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20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20

    穿越之有情守护 作者:花九

    分卷阅读20

    色的纱衣,身子不停挣扎,肉棒又用力捅了几下,才松了手,喜音早已倒在一边,干呕不止。

    谢怀宣喘着粗气站了起来,将洪氏拉过来,三下五下脱光了衣服,象小孩把尿似的把洪氏抱了起来,只见两片黑红的花唇中间露出深红的肉穴,一条紫黑的肉棒将穴口撑得最大,一边抽插一边朝内室走去,洪氏又惊又羞,却有一种从未有这的情潮涌了上来,软了身子,从肉穴里流出一股股淫水,一路滴进内室,谢怀宣在耳边调笑道:“二奶奶可舒服?啧,被爷操得尿得满地都是”,说罢,把洪氏压倒在床,脸贴着床褥,抬高她的屁股,肉棒凶猛地插了进去,洪氏被干得娇喘不止,“啊……啊……嗯……嗯……”尖声乱叫着。一边哆嗦着喷洒阴精一边拼命地挺腰扭臀,大量的淫水被挤压着喷出了体外。

    几次高潮过后,洪氏终于软倒了,趴在床上,只剩下喘息的份儿,谢怀宣用力把肉棒送到了最深处,硕大的龟头毫不留情地顶开了子宫,一股股浓热的精液终于射了出来。洪氏一声呻吟,忍不住又泄了一次身,最后的力气也彻底流尽了。

    肆意

    喜音支着耳朵听着没动静了,立刻端了热水进去,男女主子皆赤着身子,二爷四仰八叉的,二奶奶则屁股下垫着个枕头,岔着双腿,躺在床上喘气。

    喜音拿了热毛巾擦二爷身上的汗,轻轻地把软了的肉棒擦干净,她的手有意无意地摸了几下,肉棒就半硬了。

    谢怀宣掐了下她的乳房,轻佻地说:“小浪蹄子,这是要勾引你家爷?爷操你时,可别哭”,指了指床边,示意她躺下。

    喜音犹豫了下,说:“还没给二奶奶擦洗......”

    谢怀宣嗤笑道:“你二奶奶不用擦,她还等着爷的第二泡精呢”,说着,扯下喜音的肚兜,只见乳儿圆翘,乳头樱红,身材曼妙,皮肤柔腻,他心里满意,这次洪氏倒是做了一件合他心意的事。

    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一口咬住乱晃的乳房,重重的啃咬起来,他就喜欢行房时暴虐,女人吃痛会将他的肉棒绞紧,让他爽快不已。洪氏出身清高,行房太过矜持,他的风月手段不好施展,这些小妾丫环,都是看他脸色而活,他自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啊.......二爷,轻点”,喜音疼得泣不成声,哭着求饶,雪白的乳房上面牙痕斑驳,血迹斑斑,乳头被牙齿狠狠咬住,拉得长长的,  她左右挣扎不已,他才吐出一只,又去咬另一只,只见乳头被吸得大了一倍,乳头下面被咬得血肉模糊,乳头肿得大大的歪在一边,仿佛要掉了下来,喜音又痛又怕,大声哭道:“二爷,不要咬掉奴婢的乳头,二爷......啊......”

    谢怀宣吐掉了乳头,将肉棒一下捅进了肉穴,不顾干涩,毫不怜香惜玉,粗暴地抽插不停,处子血沾满了黑色的肉棒,星星点点地流到床上,花穴内壁因为疼痛一直抽搐不止,按摩着他的肉棒,让他爽得不得了,抬起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更深地顶了进去,

    喜音躲闪挣扎,被他毫不费力地制住,一面狠狠地捏她的乳头,一面不耐烦地威胁道:“乖一点,再闹就把你奶头咬掉,卖到窑子里面去,让你挺着光溜溜的奶子去接客。”

    喜音吓得只呜咽着不敢作声,全身上上下下都痛,粗大的肉棒仿佛一根烧火棍一下下地捅在肉穴里,疼得她全身哆嗦,乳房被捏得通红变形,乳头更是火辣辣,她不敢再挣扎,虽然她出身风月,但还是处子,未曾经历过男人,她不敢相信这个英俊斯文的男人,在床上居然会如此暴虐地对待她。

    谢怀宣在层层肉壁的紧绞中,重重撞了几下,终于放开了喜音,插入洪氏敞开的肉穴,将精液射了进去。

    谢怀宣精疲力尽,倒在了床上,推了推瘫在一旁的喜音,说道:“还躺着作什么,还不快倒了茶来,爷渴了”

    喜音忍着痛颤着腿下了床,只见她满脸泪痕,浑身血污,双腿无法合拢,显然被折磨得不轻,待侍候完谢怀宣喝茶,又用毛巾把谢怀宣和洪氏的下身擦拭干净,换上干净纱衣裤,谢怀宣才挥挥手让她退下,洪氏给了她一支药膏搽。

    喜音自下去擦干净了身体,在乳头处和肉穴里面搽上药膏,凉凉地减轻了不少疼痛,惊魂方定,才觉得累了,头一沾枕头睡着了。

    刚到寅时,喜音就听里屋二爷叫她,她连忙披上棉褂走进去,只见二爷坐在床边,对她一招手,让她跪下,她战战兢兢地跪在他张开的两腿间,低下头一声不吭,昨天二爷床上的粗暴已经让她心生恐惧。

    “好好学着侍候爷尿尿”,谢怀宣将阳具放到她的嘴边,“要是敢掉下一滴,爷就打你板子。”

    喜音吓得连连磕头,“求二爷开恩,喜音一定听二爷的话,求二爷......”

    谢怀宣踢了她一脚,喝道:“那还不快点接着,耽误了爷上朝,把你卖了都应该。”

    “是,是”喜音连忙伸手扶住肉棒,含住龟头,一大股腥臭的尿液立刻涌进她的嘴里,她忙不迭的吞下咽,生怕流了出来。

    谢怀宣垂眼看着乖乖跪在地上含着他肉棒喝尿的喜音,又想起昨天抓破他脸的苏玉环,心里暗道:“迟早有一日要让她象这个贱婢一样,乖乖跪在地上喝爷的尿。”

    谢怀宣抽出肉棒,把硕大的龟头朝她的脸上擦了擦,拍拍她的脸说,“今儿侍候得不错”,转头对洪氏说:“待会好好赏这个丫头,多给她一匹尺头做衣裳”。

    洪氏连忙答应,侍候谢怀宣更衣吃饭,送他出门上朝去了。

    ===========================================

    感谢各位的支持和厚爱!

    谢二爷在本文中着墨颇多,因为作者想把他塑造成为类似西门庆的角色,当然只是指他对女人的态度,并没有西门庆那么坏的心思,他任性放纵,心中无爱,周围的女人自然也是心思各异,唯独没有爱,至于他的结局如何,就要看他以后的表现啦。

    根据大纲的安排,下几章可能还是这位二爷的事,即使是篇肉文,但也希望能够把故事展开,并对人物形象有些塑造,希望各位看官理解。

    我们家的大爷会很快回归的,各位看官稍安勿躁,他仍是主角,谢二爷是作者的挑战,谢大爷则是作者最喜爱的人物,不会忘了他的。

    分卷阅读20

    分卷阅读20

    -

分卷阅读20

- 御宅屋 https://www.5tns.com