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16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16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16

    ,一概亲友皆无,以后二奶奶要处置也容易......”

    洪氏艰难地微微点头,常嬷嬷便从柜子拿了一包银子出来,人伢子喜得连连道谢,拿出卖身契递给洪氏,洪氏仔细看了,交给常嬷嬷,让她妥当收好,又给丫头改名叫喜音,命人带她下去,教导府里规矩,沐浴换衣,安置在正房一侧的耳房里,晚上便在正房的外间小床上值夜。

    当日晚上,谢怀宣宿在书房,召了碧月和绿柳侍候,正忙着,听门口小厮来旺禀报:“二爷,二少奶奶遣喜音来给二爷送宵夜”,谢怀宣一面大动,一面喘气地问:“谁是喜音?”

    “是二少奶奶新买来的丫头,今天刚刚进府”,来旺一边禀报,一边上下打量喜音,暗想这身体面打扮哪里是来端茶倒水的,分明是来二少奶奶买来做通房丫环的,二爷久久不去正房,二少奶奶也急了。

    院子里稍微平头正脸的丫头,谢怀宣几乎睡遍,所以听到是个新买来的丫环,便命人进来。

    喜音拿着托盘走进书房,只见左边有一张大大的架子床,正不停的摇晃,床帐犹未放下,清楚地看到一个美人正光着身子跪伏在床上,两腿岔开,下身居然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发,嫣红的穴口被撑到最大,一根粗大的黑色肉棒在其中进进出出,腿间糊满白沫,美人被身后的男人撞得摇摇晃晃,粉臂细肉,胸前乳儿乱蹦,忽然被一双大手握住,五指用力一捏,把乳肉捏得从指缝里冒出来,美人“啊”的大叫一声,娇声泣道:“二爷,疼啊,饶了柳儿吧......”,二爷非但没有放手,反而撞得更加用力,把乳房抓得青痕密布,美人儿哭叫得更大声了。

    书房的光线不甚明亮,只点着一根蜡烛,而蜡烛居然不是放在烛台上,在床头,另一个美人一丝不挂,正扭曲着身体,头顶在床上,屁股抬向空中,双腿打开,露出嫣红的穴口,小手臂粗的大红蜡烛正插在肉穴里,随着床的摇动,蜡烛也在晃动,红色的蜡油滴得肉穴边,阴毛上到处都是,红沥沥的触目惊心。

    谢怀宣粗暴地猛挺了几下后,方泄了身,躺倒在床上,半软的阳具抽了出来,美人的肉穴里喷出一大股精水,将床单淋得湿溚溚。

    绿柳连忙爬了过去,将肉棒含在了嘴里,用舌头细细舔净。

    谢怀宣双腿敞着,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手有一下没一下摸着正在他腿间忙碌的绿柳,一边朝目瞪口呆的喜音招了招手,“给爷端茶过来”。

    喜音方回了神,脸胀得通红,端着茶碗来到床边,盈盈福身,含羞细语道:“奴婢喜音,来伺候大爷。”

    谢怀宣一边唤起,一边打量,只见她穿着粉红折枝玉兰刺绣缎面小袄,底下是枣红色的绣梅花棉裙儿。头上扎着辫儿,仍未梳髻,插着赤金镶珠宝半翅蝶烧蓝钗,白珠金簪,鬓边簪着金菱花,耳上垂着绿玉耳坠,皓腕上挂着金镶珍珠手钏儿。生得一张瓜子脸,描得细细的一双眉,水汪汪的含情目,粉腮红晕,纤腰柔软,仍带了两分羞涩,胸部丰满,微微起伏,愈发显得波涛汹涌,十分勾人,谢怀宣懒懒地问道:“多大了?住在哪间屋?”

    喜音红晕未退,努力让自己目不斜视,垂下眼睑说:“奴婢今年十四,住在正房的耳房里。”

    过了好一会儿,只听谢怀宣“嗯”了一声,随后拍了拍绿柳的脑袋,绿柳连忙吐出肉棒,喜音瞄了一眼,头垂得更低了,谢怀宣又道:“碧月顶着蜡烛也累了,你把蜡烛拿走。”

    喜音手足无措,好一会儿才定了定神,将茶杯放在床边的海棠几子上,哆哆嗦嗦地去拿插在碧月肉穴里的蜡烛,手发着抖,红色的烛蜡不小心又滴了几滴在阴毛上,烫得碧月直叫,瘫软了身子,谢怀宣坐起身来,看了看碧月阴毛上沾满了红红的凝固的烛油,笑道:“这回蜡烛烫得好,一并把这些毛儿都拔了,以后也白净着身子侍候爷”。

    说完,用手抓起阴毛,用力一撕,只听碧月惨叫一声,被揪下来的一大块红色烛蜡,其中夹杂着无数黑色阴毛,掩盖着穴口的那片黑色丛林,现在已经变成光秃秃的一片,还渗出了些小血珠,谢怀宣吩咐绿柳说:“再看看还有哪里没有拔干净,你帮她拔了”。

    绿柳答应一声,撅起还糊着精液的屁股,将碧月的双腿打开,细细地把剩余的阴毛一根根拔了,随后又用毛巾擦拭掉血珠,抹上了玉露。碧月的肉丘处已经变成白白净净的,下面的肉穴格外显得嫣红,湿溚溚的,浸润了底下的床褥。

    碧月早已哭得眼泪涟涟,谢怀宣抚摸着她光溜溜,没有一根黑毛的阴部,手指捅进了肉穴里打转,哈哈笑道:“哭什么?爷喜欢你,才给你拔毛的,别的丫头爷还不理呢,看你这骚穴湿的,也疼得流水了?”说完,将碧月压在身下,不顾碧月喊疼,肉棒入了进去,又笑道:“你这小蹄子这回是真的疼了,小骚穴都疼得一紧一紧的,绞得爷好舒服”,一边抽插一边朝喜音挥了挥手,说:“你先回去吧,告诉你奶奶,说爷知道了,过几日爷得空了就去正房”。

    喜音连连答应,如蒙大赦一般,急忙退了下去。

    回到正房,禀明了二少奶奶后,便回耳房睡下,她自幼被鸨母买来,自小有个女先生儿教她,虽是黄花闺女,却也深谙风月之道,带着几分水性,原先以为是要来侍候年逾六旬的老头子,没想到竟然是个年轻健壮的英俊男人?想到他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粗大乌黑的阳具,不禁身子酥了一半,脸如火灼。

    起意

    过了几日,正是候爷的生辰,繁花厅已焕然一新,里里外外摆着上百盆花卉,争奇斗艳,庭院里两棵腊梅花开正浓,院外守着一溪清流和几块奇石,并一道通幽曲廊,极有意趣。正午时分,府里热闹非凡,通家之好,同族中人,亲友故交,纷纷前来道贺,孙氏,洪氏和慧珠迎来送往,忙得脚不沾地,府中上下人分了几拨,迎客,带路,倒茶,送水,等等不一而足,虽然忙得团团转,倒也井井有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花厅里隐隐有丝竹声传来,并有女子婉转唱腔,因天气晴好,窗外红梅含霞吐艳,谢怀宣便在窗户边置了好几桌,方便赏梅,又请了几个名妓来弹唱助兴,只见有怀里抱琵琶的,有抚琴的,还有在席间敬酒的,浓妆淡抺,各具风情。

    谢怀远替候爷应酬一众人等的敬酒,有些上头,丝竹声听到耳里便有些烦闹,起身出去方便,而后也没回花厅,靠在花厅边上一处叫“云伏水间”的

    分卷阅读16

    分卷阅读16

    -

分卷阅读16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