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日渐狰狞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281 日渐狰狞

      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281 日渐狰狞

    简陋的军营,缠绕铁丝网的栅栏,黑褐色的大地,成堆成堆的、填满泥土的阵地防御袋。穿着二战时的日本军服,握着三八大盖的士兵.....四周的景物在昭示着这是什么地方:日军军营。

    忘尘遍体鳞伤的倒在地上,披头散发,他浑身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戴着手铐脚镣,铭刻着符文的钢钉穿透琵琶骨,丹田处也被两根钢钉刺破,毁了气海。

    他痛苦的倒在地上,几处伤口还在淌着血,似乎刚受到了严刑拷打。

    几个同样受制,但待遇比他好些的人围在忘尘身边,关切的询问,查看他身体状况。

    “这应该是他被俘虏,成为奴隶营移动血库时的经历,那么.....太素师姐此时已经香消玉殒。”李羡鱼呼吸一窒,心里涌起强烈的悲伤。

    脑海里浮现那个清丽绝伦,秋水为神玉为骨的绝美女子。

    她已与黄土同化,红颜枯骨。

    “你这是何必呢,他们想要全真道法,你就给他们就是。”

    “咱们都已经沦为阶下囚,砧板上的鱼肉,骨气只会让我们死的更快。只是给道法的话,没必要这么犟。”

    边上的人苦口婆心的劝。他们看着这个年轻道士被押入奴隶营,看着他被日军折磨,宁死不交全真派上乘心法、道术。铁骨铮铮。

    “怕死,就不下山了。”忘尘咧嘴,满嘴血沫子:“祖师传下来的东西,岂能被日寇夺去,别人怎么做,我无法阻止,但我绝对不会向日寇妥协。”

    若是妥协,他日九泉之下,如何面对牺牲在长沙的百余名同门。

    “兄弟,有骨气。”一个粗壮国字脸的男人从怀里摸出一只发硬干瘪的馒头,“吃点东西,这是我昨晚偷偷留下来的。”

    忘尘似乎饿了很久,接过馒头,狼吞虎咽,寡淡无味的馒头仿佛成了山珍海味。

    “喝点水吧!”另一个男人用破碗接了水递过来。

    “多谢!”忘尘就着浑浊的水,咽下馒头,“两位施主高姓大名。”

    “陈野!”粗壮男人道。

    “刘明!”递水的精瘦男人说。

    刘明.....李羡鱼心里一动,这不是有海贼王异能却没有海贼王雄心的刘空巢的祖上么。

    李羡鱼想到了那个拉出一团肉抠个洞,就能告别女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好友。

    当年就是陈野和刘明封印了史莱姆,原来他们是在奴隶营里相遇相识的,后来妖道死后,两人隐姓埋名,逃过了道门的清算,也算安享晚年了。

    “两位施主,你们来这里多久了?”忘尘问道。

    “有半年了。”刘明说。

    “日寇大范围的俘虏血裔,囚而不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陈野说。

    “我的几位同门也被日军俘虏了,你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听说过忘真、太素吗?”忘尘连忙问道。

    陈野和刘明相识一眼,努力回忆,摇头道:“没有。”

    “王博,陈福,高铭,朱力......这些人你们听过吗?”忘尘一连报了十几人的名字。

    陈野和刘明依然摇头。

    李羡鱼默默看着,心里冰凉,别问了,他们都死了,包括咱们挚爱的女子,太素师姐。

    陈野道:“不过最近的俘虏里,倒是有一个全真派的弟子。”

    “谁?”

    “忘情。”

    刘明呸了一声:“一个贪生怕死,做了日寇走狗的败类罢了。”

    “你说什么?”忘尘瞪大眼睛。

    刘明哼道:“就比你早了几天,大概七八天前吧,他和另一个叫曹俊的被日军俘虏,带回了奴隶营,嘿,一顿拷打,立刻屈服,乖乖的效忠日军。”

    “不可能,你胡说!”忘尘反应很大,他激动的拽住刘明的领口,面目狰狞。

    “忘尘道长,这是真的。”陈野上前劝阻,叹道:“你不信去看看别人。”

    边上的人纷纷道:“他们没说谎,是有个叫忘情的道士和一个叫曹俊的年轻人做了日寇的走狗,但奴隶营里屈服日军的不在少数,我们见怪不怪了,只是那两人特不顶事,骨头软,半天就屈服了。”

    忘尘一下子没站住。

    这时,几个手持三八大盖的士兵打开栅栏的门,喝道:“が集まっています,支那。”

    很快,奴隶营的上百名血裔奴隶被集中起来,每个人身上都戴着手铐脚镣,钢钉贯穿琵琶骨,他们会被定期注射抑制血脉之力的药剂。

    忘尘是所有人里最惨的,因为他最桀骜难驯。

    一名日本军官进入奴隶营,叽里咕噜用日语说着,边上有汉奸做翻译。

    “每天他们都要给我们做洗脑工作,让我们效忠大日本天皇。”刘明在忘尘耳边,低声说。

    “呸,做梦!我的村子被日军烧了,家人也被杀了,老子苟活到现在,就为了找机会做掉几个小日本。”陈野啐道。

    “你们中,只要是出生名门正派的,都可以用功法秘籍换取天皇的友好。”

    “不识时务的,只有死路一条。”

    “只要你们能供出更多血裔同伴的藏身之地,让他们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你们就可以从奴隶营出来,日军承诺,会给你们和普通士兵一样的待遇福利。”

    这听着怎么像是传销.....李羡鱼这口槽没吐出来,因为他看见忘尘身体晃了晃,一张脸瞬间煞白如纸,嘴唇几乎都成了粉白色。

    他应该是反应过来了吧,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埋伏,大概也猜到了同伴们的遭遇。妖道都死了八十年啦,可看到这八十年前的往事,李羡鱼忽然后悔,他宁愿从没有得到过扳指,从没有进入妖道的回忆,从没有认识......太素师姐。

    世界上最绝望的就是“往事”二字,你知道它不美好,知道它的结局。可你偏偏无法改变,连发狠拼命都做不到。

    再往后的话,忘尘就听不到了,他整个人木愣愣的站在原地。一直到“动员大会”快要结束,汉奸翻译着日本军官的话:“你们谁愿意效忠天皇的?”

    无人应答。

    汉奸黑着脸:“只要你们答应效忠天皇,就可以从这里出去。”

    但能忍耐到现在的,都是滚刀肉,不怕死的。甚至还有人骂道:“老子死都不会跟你一样做汉奸。”

    汉奸翻译气的跳脚。

    “投靠大日本天皇有什么不好,跟随日本的脚步,一起创造东亚共荣圈,总比当个东亚病夫好。”他这一套说辞非常熟悉,张嘴就能来。

    “我.....”人群里,有人突然说。

    众人惊怒回头,却又愕然,铁骨铮铮的年轻道士,竟然打算投靠日军?!

    一簇簇灼灼的目光中,忘尘脸色微白,他拳头握紧,咀嚼肌凸起,似乎说出这句话需要用尽全身的力量:“我愿意。”

    “诶,这就懂事了吗。”汉奸翻译大喜:“你和我一样有出息,你上前来。”

    忘尘一步步,慢慢的走上前,他微微低着头,不敢去看那一道道愤怒、鄙夷的视线。

    他来到日本军官面前,沉声道:“我不会投靠日军,但我愿意把道法交给你们。”

    顿了顿,忘尘咬牙道:“不是无偿的,我有条件。”

    汉奸翻译皱了皱眉,有点不满意忘尘的答复,但如实翻译给日本军官听。

    日本军官打量着忘尘,说了句日语。

    “太君问你,你哪个门派的,都会些什么?”汉奸翻译道。

    “全真派!”忘尘脸皮火辣辣的滚烫,他感觉到了巨大的耻辱,深吸一口气:“全真派八种阵法,三部内丹绝学,我统统都会,找到一个人,我给你们一部绝学。忘情没我学的多,我会的,他不会。”

    “我要用它们来换我的同伴,如果它们被你们俘虏了的话。”

    经过翻译后,日本军官眼睛一亮。

    汉奸翻译掏出小本本,把忘尘说的名字全部记下。

    日本军官拍了拍忘尘的肩膀,说了句日语,转身离开。

    汉奸翻译收回小本子,拍了拍忘尘的脸,嗤笑道:“太君说,人会帮你找,但绝学,他都要。”

    忘尘从铁骨铮铮的好汉,变成了真香王境泽。

    从此,奴隶营的众人就不再跟你说话,唾弃他,鄙夷他。只有陈野和刘明体谅他急于寻找同伴的心情,甚至还安慰他。

    转眼过了几天,忘尘在奴隶营的日子并不好过,身上的伤口因为没有及时消毒、包扎,初夏的天气,很快就流脓溃烂。

    他每天受着身体上的痛楚,以及精神上的焦虑,常常会在梦中惊醒,或者一个人在深夜里独坐,面色发狠。

    李羡鱼能感觉到,妖道在这段时间里,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背叛他们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门,是一起在长沙浴血抗战过的忘情。

    最凶狠的刀,永远都是信任的人捅出来的。

    敌人的刀只能摧毁你的身体,而亲密人捅出的刀,连带着心灵一起湮灭。

    这天,吃完发酸的剩菜剩饭,穿着日本军服的汉奸翻译,趾高气昂的来到奴隶营,环首四顾,喝道:“忘尘,忘尘在哪里?”

    败狗一般蜷缩在破帐篷里的忘尘,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出来,脚镣哗啦啦作响。

    “吼,几天不见,就这副人模狗样了?”汉奸翻译吓了一跳。

    此时的妖道,双眼浑浊,面色憔悴,披头散发,身上的伤口流脓发臭,吸引着嗡嗡的苍蝇,像个流落街头的乞丐。

    “你要找的人,我们已经帮你找到了。是和你同一天被俘虏的。”汉奸翻译说。

    妖道浑浊的眸子,忽然间迸发出璀璨的光芒。

    李羡鱼微微激动,他为妖道欣喜,此时此刻,在国破家亡中找到昔日的同伴,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也是最大的不幸吧。

    281 日渐狰狞

281 日渐狰狞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