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8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8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8

    面灌满了他的精液,说不定现在已经有个小生命在孕育。

    嘻闹

    第二日沐休,寅时刚过,谢怀远便起身了,精神奕奕,不见一丝疲色,自已穿戴好后,出来嘱咐丫环们不要打扰慧珠,就去了练武场。

    他之前走南闯北,四海为家,一直注重习武锻炼,身体颇为强健。自与慧珠相识,特别是成亲之后,整个人和以前的气质迥异,那一种人生不顺利的抑郁愤懑已然从眉目间散去,因为受到天道宠爱多了许多自信,多了份掌握前途的从容自持,既有事业顺利,呼风唤雨的威风,又有着温文尔雅的斯文气质,整个人气定神闲,倒比从前还要好看上几分。怪道丫环们看到他都有些面红耳热的。

    等他练武回来,正是寅时三刻,玉瓶正犹豫着是否要进屋叫醒大少奶奶,去夫人处请安,看到大爷来了,心底一松。

    大爷挥挥手,让她们去准备热水沐浴,自己轻轻走进了屋子,打开床帐,慧珠小小的脸埋在石榴被里,还在沉睡。

    谢怀远露出一丝笑容,手指爱怜地在慧珠脸上滑着,昨夜看来是被累坏了。

    他把慧珠肩膀上的一截被子轻轻拉下,露出细嫩的奶儿,只见奶儿上牙印吻痕密布,青青紫紫,惹人遐想,慧珠脸皮薄,怪不得不愿丫环们贴身侍候。

    只见奶头挺翘,在他频繁的吸吮啃咬下,不复开始的浅粉色,呈诱人的艳红色。

    经不起这样诱惑,谢怀远伏在她的胸前,咬住一边的奶头,吸吮一阵,过一会儿,再换另一只,吃得不亦乐乎。

    慧珠被奶头上刺痛发痒给弄醒了,摸了摸埋在她奶儿上的头颅,含糊地唤了声:“大爷”

    谢怀远抬起头来,“醒了?”,不等回答,就朝慧珠的嘴巴狠狠地亲了下去。

    他的舌头在慧珠的口腔里用力地绞着,激动地用双手捏挤着她的奶子,力气大得仿佛要把奶子挤爆。

    慧珠很快就气喘吁吁了,身子扭动了下,这才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个异物,正热乎乎地抵在里面。

    “大爷,你...”,她推了推他,又在她的身体上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谢怀远停了下来,翻开被子,打开她的双腿,从肉穴里取出了玉势,拿给了她。

    没了阻拦,穴内经过一夜的精水流了出来,那玉势在慧珠肉穴里插了一夜,更是黑的润泽水滑,散着热气。

    慧珠胀红了小脸,把玉势扔在一边,那玉势足有婴孩手臂那般粗,和大爷的肉棒不相上下,居然放在她的肉穴里含了一夜。

    谢怀远搂住她,轻声哄道:“珠儿别羞,这玉势是黑石所做,暖宫的,对女人最是有益处,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的......”

    “谁要你找这样的东西啦?”  慧珠恼羞成怒,坐起身来,粉拳朝他捶去,他忙笑着一边用手拦着,一边朝床后躲。

    慧珠只顾着发怒,哪意识到自己光着身子,奶儿乱蹦,大爷的眼睛慢慢发红,一不留神被他扑倒,随即被咬住了奶头,慧珠仿佛瞬间被抽光了力气,瘫软在床上任由他为所欲为。

    玉瓶早已备好了热水站在门外,等着大爷的指令,只听着房内打打闹闹,大爷似乎在哄大少奶奶。

    也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辰?

    过一会儿只听大爷叫端水进去,几个丫环连忙把热水端进净室,浴桶里放好温水,只见床帐密密地围着,大爷坐在椅子上,衣襟敞开,正神态惬意地喝着茶。

    见水已经倒好,大爷挥挥手让她们退下,脱光衣服,随后拉开床帐,将赤身裸体的慧珠抱起,将肉棒对准着她的小穴插了进去,托着她的屁股,一边走一边插,纠缠着走进净房。

    不一会儿,净房传来了令人面红心跳的吟哦声。

    足足闹腾了大半个时辰,水都冷了,他们才出来吃早饭,净房的水漫得一塌糊涂,几个丫头面面相觑,手脚麻利地收拾了。

    大爷神色餍足,胃口很好,一下子就吃了大半,大少奶奶倒一反常态,没动几下筷子,好似有些坐立不安。

    刚才洗浴时,肉穴里被大爷又射了一泡浓精,他连哄带求地把玉势塞进她的肉穴,亲手在慧珠双腿间系上带子,撑住玉势,不让玉势滑落下来。

    “一滴精十滴血,别浪费爷的精华,乖,戴上这个堵住,给珠儿的小穴儿好好补补”

    “这根玉势跟爷的肉棒一样粗,珠儿一天都有爷的肉棒吃好不好”

    “珠儿底下的肉洞太小了,爷帮你松一松,以后生孩儿也好轻松些”

    看着冷漠持重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么下流无耻的话,实在让慧珠有点精神分裂。

    玉势在肉穴里动来动去,让慧珠坐立不安,谢怀远仿佛一无所觉。

    ===============================================

    这是肉文啊,肉文......

    家人

    候爷大半时间在军营里,今儿个候爷在家,他们吃完饭便一起去主院请安。

    儿媳妇在公婆面前永远没有座位,洪氏和慧珠站在一边,前面中间两张椅子上坐着候爷和孙氏,候爷谢鸿山已经五十多岁了,依然背挺得直直的,甚是威严。

    边上放着两排太师椅,一排坐着大小姐,二小姐和表小姐,大小姐如真是孙氏所出,年方16,已定了亲,未来夫家是忠顺伯府的嫡出三公子,也算是门当户对,已定下明年四月出嫁,如今孙氏正忙着准备嫁妆,缝制绣衣,三小姐如芳10岁,生母赵姨娘是孙氏的陪嫁丫头,赵姨娘的爹娘替孙氏管着外面的田庄,为了笼络人心,孙氏让她生下了二小姐。

    表小姐苏玉环,慧珠听玉瓶说起过,她是老候爷庶妹的外孙女,其母因长辈去得早,又死了丈夫,家道单薄,就来投靠了老候爷,五年前老候爷过世,没多久苏氏之母撒手人寰了,苏母之前给女儿订了一门亲,本打算孝期过了就成亲,成亲时从谢府抬出去,也风光体面些,谁成想两年前男方一场急病,竟去了,苏氏没个归处,如今仍旧住在府里。

    这女孩儿大约十七、八岁,长得十分白皙,乌鸦鸦的头发,身量颇有些丰腴,隆胸细腰,眉目如画,头戴玉兰钿翠步摇,身穿杏黄缎撒花褙子,宝蓝裙子,耳上戴烧蓝耳坠子,笑起来鹅蛋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显得温

    分卷阅读8

    分卷阅读8

    -

分卷阅读8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