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7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7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7

    向孙氏卖乖讨好,端茶倒水,却从未给自己端过一杯茶。

    他失去音讯了几个月,事后她也从未关心询问,从此他就再也不去她那屋了。

    往事(二)

    如若不是当年的一场刺杀,自己恐怕还稀里糊涂地做着父慈子孝一家欢的美梦。

    纵然不是父亲主使的,父亲也必定知道与孙氏脱不了干系,事后并未追究,说明父亲心中并没有他这个儿子,二弟更得父亲的欢心,他若是死了,敬安候的爵位正好传给心爱的小儿子。

    这场刺杀让他恍然大悟,原来他心目中视之为亲人的,其实早已不是亲人。

    幸好遇到了慧珠,化险为夷,救了他一命,而后顾安和郑源找到了他,将他藏在郑源乡下的一处庄子里养伤,几个月后身体才恢复。

    郑源是他的同窗好友,父母双亡,家境贫寒,在叔叔家寄人篱下,也被打发到青木书院,读完后也不进学考功名,直接下海经了商,说是等不及做官熬资历,就先要饿死了,立志做富家翁,再也不让人瞧不起。

    当时自己一无所有,只有一些微薄俸禄,每天下乡收粮,对稻米小麦的好坏认识了不少,京郊的贫苦乡下百姓,将种出来的稻米发售出去,自家吃的往往用些粟米和杂粮作主食。而官吏俸禄中都有陈米,官吏人家不吃陈米,把这些陈米就近以极低价折给米铺,换些好米。于是他和郑源东拼西凑也开了一间小米铺,开始倒腾些陈米的生意。

    慢慢地存了些本钱,开始到远一些的地方收购当地优质的稻米,运到京城发售,把京城里的陈米汇集起来卖到各地乡下,如此辛苦了几年,大江南北走遍,顺带也运些外地的茶叶丝绸,首饰头巾,胭脂香露,人参鹿茸等到京城,京城权贵满地,奢侈成风,生意好到不行,着实赚下不少身家。

    在外面奔波辛苦,整整两年未曾进家门,却因陈氏的死讯重新踏进府中,死因遮遮掩掩,陈嬷嬷悄悄告诉他,陈氏竟是难产而死,陈氏自作自受,想来生前担惊受怕,最后竟丢了性命。

    他没有一丝的难过愤怒,仿佛死的是一个陌生的人。

    除了忙于生意之外,他也记得慧珠的援手之恩,花钱将那小书铺买下,送给了慧珠的父亲打理。

    谁成想慧珠这个小姑娘倒有生意头脑,建议他去外地收米的时候,带些当地名产,将书铺改成了南北货铺,大受欢迎。

    他和郑源也受到启发,买下了几十间临街铺子,开了珠宝铺,茶叶铺,绣楼等,日日川流不息,生意兴隆。

    慧珠虽然冷静聪慧,但是对女孩儿家的事情不甚也解,她的父亲大男人马虎,不知道如何照顾闺女,于是他只要在京城,隔三差五地去慧珠家里,教她习字,给她找女学,找女红师傅,找裁缝给她做衣裳,出门在外,从不忘记给她带些好吃好玩的新鲜玩意,把慧珠照顾得无微不至。

    慧珠也感怀他的照顾,小姑娘慢慢放下戒心,开始力所能及地回报他,体贴他的辛苦,每次他来,都要亲手炖参汤给他吃,想他这多年经手的人参无数,何曾有人为他亲手炖过参汤?

    自己经常出门在外,她就跑到隆福寺,从云渡大师那里求来平安玉牌,挂在他的胸口,保佑他平平安安。

    他在这世上孤孤零零,从未有人如此真心地关怀过他,把他当亲人般的对待。

    虽然慧珠对他日渐依赖,可是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是多么依赖慧珠。

    一次远洋坐船去了琉球,大半年才回来,等他来看慧珠时,发现小姑娘长高不少,不知何时起,身材已现婀娜之态,这时方才惊觉,自己守护着的小姑娘已经长大,当慧珠如往常一般高兴地扑到他怀里时,他不由自主地越搂越紧,将头埋在她的发间闻那熟悉的香味。

    此后,他的目光再也离不开慧珠的身影。

    ================================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剧情,作者想肉文也需要有情节,如此才能打动人心,不知读者们是否会喜欢这样的安排。

    往事(三)

    他不再出远门,提拔了几个跟随多年忠心的手下,让他们负责采买货物,打理生意,自己隔三差五巡视店铺,慧珠擅长账务,将这些店铺田庄的账目处理得井井有条,他和郑源不用象一开始那般辛苦了。

    慧珠常说,士农工商,商人虽财力雄厚,但地位低下,一个不慎,全部身家可能都保不住,要想身家性命安然无虞,一定要有功名官职才行。谢怀远和郑源深以为然,既然决定要留在京城发展,还是走仕途为上策,自己身上已有功名,花了重金托门路,终于谋得了在户部的职位,他经商多年,颇有生财之道,又出手大方,擅长揣摩人心,上上下下人缘极好,在户部如鱼得水,年年考评均是优异,几年后升至六品主事,几个月前他的上司升任去了外省,遂将他提拔至五品员外郎。

    人在京城又上有父母,如何能另居别所?不得已住回候府。他将院里所有的下人都清理了一遍,又添了几十名护院,日夜巡逻,外人不准随意进出。又从漕帮请了十来个身手不凡的护卫,跟随在自己和慧珠的身边。

    无论公事还是应酬有多晚,他都要去慧珠家看她,与她说说话,再回到冰冷的候府,就不会感觉难以忍受了。

    他日日陪伴着她,一天天看着她长大,她初潮来的时候,他跪下向她的父亲求亲,终于待到及笄了,风风光光地娶了进来。

    他守护多年的小姑娘终于是自己的了,他心中高兴得简直要炸开来了。

    他清心寡欲惯了,自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天天晚上肉棒硬挺着发疼,终于娶来了心爱之人,他哪里能再忍下去?

    于是夜夜笙歌,晚晚不空,只要一沾上慧珠的身子,就激动难抑,热血翻涌,非要狠狠地捅进她肉穴操上一、两次才能睡下。

    他知道慧珠年纪小,怕她吃不消他的狂浪,这才吩咐陈嬷嬷每天炖滋养的汤水给她喝。

    在他日日滋补,夜夜浇灌之下,慧珠慢慢长开了,艳光照人,越来越妩媚妖娆,到了夜晚,一改白天严肃冷清的神态,变身成为一个吸食精华的女妖,发出无数情丝,将他的心密密缠住,无处可逃,只有在她的肉穴中射出精华后才能得到解脱。

    他摩挲着慧珠的腹部,玉势塞在里面,摸起来软中带硬,里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

分卷阅读7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