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失眠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完结) 作者:Aoiiii

254、失眠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完结) 作者:Aoiiii

    254、失眠

    顾盼又失眠了。

    当然,这一夜她是自己一个人睡的,没有会夜袭的唐飞机来打扰,又旅途奔波了一路,按道理她应该睡得很香甜。

    但她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着唐一飞的那句“谁让我他妈喜欢上你了呢”,就像一个循环无尽的咒,让她合上眼也无法产生任何睡意。

    尤其是只要回想起唐一飞当时满是认真的表情,那双眼眸中迸发出的光芒,顾盼甚至会忍不住对此感到心跳加速。

    这才是让顾盼最纠结的一个点。

    她以前可以很清楚的确认,自己喜欢顾成珏,只喜欢顾成珏,最喜欢顾成珏。

    可是这么一段时间里,她的生活里又出现了很多其他的人。

    他们在她的世界里留下浓墨重彩的颜色,带来抹不去的痕迹。

    现如今,顾盼已经不敢再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只喜欢顾成珏了。

    “啊……顾盼……你是不是有病啊……”

    把被子拉过头,顾盼闷闷的哀嚎声从轻薄的羽绒被中传了出来。

    顾盼啊顾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的。

    现在你的行为和那种绿茶婊有什么区别,不喜欢就应该明确拒绝,既不接受又不拒绝,这样要把人家吊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啊!

    内心中不断传来天使的声音,将顾盼指责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就把自己闷死在被子里算了。

    “可是,也确实决定不了啊!”

    就在这时,顾盼脑内的小恶魔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不知道喜欢谁怎么可以随便决定?万一不合适岂不是耽误彼此的时间?”

    “那你现在岂不是在单方面耽误他们的时间?”

    “难道要等开始了之后再草草结束吗!”

    “那你直接拒绝啊!”

    一时间,脑海中的两个小人吵得不可开交,让顾盼头疼欲裂,只能抱着被子在床上继续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而在这个寒冷的夜里,完全没有睡意的,也不仅仅是顾盼一个人。

    就在顾盼住的这间客房斜对面,许景堂面无表情地站在窗前听着窗外呼啸而过的瑟瑟寒风。

    心情不佳,男人双眸中都散发着一股森然的冷色,双唇微抿,眼镜已经被他摘下随意地放在了一旁的实木书桌上。

    顾盼的犹豫当然让他感觉十分不快,但更让许景堂心情不好的症结则是在于他从不知道自己在顾盼心里是什么位置。

    直觉告诉许景堂,少女并不讨厌他,也许对他也有一定好感,但他从不轻信直觉。

    也许人生中有很多事情没有输赢可言,可许景堂此时此刻确实是有些畏惧。

    他对那个小姑娘的在意,似乎已经越来越不可控了。

    在这里,许景堂不再是那个医学界叱咤风云的脑科专家,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因为感情的事情困扰,烦恼,甚至失眠焦虑。

    到底在不安什么,许景堂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是那一瞬间顾盼的迟疑,瞳孔的震动游移,一遍遍在许景堂的脑海中重现。

    那种本能的生理反应往往比任何言语都更有说服力。

    许景堂皱了皱眉。

    看来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那一头,唐一飞也因为自己冲动之下的告白而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悔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那么冲动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戒指都已经在加急定制中了,过几天就能拿到手,在跨年夜这么一个浪漫的时间里,告白和求婚同时进行该有多好!

    为了憋这次告白,唐一飞有好几次已经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给憋回去,就为了那一瞬间的完美!

    可现在!完美!完美个屁!

    别说完美了……简直是最糟……毫无预警毫无征兆,像绿豆那么笨的女人肯定会被震惊个半死,说不定觉得他这个人就是个心机屌,从此避而远之……

    唐一飞越想越害怕,恨不得现在就搬个小马扎坐在顾盼的房间门口,第二天等她一打开房门立刻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关爱与问候。

    又在床上静坐了半小时,唐一飞决定计划还是按照之前的进行。

    反正说都说了,早说晚说迟早要说,反正……要比那个许老狐狸和何大淫魔早下手把绿豆拐回家才行!

    第二天,早餐桌上,顾盼还发现李阿姨特地给自己端来了姜汁红糖水,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唐妈的意思,不由得心里有些暖暖的。

    其实进了唐家,顾盼也就有点理解为什么唐一飞会是那样的性格,因为唐家父母确实都是非常好的人,就像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让人完全无法感觉到任何距离感,特别的接地气。

    “小顾今天肚子好一点了吗?”唐妈似乎还沉浸在昨天晚上“疼”得弓下腰的顾盼所带来的惊恐中,跟顾盼说话的语气都比前一天要柔和些。

    “好多了,已经没事了……”顾盼飞快地应答道:“谢谢阿姨。”

    “哎呀谢什么,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顾盼手一抖,杯子差点落地。

    其实唐妈的意思顾盼明白,也许对她还算满意,也许只是一句客套,但无论是什么,都立刻让顾盼回想起唐一飞突如其来的告白。

    这种情况下,好像不管听什么话都变得别有深意了似的。

    饭后,唐妈还想留许景堂吃个午饭却被男人谢绝,许景堂走后,唐一飞还在那小声嘀咕“这次怎么走的这么爽快……”。

    顾盼看着许景堂的车驶离的背影,心也像是被带走了一块似的空荡荡的。

    车上,许景堂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今年什么时候到家?”

    男人的语调与许景堂简直如出一辙,哪怕是家人之间的对话也淡得像是例行公事。

    许景堂想了想:“三十吧。”

    “怎么那么晚?”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看你主动要去给你唐叔叔送药还以为你闲下来了。”

    本来是闲下来了。

    可现在许景堂想找点别的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控制一下自己内心对那只小姑娘咆哮澎湃的兽。

    最好的选择当然是一连串无缝衔接的工作了。

    许景堂平静地看着前方的路况,“病人为重。”

    好一个病人为重,那是许文思在许景堂小时候对他说过无数次的话,如今竟然被这句话堵了个哑口无言。

    254、失眠

    -

254、失眠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