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11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11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11

    谢怀宣心里烦闷,心里象是装着一团火,回到自己的院子,天已暗了下来,他踢开梧桐院正院的大门,侍立的丫环们吓了一大跳,常嬷嬷见二爷来了,象是见了活龙,忙堆起笑迎了上来,又急急嘱咐丫环们倒上二爷爱喝的茶,备上点心,一路拥着他进了正房。

    殷勤地侍候好茶水点心,又朝洪氏使了个眼色,便把房里丫环都带了出去,悄悄地关上了房门。

    洪氏心内慌乱,大半年未曾与二爷同居一室,有些手足无措,不过她很快勉力平静下来,想起了常嬷嬷的劝告,只脸带着笑容,上前殷勤地絮絮问候,亲手侍候宽衣脱鞋,洗漱沐浴。

    二爷换上了常服,舒服地靠在床上的大迎枕上,看洪氏换了一件大红色纱衣坐在床边,里面隐隐露出葱绿色鸳鸯肚兜,只可惜洪氏身材骨立消瘦,胸部平坦,没有那丰姿绰约,这身香艳打扮就显得不伦不类。

    他想起了小妾魏姨娘,丰肌柔肤,压在身上如同棉花上一般,更兼身子奇软,什么姿势都能拗得过来,床第上更是放得开,每每都能尽兴,再看看洪氏,就有些意兴阑珊了。

    他自然明白洪氏的期待,想了一想,勾了勾手,洪氏见况凑进身去,他耳语了几句,洪氏如雷击一般,呆坐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洪氏只觉耳边轰轰作响,脸上红透又变青白,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二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一个正头奶奶,竟然被折辱至此!

    刚要拂袖而去,耳边又响起常嬷嬷的劝告,儿子!是啊,要有个儿子,这好容易二爷来了自己的房里,再赶了出去,恐怕再难回转了。她毫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只见二爷召来了丫环吩咐了一句,丫环听命出去了。

    不一会儿,魏姨娘穿着密密的披风进了屋,妖妖娆娆地福了福身,脱下披风,只见身上只着一件极薄的银红色纱裙,里面空无一物,粉红的乳头高翘,下面白净净的,一条红色肉缝夹在其中,纱裙只堪堪遮住屁股,两条白生生的大腿露在了外面。

    洪氏胀红了脸,昏头晕脑,想要训斥几句,只张不开口。却见魏姨娘走到床边,娇声一句“二爷”,便倒在二爷怀里,眼睛似笑非笑地朝洪氏瞟了一眼。

    谢怀宣哈哈一笑,一下撕开了魏姨娘身上的纱裙,露出了雪白胴体,埋头在她的乳头上又咬又啃,一手脱下自己的衣裳,露出紫黑色的肉棒,掰开魏氏大腿,便往肉穴里挺了进去,急急地抽插起来。

    谢怀宣一面大动,一面咬着魏姨娘的奶头,只见乳房上下左右乱晃,乳头被牙齿拉得长长的,魏姨娘娇啼起来:“二爷,轻一点咬,柔儿奶头疼,啊......”,谢怀宣只觉得肉穴内壁一阵阵的收缩,绞得肉棒更凶猛地捅入肉穴,他吐出一只奶头,嘶哑道:“小娼妇,乖乖的,否则爷把你的骚奶头咬掉”,转头去咬另外一只,只见奶头上牙印深深,血痕斑驳,让人触目惊心,魏姨娘浪声叫疼,“柔儿听爷的话,留着柔儿的奶头下次再侍候爷,啊...爷好厉害,柔儿受不住了,啊啊......”

    洪氏仿佛被点了穴一般,呆呆看着眼前的这道活春宫,听着耳边的淫词浪语,竟是一动也不能动,不知过了多久,她慢慢回过神来,想要站起身来,却见二爷从魏姨娘体内抽出肉棒,一把将洪氏推倒在床上,粗暴地撕开她的亵裤,岔开她的腿,把沾满了魏姨娘淫液的肉棒插到了洪氏的肉穴里,狠狠抽插了几下,就在里面泄了精,软在了她的身上。

    委屈

    洪氏下身赤裸,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将压在身上的谢怀宣推倒一旁,一面哭一面打他,谢怀宣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一把将洪氏甩在床上,骂道:“你这个泼妇,敢打爷?发薏症了?要不是你整天在夫人面前搬弄是非,求夫人压着爷到你屋子里来,你就是跪着求爷,爷也不想来找你”。

    洪氏倒在床铺里大哭,谢怀宣气得下了床,口称“晦气”,正要起身穿衣服,只见两只雪臂环住了他的身子,魏姨娘娇声说道:“爷,爷还没清洗身子呢,让柔儿帮你洗洗可好?”

    这魏姨娘本是青楼出身,房内狐媚手段了得,最是得谢怀宣喜欢的,甚至四下托了门路,费尽周折改了她的贱籍身份,纳进房里,更是与她在房里有着千百种下流招式,无所不为。

    谢怀宣一把抱过魏姨娘,笑道:“好,柔儿帮爷洗洗,让爷舒服了,明儿把凤祥楼的那套簪子送你”

    魏姨娘斜睇了洪氏一眼,娇声说道:“谢二爷赏赐”,柔若无骨的滑下了床,跪在谢怀宣的两腿之间,将沾满污秽的肉棒含在了嘴里,啧啧吸吮起来,用舌头把肉棒上上下下舔了干净后咽下,吐出半硬不软的肉棒,把脸埋进谢怀宣浓密的阴毛里,伸出舌头从下往上地舔两颗黑色的卵袋。谢怀宣舒服地靠在床头,产生一股尿意,遂按着她的头,将肉棒捅入她的嘴里,说道:“刚才柔儿叫了半日,口渴了吧,爷给你润润喉”。

    那魏姨娘早已习以为常,连忙含住肉棒,只听水声潺潺,魏姨娘不断吞咽,将腥臭的尿液全部吞下,没有一滴流到外面。

    谢怀宣得意地哈哈大笑,拍拍魏姨娘的脸,亲了一口,两人胡乱套上衣服,往魏姨娘的西屋继续快活去了。

    常嬷嬷一直守在门口,听到哭声,早已是急得团团转,只不好走进来,见二爷搂着魏姨娘衣服凌乱出来,才敢走进房里,看见洪氏光着下身,伏在床上大哭,哪里还会不明白,心里暗骂二爷不是东西。

    常嬷嬷也流了几滴眼泪,忙用手擦去,拉开被子盖在洪氏的身上,到门口唤绿柳,碧月端热水进来。

    洪氏停止了哭泣,只两眼无神地看着帐顶,身体仿佛被抽光了力气,绿柳,碧月熟练地脱下洪氏的衣裙,全身擦试干净,再换上干净亵衣裤,常嬷嬷扶着洪氏靠在迎枕上,盖上被子,叫丫环们退下。

    常嬷嬷欲言又止,刚才洪氏擦身子的时候,她看得仔细,那小穴里糊满了浓浓的精液。

    常嬷嬷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劝慰道:“老奴知道二奶奶的苦,哎,这都是命啊,但愿能早日有了儿子,您也不算白受了委屈”。

    洪氏把头偏到里侧,无声地哭,眼泪全部都流到了枕头里。

    ========================================

    人压抑太久,性格又任性的话,是

    分卷阅读11

    分卷阅读11

    -

分卷阅读11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