    “古妖的巅峰水平是多少,极道能摆平它们吗?”秦泽问出一连串的问题,脸色越来越严肃。

    佛头微微动容,血裔界的人还在为万神宫争的头破血流,他的目光却已经看到了更遥远的未来。

    “你有什么数据能支持自己的猜测吗。”佛头沉声道。

    “没有,目前只是我的脑洞,”秦泽低声道:“所以我也在等万神宫开启,我对里面的宝物没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万神宫本身。”

    “这次万神宫开启,我不会让普通员工进去,里面一切都是未知的,搞不好就大批大批的兵力折损在里面了,那样会动摇宝泽的根基。我会派高级员工中的佼佼者,以及所有s级进去。宝泽十神是我这边的顶级战力了,所以我要麻烦一件事,帮助挡住国外的半步极道,甚至极道。不能让他们进万神宫。”

    佛头略一犹豫:“好。”

    秦泽松了口气:“本来还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关于龙的真实传说,不过看你也一脸懵逼的样子......不过能得到你的承受,这趟没白来。”

    “前几年我还没有现在的身份地位,有次拜访全真,与道尊谈起过妖道这个人。当时他有问必答,言无不尽,丝毫看不出异常。要不是今日真相大白,实在不相信道尊是这样的人。你们这些老和尚老道士,心态稳如老狗,要是玩政治,那些政客早卷铺盖回家了。”他站起身,松了松筋骨:“作为回报,你地盘里的破事,我帮你解决,这个锅我宝泽来背。”

    佛头摇头:“这份因果与你无关,不必掺和。咱们吃个瓜就好了。”

    秦泽笑道:“我就喜欢你这种赶时髦的老和尚。出世,不避世。”

    .......

    四面的观众台尽数坍塌,大地仿佛被炸弹洗礼了一遍,或崩裂,或炸出深坑,碎石遍布,泥土翻起。

    血裔们原本还敢在三十丈之内观战,但在几个艺高人胆大的家伙被震的吐血重伤,空中的血裔被震落一片后,吃瓜们一退再退,一飞再飞,不敢太靠近。

    从古至今,半步极道的交锋都是崩山裂石,截河断江级别。这些年血裔界还算比较太平,少有高层次的血裔死战。受到战斗波及的基本都是普通人,老油条们就很有吃瓜有风险的逼数,早早的退到安全距离。

    “嘭!”

    道尊和李佩云双双击中对方的胸口,李佩云仅仅后退三步,而道尊到飞出去,嘴角沁出殷红的血丝。

    双方在经过平分秋色的十几分钟后,李佩云渐渐占据上风。一个是经年极道,一个是极道水货,但老牌的极道高手不敌水货。

    固然有道尊年老力衰,过了巅峰时期的原因,但侧面证明了妖道三才剑术的可怕。气之剑犀利无双,精之剑稳如磐石,意之剑虽然没有在战斗中大放异彩,但坐镇紫府,轻易的挡住了道尊强沛的精神攻击。

    根本没有短板!

    李佩云只要踏入半步极道,那他就是半步极道中的佼佼者。

    道尊眼中露出疲惫,破烂的道袍在风中狂舞。飘逸出尘的仙风道骨中,多了一抹惊心动魄的悲壮。

    “你的三才剑术远远不及忘尘,但你也把我逼到这个地步,证明了同境界的话,我永远不是他的对手。”道尊轻声道:“忘尘,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道剑呼啸着升空,在高空凝住不动,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一千八百把道剑悬挂在空中,密密麻麻,场面壮观。

    “万象剑阵!”

    观众的道门中,有人惊呼起来。

    全真派以内丹、阵法闻名血裔界,内丹指的是他们在练气方面的造诣,通俗的说:蓝量很恐怖。每一位全真高手,都有大海般磅礴的气机。当年妖道一个人挑翻血裔界三分之二的高端战力,气力源源不绝,甚是恐怖。

    万象剑阵是单体剑阵中的顶峰,目前整个全真派就道尊一个人敢这么玩,其他弟子要么变幻不出,阳痿。要么幻化出几把,但迅速气机枯竭,早泄。

    道尊指尖气机牢牢牵引住空中的剑阵,蓦然往下一指,霎时间,万箭齐发,纷纷如雨下。

    几乎把整个道场笼罩的剑雨铺天盖地落下来,李佩云无处可躲,只能硬抗。意外的是,他竟然收回了气之剑,双手飞快结印,叱道:“临!”

    九字真言,临字诀!

    精、气、神三者合二为一,就像三股绳被拧成一股,气势瞬间变的渊渟岳峙,拥有不动如山的气象。

    “轰轰轰!”

    道剑落下,仿佛地毯式轰炸,整个道场都在颤抖,爆炸声震耳欲聋,沸腾的气机卷起土浪、尘埃,蒙住了众人的视野。

    “李佩云扛不住的吧,这万象剑阵!”

    “要分胜负了么,好可怕的万象剑阵,好可怕的道尊,隔着这么远我都被气机冲的气血翻涌。”

    “李佩云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一簇簇目光死死盯着场中,等待着尘埃散去,等待着结局。

    能逼道尊使出万象剑阵,李佩云哪怕输了,也足以自傲,此战之后,他将彻底超越戒色丹尘子李羡鱼等人,成为年轻一代最强者。

    除了宝泽那位,年轻人里又出一位半步极道了。

    尘埃缓缓散去,两道傲立的身影从模糊到清晰,李佩云衣衫褴褛,灰头土脸,鲜血从头顶流下来,染红了半张脸。

    “没输!”

    “他扛下来了,他竟然能抗下道尊的万象剑阵!”

    “原来李佩云才是这一代的最强者,这份实力太可怕了。”

    惊呼声四起,吃瓜们惊呆了。

    “精之剑,凝练气血,厚重无双,坚不可摧。”李羡鱼感慨道:“这特么个挂逼!”

    高爆发高输出高防御,最过分的是你还能远程输出(意之剑),这种人不应该被狠狠削一刀吗,太影响血裔界的平衡了。

    道尊呼吸粗重,李佩云浑身浴血,可见双方都消耗极大,但距离分出生死,还早得很!

    枯瘦的手重新捏起法诀,道剑受到气机牵引,飞射回道尊身前,剑柄朝他道尊,剑尖直指李佩云。

    “嗡嗡嗡!”

    道剑高速旋转,透出无坚不摧的锐利剑气。刚刚落下的尘埃再次被卷起。

    “疾!”

    道尊一指点向李佩云,道剑呼啸而出,地面尘埃瞬间荡起。

    疾射的过程中,道剑一化二,二化四,顷刻间,幻化成一道钢铁洪流,又仿佛海底的鱼群,浩浩荡荡的卷向李佩云。

    万象剑阵再出!

    李佩云破烂的衣服被劲风掀起,洪流未至,剑气已经打在他身上,铿锵作响。

    他依然没躲没避,头铁的不要不要,面对如此伟力,李佩云手臂白光重用,气之剑破臂而出。

    “道尊!”李佩云怒吼道:“这一剑,了却你和忘尘的恩怨,也了结我和他的因果。”

    怒吼声中,他挥舞着气之剑迎向钢铁洪流,一剑刺入密密麻麻的剑阵中。

    “叮叮.....”

    气机与火星迸射,无数剑影崩溃炸散。李佩云驶入破竹,一路挺进。

    众人望着这一幕,纷纷屏住呼吸。

    祖奶奶站在废墟中,面无表情的望着,时隔二十年,再次看到半步极道之威,没来由的想起了上一任曾孙李无相。

    他要是没死,或许已经踏入极道。

    李家如果出一位极道,或许便能时来运转,家族东山再起。她当年是想保李无相的,只是他一心求死,祖奶奶说,你要觉得自己活不下去,就把东西给我。我来扛。

    但李无相没同意,连祖奶奶的威严都不管用了。

    是不愿意给她,还是拿不出来,祖奶奶这些年一直没想明白。

    就在这时,牛仔短裤的裤兜动了动,那枚被她强行保管的扳指忽然飞了出来,在她反应过来之前,笔直冲向空中的李羡鱼。

    祖奶奶立刻回过神来,腾空而起,直追扳指,同时大喝示警:“小心!”

    华阳最先反应过来,眉心冲出一道精神力,撞向扳指。

    精神力没能阻止扳指,反而被它吸收,速度更快,几乎是流光一闪,扳指套在了李羡鱼左手的拇指上!

    “李羡鱼.....”

    “李羡鱼.....”

    李羡鱼大脑轰的一响,雷霆战姬和华阳等人的呼声在耳边响起,渐渐远去.....

    “忘尘.....”

    “忘尘你没事吧。”

    寂静中,呼唤声由轻微到清晰,有人不断推搡着他,李羡鱼睁开眼,看到一个遍体鳞伤的年轻男人倒在地上,身边的人关切的呼唤着他:“忘尘.....”

    卖报小郎君说

    死命码字,感觉码了一百万字,一看字数,才一千.....好绝望!!

    280 再次回溯

280 再次回溯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